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国谷:绕过“阻碍”自由创造
2013年09月25日 14:09:35    作者:郑国谷 艺术虫   来源:艺术虫

  艺术虫 : 后来您在这建立了“帝国时代”,将游戏中的虚拟世界搬到了现实。为什么会选择“帝国”这的一个概念呢?

  郑国谷 : 它也是一个从“国”字里开始,因为你要做一个东西,很多时候要想为人所知的话,就要吸引人的眼球。像波普的一些东西,其实“帝国”和“可口可乐”并没有什么区别。就是一个符号,但是你要引起别人的共鸣,在这个社会里面就要选择一些符号比较强的东西,让别人一下就有一种“哦!他在做这样一个东西!”的这种感觉。是为了让它更加的深入人心,从“帝国”开始,再回过头来看这个东西,就可能不太一样了,看到的只是一个符号,但是它表达的是一种能量。

  艺术虫 : 那么在这样一个相对闭塞的城市建立“帝国时代”这样的作品,您觉得它们其中有什么内在的联系么?

  郑国谷 : 现在比以前好多了,很多艺术家也都认识到了,不需要背井离乡的,不需要走出去才能够为人所知,信息也都很发达了。所以你在哪里表达都没有问题,只要你有这样的定力就够了。

  艺术虫 : 这件作品的完成过程中受到了一些官方体制上的制约,同时您的这件作品也折射出了一些这种官僚体制下的问题。而这些问题今天仍然存在,比如说当代艺术逐渐被金融资本所覆盖。请您谈谈您对政治、经济和文化对当代艺术影响的看法。

  郑国谷 : 你做这种东西,就肯定会发现这里面的一些问题。你也可以把这种生硬的问题软化掉,现实发生的这些东西远远超出了我们的规范,肯定是这样的。我们是受到了这种制约,但是你在里面能够通过一些公关的行为让这种制约减低到最小的范围,或者有时会达到一种共识就。这种规范跟现实对不上号的时候,它可以默认你的存在,我觉得用这种办法在任何事情上都一样。在社会上行走总会有障碍,但是你知道了这种障碍,或者绕过去这条路就又可以走通了,只要你看的清。在艺术上行走,在社会上行走都是一样的,总会有这样的阻碍,不能说一遇到这种阻碍就不继续走了,就被拦死了,我觉得那样是非常软弱的。那么就要想想办法,它总是能通的。

  艺术虫 : 您认为当代艺术在这种官僚体制下应该怎样去发展呢?

  郑国谷 : 我们今天只是碰到了这种体制,我们并没有利用这种体制去做自己的事,所以我们还是一种自由的表达状态。也有些艺术家在受到这种制约的时候还乐在其中,还要做一种牺牲。牺牲一棵树就能换来一片森林这种想法太简单了,得罪一个国家就可以换来其他国家承认我在这个国家中受到了这种限制,我觉得这种东西并不好玩。好像是说我在这里受到了迫害来让别人帮忙,我觉得这跟艺术没什么关系。艺术还是一种高级的, 一种灵性上的内在的东西,本身它跟社会就没什么关系,它是一种高纬度的东西,你要有悟性才会很敏感其中的关系,也是一种知识。你追求这种知识就会被这种知识无限化,艺术是你在悟性上认识了才会发挥你的创造力。所以一直在一个社会里面对抗,还在同时一种对立里面,是不对的。就像我们所说的阴阳是要合一的,阴阳是一对,而不是说阴阳是一种对立,它是一种互补。不是说一旦受到社会上的压迫,就要产生一种负面的情绪,这样的艺术品不会很好的。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郑国谷 摄影 装置 行为 阳江组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郑国谷 艺术虫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评论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新闻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9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