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要管住那些玩艺术的官员
2015年01月29日 10:01:17       来源:燕赵都市报 

  “有的领导干部楷书没写好,直接奔行草,还敢裱了送人。”“现在有的干部玩过了,飘飘然了,忘记了执政党和老百姓的关系了。”在近日召开的十八届中纪委五次全会的分组讨论会上,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针对当前一些不守规矩的官员,直言不讳进行了批评警告。这些话一经披露就立即走红网络。同时,部分官员利用“艺术”进行权钱交易的腐败现象,也再次成为各大媒体的关注焦点。

  近日,记者调查发现,在检察机关近年来查办的职务犯罪案件中,“艺术官员”贪腐比例呈上升趋势。他们或利用所谓“艺术家”身份沽名钓誉,为自己的仕途积攒“人气”;或通过各类官方和民间的协会搭台,通过“艺术作品”疯狂敛财。这种在“玩艺术”高雅画皮掩盖下的贪名贪利现象,不仅毒害了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健康发展,还严重破坏了党的纪律和规矩。

  玩书画:“艺术作品”变权力代金券

  在近年来查处的贪腐案件中,不少落马贪官都迷恋书画。记者调查梳理发现,“玩书画”贪官大体可分为三类。

  到处题词类。记者发现,“玩书画”官员的书法水平大都一般,有的甚至毫无章法可言。他们的题词之所以能“火”,靠的不是“功力”,而是他们手中的权力。一些官员到处题词,除卖弄自己“亲民”“有文化”外,最现实的好处是可以得到丰厚“润笔”费,可谓名利双收。

  2013年10月,周永康出席大学60周年校庆活动,即兴挥笔给母校题词“厚积薄发,开物成务”八个大字。周落马后,其“亲民”“高雅”之举却成为大众笑谈。

  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被家乡人称为“才子”。他在家乡的乡镇、景区、母校留下了不少题词和励志墨宝,价格不菲的“润笔”费也“理所当然”地飞入其囊中。可悲的是,在媒体报道朱明国被调查后的第二天,有他题词的单位和景区就将其“墨迹”完全铲掉。

  公开买卖类。有资料显示,官员“玩书画”还有另一个秘诀,就是通过兼任书画协会领导,挂上“大家”“大师”的名号,使其“书画作品”价格“合理暴涨”。行贿人或单位就能光明正大把钱送给官员。看似公开公正的一个愿买一个愿卖,背后其实是钱权交易、各谋其利。

  江西省原副省长胡长清自诩为“书法大家”。早在1998年左右,他题字的价格已达3000元至6000元一幅,其中一幅字“润笔”费竟达9万元。在他收受的数百万元贿赂中,不少是打着“润笔”费的名义进行的。

  权力寻租类。官员“玩艺术”之风之所以能快速流行,权力寻租也是主因之一。记者调查发现,一些单位、企业之所以喜欢位高权重官员的“艺术作品”,真实目的是借此来收买权力、获取利益。而某些地方的低级官员设法获得上级领导的“艺术作品”,则是将其当作升官进阶的信号与阶梯,既用来向领导表白其是“政治可靠”的自己人,同时又借此向他人炫耀领导对自己的“赏识”。

  湖南省湘潭市发改委原主任王达武,因违规提拔自己90后女儿而落马。据报道,王达武曾获得一幅领导题写的字画,他拿着字画四处夸耀,声称自己“在上面有关系”。当时,岳阳市不少领导对此深信不疑,认为他是个“人才”。

  玩摄影:天价器材贴权力标签

  不知从何时起,一些官员爱上了摄影艺术。

  记者在采访时了解到,一些官员的高级摄影器材都不是自己掏腰包购买的,大多是靠权力受贿而来。还有一些地方的摄影协会主动拉他们入会,推举他们当会长、副会长,目的是靠这些官员关系筹钱、办事。如此这般“勾肩搭背”后,“摄影家”官员们便粉墨登场,这类“玩摄影”官员大致有两个招数。

  拿别人的钱玩自己的“雅好”。一位摄影界朋友告诉记者,“玩摄影”最主要的是玩器材,摄影器材不仅昂贵,而且更新换代速度快,普通群体“玩”不起。另外,摄影作品还可以在文化审美、业绩宣传等方面给各级官员加分。所以,近年来官员们“玩摄影”成为时髦。

  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书记、副主任秦玉海,除了官员身份,还有一个著名“摄影家”头衔。有资料显示,秦玉海曾任中国摄影家协会理事、河南省摄影家协会名誉主席。有媒体披露,他使用的相机大都价格不菲,其所用相机仅机身就价值近30万元。2011年7月,秦玉海在接受某杂志记者访谈时公开坦承,自己所有的摄影器材全由“他人”提供帮助。

  为附庸风雅宁可出卖权力。有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玩摄影”官员有时会将摄影作品出让,出版明信片、影集、邮票,再由利益相关方出资购买,然后通过收取巨额版权费实现利益输送。而个人到各地办展览,尤其是到国外办展,场地租用费一般需要数十万元,这些则多是由企业赞助的。

  有媒体透露,2007年,秦玉海的摄影作品“真水”系列曾荣获全国摄影界最高奖。2013年4月29日,秦玉海在法国巴黎举办《真水》系列摄影作品展,其作品还被悬挂在北京、上海、南京等多地的地铁站内。据摄影界业内人士评估,秦玉海的摄影作品多属于“附庸风雅”的摆拍,艺术价值并不高。

  玩影视:“艺术官员”唱名利大戏

  记者调查还发现,一个时期内,一些地方和单位的官员热衷于“玩影视”。此种“艺术官员”有两个类型。

  名利通吃型。“拍一部电影、电视剧,少则几百万元,多则几千万元。”有业内人士向记者爆料。他们坦言,不管搞晚会还是拍电影电视,只要让当地一些官员挂个名,列为主创人员,这些官员就会顺理成章地拿到所谓的“稿酬”。而这些自诩为“影视艺术家”的官员,既抬高了明星的片酬,也抬高了自己的酬金,达到了名利通吃目的。

  中国科协原党组书记、副主席申维辰在山西省任职时,曾策划推动了《乔家大院》《八路军》《吕梁英雄传》等热播电视剧以及舞剧《立秋》《一把酸枣》等作品制作。据报道,在以上作品创作期间,申维辰“三顾茅庐”,高酬请来国内顶尖创作表演人才。就此,申维辰“艺术官员”形象跃然纸上,赚足了各方领导的赞誉,官道也一路坦途。

  前山东省委常委、济南市委书记王敏最“耀眼”的政绩,就是他担任了2008年制作播出的电视连续剧《闯关东》总策划。不仅如此,王敏还为该剧的主题曲《家园》作了词。后来,《闯关东》在央视播出时,出现高收视率。王敏也因此受到上级部门的表彰和奖励,这也成为其擢升的资本。

  自吹自擂型。还有一些“艺术官员”充分利用媒体功能,竭力将自己包装成“明星官员”,以达到本人不可告人的目的。安徽省灵璧县公安局原局长王建华在大肆出卖警察职位、索贿受贿的同时,非常会“演戏”。王建华出钱找某知名作家写了一部《限期破案》电视连续剧,全面渲染其个人功绩。

  立规矩:用制度笼子管住“艺术官员”

  针对以上官员以“玩艺术”为幌子,大肆进行权钱交易的腐败现象,有专家分析,领导干部泼墨挥毫、雅好书画,能够涵养底蕴、陶冶情操、启迪心灵,但如果以权力为资本,定要在文艺界博得某些头衔,以艺术之名行“雅贿”之实,则既污染了艺术,又败坏了官德,更埋下了腐败的风险。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主任李成言教授认为,“官员喜欢艺术是好事,但不可以进行利益交换。为官与搞艺术,应各行其道,让权力归权力,让艺术归艺术。”

  李成言说,早在2008年,《国务院工作规则》中就明确,“国务院领导不为部门和地方的会议活动等发贺信、贺电,不题词”。2012年12月,中央出台的八项规定第七条规定:“除中央统一安排外,个人不公开出版著作、讲话单行本,不发贺信、贺电,不题词、题字。”此外,有些省市目前也出台相关规定,既然有规定,各级领导就要带头执行,不能坏了“规矩”。

  他建议,要杜绝官员利用“艺术”进行腐败现象,就要把官员“玩艺术”行为装进制度的笼子里。一方面在社会上加强有关文化艺术方面的法治宣传教育,提高干部群众的文艺鉴赏水平,凝聚先进文化正能量,对不良“官文化”现象进行坚决抵制;另一方面要进一步建立与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一是以法律的形式限制官员不得兼任社会团体领导,否则追究刑事责任;二是依法严禁在职官员作品进行拍卖、交易,违者将其视同收受贿赂犯罪追究责任。“要从法律和制度上让"艺术官员"耐得住寂寞,管得住爱好。”李成言说。


相关链接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艺术 书画 摄影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评论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新闻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