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库斯•吕佩尔茨:我们必须弄清“艺术不是什么?”
2015年06月26日 16:06:29       来源:东方艺术·大家

  “绘画、雕塑、诗歌、爵士乐,无所不通;他喜爱汽车、拳击、时装和美食,追求奢华的生活与完美的外表;他狂放、执着、敢言、自视为天才艺术家……”这些来自外界的评论,形象地将马库斯的影子立在人们心里。但了解越多,你会发现它们正如一件外套,并不是背后的真人。

  事实上,他骨子里恰恰是最原始的德国风格:严肃与传统。这种风格,无时不刻地流露着,像一道无法隐藏的真实身份。“纯正”是他一生在追求的东西,要想获得它,我们必须先弄清:

  艺术,它不是什么?

  艺术家并不是革命者

  德国绘画作品,有着与生俱来的压抑: 题材灰暗,色彩暗淡。这与国家的发展历程有着密切的联系:它不仅同别国一样。经历了王室贵族、宗教等专制阶层掌权时期;即使在现代,仍是一个充满精神创伤的国度。

  二十世纪初,表现主义在德国流行起来,艺术家们开始强调将主观情感融入绘画。在一战以后,越来越多的作品出现了政治的元素,但这种局面并没有维持很久。在1933年纳粹上台后,希特勒全面禁止这种反对统治阶层、描绘社会阴暗面的作品,称它们为“颓废的艺术”;并下令取消他们的一切公开展览。政府甚至制定法规,命令所有境内的艺术家登记入会。立场“正确”的艺术家们被授予资格,不合格的异己分子则遭到了放逐和迫害。这种完全被政治操控的举动,竟然意外创下了欧洲最大规模的艺术团体。

  他们被迫为统治集团服务。在一个约两万人组成、却没有创作自由的艺术组织里,充斥着愤怒和反抗的无力。这样的精神高压,直到二战德国失败,得到了一些纾解。

  战败转而带来新的精神困惑:国家影响力和荣誉地位的丧失,让民众产生了巨大的失落。随后,无论是东西德的分裂还是日后的再统一,都给中间生存在两种制度下的艺术家们,制造了复杂的断层……可以说,和其他国家相比,德国的艺术与政治有着更多纠葛。

《黑夜的声音III》59.5x49.5cm 布面油画 2008

  马库斯极力主张将艺术与政治分离,他曾明确表示“我不愿成为斗士”。在他看来,自由是一个艺术家最重要的东西,是欧洲在经过文艺复兴以来数百年的争取才获得的。这种自由将艺术家从专制阶层的要求与意志中解放,恢复了一个“匠人”创作的权利。而政治在任何时候都代表强权,要实现艺术的自由,就必须与这个危险的怪物保持距离。

  观点的根本,在于坚守创作的纯粹性与独立性;只有将它和强大的外力相隔,艺术家们的灵感才能以原貌出现并体现它真正的价值。在马库斯的另一句话中,恰恰解释了这个观念的来源。他说,“上帝创造了世界,在派天使来到人间之前就派出了画家,让他们展示这个世界”。这里的“展示”绝非被政治圈限的模样;对此,他保持着最大的清醒。

  艺术机构不贩卖“前程”

  这位终身与艺术为伍的老人,还有另一重身份:教育工作者。无论从人生经历还是艺术态度上,杜塞尔多夫学院都是他生命浓墨重彩的一笔。马库斯青年时期曾就读于这所艺术学院,中年回校任教;并在漫长的26年里担任院长。可以说,这是他艺术抱负的一块自留地。他充分地行使着院长权力,坚守两条准则:第一,远离政治;第二,拒绝高校化。“学院的任务,是教会这些学徒如何欣赏艺术品,如何进行创作--让他们具备成为艺术家的能力。而不是操心学生的命运和未来的成功”。这种将所有关注放在艺术本身的做法,与他避免和政治瓜葛的初衷是一样的,即保持艺术的纯粹性。

  “民主意味着管理,但如果对艺术进行管理,它就会死掉”。艺术有自己的一个系统,就像下棋有自己的国王一样。他坚持认为,不应该参与高校改革,而欧洲画界传承的“学徒制”才是正途。这种学习方式自文艺复兴以来,培养出无数杰出的画家,无疑是最适合艺术萌发的土壤。26年间,他所抵抗的外部压力可想而知;但在他离职后,学院还是不可避免地卷入了改革的潮流。马库斯在形容这个结局时,用了这样一句话:就像心中的奥林匹亚山倒塌了。

  当代艺术不是娱乐

  作为艺术家,他曾创作过一系列向大师致敬的作品, 强调绘画永远是画布和画笔的关系,也曾像小孩一样坚持作品应该被装裱在画框中……这背后,都流露出对“传统”的认同。但当媒体肆意膨胀,艺术缓缓走下高堂时:它变得很瞬间,很有趣,演变出娱乐的属性并在世界各地流行。

  这对“老派的”马库斯是难以接受的:“先锋艺术好像把自己独立成一种艺术门类,于是在全世界广泛出现半瓶子醋的艺术家;仅仅凭一些观念和奇思妙想主导着现代艺术,这让艺术大大地退步。”当现代艺术成为为游客提供愉悦的东西时,一些真正具有价值的作品被埋藏了。他将这种肤浅的艺术比喻为餐馆播放的音乐,一旦中断会让人们难以忍受。尽管无奈,他仍抱着一线憧憬,“只要人们挺过这个时期,艺术和画家还会重新被人们重视”。

  

《仿马雷斯——燃烧的灌木丛》100x81cm 布面油画 2002

  马库斯作品赏析

  尼采曾在《悲剧的诞生》中,将艺术分为两类:阿波罗式的艺术是理智、秩序、文雅的艺术;狄俄尼索斯式的艺术是恶毒、混乱和疯狂的艺术。马库斯的德国新表现主义作品,展示的就是后者:它在绘画技巧上是漫不经心的,平面的,缺乏透视的。基于画家内心的感受,强调了艺术形象异于客观物象的特点。《裸露的背部》是系列作品中的一幅,利用简洁的色块:蓝色代表天空,绿色代表大地,黑色代表树干……进行抽象而概括的划分。在画面中,人物肌肉的明暗部几乎是一种“粗暴”的表现,展示出原始主义的简单美学。

  这一类抽象表现主义作品的创作,通常利用情感的突发和即兴处理。尽管在一些符号上,画家并没给出确切的解读;我们仍在作品里感到德国式抑郁的情境和历史带来的悲怆感布面油画。

 

 《裸露的背部》190x13cm 2006


  

马库斯•吕佩尔茨在北京时代美术馆个展现场

  尾声

  在马库斯波西米亚式的懒散背后,始终潜伏着一种严肃的神情,那才是他真正的内核。一个将绘画看做天职的人,认为艺术必须建立在自由与纯粹的基础上;这让他一生都像独裁的守护者,顽固而不可商量。而他所做的一切努力,可以看做对局内人的一句低沉的劝告:孩子,别跑偏。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马库斯•吕佩尔茨 艺术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评论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新闻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