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忠丽:只有独创的艺术才有价值
2014年08月14日 17:08:53    作者:吕忠丽   来源:艺术国际

  记者:作为一位职业收藏家,您对刘永刚的了解应该超越了一般人,循着刘教授艺术的发展轨迹,特别想听听您怎么看待刘教授及评论他的艺术。

  吕忠丽:评论谈不上,因为我不是批评家也没有学过艺术专业。我就谈谈从十几年前收藏刘永刚老师的中国首届油画展的大奖作品《北萨拉的牧羊女》到现在对他的认识和感知吧。

  我比较喜欢艺术,所以从收藏以后就非常关注刘永刚这位艺术家了。十几年中,不仅关注,也不断地参与刘教授的艺术活动,一直到现在。包括他在中国美术馆的个展,在中华世纪坛的个展,在上海美术馆的个展,在浙江美术馆的个展,在今日美术馆的个展,在北京时代美术馆的个展,在德国柏林德意志银行为他举办的个展,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黄金海岸的展览…..。我对刘教授的艺术的了解,也是逐步深入的。

  越是深入,我越对刘教授的艺术情有独钟。刘教授的作品,都是创造,中外美术史里找不到。他的绘画,写实的和抽象的,他的雕塑,他的瓷器我都有收藏。他的写实油画,和别人的表现方法不一样,有中国的韵和意,有西方的结构,把人物画的很有神韵,非常生动,把内心的东西表现出来。我接触他的雕塑,也是从《站立的文字》开始,我惊叹他能够把中国各民族的文字研究得那么透,然后又把他们融合起来,做出非常高大、粗犷,充满着力量感的雕塑。大型的《站立的文字》站立在一些城市,特别能够给人一种力量,一种阳光。他是将中国文字站立起来的第一人。

  最近,我看到了刘教授的《生肖线相》水墨和小雕塑,又一次被震惊了!

  我想起一则小故事:当年日本的田中角荣首相到中国来,让周总理猜一个谜:“中国十二个,人人有一个”,是什么?周总理很睿智,马上就回答:“生肖嘛”。

  十二生肖在中国是深入人心的,很多人把它变成作品,有像剪纸一样的邮票,有写实的动物造型工艺品,各种色彩,很美,很写实。但是刘教授的水墨画生肖,是抽象和具象的结合。

  记者:也不完全是抽象,也不完全是具象,对吧?

  吕忠丽:对,它是中国的水墨,是现代在传统基础上的创新,似像非像,大量留白,充满时代感。尤其是看到3D打印机按照水墨画打出的小雕塑,小卡通似的,感觉特别活泼生动,各个角度不一样,小朋友喜欢,老人也喜欢,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很了不起,我没见过这样的东西。

  我收藏作品有原则:作品艺术性高,艺术家道德高。

  为了收藏,我浏览了中国美术史和西方美术史,广泛接触了一些中国的、国外的艺术界专家、学者。通过学习我了解到,创造性的艺术作品才有收藏价值。收藏的作品一定要在美术史上找不到参照物,一定是艺术家的独创。市场价值高的不一定艺术水平高,创造性的作品会有一个市场慢热的过程。我认为刘永刚老师的作品,完全符合我的收藏标准。

  由此,我也研究刘永刚这个人。

  一般认为,做专业才能做得最好。画国画的,就一辈子画国画;画油画,就一辈子画油画;做雕塑,就一辈子做雕塑。但是,在刘教授身上,颠覆了这个观念。我觉得一个艺术底蕴深厚、艺术造诣深的艺术大家,油画布也好,毛笔、宣纸也好,石材等各种软材料、硬材料,只不过是表现他艺术思想的载体而已,米开朗基罗,油画雕塑一样的优秀,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

  接触刘教授十几年,我觉得他的作品有一种连贯性。

  他的“线相”油画,把中国的书法,用油画的方式表达出来,而且做到了极简、极致。他的《站立的文字》绘画和雕塑,也是文字和线的表现。线,就是贯穿中华文化历史长河的精神;相,就是文化精神在各个时代的表现。刘永刚老师的“线相”理论,我挺赞成和崇拜,我算是刘教授的粉丝吧。

  刘教授现在做的“生肖线相”水墨,又发展了他的“线相”理论,线的、水墨的;传统的、现代的;中国的、西方的;和时代感融合在一起,创作出前所未有的上接长天、下接地气的优秀作品。这样的作品,中国人很难做出来,西方人也很难做出来。这些作品需要有东西方两种传统文化的融会贯通,需要有东方意、韵的熏陶和功底,还需要西方构图、技法的娴熟掌握。刘教授在中央美院和德国纽伦堡美术学院的长期学习和两国的长期生活、创作,铸就了他是一个非常全面的艺术家和艺术大师。

  刘教授为什么能够将古今中外融会贯通?除了他深刻地研究中国的艺术发展脉络,中国艺术史和西方的艺术史,中西的各种表现方法外,他还深刻地研究中国哲学和西方哲学。中国的先秦诸子百家,老子、孔子、孟子、庄子、荀子、墨子等,还有西方的尼采、黑格尔、苏格拉底、柏拉图、康德等,他全部做了研究。不可想象,对中西哲学一知半解的人,对中外美术史一知半解的人,能够做出历史上没有过的、创造性、中西融会贯通的东西。刘教授具备了这些特点,所以他能做出独创的作品。中国这样的艺术家太少了,如果中国艺术界多涌现这样的艺术家,中国艺术才会有希望。

  近几年我都在思考一个问题:用什么标准衡量艺术家和艺术作品?艺术史需要知道,收藏家需要知道,全社会需要知道。这可能是困扰着艺术界的一大难题。这个难题不解决,将极大影响中国艺术的发展水平。艺术家做出作品,供艺术界去研究、评论,去粗取精、去伪存真,艺术才得以发展。但是,谁去公正地、公平地、恰当地给予评价呢?艺术家自己花钱去寻找评价正常吗?

  时代赋予了艺术评论家责任和使命,研究艺术家和艺术作品,任重道远啊。评论家不容易,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要懂艺术史,还要懂哲学,还要与时代俱进。先对艺术家的作品进行深刻的研究,研究透了,提出评价意见,引导艺术界,引导收藏家,引导社会。

  作为收藏家,我们迫切希望建立一个公平公正的评价体系,一批高素质的评论家队伍,发现、推广、推荐好的艺术作品和艺术家。这样,中国在国际上的艺术地位、国民的艺术水平和艺术品位,才能够全面提高。以上是我的一些看法。

  记者:刘教授一直在发展自己的艺术,每往前迈一步,就意味着很大的难度,因为他的艺术已经到达了一定的高度。有位评论家说,永刚,我觉得你在给自己上难度,有可能像走钢丝一样,是有风险的。但是我觉得刘教授不是这样性格的人,他不会迂回,他看准一个方向,哪怕很冒险,也要探索。这种探索和创新的精神,是否也给您留下很深的印象?

  吕忠丽:十几年的关注,我太有感触了。一个艺术家,如果不是把艺术当成生命,是做不好艺术的。刘教授把艺术作为生命在拼搏,因为艺术性太高太超前,当前很难被广泛理解,他很孤独,也很清苦,但他勇往直前,为了艺术的求索他失去了太多。他就是这样的人,这就是他最难能可贵的地方。

  记者:他像一个苦行僧一样。

  吕忠丽:对呀,凡是对艺术有贡献的,很多都像苦行僧。举例子,莫扎特、贝多芬、梵高、米开朗基罗、拉菲尔等等,他们都是为了艺术牺牲了自己,他的生命过程就是艺术创造的过程。他们不把痛苦表现在艺术里面,他们把痛苦留给自己,把美好的艺术奉献给人间。这就是艺术家包括刘永刚先生难能可贵的地方。我们都应该好好的记住他们。

  记者:无论是从刘永刚老师的《站立的文字——爱拥》系列到现在的笔墨生肖,他传达的是中华文化的很深厚的东西,他自己说是“和合”,您对他这个作品所传达的精神层面的内涵有什么样的理解。

  吕忠丽:刘教授所做的“线相”、“站立的文字”包括这一次的“生肖水墨”,都表现了一种大爱,他的作品充满了人世间的爱,刘教授说“让爱拥有全社会,让爱拥有全人类,让爱拥有每一天,有爱才能相互拥有,让爱拥有天下!”,如果我们的社会充满了爱,这个社会不就和谐了吗?人与人之间可以互相帮助,避免残酷的战争、凶杀,这个社会才会和平和美好,这就是刘永刚老师要表达的东西。我在十几年当中,观察他的作品,观察他的人品,他一直都在表现“爱”和“和合”,和平的和,合作的合。我非常喜欢他的东西。

  记者:这也可以说是人类共同的一个愿望,对吧。

  吕忠丽:不是要“中国梦”吗?爱,博爱、大爱、友爱,和平、合作,应该是中国的梦,世界的梦,如果世界都实现了这个梦想,我们世界不就太平了吗?

  记者:他的作品,除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笔墨和形象外在的东西,从传递的内涵来讲,他是没有国界的,外国人也需要爱,人类都需要爱。

  吕忠丽:对呀,所以刘永刚老师传达“爱”和“和合”的系列作品,“站立的文字”,“生肖线相”、“生肖雕塑”,以及“线相”的绘画,不仅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

  记者:你怎么看艺术接地气的问题?

  吕忠丽:刘永刚老师的“站立的文字”雕塑,在中国的东、西、南、北、中很多城市已经矗立了,在西方一些发达国家,如美国达拉斯博物馆,德国柏林文化中心,还有澳大利亚美丽的黄金海岸海滩等等,都留下了他的“站立的文字”雕塑。

  尤其是鄂尔多斯一百件《站立的文字——爱拥》雕塑,分为市中心中轴线两边的两个《爱拥公园》,晚上的时候,各种彩色的灯变幻着打上去,非常美丽。人们在雕塑间穿梭,有的还在旁边留下情侣之间的心声:“我永远爱你”等等。刘教授的雕塑,虽然艺术性很高,作品很高尚,但是也很接地气。就这次的“生肖线相”来说,生肖是为广大人民所喜爱的,而且是中国传统文化最典型的代表。刘教授把各个生肖互相配对,配了144个,任何一个人都能在其中找到自己夫妻间、情侣间、孩子们在一起的那种友爱。如能在一个城市里,搞个生肖公园,将会吸引很多人,不仅仅吸引中国人,外国人也同样会吸引。外国的星座能够传到中国,中国的生肖难道不能传到全世界吗? 如果每年搞一次“生肖艺术节”,生肖艺术盛会,会把城市文化繁荣起来。生肖艺术源远流长,是中国文化很深厚的凝结,它和天干地支有关,它包含很多可以研究的东西。

  记者:这是民间层面的,涵盖了很多。

  吕忠丽:哲学的、民间层面的都有,每一年“生肖文化节”都可以设不同的主题,生肖可以印在衣服上,可以做成地砖铺在公园里,可以做成雕塑等,把生肖文化传递出去,世界处处都充满中国的生肖,那才有意义呢。

  记者:刘永刚老师今年是50岁,对于一位艺术家来讲,这个年龄正是非常成熟的年龄,您对他的艺术有什么期待和期望?

  吕忠丽:刘永刚老师的特点是孜孜不倦的追求,他每一年,甚至于每一时刻都在考虑他的艺术发展,说期待嘛,我期待他不断有新发展的作品,我相信都一定是非常优秀的。

  希望他不管多么艰难困苦,不管多么孤独都要把他的艺术坚持不懈的做下去。这也是非常受我崇敬的地方,我希望他永远这样。

相关链接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吕忠丽 艺术 刘永刚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吕忠丽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评论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新闻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