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素:观看的极限
2017年10月17日 11:10:32    作者:文/刘禾 译/王思维   来源:今天文学

像素分析十八号,杨宏伟

  在某种意义上,艺术家为这次展览创造了一套新的活字,并将之命名为“像素”,似乎是在隐喻电脑屏幕上能发光的单位,像素。我们不妨将杨宏伟的“像素”想象成一个又一个的“图像活字”,只不过他的这些活字,并不是人们所熟知的字母活字或汉字活字。

  ——刘禾《像素:观看的极限》,收录于《今天》第114期

  杨宏伟是当今中国文化领域里新崛起的一位重要的艺术家,其创作一以贯之地对媒介(medium)——亦称“介质”——的物质性进行探索,同时努力发掘不同模件(modules)的内在潜能。他新近创作的一组作品《像·素分析》于2016年6月开始,在哥伦比亚大学全球中心-北京展出,历时两个月。杨宏伟的这组作品,让人们有机会对这位艺术家的多重实验获得最新了解。

  这个展览既有观念上的冲击力,又充满了视觉上的新鲜感。艺术家带着强烈的好奇心,探索各种各样的观看方式,比如人们观看中的幻觉,以及这种幻觉对人的永久诱惑。但杨宏伟的工作方式似乎又试图靠近数学的严谨和精度。其实,这幅作品成功的秘诀来自于一个简单的原理,那就是单位像素(discrete pixel)这个概念的潜力——一个简单的原理竟派生出如此丰富多彩、叫人百看不厌的作品。

  艺术家杨宏伟于1968年生于天津,毕业于北京中央美术学院。在中央美院就读期间,他系统地接受了铜版画、石版画、木面木刻和木口木刻等方面的训练,从事版画创作至今已有二十余年。与此同时,他还凭借多年丰富的经验积累,在美院的版画系执教。过去十几年间,杨宏伟曾在国内外举办多次画展,其中木刻作品《日蚀》(2007—2008)、大型木刻《天一生水》(2009),以及2010年创作的巨幅木口手卷《世纪坛》都备受赞誉。这些不同风格的尝试,在2012年的大型系列木板雕刻《退潮》中达到一个高峰。正是这些作品为杨宏伟带来了才华横溢的美誉。无论在中国还是在世界,他的木刻技艺都达到空前的水平,可说鲜有人能及。杨宏伟在获得这些木刻和版画成就之后,开始尝试如何进一步突破视觉艺术本身的局限。《像·素分析》便是这一尝试的突出表现。

  版画艺术的特性无外乎在纸张抑或其他媒介的平面,进行多重复制。杨宏伟深谙这一特性,并由此出发,对媒介、各个介质之间的转换(remediation)以及不同模件艺术(modular arts)的潜能,进行了长时间的探索。出于对木料材质的熟悉,他发现了可以生成一整套模件图像制作系统的复数原则。比如,他把木料制成大小相同的木块,或铸模多个亚克力或不锈钢的方块,然后把这些模件组成不同的图案或图像。

  这一制作过程,让我们联想到活字印刷的模件性,因为活字印刷恰恰也是强调模件的重复性、替换性、复数性以及组合性等多重功能。可以说,在某种意义上,艺术家为这次展览创造了一套新的活字,并将之命名为“像素”,似乎是在隐喻电脑屏幕上能发光的单位,像素。我们不妨将杨宏伟的“像素”想象成一个又一个的“图像活字”,只不过他的这些活字,并不是人们所熟知的字母活字或汉字活字。

  活字当然源自于中国古代印刷术——宋人毕昇(990-1051)于1040年发明了活字印刷,尽管国外往往错误地将其发明权归于德国人约翰内斯·古腾堡。这个古老的复制技术,在杨宏伟的作品里获得了新的含义,因为艺术家在概念上把活字的模件性与电脑屏幕的“单位像素”结合在一起了。而何为“像素”?pixel(像素)这个英文词是一个缩写的计算机词语,由两个英文单词“picture”(图像)和“element”(元素)组合而成。所谓“单位像素”是指电脑屏幕上一个个肉眼难辨的小发光点,屏幕上呈现的图像,不论大小,都必须由大批的像素点组合而成。因为无论是LCD屏幕还是CRT显像管电视,但凡显示屏都必须由成千上万个像素点的矩阵所组成,哪怕是640×480的低分辨率,它的像素也是由640乘以480个像素点组成的矩阵,加起来就是307200个像素点。即便如此,屏幕像素点的总量依然是有限数字。

  这里的妙诀是,有限数量的像素点可在电脑屏幕上形成无限数量的图像。这一特性,可能启发了杨宏伟思考有限和无限之间的关系,即有限数量的木块或亚克力方块与无限组合形式之间的关系,换句话说,就是什么样的组合逻辑能让有限数量的元素,创造出无限的任意变化的形式。杨宏伟在探索自己的“图像活字”的复数性和模件性的过程中,获得了穿越不同媒介界线的自由,他不仅跨越了传统与现代性的边界,也打破了模拟(analog)媒介与数字(digital)媒介的分野。

  《像·素分析》简洁、优雅,看后令人耳目一新。这组作品集中体现了“图像活字”的复数原则,这一点对于牢牢把握了复制艺术的杨宏伟来说,实在是水到渠成。《像·素分析》的模件系统和其他符号系统一样,通过有限模件的组合来生成无限数量的图像。正如电脑屏幕上的像素点,单一的模件无法独立存在。这部作品也一样,它的构成依赖于复数模件的组合,而这些模件各具不同的吸光率或折射率,经过组合之后,才能生成可见的图案、形状或图像。整个制作过程就像一个逆向工程,是艺术家杨宏伟对电脑屏幕的像素点施行的逆向工程,他用自己制作的三维装置,反过来隐喻电脑世界的数码媒介,一反常态地将“单位像素”变得可见、可触,甚至有效地颠覆了数字媒介和模拟媒介的概念分野。

  那么,人们从这些作品中究竟能看到什么?一个像素化的蒙娜丽莎,宋代画家郭熙的山水画,还是在不同媒介中被人来回复制的观音像?乍一看,这里的每一件作品都似乎指向某个著名的西方绘画、某一幅文人画或佛像的复制。走近看时,却并不如此。原来,艺术家是在像素的复数阴影之间、不同的媒介之间,发掘图像的多种可能性。这是否意味着,我们看到的不过是复制本身的幻象,而非对任何原件的复制?或许,像素的光和影在不同的媒介之间游走不定,它多少让人们对当代艺术的本质窥知一二,检验人们观看的极限到底在哪里。

  注:刘禾,学者,作家。曾就读于西北师范大学、山东大学、和美国哈佛大学。1990年获得哈佛大学比较文学博士,先后执教于美国柏克利加州大学、密西根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现任职位是哥伦比亚大学终身人文讲席教授及清华大学中文系的双聘教授。曾获奖项包括美国古根海姆大奖、美国人文研究所年度奖、柏林高等研究所年度奖等。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像素 观看的极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文/刘禾 译/王思维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评论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新闻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