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死亡
2015年04月30日 17:04:33    作者:臧红花   来源:东方艺术大家

2009年1月1日 北京墙美术馆 “穿越死亡”——纪念大同大张 WR小组回顾展

  2009年元月一日,位于原中央工艺美院院内的北京“墙美术馆”正举办一场展览,主题为“穿越死亡”。九年前的这一天,千禧年的钟声刚刚敲过,艺术家大同大张于山西大同的家中自缢身亡。

  此次展览是WR小组为纪念大同大张所举办的回顾展。WR小组成立于上个世纪80年代,由五位艺术家组成,是当时山西大同唯一的现代艺术团体,“WR”是汉语拼音“五人”的缩写,1987年由大同大张发起,艺术家朱雁光、任小颖、张志强、姚林是这个小组的成员。

  步入墙美术馆的前厅,正中央位置摆放着由一排白色花圈搭建而成的大型装置作品。黑色的油毡纸筒从白色花圈中心穿插而过,似一个通向死亡的幽深隧道,这是大同大张生前未曾实施的装置作品“穿越死亡”。根据大同大张留下的装置草图,WR小组成员朱雁光带领他的学生们花费一个星期将它制作完成,他希望在大同大张的祭日这天能以此作品献祭这位现代艺术的殉道者,他的挚友和兄长。

  “穿越死亡”装置的后身,是一面绿色的展墙,展墙中央悬挂着一张巨幅海报,海报里的形象是根据1998年大同大张邮寄给艺术家朋友们的肖像作品“我看见了死亡”设计而成的木刻版画。画面中,大同大张伸出手臂,一只充满力量的大手直指前方,瞳孔深邃,目光如炬,张开的口若黑洞般,四周挂满白沫。比肩长发,坚毅的目光和刀刻般的脸庞,不禁让人联想起切·格瓦拉。

  朱雁光回忆:“那时(80年代)死亡与自杀已经是WR小组的日常话题。”自此,死神的符咒便与WR小组形影不离。1986年大同大张正式展出的第一组油画作品题目就是《火葬场》。1989年春,小组成员张志强在初为人父之夜,与好友酒后煤气中毒身亡。大同大张的遗嘱中有这样一句话:“1992年我就说了‘四十五岁是我的忌日’,我只不过是信守诺言。”在他的作品和笔记当中,大同大张毫不掩饰对于死亡的迷恋,这是一个向死而生的智者。“穿越死亡”践行着大同大张的诺言,预示着他一步步走向死亡的宿命。

  展墙两侧是批评家温普林为大同大张撰写的祭文“祭大同大张”。文中写道:

  大同大张,讳盛泉,二零零零年元月一日自杀辞世,得年四十有五。

  壮哉!大同大张,来时无影,去日无踪。常人恋生之有涯,智者穷思之无极,感叹生之无奈,但求死之自明。

  美哉!大同大张,身长九尺,目光如炬,怒发为冠,公山羊披着绿色狼皮,黑乌鸦掠过尘世夜空。疑似丐帮帮主,却为洁癖缠身,雪域僧众惊为天人,仙人脑后自有反骨。

  奇哉!大同大张,二十余载蜗居“垃圾宫殿”,犹若尘封百年之古墓,看似画地为牢,实则天马行空,金发狮王,困兽犹斗。自觉,自悟,自醒,天才之路独行。

  ……

  展场前厅犹如一个祭台,神圣且庄严,大家驻足静默,敬献鲜花。大同大张的弟弟张小泉一家也特意从山西大同赶来参加这个纪念活动。张小泉是位传统知识分子,在大同某报社任社长。哥哥的离去,让他多年无法释怀。在大同大张的火葬证明书内页,张小泉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

  孤独的你

  右脚在旧世纪

  左脚在新世纪

  身后星光闪烁

  前面朝霞满天

  天国接纳了一个叛逆的艺术思想者

  ——弟小泉敬题

  2000年一月十三日

  2007年

  大同之行

  2007年,我协助温普林先生策划了展览“七宗罪——89大展上的七个行为艺术”,在翻阅89年的历史档案时,大同大张及WR小组的资料第一次呈现在我面前,印象尤为深刻。1989年,WR小组一行三人,从山西大同出发,他们来到中国艺术的最高殿堂中国美术馆,登堂入室并成功实施了行为艺术“吊丧”,挑战了当时的艺术体制和学术权威,这三人便是大同大张、朱雁光和任小颖,这些早期自由艺术家的行为深深打动了我。关于大同大张,温普林在“祭大同大张”一文中有过这样的评价:斯人已去,精神未朽,多有思想行为辐射于世,流布至今。

  2007年深秋,在WR小组成员朱雁光、任小颖的陪同下,我随温普林先生前往山西大同,启动对艺术家大同大张的研究。其弟张小泉先生与我们见了面,时隔多年,大同大张的话题仍会让张小泉隐隐作痛。大同大张走后,这个家族很长一段时间难有欢颜。长期以来,他都尽可能回避这个话题。难以想象,在那样一个小城市里,当怪人、艺术狂人、病人和自杀种种标签贴在了大同大张身上的时候,对于仍然生活在世俗社会的亲人来说,是多么沉重的精神负担。从小泉那里,我们进一步了解到这位艺术家的生平,也感受到张小泉对哥哥深沉的爱和兄弟间的手足之情。

  大同大张的生活状态在张小泉撰写的回忆文章“孤独的声音”中有着详尽的描述:他的居住环境十分恶劣。屋里墙上和门板都画的是画或是题的格言,没有像样的家具,两张旧桌子,一张堆满了书和杂志的铁床,还有每天坐的已有十几年的破椅子,仅此而已。此外,就是到处堆积的画、破杂物以及生活垃圾,多年也没有打扫过,尘土满积,蛛网遍布,过着比苦行僧还苦的生活。他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日夜苦思冥想,探讨哲学,追问生命,实践艺术,在纯粹形而上的世界里痛苦的、自由的、无边无际地驰骋……

  事实上,当时的大同大张有着一份令平常人十分羡慕的工作,他是建设银行的一名职员,且负责建设项目的精算估值,据说是很有油水的岗位。但他物欲极低,在生活上对自己几近苛刻,待朋友却从不吝惜资助。对于大同大张来说,他只在乎自己精神的存在。最终,他认为艺术应该止于思考。祭文中,温普林写道:边缘狂想,独步今古,浩浩荡荡,无涯无边,俯仰宇宙红尘,“誓与真理决斗”,占据精神空间,哪管它结局是荒诞、是毁灭、是黑洞!

  2008年

  筹备展览“穿越死亡”

  2008年,在北京墙美术馆创始人李国昌、苏晏夫妇的鼎力支持下,我们决定举办展览“穿越死亡”。秋天,我们再次前往大同,将大同大张的遗物及作品、艺术方案、图片和手稿等整理归档。其间,艺术批评家高名潞先生也曾带领助手们前往山西大同,对大同大张进行学术上的梳理和研究。山西之行后,我协助温普林先生将大同大张的档案进行了分类整理和深入研究,并访谈了与大同大张有过交往的许多当事人和艺术家朋友,温普林耗时半年编著了《大同大张》一书。后记中,温普林写道:大同大张不仅在昨天永生了,像他的画一样,他的生命也会“从过去到现在,从现在到未来。”我明白了他为何要放弃生命,因为他已无法继续忍受活在今天的尴尬。我无法代表他说话,因为他说过的许多话也许明天仍然不能直言。他是智者,他预设的游戏仍有许多迷点,他清楚我们今天以他的名义所做的一切。

  2009年1月1日

  “穿越死亡”展览现场

  “穿越死亡”展览在艺术界引发了一场不小的震动。开幕当天,在京的艺术家们纷纷聚集到墙美术馆。温普林说:“大同大张把自己的生命定格在那一瞬间,他永远也不会走到自己的反面了。”

  大同大张离去之后,WR小组另外两名成员朱雁光和任小颖仍然坚持着他们做艺术的初衷。展厅两侧的墙面上分别是朱雁光和任小颖的作品。自89年美术馆“吊丧”后,作为艺术教师的朱雁光带领他的学生们成立了“丧小组”,在艺术已经普遍商业化的时代,重启“吊丧”计划,并始终追问这个时代“喜从何来?”任小颖留在了山西某高校任教,多年来他执拗地画着不吉祥物猫头鹰,困兽犹斗,不断试图冲破精神的困境。

  展厅中间一条纵向延伸的长方形区域,由绿色展墙间隔开来,按照时间线索展示了大同大张的生平介绍、艺术方案及行为作品图片。顺着这个区域来到展厅的尽头,三面半围合的展墙上悬挂的是大同大张的架上绘画作品。最里面是黑色丝绒幕帘隔出的一个文献陈列室,玻璃展柜里展示了大同大张的手稿和艺术草图,墙上则是他的“邮寄艺术”作品。大量珍贵的史料、实物和作品的呈现,增加了展览的可阅读性。

  批评家栗宪庭先生也赶到展览现场,他走到大同大张的图片作品“我看见了死亡”面前,泪水夺眶而出。另一张历史资料图片是2000年4月,大同大张走后三个月,栗宪庭和艺术家宋永平等人前往山西凭吊大同大张时拍摄的,图片上有凭吊者的签名和当时栗宪庭写下的祭语:

  盛泉大张:

  我们与您同在!您的精神永存!您的艺术永存!

  观者们对大同大张或扼腕或惊叹,对WR小组充满敬意。曾在89大展做过作品“充气主义”的李娃克身穿白色褂子,手执印有“不准掉头”标志的白色布幡,为大同大张扬幡招魂。温普林在记录影片《七宗罪》结尾时曾说:“历史已然褪色,但记忆依旧坚挺!‘禁止掉头’的标志已经成为中国现代艺术自由精神的永久象征!”

  傍晚,研讨会上,批评家尹吉男先生感慨:“这个展览太及时了!”显然,他的话是有所指的。自1979年的星星画会至2009年,中国当代艺术已经走过三十年的历程。回望这三十年,当代艺术的商业神话泡沫消散之后,究竟又有多少值得记忆的精神标高呢?

  温普林在大同大张祭文结尾中写道:

  呜呼!大同大张,生即为英,死亦为雄,三十年思想解放,无大同大张,当无中国现代艺术之精神标高。百年以降,文运凋敝,天不生君,自由中国之知识分子楷模何从?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大同大张 展览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臧红花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评论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新闻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