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女性艺术家喝彩
2013年05月03日 16:05:13       来源:华尔街日报

  今年2月,在贝尔特•莫里索(Berthe Morisot)的肖像画《午餐后》(After Lunch)以1,09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6,736万元)的价格落槌的那一刻,有史以来女性艺术家作品的最高拍卖价格纪录也被刷新。这幅肖像画描绘了一位眼神纯真的女人。它的成功拍卖在收藏家和艺术品经销商中掀起了一场找寻被低估的女性艺术家的热潮。

  长久以来,女画家在画作下方的落款都被视为廉价的标志─在同一所艺术学校就读过或是同一年代的男性艺术家的作品可以卖到女性作品最高售价十倍以上的价格。尽管围绕是否禀赋差异、性别歧视或缺乏推广是导致女性艺术家不能与男性艺术家等量齐身的原因的激烈讨论由来已久,但大家的普遍认同是,在作品售价上,女性艺术家向来都无法与男性艺术家相提并论。

  去年爱德华•蒙克(Edvard Munch)的画作《呐喊》(The Scream)被拍卖到了近1.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4亿元),创下了艺术品拍卖史上的最高价格纪录,这也标志着艺术品市场的繁荣。在当今的艺术品市场中,男性和女性艺术家作品的价格都得到了提振。由于杰出画作的供应逐渐减少,越来越多的收藏家都面临著名作要价过高的问题,因此,他们纷纷开始在以前被冷落的艺术家作品市场中寻找机会。有鉴于此,许多受到了高度评价的女性艺术家都见证了自己作品价格的攀升。

  托尼•波德斯塔(Tony Podesta)是美国华盛顿的一名说客,他是为数不多的几位大举投资女性艺术家作品的收藏家之一。波德斯塔说,“记得电影《毕业生》(The Graduate)中提到过的发财诀窍‘塑料行业’吗?其实应该是‘女性艺术家’。”

  女性艺术家作品的价格纪录屡被刷新。在拍卖价前十高的女性作品中,有九件都是在此前的五年间成交的。在过去的两年中,包括琼•米歇尔(Joan Mitchell)、塔玛拉•德兰陂卡(Tamara de Lempicka)、路易丝•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伊尔玛•斯特恩(Irma Stern)、芭芭拉•克鲁格(Barbara Kruger)、谢丽•利文(Sherrie Levine)、海伦•弗兰肯特尔(Helen Frankenthaler)、罗斯玛丽•特洛柯尔(Rosemarie Trockel)和路易斯•劳勒(Louise Lawler)在内的女性艺术家的作品拍卖价都创下了新高。

  莫里索的三幅画作将于今年5月在纽约印象和现代艺术拍卖会(Impressionist and Modern Sales)上亮相,其中两幅将由苏富比(Sotheby's)主持拍卖,一副将由佳士得(Christie's)主持拍卖。拍卖专家和收藏家都正在拭目以待这三幅作品的最终拍卖价。

  苏富比高级副总裁、当代艺术专家加布里艾拉•帕尔米耶里(Gabriela Palmieri)表示,尽管此前我们曾将女性艺术领域视为机会之地,但是随着女性作品价格的高企,收藏家们表示,购买廉价女性作品的窗口已经关闭了。

  虽然横跨几个世纪、风格迥异的女性艺术作品很难归纳为某种特定的市场类别,然而,一些收藏家非常热衷于收藏女性艺术作品。

  一直以来,包括沃尔玛(Wal-Mart)女继承人艾丽斯•沃尔顿(Alice Walton)、流行天后麦当娜(Madonna)以及歌星芭芭拉•史翠珊(Barbra Streisand)在内的杰出女性都在收集女性艺术作品。美国女性政治活动家芭芭拉•李(Barbara Lee)的艺术收藏品则几乎全都是来自女性艺术家,这样做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支持那些她认为被博物馆和画廊冷落的艺术家。芭芭拉•李在回忆起在上世纪90年代初拜访路易丝•布尔乔亚工作室的情景时说,“布尔乔亚的工作室摆满了她在人生各个时期创作的雕塑─没有人曾经出手购买过她的作品。”

  相比之下,其他人的收藏动机就没这么高尚了。纽约收藏家、欧洲艺术博览会(European Fine Art Fair)董事会成员米歇尔•维特莫(Michel Witmer)表示,“一大批收藏家都在寻找估值较低的艺术品类,而女性艺术作品绝对是尚未开垦的新大陆。”

  艺术品经销商以及拍卖专家在筛选艺术品时运用了几个策略。其一,寻找这样一种特定的女性艺术家:她们在作品、背景或是艺术风格上应该与那些价格让人望而却步的男性艺术家趋同。这类艺术家包括:琼•米歇尔,她的创作光辉一直都被威廉•德库宁(Willem de Kooning)和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所掩盖;娜塔莉•冈察罗娃(Natalia Goncharova),她是上世纪初由瓦西里•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所率领的俄罗斯艺术家阵营中的一员;艾格尼丝•马丁(Agnes Martin),她在由唐纳德•贾德(Donald Judd)等男性极简主义画家所主导的年代里找到了自己的艺术之路。

  其二,其他买家追捧的则是那些作品拍卖价刚好徘徊在100万美元下方的女性艺术家,他们希望这些作品有朝一日得以突破100万美元大关。这类引人注目的艺术家包括:新抽象派艺术家谢丽•利文,她以复制爱德华•韦斯顿(Edward Weston)和瓦尔克•伊文思(Walker Evans)等艺术家的挪用主义摄影作品而闻名于世;芭芭拉•克鲁格,她惯用的创作方式是将黑白摄影照片和醒目的标语结合在一起。相较于理查•普林斯(Richard Prince)和克里斯托弗•伍尔(Christopher Wool)等当代男性艺术家动辄数百万美元的作品价格,上述两位女性艺术家的作品价格真可谓小巫见大巫。

  另外一位大放异彩的艺术家是海伦•弗兰肯特尔。针对这位已故抽象表现主义艺术家与她的前辈─如波洛克─作品之间优劣高下的辩论,艺术界内向来都莫衷一是。此前,波洛克的作品最高曾拍出过4,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5亿元)的高价。然而,收藏家们已经表现出了准备押注弗兰肯特尔的动向。弗兰肯特尔作品的最高拍卖纪录刚好略低于100万美元,但是据纽约高古轩画廊(Gagosian Gallery)的一位工作人员透露,在该画廊为弗兰肯特尔的早期作品举行的特展上,就有一幅油画作品通过非公开交易的方式以3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854万元)的价格成交。

  艺术品市场对琼•米歇尔作品的态度变化正好表明了收藏家最近“挖掘”长期被男性艺术家的阴影所掩盖的女性艺术家的过程。

  出生在芝加哥的已故艺术家米歇尔以她的泼溅笔触和大胆用色为世人所知。她年轻时曾一度接近德库宁和波洛克等老派抽象表现主义艺术家活跃的圈子。在1951年的纽约,她还曾和他们一道展览过自己的作品,不过到了上世纪60年代,她却选择了到法国定居。

  在2006年,随着艺术品市场的繁荣,一幅上世纪70年代的德库宁的画作在佳士得以2,7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7亿元)的价格落槌。一幅米歇尔的画作售价为2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236亿元),这对当时的她来说已经算是很高了,但是在佳士得的拍卖厅内,突然有人发出了对这笔划算交易的惊叹之声。纽约艺术顾问阿比盖尔•阿舍(Abigail Asher)还记得当时的情景:“我的一位收藏家客户转向我说,‘哇哦,这个价格似乎不贵啊?’”她回忆起这位收藏家在此前一周刚刚通过非公开交易的方式购进过一幅米歇尔的作品。

  到2011年时,米歇尔作品的市场价已经大幅攀升,因为对冲基金经理和追逐战利品的其他投资者已将其视为了不错的投资选择。阿舍回忆起,她曾在苏富比和另一位竞买者就一幅米歇尔的油画展开过角逐,双方的出价都比最高估价超出了6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708万元)以上。那幅作品是一幅色彩奔放的大型油画,最终以93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5,747万元)成交─这是有史以来米歇尔作品的最高拍卖价。阿舍没能成功竞得这幅作品,她在落槌后瘫坐在椅子上;“当时的感觉就是,‘这太出乎意料了。’”

  据拍卖价格数据库艺术网(Artnet)的资料显示,截至去年,女性艺术家作品拍卖价格最高的两幅作品均是由米歇尔创作的。目前,她的作品被世界各地的博物馆所珍藏,其中包括沃尔顿在美国阿肯色州本顿维尔市(Bentonville)创建的水晶桥美国艺术博物馆(Crystal Bridges Museum of American Art)。今年5月,佳士得将拍卖一幅米歇尔于1958年创作的作品。

  对于女性艺术家的作品为什么一直徘徊在艺术品市场较低的价格区间,艺术界众说纷纭。专家指出这是因为来自某些特定年代的女性作品供应量较少,这一点制约了女性作品的交易量并压低了她们作品的价位。毕竟,早期的艺术家被称为“古典大师”(Old Masters),而不是“古典女大师”(Old Mistresses)。其次,大型博物馆举办的交易活动以及展览都可以推高艺术品的价格,但是女性艺术家却受到了大型博物馆的冷落。虽然乔治亚•奥基芙(Georgia O'Keeffe)和弗里达•卡罗(Frida Kahlo)等著名艺术家的作品确实在博物馆的展览上出现过,但是大多数大型艺术机构永久收藏的现代艺术作品还是以男性艺术家的作品为主。

  有一些人认为,女性艺术家在推广自己的作品上做得没有男性好。驻苏黎世的艺术品经销商伊娃•普瑞森胡贝尔(Eva Presenhuber)表示,男性艺术家更有闯劲儿,更有进取心。普瑞森胡贝尔指出,自己最近为凯伦•基里姆尼克(Karen Kilimnik)举办了一场低调的聚会,因为这位艺术家不喜欢通过炫目的活动来推销自己。

  的确,艺术金字塔的顶端仍然被男性所占据:据艺术网的资料显示,有史以来,拍卖价格最高的前一百件艺术品都出自男性之手,而在去年拍卖价格超过100万美元的艺术品中,只有不到3%出自女性之手。截至目前,在目前健在的女性艺术家中,尚无一人的作品拍卖价能够突破1,000万美元大关,而不少男性艺术家已经达到了这个高度。

  专家们表示,莫里索受到青睐的一个原因是,她和玛丽•卡萨特(Mary Cassatt)等艺术家的创作风格类似于那些同时期的著名男画家,比如马奈(Manet)和雷诺阿(Renoir)。同时,她们还具有自成一格并令人赏心悦目的画风。苏富比印象主义及现代艺术部高级专员菲利普•胡克(Philip Hook)表示,“当你坐在医生的等候室中,看到 上挂的是她们画作的复制品时,你要知道这绝非巧合。”

  莫里索和卡萨特都是多产的艺术家,但是大多数她们的作品在博物馆中都难觅踪迹,这使得她们流散到各处的作品受到市场热捧。

  今年2月,佳士得的伦敦拍卖厅座无虚席,莫里索的油画《午餐后》以约最高估价三倍的价格成交,竞价在两位分别来自俄罗斯和美国的电话竞买者中展开。有理由相信这幅作品最终被美国买家所竞得。

  出生于波兰的艺术家塔玛拉•德兰陂卡向来以纸醉金迷的生活方式为世人所知,她于1939年移居至好莱坞,她的故事也被频繁地搬上大屏幕。穿晚礼服的男人、胸部丰满的金发美女以及女同性恋人的幽会是她艺术装饰派(Art Deco)画作的主题。现在,这些画作吸引了不少声名显赫的崇拜者,并创下了近年来的拍卖纪录。苏富比将在5月举办的拍卖会上推出一幅她的画作,这幅画颜色冷峻,描绘的是曼哈顿的建筑群在天际映衬下的轮廓。

  麦当娜的发言人证实,这位拥有至少两幅德兰陂卡作品的流行天后在数十年前就开始收藏这位画家的作品了,麦当娜还将她的画作视作自己灵感的源泉。在麦当娜1990年推出的音乐录影带《时尚》(Vogue)中,其收藏的德兰陂卡作品也出现在拍摄背景中,这在拍卖行和艺术画廊中激起了一阵涟漪。苏富比全球印象主义及现代艺术部副主席大卫•诺曼(David Norman)表示,在随后的很多年里,每当有人想要卖出德兰陂卡作品的时候,大家的反应总是不谋而同:“人人都说,‘哦,试试卖给麦当娜吧!’”

  热衷于收藏德兰陂卡的还有芭芭拉•史翠珊。史翠珊第一次被这位画家所吸引是在上世纪70年代,她当时正在建造自己艺术装饰风格的住宅。史翠珊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赞扬了德兰陂卡的绘画风格和技巧,“我认为德兰陂卡的画作原创性极强。”她还写到,“女性艺术家的身份使她的作品更加引人入胜。”

  在摄影等更小的细分市场,男性和女性作品之间的价格差距也正在逐渐收窄。现年59岁的辛迪•舍曼(Cindy Sherman)被称为“千面女王”,在过去的很多年中,她一直在扮演千变万化的人物形象并将这些形象自拍成人像摄影作品。2011年,她曾一度成为全球包括女性和男性摄影师在内的拍卖身价最高的摄影师。一幅她自己仰面躺在棕色地板上的摄影作品卖出了39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410万元)的价格。在1981年,舍曼的作品在她创办已久的画廊Metro Pictures中的售价仅为1,000美元(约合人民币6,200元),而现在,这些作品在这间画廊通常都能卖到450,000美元(约合人民币278万元)。洛杉矶亿万富翁艾利•布罗德(Eli Broad)和佳士得的所有者弗朗斯瓦•皮诺特(François Pinault)等艺术市场重量级人物都是舍曼作品的追随者。

  在老一辈女性艺术家的眼中,今天的艺术品市场环境和她们成长的那个艺术品市场环境截然不同。现年74岁的纽约艺术家帕特•斯代尔(Pat Steir)回忆起1964年夏天拜访一个朋友时的情景。这位朋友的父亲是一位抽象派画家。那天,朋友家的座上宾中还有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斯代尔走向罗斯科,向他说明自己刚刚从艺术学校毕业。“我说,‘罗斯科先生,您真是一位出色的艺术家,我非常欣赏您的作品,’他却说,‘你是个漂亮的姑娘。你怎么还不嫁人哪?’”

  斯代尔的作画方式是让颜料从巨大的画布上倾泻而下。她的作品目前挂在美国各地的大型博物馆中,其中包括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贝尔特·莫里索(Berthe Morisot) | 今年2月,《午餐后》(After Lunch)以1,09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6,736万元)的价格落槌,创下了女性艺术家作品的最高拍卖价格纪录。

   

马琳·杜玛斯(Marlene Dumas)是史上第一位健在的作品拍卖价突破500万美元的女性艺术家。图为其2008年以63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919万元)成交的画作《访客》(The Visitor)。

   

海伦·弗兰肯特尔(Helen Frankenthaler)在她位于纽约上西区的公寓中,身后是她的画作《山与海》(Mountains and Sea, 1952)。

   

针对弗兰肯特尔与她的前辈作品之间优劣高下的辩论,艺术界内向来都莫衷一是。然而,收藏家们已经表现出了准备押注弗兰肯特尔的动向。弗兰肯特尔作品的最高拍卖纪录刚好略低于100万美元,但是据纽约高古轩画廊(Gagosian Gallery)的一位工作人员透露,在该画廊为弗兰肯特尔的早期作品举行的特展上,就有一幅油画作品通过非公开交易的方式以30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图为她的作品《山与海》(1952)。

   

出生于波兰的艺术家塔玛拉·德兰陂卡(Tamara de Lempicka)向来以纸醉金迷的生活方式为世人所知,她于1939年移居至好莱坞,她的故事也被频繁地搬上大屏幕。穿晚礼服的男人、胸部丰满的金发美女以及女同性恋人的幽会是她艺术装饰派画作的主题。现在,这些画作吸引了不少声名显赫的崇拜者,并创下了近年来的拍卖纪录。图为德兰陂卡的画作《梦(绿色背景前的拉斐娜)》(Le Reve (Rafaëla Sur Fond Vert)),售价85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5,287万元)。

   

美国女性政治活动家芭芭拉·李(Barbara Lee)的艺术收藏品则几乎全都出自女性艺术家之手,这样做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支持那些她认为被博物馆和画廊冷落的艺术家。李在回忆起在上世纪90年代初拜访路易丝·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工作室的情景时说,“布尔乔亚的工作室摆满了她在人生各个时期创作的雕塑─没有人曾经出手购买过她的作品。”布尔乔亚创作的一系列金属蜘蛛雕塑已经成为了她的代表作。图为她的作品《蜘蛛之三》(Spider III),售价36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239万元)。

   

草间弥生(Yayoi Kusama) | 据拍卖价格数据库艺术网(Artnet)的资料显示,84岁的草间弥生是历史上作品最畅销的、仍然健在的女性艺术家,她拍卖过的作品总价达1.1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34亿元)。

   

帕特·斯代尔(Pat Steir)是纽约一位74岁的艺术家,她作画的方式是让颜料从巨大的画布上倾泻而下。她的作品目前挂在美国各地的大型博物馆中,其中包括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图为她的作品《关于黑色》(About the Black, 2007)。

  

琼·米歇尔(Joan Mitchell)的创作光辉一直被威廉·德库宁(Willem de Kooning)和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所掩盖,但是到2011年时,米歇尔作品的市场价已经大幅攀升,因为对冲基金经理和追逐战利品的其他投资者已将其视为了不错的投资选择。

   

据艺术网的资料显示,截至去年,女性艺术家作品拍卖价格最高的两幅作品均是由米歇尔创作的。图为她的作品《无题》(Untitled, 1952)。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女性艺术家 艺术市场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评论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新闻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9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