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上绘画还有多少可能性?
2017年01月04日 13:01:52       来源:艺术市场

  关于架上绘画的讨论久矣,而关涉于此的展览近来也颇多。7月,“重绘画:博弈当代艺术困境”展开幕,学术策划曹星原提出,“重绘”架上绘画的概念或可成为博弈当代绘画困境的方式之一;11月,首次在中国举办的安塞姆·基弗艺术创作大型回顾展“基弗在中国”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亮相;“图谋不轨——2016南昌架上艺术研讨交流展”在南昌红谷滩喜油画中心展出时,学术主持徐旭发问,倘若艺术已死,艺术家又何去何从?既为“现代人”,又何以执着于“死”去的艺术?以上诸种问题,是需要严肃对待、认真思考的,是故本期我们邀请了史论家、批评家、策展人和油画家一起来探讨这一问题,不求有解,但求有所启发。

  嘉宾

曹星原(东北师范大学教授、青海美术馆副馆长)

  王端廷(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研究员)

  苏坚(广州美术学院副教授、批评家)

  郝青松(天津美术学院教师、批评家)

  申树斌(北京青年政治学院油画教研室主任、油画家)

  艾蕾尔(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博士、策展人)

  讨论一:传统架上绘画的艺术表现形式被打破的标志事件是什么?其主流地位的丧失内外因是什么?

  王端廷:绘画遭遇到的第一个冲击是摄影,之后是电影,接着又是录像,这些都是绘画的子孙,源于人类记录形象的需要。绘画是一种手工的记录,照相是机器的记录,但它是一种静止的图像,电影则能够记录活动的图像,它是在摄影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所有这些对传统绘画都曾带来严重的冲击,这是最根本的原因。至于观念艺术,也就是非架上艺术的出现,针对的是整个形象再现和记录体系,对绘画也造成了威胁。除此之外,它还面临自身更新换代的冲击。如果说标志性事件的话,就是1839年路易·达盖尔发明了摄影术,接着是1894年卢米埃兄弟发明了电影机。说到底其实就是随着科技的不断进步,由机器替代了人以手工来记录形象。

郝青松:现在看来,这个标志事件应是杜尚把小便池送进了美术馆。自此,现成品从原来的绘画再现对象直接变成艺术品,取消了艺术史中力图逼真再现客观对象的所有努力。艺术史开始了一个新的方向。原因在于,一方面绘画本身在现代主义之中愈加个人化和精英化,失去了广泛的社会接受基础;另一方面,摄影等新技术的发展使得艺术与社会的融合更加方便和多元,超越绘画的新艺术形式不断涌现出来。 

 Anselm Kiefer 《DER TOD DES VERGIL 》 苏富比供图副本

  艾蕾尔:20世纪初欧洲的“达达”运动,标志性事件是在1917年,杜尚从商店购买了一个男性小便池起名《喷泉》,要求参加美国独立艺术家展览。这个事件打破了架上艺术所圈定的艺术作品以及艺术自身的界限。虽然这个事件引发了后续的艺术哲学、展览机制、创作理念的转向,但是至今架上绘画仍然作为主流的表现媒介存在,更多的展示空间和收藏传统仍旧倾向于架上媒介,而不是影像、装置、行为等非架上艺术。如果说架上绘画丧失了主流地位也只是在当代新媒介范围内,即便是当代艺术范围之内,架上艺术也转向了观念、材料的实验。 

岛子 《圣母子》 纸本水墨设色 60×90cm 2013年

  讨论二:现代艺术进入到观念艺术阶段,“走出架上”“绘画灭亡”等宣言不断出现,其在哲学和思想层面有着怎样的学理支撑?从艺术史上去看,此种论调对架上绘画的发展有何影响?

  曹星原:我觉得国内有些学者、画家对这些宣言的认识并不是特别明白。追溯其渊源应该是来自黑格尔的“艺术终结论”。黑格尔认为艺术的终极目标是一种对绝对精神性的表现,然而当理性的市民社会需求超越对精神性的需求,艺术所追求的绝对精神性的艺术感染力就不再具有以往的感染力度了,所以“这种艺术”也就终结了。这样说来,艺术已经不能作为终极理想所关照的目标。从黑格尔的观点看,当社会进入近代的理性追求以后,即成的带有神性的宗教庙堂绘画艺术模式就走向了终结。但黑格尔指的是那种绝对精神性、理想化的神性艺术模式的终结,并没有说艺术本身的终结。其实他说的不是纯粹的艺术这个概念的终结,而说的是传统以宗教艺术为代表的艺术模式的终结。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自己的终极艺术追求,因此,无论是批判现实主义还是印象主义等,以绘画作为表现方式来表达某种观念、想法、意念的艺术都在自己的时代起到了终极作用,又都一一走向了自己的终结。取而代之的行为、观念、装置等艺术也在历史上扮演了自己的重要角色,此时的架上绘画已失去对当代的视觉和社会追求的冲击力。所以在行为、观念、装置等艺术的影响之下,架上绘画以及以往古典艺术等种种传统绘画形态和终极追求模式也终结了。

  但是艺术本身是不可能死亡的,终结的只是一波一波的终极追求目标。再者,终结绝不等于死亡。在我看来,架上绘画没有终结,只不过是退居到舞台的深处去了。就像一台戏,一开始主角在前台表演,慢慢就退到后台甚至下台了,并不等于这个角色死了。它只是不扮演最重要、最核心的角色,但剧情发展到另外一个阶段它也可能回来,再一次扮演主要角色。架上绘画亦如此,在行为、观念、装置等艺术主导舞台中心的时候,架上绘画退场是很自然的,随着时间发展,它还有可能再登场,但什么时候登场我们并不知道。

  郝青松:现代艺术转向当代观念艺术,与阿瑟·丹托的“艺术终结论”相关,亦是黑格尔“艺术终结论”的历史隐喻。黑格尔将神学范畴的上帝意志转化为哲学范畴的绝对精神,并且以浪漫主义艺术相比附,认为艺术应趋向于哲学,成为哲学。艺术成为哲学之后,艺术本身自然就终结了。丹托的“艺术终结论”依然延续了艺术向哲学的进路,但与黑格尔不同,黑格尔指向形而上,丹托却在形而下,意指艺术终结之后的波普艺术。丹托的重要还在于,他为杜尚的小便池现成品艺术作了正名,也在理论上宣告了架上艺术的“终结”。当然,这里的“终结”并非指艺术和绘画本身的“终结”,而是指作为再现和形式语言意义上的绘画历史阶段的“终结”。

  绘画艺术转变为观念艺术,只是意味着再现和形式语言意义上的绘画终结。观念艺术并非不要形态,而是形态被赋予观念成为一种观念形态。当观念形态成为常识之后,绘画和其他新的艺术方式就重新站在一条起跑线上,绘画也会被观念激发,孕育出新的可能。 

 王永生 《中世纪的德性与澄明》 布面油彩 200×300cm 2016年

  艾蕾尔:“绘画死亡”的论调最具代表性、最具影响力的是阿瑟·丹托的“艺术终结论”。在艺术叙事发展脉络上,绘画从诞生起直至极少主义都在进行艺术风格的叙事,那么走到极少绘画,画面什么都看不到了,架上绘画的叙事达到饱和再也难以延续下去。其实绘画没有死亡,不是“架上绘画”作为媒介而终结,而是风格叙事转向观念叙事的必然转向。简单些说,涉及风格叙事的架上艺术变成了过时的、后卫的,而前卫的架上艺术开始以绘画为媒介进行观念性探索。

  架上绘画只是艺术的某种媒介与表现方式,与其他的媒介是平等的。不能说架上就是守旧、过时的文化价值判断,而要看它试图表现、探索什么问题。前卫需要媒介的更新,更需要保持问题意识的敏感、尖锐,可以说很多艺术家仍旧在借助架上艺术进行表达。

  讨论三:当下重要的西方展览譬如文献展、双年展等,架上绘画通常只占到10%~15%,在装置、行为、影像、多媒体等艺术形式及其观念形态不断冲击下,架上绘画自身是否还具备艺术表现的可能性?请结合具体实例来论述。

  王端廷:这个话题其实是说艺术所表现的内容,从绘画的角度来看,是画什么的问题。比如说文艺复兴的时候人们就不再画上帝了,画的都是基督教题材,这个时候他关注的是人和上帝,或者是灵魂和肉体的关系,关注人的社会性、动物性的一面。这时艺术已不再关注灵魂,人不再有信仰,只关注肉体生命和快乐。

  当代绘画从表现形式上来讲有一个基本的倾向,就是要与摄影拉开距离。实际上是为了避免再现,因为再现的功能照相机很轻易就能做到,比人做得更好。所以有人说正是因为有了照相术的发明,才导致西方现代艺术产生。印象派以后的艺术有一个共同目标,就是要跟写实绘画拉开距离,西方现代艺术就是这样一步一步走到了抽象。而这其中有一个反作用力,就是摄影。当代绘画实际上仍在逃避摄影。现在国际上有三类绘画比较盛行:一类是表现性的绘画,不管是具表、抽表还是新表,都是表现性绘画;一类是观念性绘画,像现成图像的挪用就是观念绘画;还有一类是超现实性的绘画,画的是艺术家的想象或者幻想。在这三类艺术形式之外,判断艺术的高低还在于艺术家所表达的人性深度。当今国际上活跃的一些以绘画获得成就的艺术家,像南非籍荷兰人玛丽莲·杜马斯、英国人珍妮·萨维尔和美国人伊丽莎白·佩顿,这些艺术家创作的都是表现性的绘画,他们在人性表达的深度上又进了一步,因而他们的绘画受到艺术界的重视,这是根本的原因。

 尹光中《晚餐的最后》 亚麻布造型 200×122cm 2015年

  艾蕾尔:从全球化视野来看,各大双年展、文献展的参展作品越来越倾向于新媒体艺术,但也保留了同样具有当代性探索的架上绘画。当然,我们走进一个空间,最吸引眼球的肯定是动态的行为表演、大型装置、影像艺术,这些形态的艺术表现更加陌生、新奇,比如2015年巴塞尔艺术博览会,现场聚拢观众最多的一个作品是尤利乌斯·俾斯麦的表演艺术《自我中心系统》;前段时间刚刚闭幕的2016北京国际行为艺术节在一段时间里完全被朋友圈刷屏。包括这两年的“窒息!不至于霾”巡回展,有些媒体的兴奋点侧重于开幕现场的几场行为表演。但是架上绘画仍然保有前卫阵地,比如玛丽莲·杜马斯、大卫·霍克尼,以及时下受到中国艺术家追捧的吕克·图伊曼斯、尼奥·劳赫和哈维·考斯特等人的作品。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架上绘画 可能性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评论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新闻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