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艺术批评为何“失语”?
2015年02月12日 13:02:13    作者:裴刚   来源:雅昌艺术网

  在“八五美术新潮”30周年之际,也是中国当代艺术和当代艺术批评转型期的又一个重要时段,关于当代艺术和当代艺术批评的反思多见于近些年评论文章和研讨会。恰逢其时,近期由北岳文艺出版社主办推出的《中国当代艺术批评文库》出版,汇集了中国当代艺术批评界最具代表性和影响力的二十位批评家的学术成果,他们是陈默、顾丞峰、高岭、冀少峰、刘淳、鲁虹、吕澎、李晓峰、马钦忠、彭德、孙振华、王端廷、吴鸿、吴亮、王林、俞可、殷双喜、杨小彦、朱其、邹跃进。他们以文字的方式,全方位记录和呈现了1990年代以来中国当代艺术的重大事件和重要人物,同时见证了着中国当代艺术批评近三十年的发展历程,具有珍贵的文献和史料价值。雅昌艺术网在对参与文选的批评家作者的采访中了解到在二十五年前,江苏美术出版社总编索菲就编辑出版过一套同类书籍,作者侧重中青年。十几年前,湖南美术出版社李路明、邹建平、张卫编辑出版过一套图文结合的批评丛书;后来,人民美术出版社总编程大利也主编过一套,侧重老批评家。今年是“八五美术新潮”30周年,30年来当代艺术与当代艺术批评共生发展,两者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这个时间点艺术批评文库的出版不仅为当代艺术的发展提供了珍贵的文献梳理,同时提供了对当代艺术批评现状的反思。这部集二十位艺术批评家文选的文库出版也回应了近几年关于中国当代艺术批评现状的诸多质疑。

  进入21世纪以来,资本与互联网对当代艺术批评的影响巨大。诚如北岳文艺出版社社长、总编辑续小强所说:“正是艺术批评家们不同乃至截然相反的思想交锋,才使当代艺术批评变的鲜活而有意义起来。另一方面,当代艺术正在发生或将要出现许多新的征候和变化,比如当代艺术市场的日趋活跃以及艺术与资本的联姻对艺术纯洁性的挑战,再比如当代艺术是秉承新传统还是将迎来一个新的历史拐点。如此种种,恐怕是任何一个艺术批评家都无法回避的。”一方面,资本的力量在推动正在成长中的中国艺术市场,艺术批评无法置身于世外,只能参与其中,那么与中国当代艺术共生的艺术批评自然与艺术市场发生关联。另一方面,进入自媒体时代的互联网使发表个人意见大开放便之门,各种意见领袖和“大V”发表的批评声音通常基本立场都非常鲜明,但往往喜欢追求耸人听闻的效果,在学术上显得急功近利,与建立在系统的艺术史观及其艺术理论为基础的艺术批评的学术活动产生不同的向度。而碎片化的貌似海量的信息令人们拥有了前所未有的知识储备,其实真正有价值的艺术批评成果也同时淹没和阻隔在这片信息之海中,造成信息的不对称。这种貌似热烈的氛围下却是缺乏交集,缺乏共识的状态,对转型期的艺术批评建树却是没有太大价值的。对艺术批评是否仍然对中国当代艺术起作用?或者对“艺术批评失语”的诟病也是在这个背景下产生的。对此,批评家们也做出了积极的回应和反思,如批评家彭德在一篇名为《美术批评谁失语?》中讲道:“所谓批评失语,是说揭露时弊又能引起轰动的文章很少了甚至没有了吗?没有引起轰动的文章,是受众心智成熟的表现,批评转型的征兆,值得庆幸而不是相反。”

  在中国当代艺术批评处于转型时期的节点,关于艺术批评的学科建设,艺术批评的方法和方向,艺术批评与艺术市场的关系,批评家与市场的关系,如上种种与中国当代艺术发展密不可分的问题摆在关心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有识之士面前。雅昌艺术网希望从人们关心的问题出发抛砖引玉引发有益的探讨。

  当代艺术批评“失语”的原因

  艺术品进入市场后作为特殊的商品同样面对具备品牌效应和受众认知度的价值认知的问题。批评与市场的关系如同商品价值的品鉴关系,具备了作为商品推广营销的部分作用。批评家鲁虹在《关于批评与市场》一文中谈到艺术批评与市场的问题时,曾提出:“不管我们愿否承认,就整体而言,艺术批评在国内刚刚兴起的艺术市场中,并没有发挥有效的指导作用,因此,标准与价格的混乱便成了国内艺术市场面临的重大问题。”

  “我绝不否认国内艺术市场及许多艺术商人的不成熟是造成以上问题的重要原因,但我坚持认为,这一点并不能掩饰当代中国艺术批评自身存在的严重不足。恕我直言,正是这种不足,才使得当代中国艺术批评始终未能建立起自己的职业权威。恰如黄专在《谁来赞助历史》对话录中指出的,它主要反映在如下两个方面:第一,喜好对艺术作品作漫无边际的精神解释,以致把艺术之外的某些知识价值不适当地扯入艺术领域;第二,出于私人友情的需要,毫无原则地对某些作品作令人肉麻的吹捧。”

  “如果稍作分析,我们便会发现,由于以上两种批评模式分别是对外在于艺术的学科标准与私人友情负责,所以,从实质上看,它们对本学科是不负责任的——或说不很负责任。既然如此,相当多的艺术商人在进行艺术买卖时,无视批评家的存在,就不是没有一点道理的了。”

  “诚然,这些艺术商人也需要批评,可那仅仅是为了推销手中的商品而已。对于他们来说,批评就等于商品广告,能引起人们对具体作品的注意,他们就心满意足了。”

  “这显然是十足的偏见。看来,欲扭转它,很重要的是要寻找某种可以替代的批评模式,否则,艺术批评就无法适应艺术市场的运转机制,进一步沦为末流艺术商人手中的玩物。”

  批评家对低稿酬制度下的艺术批评出现有批评家为了混稿费,文章越写越长,摧毁了一字千金,字字珠玑的批评传统。艺术家彭德在谈起当代艺术批评的困扰时,认为在市场环境下批评的价值被远远的低估,直言不讳的说:“批评的最大困扰是差钱。比如出版社差钱,以至我们的丛书统统没图。视觉艺术批评没图,如同活人瘸了一条腿。出版社如果附图,页码和售价都会翻倍,差钱的读者不会买。批评家都差钱出文集。我曾对人说,毛泽东一生在打仗开会,出版了五本选集;彭德一生在写作,至少能出版十本选集,可是从政府到民间无人赞助。艺术批评的困扰还在于批评文章和批评家经常被人管。秀才造反,一万年不成,哎,有人却总是想管,就像贪官见钱手痒。”

  在批评家殷双喜的文选中收录了一篇《批评家与市场》,其中表示由于国内尚未形成直率批评、坦诚讨论的批评风气,一些稍有名气的艺术家很有脾气,一触即跳,批评其作品缺点即认为是“人身攻击”,甚至可能法庭相见。

  对于并非孤立存在的艺术批评,批评家高岭从当代艺术整体环境以及现实境遇反思当代艺术的困扰时讲道:“进一步追问,是谁造成了存在着的艺术批评的缺席和失语?仅仅是艺术批评家自己被市场、资本和人情所左右而丧失了自己吗?始终客观存在并发挥着作用的艺术批评仅仅是因为其承担者批评家的主观原因而缺席或失语吗?难道艺术完整链条中的包括艺术家在内的其他环节因素与此现象的存在毫无干系?最近发生在某位青年艺术批评家和某位所谓“行为艺术家”之间广为人知的争斗和纠纷,不正反映出客观、公正和尖锐但却真诚的艺术批评在今天所面临的处境和挑战吗?一方面,人们煞有介事地呼吁负责任的艺术批评,另一方面,人们却容不得针对每个具体的人的批评,哪怕这批评是建设性的。这种对艺术批评横加指责甚至恐吓威胁的行径其实并不少,只是暴露出来和公开化的鲜少罢了。试问,有多少组织、机构和个人,对艺术批评采取开放、包容、支持和尊敬的态度,而不是视其为一种不得已的点缀?人们在抱怨艺术批评缺席的同时,自己是否就是这种缺席的制造者、怂恿者和纵容者呢?”批评家们对艺术批评现状的不满和反思,之所以艺术批评一直会成为风口浪尖,也说明艺术批评在当代艺术中的重要性。

  缺乏共识的艺术批评界

  艺术批评面对批评与创作实践之间的关系和人情问题时,批评家殷双喜回忆说:“在我的印象里从88年底参加全国美术理论教学会在杭州的时候,甚至在黄山会议的时候,批评家和艺术家都几乎动手打起来,大家对批评的看法和要求、认识很不一样,在某种意义上批评虽然没有像艺术史、艺术理论那样自成学科,他跟艺术的关系没有批评这么密切,但是批评自身也有他的独立性。”在艺术批评家和艺术家之间的隔阂甚至冲突之外,批评界同样存在不对称的学术交流和无法达成共识的学术环境,彭德在《画家为何轻视批评家?》一文中直言:“批评界的内斗削弱了自身。进入学术的前沿地带,批评界的老同事老朋友也很难形成共识,价值判断往往不一致甚至南辕北辙,容易发生冲突,让外界产生一盘散沙的印象。”

  对于这样的现状批评家群体有共同的体验,也有对艺术批评所处环境的看法,批评家高岭说:“艺术批评的良好环境或者说在场,既需要有志思想洞察和学术切入的艺术批评家的坚守,也需要包括艺术家在内的艺术整体链条各个环节要素相关组织机构和个人的包容、理解、倾听和支持,当然,也更需要来自艺术资本所组成的第三方公益基金的物质扶持。”

  “艺术批评与其上端的艺术家和作品以及其下端的艺术媒体、艺术展示、艺术经纪、艺术拍卖和艺术收藏等等,都是当代社会艺术整体链条中缺一不可的环节要素,无视艺术批评的存在和价值作用,从历史和逻辑的角度上说,就等于无视历史和事实,就等于自掘整个艺术链条的坟墓。因为没有历史(即上述批评的历史)的作品即普通商品,可以获取交换价值,但却与符号价值、象征价值和精神价值无关。”

  艺术批评未来的可能

  自2006年以后,中国当代艺术的市场环境和文化环境都进入一个新的时期。双年展、艺术博览会、各级美术馆等机制的逐渐成熟,有的批评家或者做策展的工作,或者做艺术品经纪人,而远离“无边的吹捧”和“无边的漫骂”。依然在坚守艺术批评工作的批评家们面临的是中国当代艺术批评独立、系统的理论学科建设。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当代艺术 批评 失语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裴刚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评论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新闻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