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端廷:浅谈刘永刚艺术形式的独特性与精神的深刻性
2014年08月13日 14:08:51    作者:王端廷[博客]   来源:艺术国际

  记者:王老师您好!非常高兴能把您这位大家请到这里来,请您从专业的角度解析一下,刘永刚老师这组生肖作品给您留下了什么样的印象?

  王端廷:我跟刘永刚认识已经八年了,从2007年他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站立的文字——爱拥”大型个展起,见证了他这几年艺术的发展。我觉得应该从一个整体的、全面的角度来谈刘永刚。先谈谈他的身份、他的出身和他的文化教育背景。

  刘永刚的母亲是蒙古人,父亲是山东人,他本身就是一个蒙汉的混血儿,也是蒙汉文化的混合体。他作为一个中国人,后来也去德国学习,他身上的血液、文化、艺术,实际上是蒙汉中西结合的产物,所以他的艺术不是单纯的。

  从“站立的文字——爱拥”开始,我就发现他有一个特点,他的艺术永远有两个支点。你看他的雕塑,始终在塑造人,人是两笔,两笔才能支撑一个人,单笔不能成为一个人。人是由男性和女性组成的,所以,他这样一个意向贯穿从开始到现在整个始终。

  我们首先从艺术的主题和题材开始,他的主题就是对人类的一种本质的揭示,一种表达。他表现人之间爱的关系,“爱拥”最有代表性。他把中国汉字,作为两个人的形象的拟人化处理,它是一个象征,所以叫“爱拥”。一个人不能爱,也不能拥,只有两个人才能构成爱拥,就是相互的关系。后来发展到生肖,也是拟人化的。这些动物作为中国文化特有的符号,中国人的属相叫生肖,西方人的属相叫星座,这是中西文化灌入人的属性的一个解释,一个象征。

  他不仅做单个的生肖,还把两个生肖搭配在一起,十二个生肖彼此之间形成了更多的组合,这种组合是他所关心的,就像“爱拥”一样。他的东西始终有一种对人类本质,包括人,人与人之间,人与自然之间,人心灵与肉体之间关系的一种表达。但是,在蒙古文化里面,他很少表达蒙古的诗歌、民歌这种意识形态的概念、观念问题,刘永刚表现的是人性相通的、没有界限的,是人类普遍的相互交融的关系,不管是民族还是国家种族,所以他的艺术是去民族化的艺术,这是他在艺术主题追求上的总的特征。

  我们还可以从艺术的形式语言来进行分析。他进行了中西文化,中西艺术的结合。中国的艺术是线和黑白的艺术,如果说中国是书法艺术世界,那么他的艺术世界将越来越宽广。我相信生肖也是他的探索,在现实和语言之间一种混合,古今交融的一个阶段,他把线条跟中国文化的一个母题进行结合,获得新的艺术面貌的探索。

  记者:您认为画展的主题叫“笔墨生肖”合适,还是“生肖线相”合适?

  王端廷:“生肖线相”不能代表他这个作品的追求,而且叫“生肖线相”的话,艺术价值不够充分。实际上他追求的不仅仅是生肖,他把文字加到里头,这是别人所没有的。另外,他用平面的水墨绘画,又通过立体的雕塑来反映生肖,也是以前做生肖的人所没有的。因而,我觉得叫“笔墨生肖”,把形式和主题结合起来,呈现了他的生肖系列作品的特点。

  记者:当代艺术流派很多,您认为什么样的艺术是好的艺术?什么样的艺术家是好的艺术家?

  王端廷:中国当代艺术是多元化的,我们现在没有统一的艺术标准,也没有统一的风格,这是一个好现象。艺术是表达人的个性的,人是千差万别的,我们应该尊重每一个个体,每一个人的个性,这种对个性的尊重体现在艺术里就是多元化。

  艺术的高低永远是取决于艺术形式的独特和艺术精神的深刻。艺术家成就的高低,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艺术语言既要独特,同时要完善;表达人文的内涵,要有个性,同时要深刻。用这两个标准来看艺术,看艺术家,你就能分出高下。所有成功的艺术家,都是在形式的独特性和内容的深刻性上,超越一般的艺术家。

  记者:从西方艺术史来观看中国的艺术,您感觉目前中国的艺术,进入到什么样的阶段,处于什么样的状态,这个状态怎么去影响之后的发展?

  王端廷:中国当代艺术状态,总的来讲,是非线性非平面一个多元的立体结构。因为中国有自己的时间纬度,从古至今的发展和西方文化的影响,这两个纬度就成了中国的横纵坐标。

  西方艺术是一个线性化的发展,中国在没有西方四五新文化运动之前的艺术,也是线性发展,中西艺术是彼此不交流的,就是两条平行线向前发展。四五新文化运动以后,中国接受了西方文化,这个问题就变得复杂了。中国即有自己的文化传统,同时也接受了西方艺术的影响,因而它是一个横纵交错的立体结构,有一个形象的说法,就是西方文明发展这种线性化,到了中国变成了一种中西古今交融的状态。

  西方的历史性到我们这里变成了共识性,西方的线性发展到我们这里就变成中西古今交织在一起,变成了一种西方的、写实的、现代主义的和当代的,和中国的交叉类型,变成了多元共存,也就是在两种价值纬度下所形成的一个局面,所以中国当今的艺术比我们古代的艺术,比西方的艺术都更为复杂,因而中国当代艺术呈现出一种如此多元的复杂的景观。这是其他国家,中国古代和西方的艺术世界所没有的。

  记者:这应该是一种比较好的现象。

  王端廷:现在还不能谈对他的价值判断,我们只能说当前是这个现状。艺术不管怎么发展,不管是中外古今,一个时代的艺术家总是非常多的,但是留在艺术史的艺术家永远是少数。所以要经过时间的沉淀,经过大浪淘沙,最后留下金子。这个留在于时间,留在于未来。

  记者:关于市场化的问题。现在艺术市场泡沫化的现象很严重,艺术被市场绑架。

  王端廷:中国的艺术市场也是非常复杂的,这种复杂程度也超乎了任何一个时期和任何一个国家,因为我们正处在艺术市场化的初期阶段,没有相关的法律,没有建立起良性的规则。在没有规则的情况下,就是商人追逐利益的时候,他不择手段,因而中国的艺术市场非常混乱。我们做艺术史研究的人,做艺术批评的人,一般不太注重市场。我深知市场价值跟艺术价值在很多的时候,尤其是艺术家在世的时候,是成反比的。如果我给艺术家忠告的话,我要请他不要看重艺术的市场价值,不要看重你的作品拍卖的价格。所谓的艺术市场价值,某种意义上代表的是什么?是一种普通大众对你的艺术认可,普通大众的标准和你艺术本身的价值往往是背离的,变成了大众喜欢的东西,往往变成了民俗的东西,变成了没有价值的东西。所以我始终认为艺术的价值跟市场价值是成反比的,那些有创造性的艺术家,有创造性的艺术作品,往往他的同时代老百姓认识不到价值,历史上这种例子太多了。

  西方现代主义以来创造历史的艺术家,在世的时候,都不被老百姓所认可,尤其在中国,你看现在有钱买艺术的人,都是些什么人,他们的文化素质非常低,用他的标准来左右艺术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不是特别在乎那些艺术市场上的所谓的天价艺术家。

  记者:这么多独立艺术家,有时候被生活所迫,为了迎合市场而去创作,这种现象其实也是很令人无奈的,容易把真正的艺术才华给掩盖了。

  王端廷:当然是这样。我觉得优秀的艺术家是很少的,大多数艺术家是平庸的,因而大多数艺术家去追逐市场,无可厚非。艺术史不需要那么多的艺术家,艺术史上的优秀艺术家仍然是很少的,一个世纪里头有几十个已经非常多了。唐宋元明清时,留在艺术史上有多少人?我们研究艺术史的研究者,只看要进入博物馆要进入艺术史的艺术家,其他百分八九十的艺术家是我们不在乎的,这些人就是金字塔底下,作为低端来支撑这个结构的一些人。这个不奇怪,我们不能要求每个艺术家都做创造历史的人,也不可能。上帝造人的时候,也没有造那么多精华。那些有精神追求的优秀的艺术家,有他自己的追求,不会受市场和民众的庸俗气味左右的。

  记者:我最初看刘老师的绘画,有的就一笔,会欣赏的人,会从里面看到一些精神层面的东西,但是老百姓就觉得看不懂。

  王端廷:所以才需要专业的批评家和专业的艺术史研究者。我们要从专业的角度评价,我从来不会说这个东西老百姓喜欢,就说这个东西好,要发现这个艺术家的非大众趣味。

  记者:您刚刚讲刘老师的笔墨生肖是有精神内涵的,它的精神内涵体现在什么地方?

  王端廷:比如说人与动物,动物与动物之间的和谐,这是他追求的一个根本的东西,这是刘永刚艺术的精神内涵。

  记者:交融。

  王端廷:对,交融和谐。这也是人类所追求的。

  记者:您是否可以对刘永刚老师今后的艺术创作提一些建议或希望?

  王端廷:我一般不对艺术家提建议,也不提希望。因为我觉得艺术家有艺术家的思考,批评家永远是一个旁观者、一个局外人。

  批评家可以去欣赏,批评家可以去阐释,优秀的批评家的价值追求和优秀的艺术家某种意义上追求都是一致的,只是不同的表现形式。我们用文字,我们用语言来表达我们的追求,艺术家是用形象来表达一种追求。批评家不是做艺术的,很难给艺术家提一种方案,建议他如何通过艺术形象去表达他所需要的东西等,我相信艺术家的路永远在他自己的脚下,他不需要别人为他指路。

  记者:刘老师说,好多人赋予他的作品那么多的内涵,作为艺术家,他的出发点很单纯,就是要表达十二生肖这种中国传统的古老的东西,把内心想表达的东西放在这里,至于别人怎么去理解见仁见智。

  王端廷:是这样的,艺术家跟批评家表达的形式不一样,艺术家艺术道路的延展是在他对语言的掌握以及精神的不断深化的过程中,走出他的艺术之路的。我们批评家是通过思想,通过概念来确认这个艺术家的作品,它的意义和价值。

  记者:是否可以说,刘老师这么多年的艺术创作,已经形成了他自己鲜明的艺术创作风格?

  王端廷:语言的风格和表现的风格,这个是很明确的。刘永刚作品的风格已经形成了他个人的商标。

  记者:就是一看这画作,就能看出来是谁创作的?

  王端廷:对呀,一个艺术家能够做到这一点不是太容易的。

  记者:跟他同时代的人也有好多,经历也基本上一样,出国再回到国内,您觉得刘永刚有什么不同于其他人的地方?

  王端廷:不同于其他人的地方,就是风格的特征。另外,他的艺术有一种阳刚之气,他的艺术不管是父亲的山东人性格,还是母亲的蒙古血统,都是那种北方人的性格,所以他的东西没有阴柔的中国南方的文化的气质。你看他跟许江不一样,跟吴冠中、林风眠他们都不一样,他的艺术有一种浑厚之气,没有小巧或者说纤柔妩媚的东西。这也是他个人的性格,然后变成了一种艺术的品格。

  记者:一看就是比较厚重。

  王端廷:比较厚重、大气的。还有一种东西,他的作品不是那么激烈,比较委婉温和,比较宽厚,就像蒙古长调一样,非常悠长。蒙古长调里头不是阴柔,是悠扬,是豪迈。南北方人的性格和风格,包括诗歌上的差异,自古就有,刘永刚是北方人的、草原的这样一种性格。

  刘永刚的这一组生肖作品,一看就是他的,从他的画面形式、造型、字、象形图象之间的一种结合,更体现一种文化内涵,所以他是艺术,不是工艺。我觉得,刘永刚不断的在寻求中国艺术、中国文化的一种本源的精神,他这个作品就体现得比较充分。

  记者:您主要是研究西方艺术的,从西方艺术的角度或者从世界艺术的角度看刘永刚的充满中国风格的作品,或者从中国民族文化,从民族化角度看这组作品,我们能够提供给西方人什么样的思考和什么样的切入?

  王端廷:进入全球化之后,世界各国艺术家都追求一个东西,追求普世主义,强调人类共同的精神价值,极端民族化的东西是被排斥的。这就形成什么样的潮流呢?叫做全球地方主义,它既是地方的,同时也被全球所接受。这样一种价值,这样一种精神才属于当代文化精神。刘永刚的作品,包括他的“爱拥”作品,就是从民族文化里头出来的,但是注重人类普遍的精神内涵。爱,是人类所共同的追求,这种强调人与人之间,人与自然之间,灵魂与肉体之间的和谐,是全人类的共同追求。他用中国文化特有的符号,表达人类共同的价值选项,这会让全世界所认可,所接受。所以他的艺术,近年频繁被邀请到国外去参加展览,被国外众多收藏家所收藏,并且被全世界的观众所接受,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中华民族的东西和全世界人类的普世价值,中间有很多连接点,只要民族的东西被世界所接受,它都有这种普世价值在里头。作为中国艺术之母,我们绘画的前身是书法。书画本同源,中国的传统绘画,更强调墨分五色。刘永刚的“爱拥”雕塑用墨玉石制作,用黑色,用线条组成它的形象,它也是中国文化的特点。

  与此同时,西方的艺术是色彩凝练的艺术,西方艺术强调色彩,黑白对他们来说是素描,是草稿,他的完成艺术都是有色彩的艺术。另外,西方讲究面,讲究体、面。刘永刚的“爱拥”扩展成为彩色的作品之后,这个特点就显示出来了。他用鲜艳的七种颜色,包括红、黄、蓝三原色,还有他做的“爱拥”雕塑,把线扩展成面,体现了在西方受到的艺术教育对他作品的影响。

  刘永刚的作品,从内在精神上,从原形上,是多种文化的交融。他不强调冲突,他始终强调和谐,他不强调对立,他强调交融,这是他的艺术的一个总的特征。这个最新的生肖系列,有象形的动物,象形的文字(中国文字本来就是从自然现象抽离出来的,他有这样的元素),同时还把汉字结合起来,他用天干地支将十二个动物相匹配,比如子鼠丑牛,既保留了“爱拥”系列从汉字演化出来的形象,同时又把写意性的造型跟文字结合起来,所以形成了比较别致的两种元素结合。

  记者:我看到韩美林的画作完全是另外一种。

  王端廷:韩美林那个就非常工艺化,更加通俗,几乎是纯粹的一种形式,他没有精神性的内涵,他是一种工艺美术。

  记者:刘老师不仅做了平面的绘画,还准备做雕塑,这种转化成雕塑,可不可以理解是一种衍生。

  王端廷:刘永刚本来是学画的,是画家,并且是学写实绘画,是中央美院一画室毕业的。中央美院一画室是中央美院的立本之系,专业就是写实绘画,他后来到德国学了新表现主义的绘画,现在从绘画走到了雕塑,在国内更多人知道他是雕塑家,所以他是一个多面手,在写实和表现、绘画和雕塑之间打通了,他没有障碍,他可以自由的通过各种语言来表达他的艺术主题、他的精神和他的价值观,这样的艺术家在中国是不太多的。他除了做一些比较形式化抽象性的雕塑之外,我今天第一次看到他的写实雕塑,他的写实雕塑都做得如此精妙,是我非常惊讶的。

  记者:因为他有写实功底。

  王端廷:对呀,但是写实绘画跟写实雕塑还是两个领域,不是做油画的人都能做雕塑,你看中央美院那么多画油画的人,你让他做雕塑不一定都能做,所以,刘永刚是多方面的才能,确实是比较少见的。

  记者:您认为他的艺术目前走到了哪一步?

  王端廷:我认为他仍然在一个非常成熟的时期来进行他的创作,从他的年龄、积累上来讲,他现在是艺术最好的时期。

  他现在的作品包括生肖作品,不会是他的终点,只是他的一个阶段。他从2007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站立的文字——爱拥”展览之后,这些年他已经做了多种探索。他对线条进行专门化的深入探究,他始终在主题和题材上不断地拓展,在语言上不断地深化和研究,在主题和语言之间轮换地进行深入的探索,呈波浪式向两极拓展。总之我非常看好他和他的艺术。

相关链接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王端廷 刘永刚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王端廷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评论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新闻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