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的寻找和实现——栗宪庭对话吴震寰
2013年09月25日 14:09:01    作者:栗宪庭 吴震寰   来源:艺术虫

  人物 : 栗宪庭 吴震寰

  地点 : 吴震寰画室

  时间 : 2013年7月9日


  吴震寰 : 这是最近的一些作品,一般先画很多与主题相关的内容,再用小笔触反复覆盖。像这幅,我把所有能找得到元代画家柯九思的画都画上去,还临写了他的书法,然后覆盖。先时想隐约留棵竹子代表他的一生,觉得太直白就覆盖了。后来看到他在许多竹子之外,难得地还有一幅山水画,画面有一个空荡荡的亭子,我觉得这个更准确,就把这幅山水画上去,覆盖后只隐约留下亭子。觉得空荡荡的亭子更能代表他,并且能代表类似的文人和文人情怀。但最后还是覆盖掉了,觉得什么表达都是不准确的,都是突兀的。下面有很多东西,慢慢看就能看出来。取名《上京宫词》是因为他的书法代表作,也因为“上京宫词”这几个字本身很有意思。还有一些与《上京宫词》这种创作情况不同的,没有明确的出发和线索,一幅完成的作品可能有很多幅不相关画的被覆盖在下面,多的时候会有十几幅作品被覆盖在下面。我做画习惯了一直画,画到自己认为好了,画到没法画了才放手。作画时间和跨度可能是几个小时,也可能是几年。二十多年前的一些画我还在画。


  栗宪庭 : 你说了很多,但如果你不说,如何能让人对每一层多多少少感觉到很重要,除非是辅助有录像带呈现这个过程。你要不说,我看不出来,到底多少层,到底是什么,但是你画过这么多层之后,肯定会留下一些隐隐约约的东西。

  吴震寰 : 我要表达的其实不是我要说的那些,不是我刚才所说的过程。一幅画是可以说,也是可以不说的,或者说是应该不说,能让观者看到什么才重要,而不是告诉观者什么。过程对画家和画作最后的呈现是要的,但对观者可能一点也不重要。

  栗宪庭 : 但是,你还是让人看到过程了。

  吴震寰 : 这些画如果我不说,是看不到怎么画出来的,画面的背后到底是什么。

  栗宪庭 : 但是还是能看出一些。九十年代在深圳有一个年纪比我还大的四川老艺术家邱世华,他画的风景完全看不出来,只有在一定的距离内,非常静下心来的时候,你才会突然发现是一幅风景。我觉得这挺意思,只有你静到一定程度才能看出来,

  吴震寰 : 这样挺有意思,我的画也需要静下心看,而且需要合适的环境。有点类似老子所说:恍兮惚兮,其中有相,恍兮惚兮,其中有物。

  栗宪庭 : 好……你每个时间都有想法……

  吴震寰 : 但是都太幼稚了。我发现自己永远都不知道怎么做,永远都是。有时候想,自己注定这辈子什么也不懂。

  栗宪庭 : 这才对。都懂了这世界就没有意思了。

  吴震寰 : 哎呀,总觉得不知道怎么画……

  栗宪庭 : 你一直都知道呀……

  吴震寰 : 真不知道这样画画行不行,应该怎么往下努力。一段时间觉得自己懂了,用心用力画了一批,画完了自己感觉挺好。可是开心没几天,感觉又不对了,又开始折腾……反反复复,永远都不懂……

  栗宪庭 : 这些画挺好啊,这样画没问题,比我前年冬天看你画的一些在传统基础上稍有变化的画又有了进步。这些挺好,与传统有关系,但又不是传统图式的复制。

  吴震寰 : 对对……哎呀,每隔一段时间就困惑,总是觉得很艰难。

  栗宪庭 : 人活着就挺累,不停做做了又否定自己最重要。

  吴震寰 : 开始时是喜欢什么就做什么,以前是这样的;后来有分辨心、有选择,觉得哪个好就刻意学;后来又觉得有个中西方的差别在;后来又觉得中西方的分辨不重要;后来又觉得还是有个民族性在里面……

  栗宪庭 : 这个民族性不是追求来的,是自然来的。你看中国油画,按照古典主义一直在走下去,你很难说它完全没有价值,中国从来没有这条线索。引进这条线索以后也被政治破坏掉了,不停的寻找基本的一些技法呀,像杨飞云这些人,他有他的道理。

  吴震寰 : 但杨飞云好象……不说别的,首先我觉得艺术不应该是……技法这个东西,好象在艺术里是最末端的吧。

  栗宪庭 : 这个肯定是,但这个东西在艺术史里面……你看中国艺术史,从陈丹青开始,一直西方表现主义,一直往回走,一直走到像文艺复兴时期……放在艺术史里也许没什么,但在中国文化里也许有它的价值,有它的意义。它沉积到一定时候后,人家会利用这些基本的技法也许会出来一些好东西……很难说……

  吴震寰 : 但好象他们连技法都没学到……尤其是自己创作的时候……

  栗宪庭 : 还行,还行,有些人的技法还是可以,达到二三流的水平是没有问题的。

  吴震寰 : 但是与历代的大师相比还是差太远了。

  栗宪庭 : 对!

  吴震寰 : 至少在中国的那批人中好象没看到有可以与西方那些大师比的……呵呵,我也不大清楚……杨飞云我是不太喜欢……

  栗宪庭 : 我也不喜欢,但是你得想为什么会出现这么一大批人,而且量非常的大……

  吴震寰 : 这是媚俗心理或是一些平庸的人……

  栗宪庭 : 这样解释是很容易的,但对艺术家,对这么多这样做这个功课的艺术家来说,它们不是完全没想过这个问题。像陈丹青这样的人,在国外生活将近二十年,他是知道这个艺术的发展……

  吴震寰 : 听说陈丹青特别推崇刘晓东,觉得刘是中国最好的艺术家,我觉得这个有点荒谬吧?

  栗宪庭 : 真是荒谬。陈丹青是新闻媒体这样的一个名人……

  吴震寰 : 我觉得从时代史的角度陈丹青某段时间的画比刘晓东的画还重要,还要好……

  栗宪庭 : 他八十年代初的最好……

  吴震寰 : 西藏组画那些……

  栗宪庭 : 对,嗯……现在的画也没什么意思……

  吴震寰 : 像我现在这种类型应该怎么归类……当然不应该随便归类,我觉得归类也没什么意思,但是……是不是……我觉得自己一直画的是文人画,但所有人看了我的画都觉得是解构文人画、调侃文人画、否定文人画……

  栗宪庭 : 哈哈……都行……调侃文人画是有文人画的东西嘛……哈哈哈哈……主要是文人画的一些精神状态和一些基本趣味,你看八十年代的新文人画,还是承载了很多文人画的一些画笔墨、程式,但趣味不一样,趣味比较俗气。

  吴震寰 : 我的心理反差是我一直酷爱文人画,酷爱士大夫的艺术,我从小泡在里面,一直到现在还在不断的画传统国画、书法、玩味这些。我创作这批作品时,内心是很虔诚的,我还是在画文人画。

  栗宪庭 : 对!……这些画很像日本有一个时期,有很多抽象画,味道有点接近。

  吴震寰 : 但日本对中国的儒、释、道理解好象总是带着自己民族的偏好,我觉得偏好一般都不是最好的,没有站在一个大的背景里……您的文章永远都在历史宏观的把握下,准确的指出当下的弊端,或者这些现

  象、这些人、这些作品重要在哪里。您的文章总是非常朴实、直接的把这些东西指出来。

  栗宪庭 : 我现在也很少写文章了……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栗宪庭 吴震寰 自我 民族性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栗宪庭 吴震寰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评论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新闻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9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