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建秋:傅抱石的世纪挑战
2017年03月08日 10:03:56    作者:齐建秋   来源:雅昌艺术网

  中国画除了名头、内容、品相以外,尺幅是衡量其价格的重要因素。自古以来,大抵有些名气的画家也都有自己的润例,这种润例实际上就是画作的单价,而且是以尺为计量单位的。

  近现代的许多名家大师都曾经明示过自己的润例,如吴昌硕在1926年制定的润例是:三尺30元,六尺60元,人物、山水加倍,书法楹联三尺5元,八尺16元。齐白石在20世纪三十年代中期在画室墙上贴的卖画润例是:花卉条幅二尺10元,三尺15元,中堂幅加倍,横幅不画,册页八寸内每页6元,一尺内8元,扇面宽二尺者10元,一尺五寸内8元。此外如沈尹默二尺25元;邓散木每尺10元;吴湖帆每尺150元;谢稚柳每尺120元;黄宾虹四尺60元,五尺80元,花卉篆书减半;赵少昂花鸟草虫每尺50元,山水、游鱼、人物每尺100元,走兽每尺200元。

  此外在民国时期曾在报刊杂志公示润例的著名画家还有冯超然、陈师曾、郑午昌、刘奎龄、溥儒、于非闇、陈少梅等等。

  画家的笔单即卖画后的收款条也可以反映他们的润例和对以尺计价的态度。如齐白石是一位职业画家,也是一位很典型的市场画家,在存世的笔单中,齐白石的数量是比较多的。齐白石在1953年8月3日的笔单中写道:“收到,册页五尺,扇面一件,共叁拾玖萬陸仟元,白石。”这时用的还是旧币,1万元相当于后来新币1元。还有一份1952年7月5日的笔单是这样写的:“画,四尺花卉四件收人民币壹佰零伍萬陸仟元整。”另一份1955年4月4日写的是:“四尺虾收钱四十元。”陈半丁也是一位职业画家,他的笔单存世量与齐白石不相上下,而且写得很传统,都要写上尺幅和润洋。他在五十年代初给荣宝斋的笔单上写:“收到花卉横幅拾貳尺,润洋柒拾貳萬元,此上,荣宝斋。”1957年10月19日的另一份笔单写:“2尺花卉条五条,每条20元,计润壹佰元。和平画店,许德霖同志。”这里的许德霖即许麟庐,时任和平画店的经理。

  从润例和笔单大致看出以卖画为生的职业画家比较认同以尺计价这种传统的计价方法,并且不耻于谈钱、谈润洋,已经习惯于沿袭已久的卖画计价方式,似乎从未考虑过艺术水平与金钱挂钩,而只重视绘画的尺幅、题材和载体形式与价位的关联。

  傅抱石在同时代画家中异军突起。他强调艺术,看重艺术品位,崇尚精品,虽然在卖画中不能免俗不谈尺幅,但他尽量回避“尺”的字眼,他无力一下子纠正那么多年流传下来的计价观念,但在骨子里是不认同中国画以尺论价观念的。

  在和友人谈到卖画的时候,谈到润例的时候,傅抱石曾表示这种方式“不利于国画的前途”,是属于“旧观念”。当有人或单位买画问及润格时,他总是说:“还是按幅吧”,他喜欢按幅即每一张画,而不是按尺计价,不要小看这一字之别,这里有对艺术的认识和追求,迥异于其他画家的价值观。傅抱石是性情中人,他画的人物眉目传情,神态各异,极能表现意境和心态,即使山水画中点缀的毫厘人物也不懈怠,虽面部含蓄,但神韵俱佳,给人留下丰富的想象空间,每当有人赞誉,他总要谦逊一番,有时不经意中还要揶揄一句:“这不过方寸能价值几何?”表达了对以尺论价的不屑。

  傅抱石的笔单多集中在1963年,可能此时家中有些变故,他在这个时期卖画较多。如1963年6月22日傅抱石在一份笔单上写:“今收到荣宝斋画四幅稿酬叁佰貳拾元整,此致。”没写画的尺寸,后面附有荣宝斋《文物字画收购单》上面列注:“请将傅抱石欠款50.60元扣除,余款269.40元汇南京傅厚岗6号傅抱石。”也没有注明画的尺寸,这也许是熟知画家的习惯因而表示的一种尊重。从这个备注栏可以看出傅抱石与荣宝斋有比较多的画款往来。

  另一份笔单写道:“兹收到绘‘江山如此多娇’扇面稿费壹佰元整。”他还在1963年10月18日的一份笔单中这样写:“兹收到荣宝斋稿酬(小幅共柒幅)人民币叁佰元整。”1965年荣宝斋收到傅抱石寄来的一卷画,这也是他1965年9月过世前向荣宝斋出售的最后一批画。他过世前曾给荣宝斋部门负责人写过一封信,摘录如下:

  宜生同志:您好!

  承记存款,已如数奉讫。感甚,感甚。

  兹另邮寄上拙作一卷,共计二十五幅,请查收,至祷……

  匆匆顺致

  敬礼

  抱石上

  一九六五年八月二日

  傅抱石的笔单包括他致荣宝斋业务人员的信有这样的特点:他不像齐白石那样直接写“收钱”,总是强调这是“稿酬”、“稿费”,就像文字作者发表文章总要收取稿费一样。他总是刻意的回避写画的尺寸,只是用“大幅”、“幅”、“小幅”的字眼来对卖画的作品予以区别,进行一下大致的描述,从字面上就想绕开按尺计价收取润例的刻板方式。他是反对中国画以尺论价的,没有把出售画作仅仅看成是按斤论两的出售商品,在意识深处把它看成是艺术品和作品的有偿转让,他更重视的是不同作品中艺术水平发挥的高低与绘画题材的选择,而不是在毫无意义的尺寸之间纠缠。

  一些有学院背景画家也对以尺论价不以为然,他们只对每幅作品中要表达的思想、内容和艺术水准感兴趣,因此在他们的笔单中也不见以尺论价陈规旧俗的痕迹。如吴作人1964年1月11日的笔单:“自画五张,计壹佰柒拾元”;蔣兆和1964年1月29日笔单:“荣宝斋订画女孩一幅,稿费捌拾元整”;叶浅予1964年1月20日笔单:“自做画四张,计壹佰貳拾元整”。这些都统统不见有具体尺寸的描述。

  中国画以尺论价虽流传已久,但一直遭到一些有见的艺术家的怀疑、抵制和反对,因为以尺论价最大的危害是削弱人们的精品意识和艺术欣赏水平,将艺术品同普通商品混为一谈,它保护落后而不提倡竞争,它用一个固定的标尺或称为一个度,为高润例画家画了一个保险圈,然后这位画家所有的作品,不分水平的高低,都在这个圈内享受高润例的待遇。

  以尺论价是愚昧和落后的,它弱化艺术第一,精品第一的原则,甚至是一种对艺术的亵渎和冒犯。而令当代人感到欣慰的是,以傅抱石为代表的老一辈大师们早在半个世纪之前就对中国画的这种计价方式发起了挑战!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齐建秋 傅抱石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齐建秋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评论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新闻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