“她”·“他们”·“他” 从肖鲁《对话》引起的思考
2008年06月27日 10:20:23    作者:徐虹   来源:艺术国际

  内容提要

  作品《对话》的署名权之争,并非是社会媒体以及资深评论家的疏忽或工作不认真造成。因为从现有资料看,很容易发现在展品的标签上、在大量发行的宣传品目录里、在收件登记单里,作品的署名就是肖鲁⑴。大展策划组的成员们不会不知道这一切。海外的媒体基本不怀偏见地如实报道,而国内媒体却是一边倒地加进一位男性作者。更因为批评家的权威性结论和评述,使这件本来很明白的事件变得模糊而复杂。今天时过境迁,谈论这个展览早已没有那般“伟大”的感觉,但对于如肖鲁那样的女性作者来说,一件15年前发生的错误事情需要被纠正。这既为了她自己的作者身份不再被篡改,还给她创造者的真实地位,也是对广大观众和美术界的朋友一个比较确切的说明,关于《对话》事件的起因和过程,更要对历史一个诚实清晰的交代,使中国当代美术史不再像过去的美术史或其他的历史,由掌握话语权力的男性将女性创造的价值贬低和抹去,以继续从事男性伟大和女性渺小的神话制作。

1989年2月5日上午11点10分,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中国现代艺术展”上,肖鲁向作品《对话》开枪。

  一,作品《对话》和署名权

  1989年2月的“中国现代艺术大展”给人们留下很多值得回味和思考的事情,比如当时的环境和运作方式,艺术家和策划人的心态,展览的前卫性动机和作品因历史条件的不成熟的矛盾关系,作品整体文化倾向与展览效果的不对称……。展览匆匆结束以后,由于更加重大的社会事件,使这个大型前卫艺术展览成为备受指摘的事件,中国的前卫艺术家不再以这样大规模集结的方式出现,前卫性展览和活动分散在各企业机构、私人画廊及海外展览中。

  这次大展之出名,不仅因为它在中国社会转型时期代表了激进艺术家的精神状态,更因为展览期间发生了一些事情,这些事情在国家美术馆内出现。由于事关公众生命安全和公共场合的安全,触犯国家有关法律条款,中国美术馆为此闭馆了几天。而且此后很长一段时期,中国美术馆不得不谨慎对待有争议的艺术作品展出,开始了中国美术馆对参展作品进行资格审查的历史。

  女艺术家肖鲁因枪击自己的装置作品《对话》,是中国现代艺术展引发一系列麻烦的焦点。这件作品按真实的公共电话亭标准和真正的电话亭材料加摄影作品的方式,表现一男一女在打电话,在电话亭内有限的空间内,艺术家还设置了镜子,和半个男女的身影,好像各自在寻找着另一半,但对面的镜之里出现的影象让人感到一种异位,好像是和这边的半个影子合为一体,实际上是虚幻的……两个铝合金玻璃的电话亭间距90厘米左右,中间又用一块玻璃镜面间隔,一个空的电话座机,电话不在座机上而是悬挂着。

  据肖鲁讲,⑵这件作品原来是她1988年在中国美院油画系的毕业创作,与教师郑胜天、胡振宇的指导“密不可分”,是郑胜天鼓励她大胆用新的真实材料。关于作品的内容,她自己解释来源于她的痛苦经历、青春期的感情困惑和冲突、矛盾,这在当时和以后的解释都一致,从她个人的经历和个性特征可以得到确证。她对于青春男女两性间的沟通和交流的结果表示失望,这些都可以从作品呈现的各种元素得到证实,如两个电话亭之间有间隔,没挂上电话的机座等。

  经过肖鲁的努力,杭州市电信局免费提供了铝合金电话亭的全部材料,并参与了最后的组装。作品组装完后,工艺系的宋建明老师看了,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作品过于完整,粗看之下不能感到这是在表现一种无法沟通的阻碍,而是两个青年人正在通话,建议应该“破一破”。肖鲁和他讨论关于破坏的效果问题,认为既不能以损环作品的整体效果为代价,但又要明显让人感到创伤的存在;既表明两者之间在感情上的无法沟通,也表明这种无法沟通带来的伤害。艺术家要把握自己的作品的分寸,因为观看者很容易陷入自己的经验而误读作品,这样只会给艺术家的设想带来一种不令人愉快的后果。比如,像日常街头常见那样在电话亭的玻璃上乱砸乱划,造成一种被小流氓、心怀不满者或醉鬼胡捣乱而遭到破坏的印象,是一种街头胡闹所致,不会想到艺术家想借此表达用“情”的含义。所以,是要“破”而不“坏”,要让观众跟着艺术家思路走。他们想到了既有速度又不会造成太大破坏的工具——枪。

  由于肖鲁的专业是油画,系里的老师和院领导让她再画一幅油画——油画系的毕业作品必须是油画。于是她又画了一张油画《红墙》,装置作品《对话》只做参考不予评分。这两件作品同时作为肖鲁的毕业创作在当时的浙江美术学院应届毕业生的展览中展出。为了给肖鲁借枪,展览开幕那天,她的朋友,浙江省射击队的沙勇曾经带了手枪出来,没有找到肖鲁。但肖鲁想朝《对话》开枪的念头一直没有打消,实际上她也在等待机会“完成”《对话》。由于这件作品在视觉和材料上都很新颖,《美术》、《新美术》曾在封底和扉页刊登,并被时为《美术》编辑的高名潞选中,通知她《对话》参加1989年的“中国现代艺术大展”。

  在“中国现代艺术大展”开展之前,在上海的肖鲁回杭州办托运。期间,偶遇唐宋。肖鲁提到自己有关打枪的设想,唐宋认为很好,问肖鲁,敢不敢到中国美术馆去打一枪?肖鲁表示敢。肖鲁想到可以向她的学生,在北京的李松松借枪。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女性艺术 批评 肖鲁 徐虹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徐虹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评论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新闻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