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双年展:中国展览是否为了“献媚”或“镀金”
2013年07月22日 11:07:48    作者:朱永安    来源:中国文化报


“历史之路”展览现场

  打开任意一家国内艺术网站,都能够找到大量关于威尼斯双年展的相关报道,而在博客、微博等自媒体中,关于威尼斯与中国艺术家参展的讨论更是不计其数。

  威尼斯双年展对中国当代艺术究竟有无助益,谁能“代表”中国艺术,蜂拥威尼斯的中国展览是否为了“献媚”或者“镀金”,国家馆机制是否合理,平行展、外围展是否骗人……随着威尼斯双年展开幕后回归平静,中国展览团队也大多已经回到国内。但争议并未结束,在这场远眺威尼斯的话语盛宴中,问题的指向仍是今天的中国当代艺术。

  百年老店 造星平台

  创始于1895年的意大利威尼斯双年展是世界上第一个,也是最著名的艺术双年展,被誉为“双年展之母”和艺术界的奥运会,由此开启的艺术双年展模式流行至今。在近120年的历史中,威尼斯双年展不仅自身经历了各种挑战与变革,更重要的是,双年展与西方艺术的发展逐渐形成了同步演进的互动关系。作为一个开放包容的平台,西方各新生艺术流派纷纷先后在威尼斯双年展中亮相,特别是在“二战”以后,毕加索、康定斯基、达利、蒙德里安……群星闪耀的参展艺术家让威尼斯在世界艺术展览中奠定了其首屈一指的地位。而后来被命名为金狮奖的威尼斯双年展艺术大奖,也成为各国艺术家们心中的梦想。

  1993年,经意大利策展人奥利瓦邀请,王广义、方力钧等14位中国艺术家第一次通过民间渠道参加威尼斯双年展,这也成为今年吕澎策划“历史之路——威尼斯双年展与中国当代艺术20年”的缘起。该展作为“特别邀请展”参加了本届威尼斯双年展,吕澎在展览序言中说,当年第一次参加威尼斯双年展的艺术家可谓“败兴而归”,那些从威尼斯回来的艺术家们并不十分畅快:布展时间仓促、展示场所极为不理想、旅馆条件简陋、大多数艺术家需要自费前往、中方负责人栗宪庭没有机会向世界介绍中国艺术……

  今天没有人能想象20年前的王广义等人怀揣着怎样的心情和目的前往威尼斯,但透过赴威尼斯参展的中国艺术家名单来看,曾经的王广义、张培力、徐冰、方力钧、张晓刚、张洹等一大批艺术家已然成为今天当代艺术界的明星级人物,蔡国强更因1999年获得金狮奖而成为中国艺术家参展历史上的“最高奖获得者”。虽然支撑这个造梦工厂的价值逻辑可能属于西方世界,近年来的威尼斯双年展也不像从前那样能给参展者带来那么大的光环,但威尼斯双年展对中国艺术家的吸引力仍然不言而喻,在中国逐渐开放与转型的历史进程中,“出口转内销”仍然是不少人颇为倚重的上升模式。

  威尼斯的中国声音

  提起中国当代艺术家早期国外参展的经历时,似乎总要带有一些“为了自由”的悲情,但当今年大批中国艺术家来到威尼斯参加各种正规或外围展览时,人们发现无论是国家馆的展览还是外围展览,都没有表现出批判者的姿态,而是呈现着某种“中国立场”。毫无疑问,中国近些年的发展让策展人和艺术家们有了新的判断,对中国现实的简单抱怨不再时髦,向西方人讲清中国故事成为很多人的目标。

  策展人王林继上届策划平行展后,今年又带着150多名艺术家的300多件作品来到威尼斯,试图以此向西方社会更全面地展示中国当代艺术“未曾呈现的声音”。王林说,目前西方的中国当代艺术展览总是那么几个人、几种样式,往往就会形成片面的、局部的印象,这一展览希望通过全方位的展示,呈现中国当代艺术的内部差异,只有在对比中才能够向西方社会呈现真实的中国。

  与王林对西方人“纠偏”的努力类似,大多民间性的外围展览都没有表现出人们想象中理所应有的“反叛”。而且王林们的说法似乎也没有说服国内的关注眼光,不温不火的各式展览,让“去威尼斯”的动机被质疑的声音包围。

  由冀少峰和意大利策展人亚历山德罗·里瓦联合策划的“对望:中意当代艺术展”,原本并不是舆论风口的关注对象,但令冀少峰没有想到的是,此次展览获得了威尼斯双年展特别贡献奖和最佳策划奖,这也是威尼斯第一次对平行展进行评奖。在冀少峰看来,欧洲经济全面衰退,需要靠威尼斯双年展拉动经济,他希望平行展的操作模式、表达方式能和威尼斯双年展合拍,毕竟作为一个国际化的平台,西方很明白哪些是商业操作、哪些是学术判断。

  “混乱”“商业”招质疑

  从上一届关于国家馆的广泛争议,到本届对几乎所有展览的质疑,将中国当代艺术与威尼斯双年展并置谈论时,话题的中心似乎也只剩下了混乱:机制混乱、展览混乱、舆论混乱。

  今年民间艺人郭凤怡的“气功绘画”被请进威尼斯双年展的主题展,批评家彭德表示异议:威尼斯双年展究竟有没有展现出真实的中国当代艺术?他尖锐地指出,用被国际买家炒作起来的图画印证中国,无异于嘲弄中国当代艺术,意味着中国艺术界没有思想、没有文化,也没有当代。

  艺术家沈敬东去威尼斯参观后感觉到,许多中国艺术家并没有做好国际交流的准备,大量的展览和作品有点“一厢情愿”。时至今日,中国艺术家可以在世界各地举办展览,所以不必对大批中国艺术家到威尼斯办展过多驳斥,展览质量不高说明大家有更多的期待,只有在不断地比较与善意的批评下,中国当代艺术才能够找到更合适的发展道路。

  青年批评家徐子林说,很多中国策展人和艺术家宣称自己通过了双年展组委会的严格审核,实际上只要向主办方缴纳费用,就可以在展览上使用双年展的Logo,并出现在双年展官方目录上。而且组委会对策展的审核,并不是基于艺术中的学术标准,甚至有很多申请时提交的方案和实际的展览完全不同。

  吕澎则对商业的质疑做出了解释:“在中国当代艺术还完全缺乏制度保护的合法性情况下,人们又发现了市场对艺术的严重影响,人们对市场下的中国当代艺术产生了质疑。可是,所有的批评者应该知道:威尼斯双年展从第一届开始,销售、资本以及利益这些问题就尾随其后。”吕澎进一步解释道:“市场问题在中国还具有特殊性:从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只有市场以及由市场带来的国际资源在支撑着中国的当代艺术,由于政治体制方面的复杂原因,一个科学的市场制度远远没有建立起来,中国的艺术体制至今也没有发生任何实质性的变化,艺术领域的公权力并没有因为市场而出现合理的利用,相反,公权力的滥用与市场游戏的粗劣共同构成了今天中国当代艺术在国际和国内新的困境。”

  为何要对威尼斯趋之若鹜?

  今年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的策展人王春辰,对关于国家馆的众多评论也有着自己的看法,他认为,逢“体制”必反的批评模式体现了一种极端。

  任何一个参加威尼斯双年展的展览都需要有机构的支持,那些所谓民间性的展览无不依托于美术馆或者商业实体,所以关键还是看展览和作品本身如何。而针对国家馆策展人和入选艺术家的选择问题,王春辰认为“巧合”的因素更大,承办机构需要选择一个策展人,而策展人根据自己的策展理念选择合适的艺术家和作品,这一过程不必用“民主”的逻辑解释。

  “威尼斯双年展仅仅是一个艺术展览,‘国家情结’并不完全适用于威尼斯双年展,在国家馆展出的作品并不等同于‘国家艺术’,广义上说任何一个国家的参展作品都具有本国的标签和因素,但很难说哪个就能代表国家。如果说中国参展艺术家不能代表中国(本来也不能代表),美国、英国等许多国家馆的参展艺术家只有一个人,谁能代表那个国家呢?”王春辰说,现在国内艺术家参与国际展览的机会很多,参加威尼斯双年展可以算是一种记忆,但并不是什么光环,在作品和展览之外没必要过多关注。对于参展者而言,还要借助机会注重交流,不能只是到国外摆放一些作品了事。

  王春辰补充说,无论大家如何批评或指责,威尼斯双年展对于中国而言有很多值得借鉴之处,从最初的政府主办,到如今由专业机构专门负责两年一届的展览,在全球聘请专业策展人,邀请各国参展,积淀而成的文化氛围等,使得威尼斯双年展至今独一无二。

  评论家孙振华也撰文指出,对于威尼斯双年展,每次展览肯定会引来大量的批评,然而,每次新的展览不管是骂的,还是捧的,都要屈尊来一趟。这些年全国各地掀起的创意文化产业的热浪从来都没有止息过,各种艺术的节庆,各种双年展比比皆是,为什么这些文化项目不能吸引到来自世界各地的人,而我们仍要对威尼斯趋之若鹜呢?

  透过“威尼斯”的争论,中国各地的双年展该有怎样的反思?如何客观看待国际交流中的中国艺术?中国当代艺术家能否找到艺术自信?“出口转内销”的市场模式何时得到改变?……“到威尼斯去——回到中国来”恰恰象征着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曲折历程,在许多人套用这样的商业逻辑试图获取成功时,其实真正应该做的是让自己的艺术在此轨迹上寻求未来。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威尼斯 双年展 中国 献媚 镀金 商业 混乱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朱永安 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评论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新闻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