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89中国现代艺术展的三次“对话”
2009年02月17日 21:40:12    作者:蓝庆伟   来源:艺术国际

 

  对话之二——肖鲁作品《对话》

  每每谈到中国现代艺术展中的时候,“枪击事件”总是最先浮出水面。作为装置的《对话》作品本身并不被人关注,在这一次“对话”中,我将关注点转移到这一作品之中。

  《对话》作品的整个过程是非常漫长的,从肖鲁在毕业展时的构思到在中国美术馆第二枪打完——也就预示着整个作品的完成,其间,作者的思想发生着变化。

  栗宪庭先生在《关于〈枪击事件〉与部分当事人的访谈录及再解读》中就整个作品的完成过程作了详尽的采访,也足以让我们从中读到作者的原始意图及其在此基础上的发展变化:

  栗:我们从早期作品说起。

  肖:我可以从我的毕业作品开始谈起吗?

  栗:有更早的吗。

  肖:更早啊。我跟你这样讲吧,毕业时我做了这个《对话》草图之后呢,当时是毕业创作,我到现在特别感谢郑胜天老师,因为他当时刚从美国回来,带来好多新的观念。我当时也做过一些材料,比如油画,后来也用些宣纸,但我还是在平面上做,没有做完全立体的概念,没有一下子摆脱画的概念,然后郑胜天老师让我用照片,他说你就用照片,用真实材料,这个对我的引导起了很大作用。

  栗:这是哪一年?

  肖:88年,那是我在做毕业创作的时候,创作过程是这样,当时这个构图出来以后,我决定用这个材料以后,报给油画系批,要小稿通过,油画系不同意,说我们油画系不能有一件这样的作品,把这个作品给枪毙了,当时这个作品就没有存在的可能了,但郑老师说这个想法非常好,大概他也觉得这个作品做出来是很有意思的,但最后是妥协了。我随便找了张照片,画了张油画,这个是油画系的毕业创作,那个是做参考的。我的毕业创作是这样产生的,这个是打分的毕业创作。

  栗:哦。

  肖:所以当年这个毕业作品是非常不容易的,我觉得很感谢宋健明、郑胜天老师,他们都尽量帮助我把这个事做成,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油画系一件非油画作品产生,是这么一个过程,88年做的。然后我这个作品做完之后,我请宋建明老师看,他现在是中国美院副院长。当时这种纸条还没有,画面特别干净,然后他们几个人说这个画面太干净了,要破一下,而且这个红颜色跟下面有些脱节,所以从形式上考虑这都是后加的,就说这个玻璃啊怎么怎么样,其实真正打枪的想法是我跟宋建明有一次谈话谈到的,当时说这个玻璃啊是不是破一破,然后我们俩就说,拿弹弓,或者拿什么气枪,拿什么枪,就是在这种说的过程中,但是也没有想做不做这个事情。我讲讲我这个作品的原始构思吧,其实我写了一个东西,要不要给你看?[xv]

  《对话》不仅被刊登在《美术》、《新美术》封底和扉页上,时为《美术》编辑的高名潞也通知肖鲁将《对话》参加1989年的“中国现代艺术大展”。

  根据肖鲁的介绍,打枪的过程一直是她所追求的自己作品的一部分,只是由于种种的限制与巧合,“上帝之手”将这一枪放在了89年的中国美术馆。这是一次偶然,之后的发生不为当事人先前所知晓。

  对话之三:关于《对话》作者权的“对话”

  这个小节的标题没有写《对话》作者权之争是基于现实的原因,就笔者而言,《对话》作品完全不存在作者权之争的问题——作者就是肖鲁。

  情感——就是这个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却总是被拿来说事,也许正是它他看不见、摸不着的原因。“从情感出发不仅仅女性艺术家的特质,实际上不论是男是女,政治还是非政治,都应该从人的真情实感和强烈的倾诉以及表达的欲望出发,从政治出发终点与审美相遇,从审美出发终点与政治相遇,而审美中就包含个人的情感和倾向。从情感审美出发,仍然可以是有诉求和政治表达的,也仍然可以是被丰富解读的。艺术家的责任在于发现和创造艺术本身,他们是最敏感和善于表达的。他们的作品可以对现有社会和秩序做出批判,但他们并不等于思想家、哲学家或批评家。”[xvi]

  作品《对话》的署名权之争,并非是社会媒体以及资深评论家的疏忽或工作不认真造成。因为从现有资料看,很容易发现在展品的标签上、在大量发行的宣传品目录里、在收件登记单里,作品的署名就是肖鲁。大展策划组的成员们不会不知道这一切。海外的媒体基本不怀偏见地如实报道,而国内媒体却是一边倒地加进一位男性作者。更因为批评家的权威性结论和评述,使这件本来很明白的事件变得模糊而复杂。[xvii]

  肖鲁就作者权所公开发表的文章及“回信”

  1.肖鲁给栗宪庭的信件(1)

  2.肖鲁给栗宪庭的信件(2)

  3.肖鲁给栗宪庭的信件(3)

  4.肖鲁:关于1989年在中国美术馆枪击作品《对话》的说明

  5.肖鲁:关于1989年在中国美术馆枪击作品《对话》的说明(修订稿)

  6.肖鲁关于在北京中国美术馆枪击作品《对话》的补充说明

  7.肖鲁就“ྕ现代艺术大展”枪击作品《对话》给高名潞的信

  8.高名潞就“ྕ现代艺术大展”枪击作品《对话》给肖鲁的回信

  9.唐宋给栗宪庭的信件

  10.栗宪庭关于《枪击事件》与部分当事人的访谈录及再解读

  中国素来是一个注重权威的国家,权威的学者所传授的定论犹如神的旨意,在艺术界中也丝毫没有脱离这一“紧箍咒”。然而在过了这么多年之后,这种旨意是否还能奏效?或许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将这一系列的事情当作一个中国策展的典型案例。15年后,高名潞就ྕ中国现代艺术大展”枪击作品《对话》给肖鲁的回信中谈到:

  我非常支持你将事实讲出来。我也非常理解为什么在15年以后你开口说出真实的经过。不论什么原因,都不能遮掩事实。事实就是事实。对历史负责是对一个人的人格的考验。而这一解释者必须是你,因为你是最直接的当事人。尽管这里可能有个人的感情等问题的介入,但是还历史真相不是个人的事,是中国当代艺术本身的事。这件事也并非只是你和唐宋两个人关于作者问题的纠葛问题,而是说明了在历史发生的时刻,常常会有各种偶然的因素扭曲历史,包括个人利益驱使下的改写、媒体的渲染和塑造以及大众的流言等。

  ……

  在你开枪之前,作品是属于你的。它是个人化的,但是当你打完枪并引起了社会的震动后,它的解释权就不属于你了。所谓的“打枪事件”,是打枪之后的事,打枪之前包括打枪本身应当称为作品,而非事件。因为,据你讲,你没有考虑更多的之后的事,你也没有设计之后的事。你只是想到你的作品本身的完整的问题。“事件”的作者很多,包括唐宋,但是根据你的描述,你是作品的作者,他不是。(高名潞就“ྕ现代艺术大展”枪击作品《对话》给肖鲁的回信)

  与高名潞所提到的“‘事件’的作者很多,包括唐宋,但是根据你的描述,你是作品的作者,他不是”的观点相似,栗宪庭先生在《关于〈枪击事件〉与部分当事人的访谈录及再解读》也有这样的看法:

  我以为,问题的关键是“在美术馆打那一枪”和在杭州打那一枪的性质是不一样的。毫无疑问,《对话》的装置作品,是肖鲁自己的,如果在杭州打了那一枪,那作品也是肖鲁的,那件作品是肖鲁自己对男女情感问题的宣泄,是一件装置作品,那一枪属于类似画面笔触,抑或色彩等形式上的处理手法问题,诚如她说的玻璃太干净了,破一破,更贴近对“感情问题困惑”的表达意念。

  事情的转折是唐宋给肖鲁说了“你敢不敢在美术馆打这一枪”,这不是一般的意见和知情,以及后来在事发的“关键时刻”,唐宋说了声“打”,乃至唐宋先被捕。时间、地点、后果……轰动的社会效应全部聚焦在枪击本身,以及两作者被捕并很快被释放,都已经远离了肖鲁只是表达男女情感的初衷,乃至远离了那件题名《对话》的装置作品,而贴近了唐宋的意图,这都使该作品由肖鲁的装置作品转换成肖、唐合作制造的“事件作品”了。当年我写的《两声枪响——中国现代艺术展的谢幕礼》时,把这件作品说成是两人合作的事件艺术。肖鲁一直对此保持沉默了十五年,随着肖唐的感情破裂,肖鲁才讲出事件的来龙去脉,声明那件作品是只属于自己的,其实,当时就有不少新闻也没有提及唐宋,而是把枪击事件说成是肖鲁的作品(见附件),只是此后的很多年,枪击事件是属于肖鲁一个人,还是属于肖唐两人,似乎不是问题的关键,也没有多少人在这个问题上有所讨论。我所以在肖鲁声明了枪击事件只属于自己之后,依然坚持两人合作的观点,恰恰是因为肖鲁把枪击的原初想法讲得清清楚楚即:表达男女感情的意念和作品手法意义上的打枪意图,或者说,十五年之后由于肖唐的感情破裂,“枪击的原初动机”被肖鲁凸现出来,而混淆和抹煞了“杭州枪击《对话》的动机”和“美术馆枪击事件”的不同性质和不同过程。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蓝庆伟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评论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新闻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9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