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回归背后的消费困境
2014年11月24日 15:11:28    作者:赵孟捷   来源:《东方艺术·大家》

  电影《从普拉达到纳达》(又名:《小姐好穷》)讲述了一对出生富裕的姐妹和父亲一起在比佛利山过着极度奢华享受的生活。然而父亲的突然离世,姐姐诺拉和妹妹玛丽一夜之间家道中落,她们搬到姑姑奥莉亚位于洛杉矶东部的一个拉丁裔人为主的社区的房子当中,慢慢去适应这样一个全新的环境,却在贫瘠的物质生活中收获了亲情与爱情。

  电影因其青春靓丽的演员,时尚夺目的时装,轻松快乐的爱情而受到好评,当然也有观众认为过于典型的类型化模式,及剧作上的硬伤而使得该影片徒有其表。但是在其炫目的外包装下,折射出当今社会一种资本主义社会消费观,影片通过主人公生活态度和方式,来思考消费社会中符号、身份及差异对消费者的作用。

  符号化的拜金生活

《从普拉达到纳达》剧照

  自工业革命的推动,从“有闲消费”到“炫耀性消费”,再到福特主义的大规模生产,消费已经逐渐在日常生活中普及化,并且,鲍德里亚在《物体系》中建立了以符号消费为主导的符号政治经济体系,消费品具有了象征意义。因而消费系统是建立在某种符号和区分的编码之上,消费者使用的是物的符号价值,来凸显自身的价值,消费者企图从商品中获得的并不是客观具体的需求,而是一种商品的符号价值赋予他们的地位身份和意义。

  电影中妹妹玛丽在父亲去世前处于购物聚会为主的拜金生活当中,当她变为穷人,姑妈卖掉了她的宝马车买了一辆破旧的二手车。对于玛丽的不满意,姑妈说“它可以带你到一样的地方”然而玛丽却认为“那个地方不会欢迎我”。在此,玛丽所要消费的并不是宝马车这样一件商品或是宝马车的使用价值,而是宝马车与二手车之间的差异,是宝马车这件商品所代表的符号价值带来的优越感。

  玛丽拒绝自己与生俱来的墨西哥血统,从影片的开头她就表达了对墨西哥国歌、乡村音乐的抵制,认为它们很俗气。父亲去世后,姐妹俩不再富有,玛丽企图通过钓金龟婿的方式回归自己以往的生活,她向公子哥助教介绍自己的方式是十分符码化的,她说她喜欢“Poem,Pasta and Prada”(诗歌、意大利面和普拉达) 因为这是她“Americanization”(美国化)生活方式的体现。在一切都已经商品化的消费社会当中,主人公所生活的已经是一个由商品所构成的完全由符号主导的系统当中,人的行为言语思想都受到符号的影响,不是人去主宰这个系统,而是系统控制人。符号对人的控制,是一种比剥削更为隐蔽和巧妙的控制手段,在这种控制下,玛丽的对于自我身份的认同出现了偏差,甚至是一种虚假的认同,明明父母都是墨西哥人的玛丽却说自己是美国人,由此看出,人的社会关系被物化,生存状态也随之异化。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赵孟捷 文化回归 消费困境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赵孟捷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评论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新闻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