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有救药,救救黄河清?西安2017中国当代艺术研讨会引发的问题
2017年05月17日 10:05:48    作者:彭德[博客]   来源:《中国美术报》

  不久前我策划 “西安2017中国当代艺术研讨会”,会议邀请了黄河清。中国当代艺术充满争议,争议本来是学术推进的必要环节,可是中国学术界患有严重的争议恐惧症,以“道不同不相为谋”的说词维持相互蔑视的冷战状态。本次会议请不同倾向的批评家赴会,试图检测处于撕裂状态的学界人士能不能坐在一起谈论学术,检测争议恐惧症的严重程度,检测批评家们对中国当代艺术有没有新的认识。我没开通微信,通过友人看到黄河清在纸媒发的一篇文章,主标题是《中国当代艺术的末日正在来临》,描述他此次“单刀赴会”的经历,字里行间流露的是自负和偏执。很多批评家以不屑的口吻表示同黄河清争论是自降学格,可是黄河清的观点却正在扩大影响并直接戗害当代艺术。据此我觉得批评家面对他表露的不屑同黄河清的自负同样严重。作为会议的当事人,我认为有必要回复他的文章以正视听。

  关于黄河清自称的“单刀赴会”

  “单刀赴会”这个词特别不妥。研讨会是学者观念交流和争论的平台,不是兵戎相见的战场。持刀杀戮中国当代艺术,那是刽子手的梦。抨击中国当代艺术的人,分左右两派,前者想一举歼灭,后者希望它自我超越。会议邀请名单既有黄河清、陈履生、林木、甘阳等圈外旁观者,也有持激烈批评态度的圈内人士,比如长期投身中国当代艺术的朱其、王南溟、闻松、苏坚、梁克刚等人。尽管有几人未能到场,但开通了他们利用网络参会的方式。所谓单刀赴会,显然是目中无人。黄河清在他的文章中表示这个会议对他不是群殴,但他的文章却热衷于殴群。

  黄河清混淆了美国当代艺术与中国当代艺术

  会议谈论的是中国当代艺术,黄河清却大谈美国当代艺术,进而把两者划上等号并进行政治绑架。中国当代艺术针对的是中国的艺术问题和文化问题,同美国当代艺术和欧洲当代艺术有明显的区别。我在评议他的发言时指出他偷换了概念,他却避而不谈。黄河清声称“‘当代艺术’作为美国制造,相当程度表现为反对、颠覆法国的美术,纽约取代巴黎”。这是在提醒人们黄河清自己的留法身份和他立论的立场,即把中国的狭隘民族主义情绪和法国的沙文主义传统搅成了一团。巴黎曾是现代艺术的中心,法国人对美国人抢当代艺术的专利权一向不满,有理由嫌弃美国文化和美国当代艺术。至于黄河清所谓的美国当代艺术是场阴谋或骗局,按西方马克思主义和欧美评论家的判断,现代主义作为20世纪的当代艺术,旨在反叛资产阶级的艺术形态,包括形态上的反叛和内涵的反叛。黄河清的原教旨立场本来应当是当代艺术的拥护者,奇怪,怎么跑到了自己立场的对立面。这不可思议。

  关于当代艺术的定义

  黄河清写道:“有人(朱某人)称‘当代艺术’不可定义。事实上,‘当代艺术’是有明确定义的。根据西方‘当代艺术’的定义,它一般是指上世纪60 年代以后在美国兴起的‘波普艺术’,所谓超越绘画之后,那些实物装置、行为、影像、观念。”这表明其理论素养的缺失和对中国当代艺术语境的零认知。当代艺术是演变着的艺术现象,不断有逸出各种定义的作品出现,因而不可定义,因为定义者无法满足定义要周延的要求。中国当代艺术也远远不止于装置、行为、影像和观念艺术,还包括指针对社会问题和人的问题的纪实摄影作品、欧美不曾有过的方案艺术以及绘画艺术。比如怀斯的新现实主义绘画直接影响了何多苓等中国艺术家,他们的代表作也被一些批评家纳入当代艺术。

  黄河清认可的中和雅正的艺术不是艺术的全部

  黄河清推崇的中和雅正的中国艺术,只是艺术的一种倾向,不能以此排斥其他倾向。艺术是现实生活的反映,也是现实生活的一部分。同为文艺门类的小说、戏剧、小品、影视可以描写滑稽的、荒诞的、怪异的、悲怆的、阴郁的、恐怖的等等不阳光不正面的世间百态,请问:造型艺术为什么不能?谁规定的?

  1937年,德国纳粹在慕尼黑就举办过一场名为堕落的现代艺术展,展出印象主义、新写实主义和超现实主义等现代艺术作品。希特勒认为这些现代艺术是非道德的堕落艺术。听黄河清攻击中国当代艺术,有一种在奥斯维辛集中营听戈倍尔演讲的幻觉,连言论一向尖锐的朱其都说他的发言很可怕。

  对黄河清民族主义的批评申论

  为压制与会者批评他是狭隘的民族主义,黄河清脱开学术讨论的语境,高声冒出一句“我崇拜毛泽东!”酷似“北美崔哥”的脱口秀一样突兀可笑。(编者按:黄河清是在某评论家说黄从保守的民族主义变为五毛,当场回应“我就是五毛,我崇拜毛泽东”)

  一个人崇拜谁是他的自由,但这种拉大旗作虎皮的方式,是“文革”期间“极左派”们的惯用手段,因为它把学术讨论引入非此即彼的政治表态。

  黄河清的“小粉丝”不能代表“90后”

  黄河清在文章的结尾处写道:“我欣喜地发现,国人对西方‘当代艺术’的迷信,大都是‘40 后’‘50后’‘60 后’,基本止于‘70 后’。从‘80 后’开始,尤其‘90 后’,中国的年轻人不再崇拜西方,不再迷信西方‘当代艺术’。他们显得更理性,对西方、对西方文化和西方艺术的判断也更客观。……因为他们在,我一个人的气场,完全压得住我的‘论敌们’。”

  听听这话,无怪人们叹服他自我加冕的胆量。黄河清的年龄划界是依据社会调查还是主观臆测,不得而知。本次会议是个开放的会场,圈外人能随机参会。为黄河清的发言鼓掌者,除了出于礼貌一律鼓掌的人,主要是画石膏像和临画刚入道的学生。

  在有六千多学生的西安美院,任何倾向的教授都能找到自己的追随者。提供一个让黄河清伤心的数据:去年西安美院本科毕业生展览,七成以上属于当代艺术形态,以致西安美术馆表示要举办一年一度美院毕业生当代艺术作品选展并向全国推送。再过几十天,黄河清不妨带上速效救心丸,看看中国八大美院的毕业展。抨击对手者应经得起抨击。我的这番回应,能让黄河清有所醒悟和收敛吗?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彭德 黄河清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彭德的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