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镀金和文化新殖民主义——商业权谋下的威尼斯参展
2015年04月08日 15:04:44    作者: 闻松   来源:东方早报艺术评论

  自从1993年中国当代艺术家首次参加威尼斯双年展以后,像这类国际性大展越来越受到国内艺术家的青睐。然而,不同于早期较为纯粹的学术交流,随着近年来艺术品市场行情见涨,参展带来的功利性诉求成为最主要的目的,几乎艺术家随后的商业卖价都会飙升。因此,哪怕是参加平行展即外围展的艺术家,也把威尼斯展的履历作为国内艺术市场操作的一块金字招牌。无疑,有了国外参展即西方确认的经历,意味着经过了出口转内销的过程,更加有利于后期的商业操作,这是国人纷纷挖空心思参与威尼斯展的最显而易见的动机。

  在2013年第55届威尼斯双年展上,意大利策展人桑德罗•奥兰迪接手了肯尼亚馆的策展人,把八位中国艺术家的七件作品以肯尼亚馆的名义参展。其中像“吊唐僧”等状如杂耍的行为作品及一些易被市场操作的架上绘画,则遭受业内人士的强烈批评。装神弄鬼的“吊唐僧”实际上是东方玄学的杂耍思路,而吕鹏、俸正杰、范勃等人的架上绘画则是中国国内市场重点操作的准市场行货。而这种借鸡下蛋式的参展方式比众多中国平行展群集威尼斯更引起了极大争议。

  如果说两年前的搭肯尼亚馆的顺风车参展还仅是偶然个案的话,而两年之后的第56届威尼斯双年展,意大利人葆拉·波波尼以秦风、史金淞、李占洋、蓝正辉、李纲等几乎均为中国艺术家的参展阵容再次充斥肯尼亚国家馆,则被受到广泛指责,并在国际范围内也引起了较大争议。

  借鸡生蛋式的威尼斯参展经历对于参展艺术家而言其实并非仅止于光鲜,而是一场赤裸裸的“中国式镀金”之旅。从文化意义上看,固然是全球化文化的扩展力所导致,但是对已处于相对富裕的中国来说,非洲国家如贫困而落后的肯尼亚可能是全球少有的以农耕文明为最主的原生态文化,这种原生态文化之于日趋全球化的中国当代艺术来说是更次一等的亚文化。我们无法得知意大利策展人怎么找上中国艺术家来替代参展的,对其中可能存在的交易也不甚了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绝不是葆拉·波波尼所说的中国式代展是“在一个艺术展上探讨来自世界另一端的艺术会对肯尼亚有好处,更能创造它的自身特色”,或者如她宣称那样“艺术不应受地理位置约束”。因为,威尼斯双年展上的肯尼亚馆充斥了中国艺术品,却与肯尼亚人几乎没有一丝关系,甚至处于遥远非洲的肯尼亚人连看到此展的机会也没有。确切地讲,这种不对称的“探讨和交流”是对肯尼亚馆的资源借用和肯尼亚艺术家参展权的践踏。

  众所周知,正是由于肯尼亚政府付不起高昂的参展费用,才会使得葆拉·波波尼这样的西方人成为肯尼亚国家馆组委会的专员。以文化上的强势和经济上的买断来替代肯尼亚本土文化的参展权,事实上是对以肯尼亚艺术为代表的亚文化的越俎代庖,甚至是一种资源掠夺和文化剥削。它至少剥夺了肯尼亚人的参展权和文化交流权,用一种与肯尼亚毫不相关的艺术形态替换了非洲的本土文化的呈现。从更深层次上看,不啻于是对肯尼亚这种亚文化的一种新殖民主义行径。剥夺了肯尼亚人参与的艺术大展还有什么资格说是“全世界的未来(本届双年展的国际主题)”呢?这就难怪肯尼亚内罗毕的艺术家汇集与驻留项目Kuona Trust的负责人西尔维娅·吉奇亚感觉到无比心痛。她质问道“中国人跟肯尼亚视觉艺术有何相干?”

  没有人理会吉奇亚的质问,甚至没有人顾得上去关注其他人。汹涌的市场卖价让众多国人急红了眼,以至于到处抢占资源,创造市场操作的可能亮点。大家都知道,在如今的世界里,是资本和稀缺资源而不是文化才称得上是所向披靡的硬通货。全球化资本的流通,到处蔓延的中国产品已无法被忽略,艺术品也毫无例外。还有,就连西方人也无法理解中国人强大而无孔不入的公关能力。据报道,这届弹丸小国圣马力诺国家馆的策展人为意大利人桑弗,而他同样选择了以行活匠人李磊为代表的7位中国艺人作品入主圣马力诺馆参展。

  如果说一百多年前的中国遭受西方国家的侵略和文化殖民一样,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使得虚弱的中国根本没有资格和西方列强叫板,被殖民几乎是不得不接受的结果。在如今全球化的浪潮中,比非洲一些国家先富起来的中国人似乎有了凌驾于弱者之上的资本。而竞争依旧无所不在,明里暗里奉行着达尔文主义也在所难免,只不过殖民者换成了意大利人及与其合谋的中国人,而文化新殖民主义的方式也不再是坚船利炮,而是全球化的口号和资本化的力量。我们不能说以西方文化为主导的现代性文明没有合理性,事实上现代性文明某种意义上也拯救过世界上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但是全球化文化席卷之下,几乎绝大多数国家的本土文化或原生态文化几无完卵,特别是处于弱势地位的亚非拉国家的原生态文化,均受到较大程度的摧毁,已是不争的事实。布尔迪厄曾说过,“那种自身逻辑趋于将文化生产和传播屈从于短期盈利规律的经济力量,在所谓自由化的政策里找到巨大的支撑。那些在经济和文化上具有统治性的强国,旨在以‘全球化’的幌子,将这些政策强加于世界。”毫无疑问,借鸡生蛋的威尼斯双年展参展是对肯尼亚这样亚文化生态的赤裸裸的资源侵占和李代桃僵。文化新殖民主义打着文化的旗号却行着全球资本化操作的勾当。无论如何温情和乔装打扮,都无法遮掩其中暗藏的商业构谋。

  这次威尼斯双年展上的“中国式镀金”参展本质上是一种艺术市场的品牌谋略之旅,与文化交流和艺术支援毫无关联,几乎是八竿子打不着边。这也根本不是有关人员宣称的“公益项目赞助”。很简单,若真是公益赞助为什么不直接赞助经费让肯尼亚艺术家参展及扶持原生态文化呢?那样更符合文化多元化的态势。实际上,这是显而易见的文化僭越和对落后国家艺术资源的侵占,与多元性文化毫无关系。它昭示的是强势文化的力量而无视弱势文化的诉求,占用的是贫困国家的文化资源而不是对其当下艺术的公益赞助。还是久居中国深谙门道的上海Arthub Asia的意大利人乐大豆说得坦白:“威尼斯参展许可对于中国国内藏家有着巨大的商业价值,成了中国很多机构在境内给其艺术家定位的某种品牌”。因此,为了着眼国内的市场操作,许多中国人甚至花钱去参展,实际上这是他们市场营销的一部分。一言以蔽之,威尼斯参展这个闪亮的标签是国内艺术家的产品能拍上高价的商业保证。君不见前些年参加威尼斯双年展的艺术家们几乎都成为国内拍场的抢手货了吗?远的如方力钧、王广义、张晓刚等千万级艺人,近年的像被偶然选中的艺术家原弓、丁乙、蔡志松等人拍价在市场的炒作下都逐年看涨,可以说明国内拍卖市场是多么地渴求像威尼斯双年展这种国际性大展的靓丽标签和品牌支撑。布尔迪厄认为“市场的力量是一种更加隐蔽和阴险的力量”,它甚至主导着当代艺术的形态和走向。更为疯狂的是,这种状况滋生出国内艺人纷纷谋求威尼斯亮相的怪现象。到后来,哪怕是与威尼斯双年展主题展毫不相干的自费平行展都被蜂拥而至的中国艺人热捧。这是为什么2013年竟然有几百个中国艺术家都争先恐后参加威尼斯平行展,然后回国堂而皇之地宣称是入选了第55届威尼斯双年展。甚至去威尼斯观展旅游期间顺便做一个作品也算是有了参展经历。

  地球人已无法阻挡得了国人急迫的国际性大展参展情结。更准确地讲,是需要参展的履历证明以用于商业操作。这种参展背后所追求的价值观其实与文化诉求、精神呈现及原办国毫无关系。实际上,这彰显了中国艺术市场的需求与价值体现。而中国艺术市场也因跨国资本的介入而成为世界市场的一部分。

  作者:闻松,沙龙艺术网签约专栏作家,中国美术学院博士,艺术家、评论人。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镀金 商业 威尼斯参展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闻松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评论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新闻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