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秘的异端
2017年06月26日 10:06:13    作者:吴鸿[博客]   来源:艺术国际

  张森的装置作品似乎是提供给我们解读她的绘画作品的一把钥匙。

  装置作品“忏悔盒子(诅咒盒子)”是由两部分组成。“暗箱”是由不透明的黑色盒子构成,观众可以将双手伸进这个暗箱中,在自己也无法审视的情况下,书写或并不书写那些只有自己知道的忏悔、忿恨、不满或诅咒。这似乎是一个极具仪式性的象征,它把那些只能深藏在每个人内心深处的思想的异端,经由“合法化”的途径得以公开的表达和呈现。但是,非常诡异的是,或许因为盲书的缘故,抑或因为潜意识中并不愿公开自己内心隐秘的本能,而试图遮掩、涂抹,每个人的书写结果最后都变得层叠交错、无从辨认。而另一个“明箱”是由透明的亚克力材料构成,观众可以用白色铅笔在白纸上书写同样的内容。在此,书写行为仅仅是一个假设,因为并不会留下可以辨认的痕迹。即便如此,白箱的参与者仍是人数寥寥,或许是因为人并不能适应由意识来指导潜意识、由合法来“偷渡”非法。而这件作品的象征性即在于,在一个正常的、理性的、规范的,由清晰的逻辑关系构成的世界中,是无法为那些不正常的、非理性的、逻辑混乱而模糊的异端留下空间的。它只能隐藏在潜意识的阴影中,甚至成为一个无法被公开谈论的禁忌。即使是在个人的意识中灵光乍现,也会带来深深的原罪式的罪恶感。

《忏悔盒子》装置

  而张森的“忏悔盒子(诅咒盒子)”恰恰就像是一个横跨在意识与潜意识、理性与非理性、公开与隐秘、合法与非法之间的一座桥梁。甚至是就像那座潜藏在中国鬼话传统里的奈何桥,联接着阴阳和生死。

《秘密》装置

  另一件装置作品“秘密”则像是一个补充或附注。床铺上黑色的毛毡代表着梦、潜意识,抑或意识中的非法成分。而柜子上失去了标示的时间和药品,则是进入那片隐秘之境的途径;或者也可以说那是打开了被理性所封存着的秘境的钥匙。

  那么,这段关于张森的装置作品的论述与她的绘画作品又有什么关联呢?我们可以来看其中的一幅作品“使用忏悔器的教宗”,当然,这是艺术家虚构出来的一个场景。教宗作为基督的代理人,可以神的名义转达其他信众的忏悔。如果教宗本人也使用忏悔器,那么就会出现一个悖论:在承认教宗的神性的同时,是否也要承认他的人性?逻辑的悖论将逻辑本身的严整性和神圣性撬开了一道裂缝,由此,那些隐秘的“异端”得以显现。

《使用忏悔器的教宗》纸本综合材料,110×80cm,2016

《秘密》纸本综合材料, 110×80cm,2016

  首先,我们看到的是“罪人”系列,这里有各种按照“正常”逻辑难以理喻的杀人理由,他们是规则的破坏者,同时,自己也放弃了用正常逻辑自我申诉的机会。接下来,还有异装癖、受虐狂、双头人和骑猪人,这些似乎只能隐藏在潜意识、非理性的黑色暗箱中的规则破坏者和正常逻辑的异端,他们是常识之外的禁忌对象,也是规训背后的法外之地。而在这个由异端、异形者构成的系列中,我们似乎又看到了另一个跟随的人,他就是自由绘画者。

《68岁的异装受虐癖David Mash》纸本综合材料,30×20cm,2015

《因吸烟被劝阻而杀人的Johnhy Max Mount》纸本综合材料,30×20cm,2015

《亲爱的,这里很安全,我们相爱吧》纸本综合材料,55×65cm,2015

  为了维护理性世界的完整性、精确性和逻辑性,绘画语言和绘画元素的逻辑之扣早已锁紧,能指与所指的关系也已然稳固和持续。这时,张森要做的便是在每个环扣中埋下那些隐秘的异端,然后轻轻抖一抖那条逻辑之链,这样,似乎编织紧密的绳索便悄然松开了很多豁口。至此,语言便自由了!

  唯有如此,我们才能明白张森在作品的制作过程中所坚持的绘画性的理由。从这种自由绘画的角度出发,我们看到她的绘画语言的内在张力。而这种张力,是从完整性、精确性和逻辑性的重压下刚刚解放出来,还带着伸展之后的蜷缩和痉挛;还有刚脱离封闭的暗箱之后的欣喜与张扬。

  回过头来,我们再看张森用这种绘画语言所描绘的那些异端者或异形者的时候,也才能更深地体会到人性的复杂与幽深。

  2017年6月13日,于北京通州

相关链接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隐秘的异端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吴鸿的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