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年代东村行为艺术概况
2017年01月03日 11:01:52    作者:段君[博客]   来源:亚洲艺术

  东村的地理位置——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长城饭店以东约一公里,大概相当于今天的麦子店、枣营,以及朝阳公园的一部分。长城饭店,作为改革开放初期的代表性工程,是国内首家中外合资的五星级酒店,也是国内第一座通体采用反射玻璃幕墙的高层建筑,曾入选北京市80年代十大建筑,它的存在映衬了东村的贫困。当年从紧邻长城饭店的一条小路往东步行,只要看到规模不等的垃圾场和污水坑出现,就意味着到了东村。东村的官方名称是东风乡大山庄村,现在东四环北路还保留了大山庄公交车站。村里的道路弯弯曲曲,下雨以后更是满脚泥泞,农舍近七十间,居民大都靠捡拾和回收垃圾为生。

  1993年下半年,东村拉开了行为艺术创作的序幕,至1994年上半年,东村已经通过报纸、杂志等媒体的报道,成为继圆明园画家村之后北京又一处知名的艺术村落,并且对全国各地的艺术家、媒体记者,以及自由生活的向往者,产生了有效的吸引力。东村的成员主要包括:张洹、马六明、朱冥(朱旻)、苍鑫、荣荣、左小祖咒(诅咒)、段英梅、张彬彬、邢丹文、孔布、王世华、马宗仁(马综垠)、高炀(高杨)、徐三、张炀、奉家丽、向唯光等等。他们中的半数以上,至今仍然从事艺术创作,而且有几位在国内外艺坛取得了不菲的成绩。

  最早搬进大山庄的是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第6届硕士进修班的学员,比如王世华,他年过四旬,来自内蒙古赤峰市,画作是在印着美女图像的挂历上篡改涂抹而成的肖像。1991、1992年,进修班同学陆续搬进大山庄,张洹作为其中一员,于1992年下半年扎寨大山庄。张洹原来任职的河南教育学院提供经费,资助张洹赴京进修一年,如果毕业以后不回原校工作则会被解职。进修班学员多为各地院校的艺术教师,所以他们的创作主要是以学院绘画为主,与大山庄当地的环境较少产生关系,而且最初两年虽然他们在绘画的观念认知方面并不守旧,但在创作媒介上没有进行更新和突破,所以早期东村在艺术界还缺乏闪亮的光环,尤其是在当年圆明园画家村“方兴未艾”之际,东村尚未显山露水。1993、1994年,东村的创作开始以行为艺术蜚声京城,加上艾未未、栗宪庭等艺术界资深人士与东村发生了更加紧密的联系,东村才声名鹊起。

  早期东村具有学院色彩和体制背景的画家,不属于保守派,东村画家里年龄最大的向唯光,当时已经45岁,原任黑龙江省双鸭山市矿务局美术家协会主席,他明确表示,不希望他的女儿在艺术上走他过去的老路——他女儿同期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进修环境艺术设计。向唯光认为,现存的美术教育体系总是把孩子的天性归拢到一条道上,并集中成一种思路,以至于不少天才被训练到麻木不仁,直到毕业,以后谁想出人头地,谁就再从里往外蹦,挣脱原来的路子,所以教育简直是作茧自缚。向唯光针对当时糟糕的状况提出了建设性的意见,他理想中造就人才的根本路径,是在训练基本功的同时,把孩童最纯真、最本质、最具有想象力的天性引发出来,除了技术层面的锤炼,还包括艺术构思能力的启发,使学童掌握抓住艺术本质的能力和创造力,特别是想象力,有了想象力,才能创造前所未有的形式,哪怕暂时不被大家认可,但只要形式是崭新的,自然就成了创作。尽管向唯光在认识层面炳若观火,但遗憾的是他后来没有在实际的创作中采取如张洹、马六明、朱冥、苍鑫等人所采纳的新形式,因此错过了名标青史的机遇。

  20世纪90年代的中国社会,以流动和转型为主要特征,尤其是在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以后,下海经商成为90年代中国社会的最大景观。原先在体制内的员工,特别是一批具有闯荡精神的先驱——包括艺术家,义无反顾地走上自由职业的道路,他们甘冒失去生活保障的风险,沦为社会所鄙夷蔑称的盲流,但却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身心愉悦。高炀来北京中央美术学院进修以前,是老家一名美术中专教师,进修结束以后在北京没有找到工作,便留居东村。张洹也回忆过当时的情景:“我在1988年大学毕业刚参加工作,第二年就发生学运。其实当时学生南下打拼的风气很盛,都想着创业去了,学艺术、文化、学术的学生都要去海南淘金。当时,我被分发到一所学校教书。过了一年,我觉得在这个地方待着不行,离我的梦想太远了。”张洹从河南开封的河南大学本科毕业以后,赴河南郑州教书,然而,他并不安于庸常的生活,再加上受到现代主义艺术的熏染——他沉迷于高更去往塔希提岛的浪漫行动,也想尽快离开河南,谋求更大的发展。1991年张洹来到北京,早期住在东城区东四十三条北新桥附近,条件异常艰苦,与其说他住的是一间房子,还不如说他住的是一条走道,其实就是两屋之间的夹道,本是用来存放生活煤球的。后来张洹结识了一位住在大山庄吹小号的年轻人,于是张洹也跟着他安营大山庄。张洹在东村的女朋友名为张彬彬,北京人,之前曾学过短时间的国画,张洹和左小祖咒在路过长城饭店附近一家报摊时,认识了她。张彬彬同张洹联袂以后,便不再画画,觅得一份工作补贴家用。在东村艺术家——尤其是张洹的感召下,张彬彬也参与了东村集体性的创作,而且她自己也独立创作作品,至今在行为艺术界仍保持活跃。

 马六明 《与吉尔伯特和乔治的对话》 行为 1993年

  1991年马六明从湖北美术学院油画系毕业,应聘至武汉华中电子集团公司工作,然而不足两月,即兴味索然、心思全无。刚好一位曾在湖北美术学院进修的宜昌同学,邀马六明前往宜昌发展,表示可以提供条件支持他继续画画。马六明辞职去了宜昌,画了一批反绘画语言的作品:他用油漆,而不是油画颜料作画。不过,马六明意识到他的画仍属于闭门造车的产物,跟社会、跟当地缺乏有效的交流。平时除了创作,以及业余时间跟朋友消遣,马六明也在美术培训班代课,挣点零花钱,但在精神上不免压抑和痛苦,对于今后的生活,他一无所知。1993年春节过后,马六明离开宜昌,回到武汉,在湖北美术学院附近租了一间房子搞创作。那段时间,调到湖北工学院任教的王广义,对武汉的画风产生了一定的影响,马六明也不例外,他以杂志内页的插图作为题材,用波普的方式加以描绘。画出来以后,马六明拿着作品的照片去找武汉艺术界的前辈请教,比如1993年任湖北省美术家协会主席的唐小禾,唐小禾建议马六明去北京闯一闯,呆在当地是不会有出息的,唐小禾生动地把北京比喻为艺术江湖的漩涡,敦促马六明趁早去漩涡中间转一转。当年3月份,马六明的大学同班同学曾梵志毅然奔赴北京,1993年6月12日马六明终于搭上了前往北京的列车。

  毕业前夕,马六明由于在魏光庆的行为艺术《关于“一”的自杀计划模拟体验》中扮演了角色,而且他自己也在学校画室的模特台上创作过两件行为作品《状态系列》,受到85美术新潮行为艺术普遍采取包裹身体的方法之影响,《状态系列》一件是用塑料薄膜把他自己包裹起来,另一件是用撕成一条条的报纸把他自己包裹起来,所以来北京以前,马六明在武汉艺术界已崭露头角,但他心有不甘,还想寻求更大的事业空间。最初之所以采用男扮女装的形式创作行为,是因为马六明当时认识到,20世纪90年代初期社会的发展,已经让人们意识到对服饰的追求和对个性的追求,同时,社会环境的变化也导致了人们的观察和思维模式的变革。因此,马六明试图通过真假难辨的男扮女装形象,引导人们注意个体和社会的更新。马六明曾言:“‘中性’这个概念旨在揭示这样一个尴尬的境地:人们仅凭服装等这些所谓文化的特征来判断一个人,而不是凭借人本身来对人作出判断。对待物质的态度,往往预示着我们对待精神的态度。”鲍德里亚在其专著《消费社会》的开篇即谈到,今日社会在我们的周围,存在着一种由不断增长的物、服务和物质财富所构成的、惊人的、丰盛的消费现象,它导致了人类自然环境的一种根本变化:富裕的人们不再像过去那样受到人的包围,而是受到物的包围。马六明亲身感觉到,以服饰为代表的物质环境,正在成为人们进行判断的依据,商店里琳琅满目的物品,折射出市场经济和城市发展对人们的精神所造成的异化,他的男扮女装恰恰是要揭示现代人尴尬的处境。用鲍德里亚的话来讲,在消费社会,身体就是最美的消费品,身体成为功能性的身体,不再是宗教视角中的肉身,也不再是工业逻辑中的劳动力,而是从其物质性出发的自恋式崇拜对象。

 张洹 《六十五公斤》 行为 1994年

  1993年,邢丹文经一位从事时装设计的女朋友介绍,认识了马六明。邢丹文平时同她的德国丈夫住在燕莎公寓,与东村毗邻。但邢丹文想拥有自己的工作空间,而且她除了摄影,也想画画,于是也在东村寻了一间房子。邢丹文是除了荣荣以外,拍摄东村最重要的摄影师,最初主要拍马六明,后来也拍了张洹的《六十五公斤》,以及朱冥男扮女装的《蒙娜丽莎》等等。

  1993年下半年,东村最早的行为艺术创作正式启动。当年9月,马六明和张洹借著名英国行为艺术组合吉尔伯特与乔治来京于中国美术馆举办展览的机会,在记者给吉尔伯特与乔治拍照的开幕式间隙,大胆上前与之合影交谈,吉尔伯特和乔治欣然来到东村,参观东村艺术家工作室,最后一站是马六明工作室。马六明事先并没有宣布要创作行为,他摁下卡带机的开关,播放平克·弗洛伊德的专辑“The Wall”,在吉尔伯特和乔治的注视下,他很自然地脱掉上衣,爬到摆在屋子中央的桌上,伸手抚摸纸糊的天花板吊顶,捅破暗藏在天花板裂缝里的袋装红色颜料水,“血液”流淌到马六明的手臂和全身,他佯装感到一阵眩晕,仿佛要从桌子上倒下来的样子,张洹连忙过去将他抱下来,行为结束。作为东村最早的行为艺术,《与吉尔伯特和乔治的对话》获得了吉尔伯特和乔治的肯定和谢意。这也是东村艺术家第一次与国际上知名的行为艺术家直接接触,也最早让东村其他艺术家对行为艺术的创作方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马六明和他的同伴们把这一切看成是一个崭新的可能性与开端,他们知道,如此直接地切入自己的日常生活而完全不去图解哲学理念的行为艺术从此诞生了,他们可以沿着这天的经历开始他们的事业。”

  1993年10月,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第6届硕士进修班全体学员在中国美术馆举办毕业画展,开展前,张洹在中国美术馆门前创作了具有血腥色彩的行为《天使》,场面惊骇,导致展览被勒令暂停,参展同学苦不堪言。但张洹的作品不仅风光了自己,也刺激了其他东村艺术家更加坚定地择取行为艺术作为创作媒介,虽然张洹因为创作《天使》,付出了一定的代价,美术馆方面对他实施了多项惩罚措施,比如罚款、列入美术馆黑名单、没收记录行为的照片和录像带等等。

  来自湖南的朱冥,高考落榜,到北京闯荡,以打工为生,他清晰地记得在东村租住的房子约二十平米,租金每月一百二十圆。1993年11月,朱冥在中国美术馆的一块小场地举办了《朱冥现代艺术展》,一周的场租花费了朋友们赞助的两千多圆,他趁管理人员不注意,创作了一件行为作品《流》,朱冥身罩白布,头插纸筒,只露出两只眼睛,用宣纸戳成一条绳,将自己的身体捆绑,并躺到黑布上不断地挣扎,直至挣脱,爬向展览期间一块用来给观众签名的红布,剪下布上的名字,装进写有不同地址的信封,最后走到东四邮局,将信放进邮筒,期望邮件寄到世界各地。朱冥通过《流》的创作,认定行为艺术是最易行、最直接、最现实、最适合他的表达方式。1993年下半年,行为艺术在东村萌芽生根、蓬勃发展,朱冥回忆说,他们开始经常在一起交流,每个人都似乎充满了干劲,画画、创作、谈计划,一时间仿佛连最严峻的生存问题都被淡忘了。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90年代 东村 行为艺术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段君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评论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新闻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