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半狄一瞥——当代艺术中的画家、诗人和文化英雄
2017年08月11日 13:08:26    作者:周文翰   来源:雅昌艺术网

  最近赵半狄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回顾展,让更多人有感触的可能是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境况,十年一个轮回,它和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似乎都进入了低潮期。而对这个展览,尽管私下里一些评论家、记者朋友对赵半狄的艺术作品尤其是近作没有多少好评,他表面上开跑车、爱造势的张扬生活方式创作方式也和许多人对艺术家的角色设定不同。我反倒觉得赵的作品以及创作方式在中国当代艺术生态中具有某些让我感动的独特性,在我看来,他是当代艺术界的天真诗人之一,一个曾经努力要变成文化英雄的诗人最终还是做回诗人的诗人。

  在中国当代艺术江湖里有几种角色:画家,这是传统的最为职业化的一个角色,技术上画得好画的不好大家大致有个评价,脑袋灵活的还想更时髦更当代一些,保守点的就画好了也成;学究,这是学院派艺术家里比较常见的一个类型,就是在一系列就有的文化传统和图像基础上进行引申性创作的艺术家;文化英雄,就是那些战略手段高明和风格定位明显而有切合了时代潮流的文化战略家,对他们来说选择国油版雕之类的美术细分材料、风格类型并不重要,关键是他们可以调动各种图像、文字和社会媒介进行表达,作品的质量和独创性并不重要;当然,还有一个角色比较活跃,就是混子,就是那些画的也不好、文化策略也简陋,只会根据流行的艺术和文化潮流不断改变风格的那些墙头草艺术家,所以只能“混来混去”。

赵半狄 《一个童话》人民币、肋骨、血、玻璃 装置 12X12X36CM 1994年

  赵半狄本来是个优秀的画家,他1980年代末的绘画中那种对场景的描绘和透露的日常诗意在他们那代人中也算是技术和观察比较好的吧,其实他这么一直画下来可能在实际利益上所得要比当个“观念艺术家”实惠。可是他似乎是那种敏感而不安分的人,不像成为画家和学究,1990年代就开始搞观念艺术,熊猫人之类,他有表演的雄心壮志,但是文化战略上并不高明,似乎也努力搭奥运会、时尚和芙蓉姐姐的网红热之类的便车,总是没有冲上闪电战落入谷底,就那么在平原丘陵地带摇晃着。他没法和国内或者国外媒体或者主流人群的核心关切互动,仅仅是在图像层面进行了关联,很难引起社会心理氛围上的“共情”,这方面艾未未才是少有的媒介战略大师,尽管他的作品其实是学究式的引文式的。当代中国美术界能成为文化英雄的,是陈丹青、艾未未这样的可以挑逗社会表徵系统的战略级艺术家,吴冠中、刘小东这样的著名艺术家都算不上是文化英雄,他们做多算是因为各种因素合力造就的“明星”但不是“文化英雄”。

 《赵半狄和熊猫》120x120x6CM 灯箱 1999年 图片由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提供

  赵半狄的观念艺术虽然也有社会事件的影子,可他私人视角的亲身介入具有十足的现场性、个人性的行为,他实际上操作的“个人体验的社会文化的影子”,而那些文化英雄则要直接操作或者呼应能量巨大的舆论。赵半狄的“熊猫人”是个美学化的名词而不是动词,他没有能击中高速变动中的社会情绪。

  他是一个晃晃悠悠的诗人,古往今来有两类诗人最常见,一大类是以圣神、自然的代言人的身份,使用启示的语气说话,另一类是用自然和世事的观察者的身份,使用感喟的语气说法,他是后一类诗人。诗人大多天真,他们的表演在这个时代其实显得“幼稚”和“可笑”,每天发生的惊悚新闻已经把民众的神经反应系统锻炼的百毒不侵。赵半狄在欧洲小城弄“一个人的奥运会”仪式在那里看起来是个“大事”,可在中国,随便一个城市一个公司的“大项目”、“大工程”、“大活动”牵涉的组织动员规模、资源都比这个艺术项目大出不少,甚至戏剧性也堪称惊心动魄。所以这些“太艺术的项目”无法再冲击人们的想象力,也难以引起多大“共情”,大多数人可能只把它们当作“有趣的视频资料”短暂凝视而已。

  别看赵半狄闹得欢,他还是个多愁善感的诗人。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赵半狄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周文翰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评论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新闻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