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女性精神:关于女书与《女书》
2016年03月09日 14:03:31    作者:陶艾民[博客]   来源:墨斋

 

▲艺术家陶艾民在米兰世博会“天然奇瑰”-中国当代女性艺术预展现场创作,2015

  当我坐在盛开白梨花的院子,回想《女书》作品整个制作过程,感觉十分的充实。它将是我这三年围绕搓衣板为母语进行创作的一个阶段性的总结。此后,我将进行新的探索,以与之不同的途径来呈现“永恒之女性”(歌德语)的母题和我的创作生活。

  寻访“江永女书”

  江永女书的发源地来自我的家乡湖南,在一个十分僻远的地方,山清水秀,四面绕水的普通村庄。而在这里却发现了一种独特的女性文字,令人为之惊叹,它是迄今为止世界上发现的唯一的女性文字。吸引无数学者前来考察。至今,它的起源和年代一直是一个谜。关于女书的传说,仍流传着不同的版本。


▲湖南江永,陶艾民摄

  08年春节返乡期间,虽然雪灾还在蔓延,但我实在抵挡不住自己的脚步,爬山涉水来到女性文字的发祥地江永县普美村,找到一位还健在的女书传人,义有奇老人,她已有八十三岁高龄了,性格爽朗。看到她绣的有女性文字的手帕,腰带,听到她热情解说字面的含义,在不能完全听懂的话中带有一种特有的腔调,念到高兴之处,就象个孩子似的咿咿呀呀的唱起来。她又带我去村后的“女书园”,在一片竹林中,有一块圆形空地和一条通往河边的小路,路面上铺着用蛾卵石写的女性文字。每到三月三,是姐妹们相聚的日子,她们在这儿唱歌,倾诉,抒发自己的情感,以求得到心灵上的抚慰。沿着林中小路,老人边走边唱,河风把歌声传的很远。在清晰而悠远歌声中,我们在河边合影留念。

  之后我们又回到屋里,冬末的夜晚下着小雨,我们围在炭火旁,红红的火光照在她黑色的脸膛上,她说起了自己的人生经历,唱起了女书歌,整个屋子弥漫着一种凝重的历史氛围。

 ▲义有奇老人说唱女书,陶艾民摄


▲女书布面手写本“三朝书”,陶艾民摄

  我感受到她身心中有一种强烈的表达欲望,也许这就是这个地方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文字的原因。老人民国一五年出生,已八十三岁,有着一双大脚,身体还相当硬朗。当时是有钱小姐才会裹脚,她十六岁出嫁,二十三上红军,三十三走日本。二十岁生第一个崽,活到4岁时死了。后又一连生了七个女儿,四十七岁生了尾巴崽,共九个孩子。现在唯一的儿子在长沙工作,已有好几年没有回来,老伴于去年去世,老太太就跟儿媳妇和小孙子一起过。她一生中吃了不少苦,家里没田没地,只好去河里抓芦鸟打鱼,还货船上做装卸工去过冷水滩。五十三岁时上陀江卖菜籽油,那时连衣服都没得穿呢。老人一讲起这些经历情绪激动,边说边用手比划着,渴望你了解她的一生。声音中并没有伤感的情绪,一切已成往事,也许真实地活过才是最完美的人生。义有奇老人一首接一首唱着女书!完全沉浸在她的记忆之中,唤起了对过去生活岁月的缅怀。昏暗灯光模糊着她的面目,红色的光晕在渐渐的深化,变幻成一个不断重叠交错的历史的缩影。浓重的唱腔中并不悲苦也无哀怨,节奏与旋律缠绕回环,句子之间常有嗳、哎,短暂的连音变调使吟唱起伏连绵,呼吸自然,充满着一种清新的山野气息。

  这不仅仅是一个人的吟唱,而是一个群体发出的共同的声音。她们漫长的历史中创造出这样一种独特的表达方式,追求着美好的生活梦想,女书便成为她们支撑坚强信念的精神花园。从这位湘南女子追求独立自由的生命精神中,我看到的是一种顽强的生存意志。这与女性本身的心理背景和地域历史文化背景不无关系,江永地处湘桂粤边界,将女子视为工具与玩物的儒家文化与崇尚自由浪漫的南楚文化之间曾有过尖锐对立,作为自由浪漫见证的女书产生在这个偏远的山村是很自然的。

▲《女人河》,2005

▲《女人河》收集过程图片

  《女书》:在我心中成长

  在寻访江永女书之前,我已在不断尝试将女性文字的元素加入我的《女书》创作之中,因为我发现现实中的女书与搓衣板自然生成的“语言”之间是如此的贴近——它们都是在以不同的方式述说女人的经历和情感。于是我试图采用传统线装书的形式,把极为家常的普通的事物提升到一种文化精神层面。

  我的《女书》渐渐在我的心中生长,成熟,这个过程就是我的一种生存状态,它也在我的生命过程中留下烙印。《女书》作品掺杂着现实与历史揉合、重现,对种种生存方式的探寻,以及对个人生活梦想的追求。也许它仅仅是生存表象,仍属自然之物,但却是一个女人以及她的作品的全部意义。

▲《女人经》,2005

  搓衣板拓片与女性文字的结合,是正文与眉批的关系,也是叙述和解说、品评的关系。作为一种抽象而有形式感的“文字”,其本质是相同的,需要用另一种眼光去阅读。用红色书写的女书字体如同母体中纤细血管不断渗入到我的心田。它以特有的形式,阴柔中暗藏着锐气,尖而斜的字体仿佛将矛头指向天空,发出另类的声音。它是一个个独立而向往自由的灵魂,它为我的《女书》增添了神秘气息。既含蓄而又深邃,呈现的完全是一种不可阅读的一种视觉语言。

▲《高山流水》,2007

  《女书》采用的是中国古代线装书形式,造型仿制搓衣板大小。书页正文以搓衣板拓片为主,眉批部分书写的是女性文字。这两者元素的结合,构成《女书》的精神核心。

  用传统拓印手法,把日常生活用品——搓衣板印在每一张书页上。它所呈现的是一种岁月流逝过程中遗留下的痕迹,如书写般反复的搓洗形成了各种抽象而丰富的“文字”。它不同于一般的文字,这是一种关于生命的语言,仿佛在诉说着关于女人的生存境遇,以及她们人生的经历,需要我们用心灵去阅读。

▲《女书》装置作品,2008

 ▲江永女书中的八角花卉图案

▲《女书》卷一封页,2008

  批注部分的书写,采用世界上现存的唯一的女性文字——江永女书。它起源于湖南江永,是女性之间传承的一种神秘符号,字体呈菱形,刚硬倾斜,暗藏锐气,灵感来源于日常生活符号体系的启示。她们把文字作为抗争命运的工具,通过同性间的交流,倾诉,表达,得到心灵的解脱,书写出自由的灵魂,创造了一个独特而隐秘的女性世界,体现了女性独立的生命精神和顽强的生存意识。它几乎渗透了一个女人的一生。

 ▲《女书 手记》之十四,2009

  ▲《女书 手记》之十四释文

  《女书》作为这两种“文字”的结合,所呈现的完全是一种不可读的视觉语言。它们都在以一种独特的方式叙述女人的历史,又都具有东方女性的特质。当这样的文字在逐渐消逝或被现代文明替代之前,它们不会就此终结。它们所具有的无以伦比的精神力量和人性之美,将不断照耀人类的历史。《女书》为的正是“立此存照”,以重塑女性精神。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女书》 陶艾民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陶艾民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评论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新闻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