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的艺术家——詹姆斯·特瑞尔访谈
2017年05月18日 10:05:17    作者:编译/孟媛   来源:YouTube
  2013年6月21日,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为特瑞尔举办了自1980年惠特尼美术馆创作生涯中期回顾展后的首个纽约博物馆个展。该次展览与洛杉矶郡立艺术博物馆(LACMA)、休斯顿美术馆(Museum of Fine Arts, Houston)同期举行,完整、系统地对特瑞尔的艺术创作进行了梳理和回顾。

  詹姆斯·特瑞尔来到了本次访谈,他的艺术作品探索了感知、光、颜色以及空间。Chuck Close认为“他是一个经验丰富的光之弦乐演奏师,而不是在创造廉价的光特效。每一个艺术家都知道特效是很廉价的,而带给观众经验则是具有革命性的。”

  主持人=H,特瑞尔=H 

AMBA New Scan1983

  H:特瑞尔欢迎来到本次访谈。你有三个展览同时展出是吗?

  T:其实要比三个还多,但主要的是三个大美术馆的展览。

  H:是特意这样设计展出的吗?为什么?

  T:在四十五年创作生涯之后,我想做回顾展,有23件作品具有代表性,一般其他的艺术家如画家的作品会更多些,但我的作品通常占据的空间很大,所以需要三个美术馆的空间才能放下。

  H:你父母都在从事航天事业是吗?那么是不是没有太多机会去接触以光为媒介的艺术?

  T:是的,我的父母不是很关注艺术,认为艺术很浮华。在艺博会和拍卖会上确实如此。

  H:那你是怎么避免艺术浮华的一面,从而找到了光作为作品创作的媒介?

  T:光占据着空间,能够让你有现场感。在作品中光一方面占据了空间,另一方面也形成了空间,你看到的就是空间中的光本身。

  H:你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对“光”很感兴趣呢?

  T:从小时候起对光感兴趣,我想每个人都是吧。有人专门进行了测试,发现儿童很容易被光所吸引,我直到现在还是深深的迷恋“光”。

 Orca Blue-Red1969

  H:但不是所有孩子都能成为“光”艺术家。

  T:但也不是很多孩子长大后会成为消防员,虽然他们小时候喜欢。

  H:你曾经说过“世界不是我们所获得的那样,而是我们所创造的那样。”

  T:其实我们很多时候都忘记了,我们获得的那些也是被创造出来的,我们都是创造者。这一点在东方哲学中经常出现,物理学中也是。我们在寻找事物的过程中也在创造事物。我们有很多观看世界的方式,有的事物其实并不是看上去的那样,或者不一定会一直保持那样的形态。

  H:你觉得古根海姆美术馆是呈现你作品的最佳场所吗?

  T:我觉得那是一个很复杂的空间。 

 jamesturrellguggenheim01

  H:那古根海姆有没有给你提供更多的可能性?

  T:那里的工作人员、策展人给了我很多机会。你想做什么,你能做出来多少,工作人员怎样配合你,他们能承受多少风险,这些都很重要。

  H:你的作品很难拍成照片,所以你是想让观者去体验作品而不是拍摄,是吗?

  T:是的,摄影是很平面化的。在照片中你无法去分辨哪里是上哪里是下,也没法区分各个层次,不能了解我的作品是怎样运作的。

  H:所以你先要提供的是“体验”,有时人们甚至会“体验”到滑倒。

  T:哦,不是。有时会发生观众滑倒的情况,为了避免这一情况发生我在美国的展览做出了一些调整。在惠特尼美术馆展览的时候,我用光制造出墙壁的感觉,似乎有一面墙在那里,但其实没有。有时会发生观众滑倒的情况,为了避免纠纷,所以我很少在美国展出观众能行走在其中的作品,而将这些作品留给了亚洲的观众。

  Craiganour Oculus

  H:你的姑母Frances Hodges将你介绍到了美国纽约是吗?

  T:是的。她是《十七岁》杂志的主编,她带我看了莫奈的展览,《睡莲》让我觉得很不可思议,拓展了我的视野。我在洛杉矶的时候感觉到这个城市和纽约的氛围很不一样,这是娱乐之都,而不是文化之都。而来到纽约后我发现这里文化氛围相当浓郁,而我生长的洛杉矶城则不是这样。

  H:作为顶尖的美国艺术家,你可能谦虚的觉得自己不是,我们要怎样理解你的天才般的创作呢,你想让观众从你的作品中获得什么?

  T:感知的乐趣是很重要的。而很多人在阐述或者描绘我的作品的时候都不会提及这一点。这恰恰是我作品中很重要的一点。人们会描述我的作品是怎样运作的,有怎样的变化,我的作品是什么,而我对这些没有太过关心。

  H:你在创作中觉得最困难的部分是什么?是想法还是实施呢?

  T:实施比较困难。想法和思维是比较廉价的,你会有很多想法,而真正将想法实践出来则是很困难的。作为一个艺术家你需要将想法变为作品,没有做出来的并不算数 

 Alpha(East) Tunnel2

  H:你16岁就获得了飞行员证,之后开始了“找一些美丽的地方去飞行”这一活动。后来你带着睡袋驾驶着小飞机,在不停的飞来飞去进行着探索,这一切是为了什么呢?

  T:我想要真正的去了解大地,当你在飞机上离开地面很高的距离时,能看得更加清楚,会发现很多美景,当然我觉得美国西部是最美的。我驾驶着飞机离开地面,以此来感受地球,也在思考能怎样用大地来创作艺术作品。当时我对于自己能找到什么并没有什么想法,然后我花了七个月找到了一座火山。(《罗登火山口》Roden Crater,outside Flagstaff, Arizona) 

east portal

  H:你做这件作品是从1974年开始的吗?

  T:那年我发现了这座火山,后来我花了三年的时间来购买它,在1976年时我开始有创作计划,然后在1979年开始在这里创作。其实这里有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如果你不及时支持艺术家的想法来付诸实践的画,那么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一想法会变得越来越贵也越来越复杂。

  H:你会让很多人去参观罗登火山吗?

  T:是有一些人去参观,他们给了这一计划提供了资金支持。因为《罗登火山》还没有创作完成,所以我并不想让它过早的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

  H:当你做完之后就能对公众开放了吗?

  T:距离完成还有很大一段距离。本来我想要2000年的时候完成,但总是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导致拖延。

  H:下面我们来看一下这件作品。 

 james turrell aten reign guggenheim new york designboom01

  T:这件是《太阳神阿顿的统治》(Aten Reign,2013),高85英尺。是我根据弗兰克·劳埃德·赖特(Frank Lloyd Wright)设计的古根海姆美术馆螺旋形建筑结构来创作的作品。我把美术馆的建筑本身变成了作品的一部分,将5个相互链接并带有 LED灯的大型圆环隐蔽地安装在建筑的每一层上。观众在美术馆底层进行垂直角度的观看。灯光和自然光逐渐变化,产生了不同颜色的渐变。  

Carn White Florian

  这一件作品是《CATSO(WHITE)》1967年,这是我早期开始将光放在墙上的作品。这件作品是Carn White(1967年)我把光打在墙上,光和地面相接,然后让平面变得立体了起来。墙面上似乎开了一个洞,可以让人通过。光与雕塑中用到的木材、或者陶瓷等不一样,是没有实体的。而想要做光艺术,其实是在做那些能让光形成的装置,就像是用来演奏音乐的乐器。

  H:光的未知之处是什么?

  T:我总是很惊讶人们无法彻底的阻隔光。科学家直到最近才找到一种材质,让光在穿过的时候变慢直到不能穿透。后来我开始在想“光知道我们在看”,所以在我们看到光的时候它是在不断变化着的。光对人有很大的影响,我们能在光照中获得维他命D,其实光从这种意义上来说是一种食物,我们都是“食光者”。光也会影响我们的情绪,在看电影时,周围都是黑暗的,只由荧幕是亮着的,光在这里成为了一种叙述者,将电影中的故事描绘出来。

Inner way Turrell

  而光在我们闭上眼睛之后也持续影响着我们。我们在梦中也会见到光,而这时眼睛是紧闭的,所以光是来自我们的记忆吗?不是的,因为梦中的景象并不全是来自记忆,很多是我们从来没见过的。那么在晚上闭上眼睛的7到8个小时里,光是从何而来的呢?这是很有意思的。所以我的作品想要表现的是光,但是这种光是我们在睁开眼睛后所不常见到的,我们或许经常会在梦中见到这样的光,但不是睁开眼睛所见。

  所以我想要让观众认知这样一种我们了解但却不常见的光。就像是你认识一个人,但却在一个意想不到的场景下碰到他,一时想不起他的名字也不知道他来这里做什么。这就是我想在作品中表达的,你知道这种光,但并不是睁开眼所见的熟知的光。

  H:你刚刚过完七十大寿,准备之后何去何从呢?

  T:我在二十年前就在做这样的艺术创作,之后也继续我的艺术生涯,也想试着找回年轻时那种充满能量的感觉。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詹姆斯·特瑞尔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编译/孟媛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评论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新闻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