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拍看点之当代水墨
2014年12月19日 16:12:58    作者:艾米   来源:东方艺术·大家

  又到拍卖季,一到这个时候,艺术市场所有的花枪都要落到实处,成为一个一个的数字。一年两次的拍卖数据,形成了所谓的市场行情。

  虽然国内还有几家重要拍卖行的秋拍在本文撰写时,仍然在激烈的进行中。但从不断落地的数字来看,可以荣登本年度最受关注的版块依然是当代水墨。翻翻各家媒体,秋拍盘点清单也都还在酝酿中,决定捷足先登,在本月财评栏目中做一次当代水墨盘点。但凭一己之力,二千字内容,完成这个需要庞大数据统计支撑的浩大工程还是有点难度。所以决定采用节点式的盘点,选取几位我自认为在本次秋拍艺术市场中较为典型的当代水墨艺术家的几个较为能说明问题的数据来呈现。

  这种点式的盘点,有点盲人摸象,或许会以偏盖全。但对于越来越多元化艺术市场,越来越多独立于市场行情之外的市场“个案”,或许大数据再难以说明问题,而你也不得不承认,在艺术市场中,象首之所以是象首,有其存在的理由。大家各取所需即可。

  刘国松100%成交,“当代水墨之父”的一路通吃

  整个秋拍,台北香港北京,两岸三地同样热门的话题一定是当代水墨,但鉴于水墨市场任是处于刚起步状态,能通吃墙内外的艺术家却难以找到一个共同点,可以堪称“当代水墨之父”的台湾艺术家刘国松应该算一个。

  在此次秋拍中,刘国松上拍香港佳士得的《香江岁月》超高估价以1684万港币成交,刷新了自身拍卖纪录,同时也为当代水墨增加一件千万元级别作品。随后在北京苏富比上拍的《水墨雪景》也在高价的引导下有着不错的表现,整个秋拍,刘国松在北京、香港、台湾上拍的作品几乎保持着100%的成交率。并且在嘉德、保利以及诚轩等大陆拍卖行上秋拍乃至春拍的刘国松作品,均都超高溢价成交。

  作为20 世纪中期迁居海外的华裔艺术家,刘国松的艺术成就,在于他的创新。他认为中国画最宝贵的艺术传统就是创新。他时时以一个现代人的眼光深刻透视中华民族的精神魂魄和美学思想,以良好的胃口吸纳各种现代绘画的技法,为己所用。他洞开了千余年来文人画主导中国画后所带来的种种藩篱,形成了他所倡导的“在现代时空表达现代人精神”的水墨画新境界。他的艺术实践,是20世纪中国画变革的重要成果;他的影响,构成了从上世纪80年代延续至今、方兴未艾的现代水墨运动的文化景观。

  以其在艺术中的成就和地位而言,100%成交只是市场对其重视的开端,而1684万的成交记录与其所做的艺术贡献相比也并非匹配。刘国松许多最重要的代表性作品,早已分藏在世界各地的收藏机构和收藏家手中,市场的上涨,也必将带来更多的优秀作品出现。相比当代水墨的“新”版块,刘国松的市场的走势将更为明朗。

  徐累1840万,当代水墨一级梯队稳步市场。

  在任何一个搜素工具中输入徐累,都会发现靠前的信息已经由铺天盖地的成交记录代替了曾经各种诗意文字对其美轮美奂艺术作品的叙述,便可见他多受艺术市场待见。

  作为当代水波新工笔版块的重要人物,徐累作品2012年6月新作《霓石》在本月嘉德北京秋拍上拍,估价700-1000万。拍卖之前,就有中国现当代艺术独立评论人王从卉表示,这是迄今在拍卖市场出现的最大最新、估价最贵的作品。最终作品以620万元起拍,经过多轮竞拍,最终以1840万元成交,创造徐累个人拍场最高纪录,更重要意义则在于将新工笔市场带入一个新的高度。

  对当代水墨新工笔板块的市场而言,700万至1000万的估价是很大的一个考验,谁都知道当代水墨市场很火,但谁都不知道火到什么程度,而《霓石》的结果完全超乎所有人的想象。不管成交数据背后有多少超出艺术作品本身的原因,1840万的成交数据,还是为当代水墨市场又打了一剂强心针。

  对于当代水墨新工笔板块的一级梯队代表艺术家,徐累的市场又上一个台阶,而在其的带领下,很快整个新工笔板块也将更上一层楼。

  祝铮鸣 55万,当代水墨小将们坐着过山车。

  这一年里,对于水墨小将们来说,就如同乘上了通往春天的地铁,不断地刷新着自身成交记录的同时,也不断地刷新着市场对年轻艺术家市场的认识。除了已经被耳熟能详的郝量、徐华翎、梁铨、黄丹等等以外,高重飞、沈宁、涂少辉、马骏、杜小同、党震、王濛莎等一些从前只为圈内人熟悉的年轻艺术家也纷纷崭露头角。

  之所以选择了祝铮鸣来做这一版块的代言人,是因为她的数值足够形容目前年轻艺术家的市场行情如过山车般的速度。11月29日的北京荣宝秋拍上,祝铮鸣《空行行》55万落槌,虽然艺术家的最高成交记录依然保持在今年春拍保利那件《赤隐》63.25万元,但按平尺来算,此件不到3平尺的镜心无疑以20万/平尺创下了艺术家单平尺最高价。同样是这件《空行行》,在2012年嘉德春拍上也出现过,彼时在4.5-6.5万的估价区间内流标。从单平尺价格,我们可以很直观的看到,祝铮鸣作品从刚出现在拍卖市场的4万/平尺,到现在的20万/平尺,只用了2年的时间。

  如此快的上涨速度,并非祝铮鸣一个,而是年轻艺术家的普遍现象。但水墨小将们在艺术市场上乘坐的并非直飞火箭,而只是过山车,拐弯下滑的至高点似乎就在隐隐可见的前方。

  80后艺术家郝量是更早被推出的艺术家之一,在经过了10月上海佳士得秋拍创下的625万成交新高后,11月郝量迎来了市场之路的第一次流标,作为保利夜场“水墨SHUIMO”封面的《毒浮屠》在280-380万的估价上流标。被买家“冷处理”的了热门年轻艺术家,除了郝量,还有黄丹。前不久的香港苏富比秋拍,黄丹2014年作品《无题》以47.万港币成交,香港佳士得秋拍《环顾》也以37.5万港币成交,但北京荣宝秋拍封面黄丹,却在估价还算合理的情况下遭遇流拍。

  用art姐夫的话说“年轻艺术家价格飞涨,代价是总要过几次流拍的坎。”大波热钱靠近,还是要祝年轻艺术家们一帆风顺。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秋拍 当代水墨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艾米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评论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新闻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