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纤维艺术实验教学课程体系剖析:以密苏里大学哥伦比亚分校为例
2017年06月15日 15:06:08    作者:徐晶、陈一   来源:《装饰》杂志

  密苏里大学哥伦比亚分校成立于1839年,是一所公立的“博士科研/横向研究型大学”,现在已发展成为密苏里大学体系。其艺术系成立于1877年,纤维艺术专业方向历史悠久,专业辐射力覆盖美国中部多个州,是美国中部纤维艺术专业的重要教学科研基地。

  纤维艺术实验课程教学内容设计

  该校纤维艺术实验课程群,通过开放实验室和全校选课的方法,让所有专业的学生都有机会学习和了解艺术,能扎实地学习本专业知识。纤维实验课程融入多种媒体,如版画、绘画、摄影、雕塑、新媒体艺术表现,让学生掌握融合所需要的感知力、审美力和技术技能。

  本科阶段课程:“纤维基础”(3学分)学习各种纤维和媒体,包括造纸、织布、曲面设计和构成的基本技巧;“中级纤维”(3学分),包括现代织机和各种现代技术的运用、造纸和表面设计和开发工艺;“高级纤维”(3学分),由学生自主选择材料和技术,强调个人风格发展的高级纤维技术的探索。所有的纤维课程都在面积近800平方米、设备非常完备的Binham Common大楼专有纤维实验室内进行。(表1)

 表1

  在教学安排上,每个学期把一门课程分为若干个项目(Project)。每个项目有自己的教学、实践、评估的完整流程。另外,学生通过自主安排时间,随时可以进入纤维实验室(实验室24小时开放)完成自己的作品。

  整个纤维实验课程贯穿三条能力培养的主线,分别为:认识不同材料的艺术表现力,锻炼多维度的造型创造能力,利用不同的工艺技术进行设计的能力。

  这三方面的能力培养最终通过三个学期内数个项目进行由浅到深的融合,达到最终教学目的,其研究的深度和涉及的广度由入门到高级不断提升。比如:材料由入门常见的材料到更加高级和前沿的材料;造型由二维的线描(刺绣)、色彩(拼布)造型到三维的空间结构(实验性、编织),越来越复杂多元;工艺涉及如何将材料组织到一起,从纯粹手工艺到利用各种现代物理和化学手段,如现代数控和加工设备进行纤维工艺的研究。

  课程依据循序渐进的思路,组织安排项目。第一学期的教学单独训练三个方面的内容,强调扎实的基础和概念的理解;第二学期的项目融合在一起,每一个项目根据年度访问艺术家进行不同安排,通过外请教师引入前沿知识,为学生展示艺术的多样和创造性;第三学期则重在现有基础上实现创新,强调学生在导师指导下独立研究,着重训练研究能力。课程的每个项目都涉及不同类别的基础实验环节,有精心的安排和节奏的变化,让学生避免了对一种类型重复和枯燥的训练,得以维持创作的激情和新鲜感。(表2)

  表2

  厚重的系统化训练:纤维基础

  正式开始课程之前是激发学生求知欲的专业导入课,安排学生参加纤维艺术专业协会组织的系列活动。这些活动包括相关主题展览、专业研讨会,以及与艺术家的交流互动等。活动安排有计划地针对大众和专业学生,既有学术内涵,又深入浅出,旨在将学生引入艺术创作的情境。

  1.“表面设计”项目

  专业导入课之后,进入纤维基础课程训练。教学一开始即是抓住纤维艺术核心的“表面设计”项目。这一阶段的教学目的是通过染色、折痕、改变纤维外表等入门手段,引导学生从绘画、构成等传统手段向纤维材料过渡。内容包括:利用版画的表现手法研究图形的肌理,理解染料、色彩和材料之间的关联;针对不同类型的染料,利用不同的刷涂方式;如何使不同染料附着在不同材料上,其密度、纹理、颗粒怎样呈现出不同的面貌并影响最终效果;具有透光性的染料在与材料叠加之后,会产生哪些微妙的色彩变化,等等。这些是单纯架上绘画创作无法体会和实现的。这一阶段是从基础到专业,再到材料创作的第一次延伸,为后面的高阶内容奠定了创新的基础。(图1-3)很多学生在学习纤维基础课程的同时,也选修版画课程,在版画课程中学到更加专业的制版工艺,再对纤维基础环节内容进行补充,有助于深入理解两者的联系。

图1-3 表面设计(材质研究)

  2.“篮子结构”项目

  第二个项目是“篮子结构”。教学的主题是将线材的纤维材料在三维空间中编成一个篮子造型,要求不可使用黏胶和其他物理方式固定,仅用纤维材料完成一个独立的完整结构,旨在让学生了解材料特点与三维造型之间的关联。教学实施时,学生必须对材料厚度、编织密度,及固定方式形成清晰的认识,甚至具备一定材料力学和结构方面的知识。这些知识对未来进行三维结构纤维创作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这个分支一直延续到可穿戴的编织课程。(图4)

 图4 篮子的编织

  3.“造纸术”项目

  最后一个项目是“造纸术”。这个阶段,学生不仅使用现成的材料创作,更重要的是操作造纸设备,利用化学及物理方法,理解材料的创造过程。(图5)

 图5 用纸浆材料制作腊肠效果

  在纤维基础阶段,教学内容涉及材料的表面性能(外观)、力学性能(结构)和物理化学性能(制造),让学生们有机会全面掌握与纤维艺术相关联的技术基础。

  教学过程中,学校提供了非常完善的网络教学支持。上课之前,教师会在网络教学平台上发布所有辅助性资料供学生预习。授课期间,教师简短介绍课程目标及步骤,介绍往届学生的优秀作业,学生在教师及实验室辅助人员的帮助下在实验室完成作业。每个项目的课程都包含授课、反思和批评三个环节。教师不在时,实验员(往往由在读研究生担任)协助解决技术问题,比如复杂的设备操作、染料的制作等。实验员可有效帮助学生突破实验中遇到的难点,处理实验过程中琐碎的杂事,让学生精力集中在核心环节上。

  瑰丽多姿的艺术场域:中级纤维

  通过一学期的基础学习,对纤维材料和纤维艺术感兴趣的学生,可选择中级纤维课程继续深造。这一阶段课程系统性地展现了纤维艺术和纤维艺术家创作的众多可能,展示了全世界各个文化的纤维艺术作品和相关联的艺术门类。根据学生的学习进度,学校会有目的性地选择外聘教师(非终身教职体系内),或者邀请该领域内有代表性的一线艺术家授课。

  1.“可穿戴纤维”项目

  纤维艺术与服装设计的关联非常密切,同样是处理软材料。纤维艺术为服装设计提供了面料、造型的灵感来源。通过延续前一阶段“篮子结构”的造型方式,学生寻找纤维材料和身体之间的关联性,其作品的形式可以是首饰、概念性服装(图6),甚至是一种抽象动态的立体编织效果,其中结合了其他多种专业知识。

图6 可穿戴纤维

  2.“绣花贴片”与“刺绣”项目

  “绣花贴片”项目将不同质感和色彩的绣花贴片缝合在一起,强调一种碎片化的色彩创造。“刺绣”项目由艺术家格哈达·阿曼(Ghada Amer)负责,她以自己的艺术创作经验,向学生展示跨文化的刺绣方式。(图7、8)

  图7 刺绣练习

 图8 格哈达·阿曼刺绣作品

  3.“靛蓝扎染与蜡染”和“编织”项目

  靛蓝印染技术历史悠久,授课教师、艺术家罗兰·里基茨(Rowland Ricketts)则让学生看到如何在传统工艺中加入现代性,将靛蓝印染与装置艺术相融合,同时讲授日本天然靛青印染的技术。(图9)在“编织”项目中,学生通过编织把线材变成面材,学习面材的质感与肌理设计。

  图9 罗兰·里基茨的作品《As Is Red Aligned and Centered Yellow Moving Through》

  4.教学反思

  国内纤维艺术教学目前存在的问题是课程过于细分,如扎染、刺绣、编织等。虽然每种技法都有本身的发展规律和特点,但是这样过于强调单体研究,有时候会割裂知识联系,影响学生知识体系的构建。美国的中级纤维艺术课程模糊了各门技术的界限,让学生们朝着综合运用的方向努力。例如染色之后再进行设计,结合刺绣技法,或者在编织结构后叠加各种刺绣或者染织的效果。又如编织本身用传统线材,可将重新染色后的纸、布料作为编织材料,继续三维立体的结构创作。(图10-11)美国教学体系对于专业交叉、知识综合的重视并非停留在纸面上,而是教学专家多年教学研究的结果,其最终制定的课程结构与实践策略务实、有效。

图10 结合刺绣和照明功能的交叉设计

  图11 小巧别致用于床头灯的照明

  创新靶向的培养人才创新:高级纤维

  在第三个阶段高级纤维课程中,教学重点从技艺的再现转化,转移到提高学生的创新思维能力上来,鼓励他们寻找适合自己的新材料和工艺技法,表达个人独特创意与原创性思想。通过对应的三个训练项目,以综合、交叉的手法,帮助学生提升能力。

  1.“实验性纤维”项目

  实验性纤维制作强调对作品及纤维艺术文化背景和当代意义的探索。(图12、13)在教师的指导下,学生创作可根据自己的一段回忆、经历,一段散文、诗歌或者哲学思考展开,甚至只是关注去表现突发奇想或者灵光一现的感受。设定这类教学主题,一方面,基于纤维艺术教学团队多年的教学经验和研究讨论;另一方面,美国是一个多民族国家,学生来自很多不同地方,各有文化习俗,以这种开放的主题创作,能够调动学生的积极性,让他们把专业知识与个人独特的生活经验相连接。笔者曾完全参与教学实践,深刻感受到这个主题创作可令学生很容易地想出要表达的内容、故事,在讲述自己作品过程时,也容易产生共鸣,引发更多的讨论。项目初始阶段,每个学生必须明确阐述实验的每个环节、难点与最终目标,并在汇报会上回应同学的提问与评价,这有助于审视自己设计思维的逻辑性,更好地实现创作。

  图12 学生作品《逝》, 材料为钢丝、沙粒、残破的手套,描绘的是作者的一段童年回忆

图13 学生作品《奶牛》,利用纤维材料表达作者的社会观点:奶牛和社会责任、动物权利

  2.“低技术纤维工艺”项目

  该项目的教学内容顾名思义,即研究编织、纺纱、合股、结绳等已经退出商业市场,但是又凝聚传统民俗魅力的各种手工或半机械技艺。它不仅是对原有传统技法的传习模仿,而且要求学生尝试在手工艺的基础上自己进行理解和改造。

  3.“高技术纤维工艺”项目

  与前一个项目相对,“高技术纤维工艺”则从前沿工艺技术出发,比如数码印花、数控绣花等具有未来发展前景的技术。例如学生玛丽·玛格丽特·桑德博斯(Mary Margaret Sandbothe)的纤维艺术作品《False Senseof Care》,就将性别和文化理论的对话主题结合高科技内容,进行数码转印,通过模仿纤维刺绣在布上的肌理效果,收到了底布本身的肌理材质和数码印制肌理材质的丰富效果。从而将一种文献性的主题,通过现代科技手段进行表达,成功实现了高级技术的应用及个人风格的展开。(图14-15)

 

 图14、15 玛丽·玛格丽特·桑德博斯作品《False Sense of Care》

  结语

  通过对密苏里大学哥伦比亚分校纤维艺术实验课程的介绍,我们能够感受到美国对于实验教学的重视,以及对于课程体系、教学方法的精心设计。他们先进的教学理念和以创新为最终目标的组织教学,为我国相关教学提供了良好的参照。目前,笔者也在现有的专业实验课程中进行改革,尝试将这些具体的方法运用其中。当然,以实验室教学为核心的改革还需要一段时间的不断尝试,需要各方面形成合力,才能取得更好成绩。

注:本文发表于《装饰》杂志2017年第4期,本次发表文字有删减。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徐晶、陈一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评论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新闻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