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虫对话王春辰
2013年09月24日 17:09:26       来源:艺术虫

  艺术虫:王老师,您好。在当下环境您认为国内当代艺术的现状是怎样的?是否存在如一些需要重视的不利因素?要怎么来解决?

  王春辰:首先要明确的一点是当代是指的哪个当代,对于一个时期而言,那个时代的艺术作品都可以说是当代,照这样来说的话唐宋也是当代,单就中国的艺术而言,文革时期的东西都不能算是当代的,但是如今的当下要看到一些存在的艺术,很多人都说体制内和外的问题,但是不能否认的是体制内的艺术家也生活在当代,无论是画院的、美协的以及部队的等等,他们不像如今的独立的艺术家是生活在一个体制内部的。艺术家除了本身的艺术家身份而言他们也需要物质上的生活,但是现在又可以分成两种形式,一种就是在体制内进行艺术创作,一种则是独立于体制的艺术创作,但是不论是否在体制内,艺术家都是需要生活的,体制内的艺术家,体制会解决他们的生计问题,而体制外的独立的自由艺术家们则需要艺术市场来解决他们的生活需要。当下的情况是两者都存在,体制内的艺术家靠体制养活,难免需要创作符合体制要求的作品,比如画院和美协会需要根据体制要求创作一些符合政府的、人民的、社会的美好层面的艺术作品,这是他们生活的保障。但是也不能因为身份而把体制内的艺术家都说成不是当代艺术,像隋建国也是在美院里边的,但是他的东西就很当代,美院其实也是一个体制内的组织,所以当下的艺术环境还是很开放的,现在中国的艺术创作环境是几千年来都没有过的,经历过文革甚至80年代的不接受,这都是有一个过程的,正如同艺术家的创作也是有一个过程的。那么体制外的自由的独立艺术家,也不是说就是绝对独立的,那个时候中国的艺术家还只看到资本主义的腐坏和盘剥,这是当时政府的思想灌输和文化封闭的结果,后来一接触西方的艺术发现除了歌颂政治和人民,画些油画和水墨原来还能有这么多形式的艺术。这种接触一开始便不可收拾了,那群人到现在仍然被叫做当代艺术家,他们都已经五六十岁了。他们算是当代艺术里边的前辈,但是如今他们也慢慢淡出了当代艺术,就算偶尔有几个展览,也让人觉得他们的作品跟不上现在的时代了,他们形成一定的艺术风格,但是却没有更多的革新了,当然也不乏有一些艺术家的艺术作品成为一个美术史的事件性的存在的。但是艺术家是要创作的,不管是内部的还是外部的因素都会主导者艺术家去创作,画廊会要帮艺术家办展览,展览就要有新作品。艺术家自身也应该有欲望去创作,不管其他的因素如何,艺术家最终还是要落实到艺术上的,如果有艺术家又去开公司、开酒店、开画廊,那他是没法创作出让自己和受众满意的作品的,人要办好一件事还是要一心一意的去做才行。

  艺术虫:那么除了80年代那批已经五六十岁的艺术家,如今的年轻的艺术家在当下的社会环境要怎么才能更好地创作呢?

  王春辰:其实说独立的自由艺术家,按阶段可以分为几批,80年代那批艺术家下来就是现在大概40到50岁的这批艺术家,他们已经形成了自己的艺术语言和作品内涵,相较于前面那批艺术家而言,他们有了在当下中国更自由创作的环境,受到时代的影响更为强烈,而且他们的艺术作品更具有生命力。而更年轻的一批艺术家则是30岁左右的一群新群体,他们的压力很大,首先他们有西方的先前经验和体系,他们的创作要能走上自己的独立还需要更多地思考。但正如前面所谈到的,他们还需要生活,这就可能导致其容易受到市场的影响,绘画的风格更加市场化,容易产生如精致化、装饰化的作品来符合市场的要求。每一个艺术家都有想法,并且能不断地改变或者寻求一种契机来改变自己的过往,因为时代变化太快而产生的艺术家所要表达的东西也变得更加丰富,但是艺术家的本身的长期的一些艺术个性和语言会保留下来,这些东西往往是珍贵的,而这批艺术家现在要做的就是要静下心来稳定和坚定地创作,不要因为一些其他的因素而导致放弃了艺术的初衷,往往能坚持下去的就成功了。

  艺术虫:您曾经谈到“国内美术馆尚未建立策展人制度”的事实,您觉得在策展人方面中国当代艺术的缺失部分主要在哪?

  王春辰:西方的策展人制度是一套完整的体系,也可以说是体制内一般。一般人总以为策展人就是找一些画家,把们的画要过来向墙上一挂然后展览就行了,其实策展人没那么简单。策展人是需要整理和组织一个学术诉求然后在寻求符合要求的艺术家的作品,进行一个学术性的探讨和展示来给社会一个艺术层面的诠释,不论是批评家、策展人、研究人他们都是在学术层面上进行的,但这种学术也不是策展人空想的,而是看到艺术家创作产生了一种学术的内涵和内在的一些联系,然后分析并研究他们,将他们的作品展出来阐释这种理念。那么这种工作就需要相当的专业能力和职务权威。西方的策展人制度就比较完善,好像MOMA一般,他们是按媒介分的,如绘画、雕塑、影像等等,在西方的策展人是分工很明细的。如最基础的是策展人助理,就是帮助策展人做一些资料搜索、艺术家联络、展览具体事务等等工作的,这是一个学习的起步的位置;然后经过一定的学习和能力的强化就成为了助理策展人,助理策展人已经是有策展人的职务所在了,他们就要根据当下的他们观察到的艺术家群体中的联系和差异性进行一个选择和学术的梳理,然后再来提出一个展览的方案和具体的实施。这之后则是策展人或主策展人,他们就更明确整个展览的具体要求和学术来源以及学术建立和梳理等等。最后是总策展人,总策展人把握一个主体性的、全局性的脉络,就如MOMA总策展人提出一个主体,然后各个媒介种类的如绘画、雕塑、影像等等方面的总策展人或是策展人进行具体的学术梳理和研究分析等,然后助理策展人和策展人助理进行展览的具体执行方面的工作,分工十分明确。中国现在多是有独立策展人,也有一些美术馆有策展人,但是职务上并没有实现到真正的策展人的意义上的,馆长一干涉策展人就得改变初衷了。就好像中国其他方面也有如此的体系,如大学里有助教、讲师、副教授以及教授这样的体系一样。工程师也不是一开始就是工程师的,最开始是助理工程师,然后成了工程师分管动力、运作或者其他等等,总工程师就负责全局的规划,这是一个分工上的不同当然中国的独立策展人是给了社会一个信息,展览里策展人的意义是存在的,这个策展人制度会逐步发展健全。当然这还依托于很好的社会环境,西方的展览商议是很全面的,策展人提出方案,那么就会有分工的人来明确这一方案可以从哪些渠道获得资金投入,而中国更多是比较混乱的策展人就像杂工什么都要做。而西方的资金渠道也是很多的,随便一个展览后边的赞助商都是不胜枚举,因为现在西方的企业都有制度上的社会责任职能,有专门的一个企业内的社会责任机构来进行这方面的工作,而现在中国也有一些赞助但多分属于企业的市场推广相关的部门还是作为一种商业宣传行为来进行的,就像中石油、中石化这样的企业都没有一个专门的进行艺术赞助的部门,西方的企业是有这种职能的,比如说他们盈利了,两个点来进行研发、两个点来做项目扩张、两个点放到艺术赞助里边等等,这是一种社会责任的明确,不是像原来的资本主义企业那样只懂得盘剥和攫取社会财富了,而中国的企业现在还多停留在那个盘剥的阶段。

  艺术虫:那么您是如何看待中国当代艺术中受到如社会和市场等因素对当代艺术创作的影响呢?包括无论西方的影响或者说是一些已经有成就的艺术家的艺术的影响,好似一种官僚主义的枷锁来桎梏艺术家的自由。

  王春辰:受到影响是一定的,但是更重要的是艺术家的创作是在一种自由的内心环境下出发的,艺术家要自己明确这种影响无论是社会的还是市场的影响却是是存在的,而明确的同时要在创作中把握自己,坚持一种自我的认知。

  艺术虫:对于年轻的刚毕业的还不能称之为艺术家的大学生,您对他们有什么建议?

  王春辰:我所了解的刚毕业的大学生是最容易被当代艺术排除出去的,其中的一部分毕业后就去办培训班了,一旦踏入培训班的行当就很难回到艺术创作中来了,因为这正是他们需要思考和创作的时期,进入培训班的模式,他们的脑子就会僵化掉了,就再难走出原来的那种培训班绘画模式了。另外一部分可能本来就有些功底,然后做出些符合市场口味的作品,比较精致和细腻的,具有装饰意味的,然后被画廊看重就开始卖画,慢慢的他们的艺术风格就被市场左右了,然后渐渐地就脱离了自由的艺术创作状态。这两种都是不行的,最后都难以成就自己的艺术创作,如今还有一些艺术家做衍生品也是一样的道理,慢慢地心思就放到市场里去了,再也回不来了。我劝这些艺术家不要做衍生品,这应该交给画廊和衍生品公司去做,自己还是做自己的创作,这样才能说是一定意义上的独立艺术家。

  艺术虫:当下的当代艺术是多元化的,有人也指出当代艺术是混乱且无序的,对此您怎么看?

  王春辰:不要认为混乱和无序就是不好的,混乱和无序是一种长期存在的状态,尽管混乱也只是思想上的斗争,艺术家又没有打起来,不要太贬义地来看待这种状态。多元化是好的存在,很多人都说批评家现在都不批评了,艺术家的作品是有自身的语言和特色的,不能因为一个艺术家所想就否定别的艺术家的内心思想和艺术理念,那不又成了“一言堂”了,恰恰是这种混乱才有当代艺术的现状,当代艺术确定地去说有一种标准,那是不合适的。艺术家之所以于艺术中体现一些东西不是因为有标准而是因为自由,艺术作品中应该蕴含艺术家自身的独立性,去评判一件艺术作品不应该看是否这件艺术作品符合你的艺术要求,而应该去探寻其独立性,去批评一个艺术家也是如此,你要批评的是帮助他能够取得更多的独立性。艺术作品要强调一种当时的空间的塑造,就像一些装置和综合材料,不是说要去把材料改变成什么样子,就好像有人说废铜烂铁也能当艺术作品一样。我曾经看过一个外国艺术家的作品,是将百叶窗帘进行独特的布置,作品并没有改变百叶窗帘这个材料本身,而是用这个材料塑造出了一个空间,这种实时的空间感就具有很重要的意义。有人总觉得当代艺术多么简单,没有原则和标准,什么都能拿来当艺术作品,那些行为艺术家更是很多人难以理解的,比如说裸体的行为艺术,还真不是每个人都能做的,有的人就没法裸体,当然这个裸体也不是简单的就是要脱了衣服,他能这样做肯定是想通过这一个行为来表达一些自己的想法的。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策展人制度 自由艺术家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评论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新闻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9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