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林:时代当还艺术以自由
2013年09月24日 18:09:22    作者:王林 艺术虫   来源:艺术虫


  艺术虫:今天的当代艺术逐渐被金融资本和伪造传统所覆盖,那么对青年和整体社会的感召力也逐渐被削弱,变得越发的官僚主义。请您谈一下对这一现象的看法。

  王林首先我要说,邓小平说过这样一句话“中国人穷的太久了”,所以从单纯上说很容易变得急功近利。我觉得在艺术领域里面也是这样,我们有很多艺术家也穷的太久了,所以一旦有资本投入就会形成一个利益的小圈,那么这种情况下,它的确让我们感到悲哀。但是这是我们必须要经历的一个历史的过程。所以我觉得有时候有这种经历也不是坏事,不要反动的推动历史,不要恶意的推动历史,单方面说历史不是一个纯粹的自然的过程,历史总要有一个方向感,这个方向感就是它总会益德养善。那么说到资本,我觉得它有恶的一面也有善的一面。所谓资本的善呢,是要去追求最大的历史,那么资本对艺术的左右我想那都是尝试,不要去讨论,那么资本对艺术的三个责任主要表现在它不那么资本主义,不一定要去追求最大利润,所以总是不追求最大利益做事,比如说他要考虑环保、考虑生态、考虑劳动者的利益等等。资本投入艺术不是坏事,但是如果他过于急功近利的话它就没有学术和艺术的空间,这个时候就会挟持艺术。可能有人问,那么学术和资本艺术和市场怎么结合呢?我觉得他们两个方向不一样,但是有一个焦点,这个焦点是我们对艺术的历史的价值的探索,只有在这个焦点上,资本才能够学术,艺术才能够市场,有一个泛指的结合,这是我最基本的看法。我觉得官方对文化产业的体系其实是把艺术完全的推向市场,当把艺术完全推向市场的时候,其实艺术的自由就没有了空间,学术的发展也没有了空间,因为艺术不能够完全被市场所左右,实质上市场并不能为艺术带来真正的合法性,中国的官方一方面以文化产业的名义允许当代艺术的存在,但是同时又在用政治的审查来限制艺术的执行,所以呢他并没有对艺术合法性。其实这种审查不合法,因为我们的宪法也好,我们的法律也好从来没有规定过艺术要接受这种政府审查。艺术的合法性在于它必须建立在以个人的自由的优先权为前提,在这样的现代社会结构中去进行。没有这样的社会结构艺术将永远不合法,艺术家永远处在争取合法性的状态里面。而中国的艺术我想最重要的就是这一点。第一,他要争取个人自由的优先权。第二,他要争取民间自主的文化权利。我想,这就是中国的当代艺术对于历史的支持。

  艺术虫那么在这种官僚主义的艺术模式下,艺术形式被定格、被限制、被单一化。艺术的创造性也就被淡化了。您认为今天要怎样去提高艺术的创造性跟原创性呢?

  王林首先呢,我们可以看看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的展览,在官僚主义体制下艺术的层次会是什么样子,为了政治审查的安全性,威尼斯中国馆的展览的这种模式就是在官僚体制的审美观指导下,总是宏观而空泛的,而且虚幻而漂浮,它永远不会具有文化的挑战性,现实的批判性。它永远在回避中国社会历史文化的正题。对于怎样提高艺术的创造性和原创性,一方面从整体上说中国当代艺术还没有一个真正自由的环境,另外一个方面从艺术家本身来说今天有比过去更多的创作资讯,起码在你的画室里边你是自由的,所以我觉得艺术家以这种个人的行为,要把自己的艺术理想、艺术追求,作为艺术的动力和创造前提,我想这是我们每个人都要要求自己去做的。中国的艺术家总是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总是等待一个整体性问题,我们需不需要从自己做起,现在就做起,从当下做起,这样的话我们做的事情就是对社会和时代的一种推动和改变。

  艺术虫那么从表面上看今天的当代艺术似乎已经相当的多元化了,西方现代的,后现代的,包括中国本土传统的东西都在中国能够找到继承者,您对这种多元化的看法是什么样的呢?

  王林多元化的根本是艺术和文化的自由,不是一个形式的表象。我们中国的当代艺术在形式、样式上、和形态上非常的多元化。但是中国的当代艺术并没有真正取得自由的保障,所以我觉得中国的当代艺术并没有真正的多元化。比如说批判性的艺术能够在中国畅通无阻吗?显然不能。那么这就说明这种多元化是虚假的、是有问题的、是需要改变的。

  艺术虫那么也可说今天的这种多元化是无效的?

  王林我不能说它无效。我觉得形式的多元化对中国的艺术家在思想上起到很大的推动作用。让我们的眼界打开了,看到了更多的东西没有坏处。我觉得我们对事情的态度要宽容一点,对历史的看法也要宽厚一点。但是,要有底线和原则,一个人要有最基本的底线和最基本的出发点,应该有所坚持。

  艺术虫那么当代艺术曾经处于边缘地带,被市场所接受后,是否艺术行为就变得不那么纯粹了呢?

  王林我觉得艺术和市场的关系始终是一个思想博弈的关系,既然说“博弈”也就是说你还离不了它,你还要以它为对象。那就取决于艺术家个人面对市场的心态是怎样的。的确我们很遗憾的看到,我们很多优秀的艺术家被市场席卷而去,成为一个样式化的代言人。我觉得艺术家要对市场的这种创作形态固化的要求有所警惕,要保持自己的创作活力。一个艺术家起码要有两种心态,第一,不要太在意市场的影响。第二,也不要太在意官方的利益。

  艺术虫那么在政治和经济的压迫下,当代艺术边缘化的身份渐渐消失了,似乎艺术家的灵魂和目标也消散了,请您对这种现象谈谈您的看法。

  王林我觉得并不是所有的艺术家都是这样,我们看到的一种现象,很多艺术家还是坚持着自己的理想,坚持着自己的创作方向。所以在任何一个时代,总有一些是忠实于艺术的人,我们的批评也好,我们的学术也好,我们应该关注他们,使他们能够为人所知,能够为时代做出贡献。

  艺术虫那么今天传统文化并没有进行普及跟推广,而官僚化的传统传播和当代利益相对话时,当代艺术的发展是否会更加的混乱和堵塞呢?

  王林我觉得当代有个特点它不拒绝传统,对待传统我想中国会比西方复杂。把传统民族化或者民族主义化这是官方的行为。我想传统就是一种资源,那么一个优秀的艺术家他会去激活传统。他会把传统转化为一种今天艺术的力量,转化为新的艺术感受,让传统为今天的精神需要和精神推动服务。让传统成为传统,历史延续到今天的这种形式才是真正的传统。而传统作为一种集体的负担,要求每一个人去感受,我觉得这是官方的妄想。因为这个时代已经不是这种集体主义可以统一、统治一切的时代。所以中国的当代艺术今天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我们必须要对所谓传统的民族主义的制约进行消减和批判。如果不这样,中国就会以另一种方式重新回到历史中去。

  艺术虫请您谈一谈中国的当代艺术应该怎么样去发展才能使我们自己的当代艺术发展的更好。

  王林我觉得第一是,政治要给当代艺术以自由。第二是,政府要给当代艺术以优惠,就是要取消一些制度。政府要取消审查制度,因为对艺术的审查不好把握。任何一个文明的国家都要尊重自己艺术的发展,艺术品不是国家挣钱的工具,它能为国家提供精神文明的创造。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这两点。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艺术自由 官僚主义 审查制度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王林 艺术虫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评论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新闻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9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