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夭折的美育启蒙:陈炯明与广东省第一回美术展览会
2017年10月25日 10:10:53    作者:李若晴 ​   来源:《美术观察》

  

图1 陈炯明像,摄于1921年任广东省长期间

  一、引子

  数十年来,历有争议的民国史重要人物陈炯明(1878—1933,图1)已经被讨论过许多次,欲对其做一点新的探讨,并非易事。但是,陈炯明思想中也有一些特殊之处,可以得到学术上新的解释。譬如,他与“广东省第一回美术展览会”的关系,便可从美术史的角度进行阐述,当然,从此角度来探讨陈炯明的思想,可能资料会很欠缺,但他确实是研究近代广东美术,尤其是岭南画派一个不可绕过的人物。

  1921年12月,得风气之先,广东省政府举行了全国首个省级美术展览会“广东第一回美术展览会”,据当事人胡根天回忆:

  广东全省第一次美展,筹备了几个月,便在1921年12月借用广州市文德路广东省图书馆展出。展览会是由当时粤军总司令兼广东省省长陈炯明担任会长,副会长是画家高剑父,顾问是律师谢英伯,还有画家高奇峰、赵浩公、温其球、姚粟若、李凤廷、陈丘山、梁銮、胡根天、徐藏龄、刘博文(女)、雷毓湘、金乐仪(女、工艺美术)等任审查委员,分别担任中国画和西洋画及工艺美术等出品的评选并协助筹备。〔1〕

  显然,此次美展引人注目之处,正在时任广东省长的陈炯明降尊纡贵,出任美展正会长(图2)。1921年是陈炯明平生中最辉煌的一年,其声誉达到了人生的顶点。当年九月,援桂战争结束,陈炯明回到广州,受到空前的热烈欢迎。其幕僚莫纪彭这样回忆:

图2 广东省第一回美术展览会全体职员合影,前左三副会长高剑父,前左四会长陈炯明。

  陈竞存练兵漳州,卧薪尝胆者凡三年,民国九年秋率师返粤,不期年而两广底定,军威之盛,民望之隆,均达其毕生事业之巅峰,外则受直皖巨子之推崇,信使不绝于途;内则倡“模范起信”,谋励精图治。竞存与其同志于此时均满怀希望,但觉前途灿烂如锦,而未始料及巨变之将临也。〔2〕

  陈炯明在闽南新政的杰出政绩为他赢取了崇高的声誉,而他在广东的建设,则延续了他在闽南的做法。长期的军旅生涯并未使其脱去文人的本色:

  竞存敬礼文士而厌与武人接近,尝谓余曰:“吾人为办文化事业才要找钱,找地盘。吾虽厌兵,但必须掌握军队,方能推动文化事业。”竞存实为文人,理想家之性格,故对于洪兆麟辈粗鄙不文之同袍常感不耐。自桂返粤,其与余同趁一舟东下,而不与部队同行。〔3〕

  甚至有些秀才的穷酸气和头巾气:

  竞存酸秀才之性格,不仅表现于前述引用功臣赞之告捷文字,与对吴子玉之酬答,平时亦极讲究文辞,秘书代拟函牍,辄不能满意,有退还稿件达八次之多者。〔4〕

  书生气与酸腐气,自然只是陈炯明性格的一面,这也是转型时期民国政治家的普遍特点,其最为世人所瞩目的,仍然是其非凡的行政能力和建设才能。陈炯明二度执政广东,其建设在当时提倡“联省自制”的各省中,是最有实效的。他注意新思潮、新文化的发展,并将其具体运用于地方自治的各项设施上,而且进行各项社会改造。他有一种高远的理想和抱负,希望将广东建设成一个模范省,其后逐次将其理想推广至全国,从而达到统一南北、建设中国的目的〔5〕。

  陈炯明为何要举办全省美展会,又为何愿意出任会长?在“联省自治,模范起信”的建设模范省的浪潮中,这次美展会体现了哪些特点?在“美育代宗教”的时尚舆论中,美展会是否具备美育普及的意义与内涵?这都是本文将予与讨论的。

  二、发起广东美术展览会的原因与筹备经过

  美术展览会的筹备经过,在《广东全省美术展览会会场日刊》(以下简称日刊,凡引用日刊材料者,不再标明)中有较为详细的记述,现抄录“本会筹备经过情形”(图3)如下:

  图3 日刊“本会筹备经过情形”条

  广东全省美术展览会,于民国十年十二月二十日,为本地迅雷,轰然一声,电光灿烂,出现于社会眼帘,其会场陈列之情形及出品之踊跃,如火如荼,极一时之盛。惟推究此会成立之远因,及筹备经过之情形,非逐一记载,恐吾省人士,未知其详,爰列举如下:(一)本会发起之远因,陈省长平日对于美育,最为注重。尝谓一国之文明程度,视美术之消长以为衡。故从前在漳州时,亦曾开美术展览会一次,盖深知美术为工业之母,非振兴美术,不足以促工业之改良也。漳州所开之会,乃高君剑父主其事,除绘画、刻雕、刺绣等项外,举凡关于美术之工艺品,如金石瓷陶之属,莫不毕备,尤以历朝名画为会场特色,盖美术展览会之规模,当时已斐然可观矣。惟是漳州地处一隅,难以普及,且复限于经济,于征集奖励,终觉未臻完满,而陈省长提倡美术之苦心,尚未酬万一也。迨我粤军兴,河山恢复,金戈铁马,尚未宁息,而独于百忙中,首及此事,以高君剑父为美术名家,复对于美术展览经验最富,即委为专员,设处于太平沙津筹备进行事宜,此本会发起之远因也。〔6〕

  这里要谈一下陈炯明与高剑父的关系。陈炯明虽然很早就得到同盟会元老朱执信的赏识,而且他对革命党人也持同情的态度。但是他早期思想倾向于立宪派,直到1909年方才加入同盟会。关于陈炯明加入同盟会的介绍人为谁的问题,目前有两种说法:普遍认为应是朱执信〔7〕;另一种则是高剑父,这是方人定的交待材料里面说的〔8〕(图4)。另外黎葛民、麦汉永也提到:“通过剑父的介绍参加同盟会的计有林冠慈(原名林观戎)、陈炯明(竞存)、刘群兴等人。”〔9〕但方葛诸人的信息来源皆出诸高剑父,可谓孤证,未必可信。以陈炯明在当时的社会地位而言,似乎以前者较为可信。不过陈炯明与高剑父在此后的支那暗杀团里面应该是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图4 方人定手稿

  陈炯明1918年在漳州进行社会实践,深得社会各界的赞许。据李伟铭先生考证,高剑父曾经去过漳州并留有写生稿(图5),至于是否如简又文修高剑父年表所言“任粤军参议”则无法证实〔10〕。从日刊看来,高氏曾在漳州工作,并筹办过美术展览。无独有偶,胡根天的回忆录里面,也说他1918年曾一度在闽南漳州地区工作,当时他刚从日本回来〔11〕。换言之,第一次省美展里面中西两大画种的代表人物都曾在陈炯明漳州实践时期相遇过,而且都曾留学日本。

图5 高剑父《漳州写生稿》,广州艺术博物院藏

  陈炯明之所以选择高剑父担任省美展副会长并实际上主其事,除了日刊上所说的高氏本人擅长展览策划之外,更多的可能是对老友在职业生涯中失落的一种安抚。因为就在省美展开幕没多久,高氏因为学潮被迫辞去了广东省甲种工业学校校长一职〔12〕。从相关文献中,可以见出陈炯明对于此次省展的重视,首先是确定作品的审查委员:

  以省长名义聘请审査员,分绘画、雕塑、刺绣、工艺美术四部,绘画又分中国画、西洋画、图案等。国画审査员为潘致中、温幼菊、李凤廷、姚粟若、赵浩公、高剑父、高奇峰等;西洋画审査员为胡根天、陈丘山、雷毓湘、徐芷龄、刘博文等。〔13〕

  《广东全省美术展览会章程》(以下简称章程,凡引用章程材料者,不再标明)还对审查及褒奖制度做出明确规定。其第三十条规定出品均须付审查,参考品免审查。第三十一条规定出品人除参考品外,不得拒绝出品之审查。第三十二条规定因审查上必要时得令出品人具说明书。第三十三条规定审查员因审查出品物之制作法而到其制造处考察时,出品人不得拒绝。第三十四条规定了回避制度,即审查员对于自己出品或制品不得参与审查。第三十六条规定褒奖四种,包括一等奖金牌,二等奖银牌,三等奖铜牌,四等奖奖状。各种奖牌均附予证书。第三十七条还规定褒奖授与仪式以闭会后一个月内举行之。但因经费问题,最终没有颁奖。

  设立审查委员评选参展作品,在当时可谓是一种创举。民国初年,虽然出现了所谓的“美术展览会”,但往往只有“征集”而无“审查”,不少书画社团组织的展览,充其量不过是抱团取暖的同人展。章程还明确宣布,本次美展效仿法国的沙龙展。法国沙龙展堪称“现代美展之母”,其规范严格的审查制度确保了沙龙展作品的质量。当然,由于高剑父负主要策展责任,此次美术展不免又带有日本文展与帝展的特点,无论是法国沙龙展还是日本文展,在审查方面均极为严格〔14〕。

  有趣的是,正会长陈炯明与副会长高剑父,分别有游欧与留日的经历,或许正是这样的经历,促使本次美展从一开始就仿效自法国的沙龙展和日本的文展与帝展。二次革命失败后,陈炯明逃亡香港、南洋,其间一度赴欧考察〔15〕。他在法国逗留了数月,应该对于法国的沙龙展览有所了解。至于高剑父,则数次东渡日本,早在1909年便于香港举办了一次画展。

  陈炯明“联省自治”思想在此次展会中也有所展现,当然,他对省籍的界定还是宽松而富有弹性的。章程第四条虽明确规定:“本会之出品区域为广东全省。”但第五条则补充为:(一)本会得许可外省人及外国古今美术品陈列以为参考。(二)本省已故美术家之制品列入参考部。第八条还规定:“凡属广东省人不论其居留何地如不违反第七条之规定皆可出品,现住居广东之外省人如不违反第七条之规定亦可出品。”

  三、美育启蒙

  广东美术展览会筹备处曾经向各省实业厅或教育厅寄送了一封公函,公函里面首先提到美育的重要性,最后希望得到各省的支持,公函还将展览会的章程附上(图6):

 图6 江苏实业厅布告12号(《江苏省公报》1921年10月21日)

  案准广东美术展览会筹备处函开。我国古重美术,鼎彝圭璧象铸,琢雕精粹,缜密殊绝。六朝以还,雕文刻缕,丹青锦绣之属,益复精妙。乃谈学术者,尚朴黜巧,辄以小道藐之,甚或诋为丧志,屏为末技。讵知美术之用,大之足以发扬民俗特性而端其品好,小之亦足为工业改进之助。较之经世道术,无不及焉,或且过之。西哲有言,觇一国之文化,当先觇其美术。近世学者亦倡美术代宗教之说,足见美术在国家文化上所占地位之高而关于社会知识与德性为深且切也。顾世竞于权利之争,知美育之足重而趋之者实鲜其人。于是其用不彰而其术亦渐衰落。习国画者不探奥妙,研西画者徒尚皮毛,即雕绣之品亦远逊乎古人。岂精力才能有所未逮耶?在上者视之也轻,故习之者不振。及今有从事提倡而激励之,恐其退化。尚不止此,夫美术衰落,即为工业窳楛之征,亦即为道德沦丧、人格卑下之渐。谋国者用是隐忧也。敝省省长陈公深慨乎此,故粤局甫定,即首倡美术,知无比较不足以图改良,非竞争不足以促进步,爰仿法国沙龙办法,特设全省美术展览会,以为全国倡并通令各县分设协会,广为罗致,数月以来,筹备不遣余力,今已略具端绪,定本年十二月为开会时期。窃念敝省僻处海隅,见闻不广,夙知贵省美术发达,才能众多,苟获惠寄珍奇,用资参考,俾敝省学者有所观摩。夫岂独百粤之幸。为此,寄上会章五份,统希察收并祈征集名制,依期寄粤,事关公益,谅荷襄助。抑复有请者,敝省人士居留贵地者,多道远音疏,无由普达,亦祈颁文通告,咸使闻之,俾得预备出品,依期赴会,更深感激。等由并送会章准此除分令外合行将章程一份令发该校仰即酌择制品如期迳寄此令。〔16〕

  在日刊中“本会启事汇录·欢迎投稿”条强调本会的宗旨是“本会振兴美育”,因此,对于“各界文豪硕彦,如有关于美术的著作,不拘何体”,均持“一律欢迎”的态度。

  应该说,这是民国时期一次重要的美育启蒙活动。这种启蒙,一方面是针对参加展览的画家而言,另一方面则是针对参观展览的观众。在筹划处公告中,专门发布了会场规则,对入场观览提出了11项要求:

  (一)观览人每人须购观览券一张,入门时交收券员查验,出门时由收券员收回,优待券免收。(二)观览人应遵守场内一切规则,不得违越喧哗。(三)会场出入路线,均以木牌标识,观览人按照路线,鱼贯而行,以免挤拥。(四)观览人不得牵带畜类,携荷笨物,及赤足裸体。(五)观览人不得于便所外任意便溺。(六)疯狂醉汉及有恶疾者,不得入览。(七)在场内一概不得吸烟。(八)观览人不得损坏会场内外花木,及一切物品,违者赔偿。(九)陈列品不得触动及抚摩,以免损坏。(十)观览人不得摹绘或撮影会场品物,惟得事务所许可者,不在此例。(十一)设观览人购普通券入场者,须将券交收券员撕角,出门时仍将原券交收券员收回。

  日刊还公布了展览时间为:“本会由十二月二十日起至十一年一月二十日止,每日展览时间,由上午十时起至下午四时止。”这些对于现代人来说不必说明的规则,但在刚刚进入现代的中国,却是陌生的。毕竟,对于中国人来说,进入一个公共空间来欣赏书画作品,还是一件新鲜的事情。传统中国人那种书斋中把玩书画的观赏形式,已经延续了近千年。因此,培养观众的观赏体验同样重要。

  那么,观众的反应如何呢?从日刊的记录来看,观众的反应是相当热烈的。日刊的“会场纪事”栏目给我们保留了许多有趣的记录。首先有不少女性来到现场参观,她们主要是当时政要的家眷。“足征女子富于审美性”条记道(图7):

 图7 日刊“足征女子富于审美性”条

  广东全省美术展览会,自开会以来,赴游览者络绎不绝,第二日尤为踊跃,足征粤人对于美育,非常注意。是日正午省长夫人及女公子,暨各要人眷属均莅会参观。对于陈列各品物极为称赞。闻是日偕眷属前赴游览者,数亦不少。说者谓此□□有益身心之游览,较诸各项玩戏,殊有天渊之别,一般优秀分子,多挈眷赴会,以广见识云。

  而日刊还宣告游览劵销售每天都在增加,据说仅仅开幕两天,就卖出五千多张门票,所以日刊自豪地说广东人是很崇尚美术的。“游览券销额日增”条记道:

  此次美术展览会,征集九十四县协会选送之雕刻图绘,金石各品,陈列供人游览,内容非常丰备,殊为一时大观,惟恐人数过尽挤拥,不得不略示限制,故从廉价收回券费,顷查一二日共售券五千余张,足征粤人心理,崇尚美术,而会内美术之多且精亦可见矣。

  日刊还说连外国人都很关注此次美展,而且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外人注意展览”条记道:

  美术展览会所陈列各品系搜集全省美术之精华,复经美术专家之审查选定,始行分别陈列,供人游览,其扬我国光、启沃文化之成绩,几于有口皆碑。顷查旅粤各外侨,对于该会亦非常注意,联袂到场参观者踵相接。据售券者调查,闻共有三百余人之多,而伫立注望,口讲指画,以称扬其成绩者,尤为多数云。

  日刊还刊登了不少社会群体的贺词,以示广受各界好评(图8)。据说连军方也出动了,专门派出飞机绕场三周,以表示祝贺。“飞机翱翔会场之庆祝”条写道:

图8 日刊刊登社会群体的贺词

  各界人士对于游览会,非常注意,而会中各人,亦悉聚会精神,办理妥协,极洽人意,闻现时社会各方纷纷赶制祝词,以志倾仰。昨二十二日有飞机翔空,绕会场三匝以志庆祝,由此可见社会之倾向该会矣。

  为了说明观众对此次展览的喜爱,日刊还记述了一名游客的观赏经历以证明游客乐而忘返。“游客乐此不疲”条写道:

  会场内地大而路曲,陈设各美术,左宜右有,美不胜收,最草率之人,亦须点余钟始能游览完竣。有一客因盘旋太久,临退出至曲桥时,欲走捷径,向铁门而过。守者曰:越桥外尚有剌绣雕塑等室,盍往观乎。游客曰吾于会内各美术,尚未尽情细览,已过二小时矣,俟异日当再来。守者仍照规则不允放过,游者遂折回转入北园茶室而坐,与他客笑谈曰:今足虽倦,而兴尚有余,品茗毕,再购入场券一张,以为翌日再游预备云。

  对于参展画家而言,这也是一次美育普及。章程第六条明确规定了画种:(甲)国画,中国画而参以西法者亦列入此门。(乙)西洋画,油画、水彩画、帕士帖尔画(木炭画)。(丙)图案画,美术工业图案。

  第七条则明确“属于下列各项之一者不得为出品”:

  (一)制作人已故者。

  (二)认为有碍风俗者。

  (三)画类面积平方不及六寸者“照营造尺寸计算”。

  (四)画类不能悬挂者。

  (五)纯粹摹仿他人制造者。

  (六)有损害他人名誉或招公众之嫌忌者。

  (七)认为无出品之价值者。

  在西洋画的普及方面,这一次美术展会可谓作用颇大:

  西洋画的评选,风波可更大,出品人为了要给自己被落选的出品争气,动口、动拳、动枪都表演出来了。参加评选的审查员有陈丘山、梁銮、徐藏龄、刘博文、雷毓湘和我。几个人事先开过一个会交换评选意见,决定凡是临摹、抄袭以及商业广告的作品,一律不能入选。这本来是美展或画展会习惯的通则,不应有什么争论。但是,事物的发展总是有一个过程。六十年前作为西洋画这一棵艺术之花在中国还是开始萌芽,所以什么是西洋画,西洋画作品怎样产生,要不要从大自然中直接抓取题材,作为文艺创作要不要深入体验生活等问题,是不深究或全不理解的。据笔者的回忆,当时广州市私人开设的画社或美术学校有二十多间,如果把大新街等处以描绘嫁娶喜庆用的油彩画商店算进去,数量就更多。这些画社绝大部分是商业性质,招收学徒、教授绘画,最重要的工具就是一把放大尺,材料就是什么炭粉或叫做炭精,成品就是人像,有时也搞一些风景。其次也有一些自以为是出人头地掌握新画艺的,则喜欢以彩色临摹外国输入的复制画或明信片;并且以此教授学徒。还有一种是以写广告画为生活的,和商店或工厂取得联系,沾沾自喜地以写月份牌为能事,主要题材就是当时小说界所谓“鸳鸯蝴蝶派”所描写的美人那种柔媚不健康的体态。由于时代进展,新文化还局限于一个所谓启蒙阶段。〔17〕

  西画审查员坚持原则,对参展作品进行删选:

  评选开始了,原则不能放弃。我们首先就把千幅以上——其中包括孙中山肖像三百多幅、陈炯明像二百多幅的炭粉相以及炭粉风景画全部淘汰;其次不论油画、水彩、粉彩、铅笔等的临摹品以及广告月份牌画也给它落选了。结果入选作品只有一百五、六十幅。另外加上审查员出品合共差不多二百幅。〔18〕

  胡根天最后总结说:

  那一次全省美展开了一个月(起止日期记不清楚)。当中虽然发生了一些风波,但对于广东美术多方面的发展,作用是显著的。特别是对于西洋画方面的理解,在观众中逐步踏上了正确的方向,给予那些以擦炭相为号召引诱青年或以临摹抄袭为本领的不正之风一次无情的打击。这对促使他们改弦易辙,以免走向没落,妨碍艺术前进上,是有好处的。事实告诉人们,省展开过之后,不少商业式贻误青年的画社或美术学校逐渐收盘了。这种转变是值得高兴的。作为史料也是值得一记的。〔19〕

  四、经费

  这次展览经费实在有限,由于援桂战争刚结束,广东省政府的财政很成问题,陈炯明不可能提供太多财政支持。不过,这难不倒革命筹款经验丰富的高剑父等人。首先凭借陈炯明的面子,利用各种社会关系拉赞助自然少不了。其二通过日刊收取广告费用是最重要的筹款方式之一。“欢迎告白”条写道:

  在本日刊卖告白所得利益如左:

  (一)本会为广东空前未有之美术会,先由各县协会搜集奇珍,汇送本会陈列,包罗富有,吹万不同,参观者必无远弗届。本《日刊》将名流之伟着,各物品之种类之批评,会场内之新闻之杂志,一一刊登。日刊有此特色,无不争睹为快,商号名物特产,得此机会,永久印入美感勃发者之眼帘,则在本《日刊》卖告白一月,胜过在他报卖告白十年。利益一。

  (二)本《日刊》每日预备出纸数万,除本市外,所有各县各省各埠,均一律定阅,故在本《日刊》卖告白,与在本市各县各省各埠各报卖告白无异,利益二。

  (三)本《日刊》俱为当代大文豪、美术大家,担任撰述及绘事,人手一纸,珍如拱璧,当与寻常报纸阅竣即弃者有别,故在本《日刊》卖告白者,可永久知名,利益三。

  (四)本《日刊》内夹有各种美术影片,名家墨宝,当代画家手绘,商号欲使告白以美术表出之或蕴藏之,俱可到日刊部面商,即能如愿以偿,利益四。

  日刊中刊登了不少广告,其中不少是社会贤达牵的线,说明广告效益不错。如时任广州市长的孙科、本次画展的东道主广东省图书馆馆长谢英伯都名列介绍人之列(图9)。

图9 日刊所登孙科、谢英伯任介绍人的广告

  其三则是门票收益,章程第三十九条规定:

  (一)普通入场券每张收银半毫,小童减半。

  (二)特别优待券用以分赠赞助本会者。

  其四则是出卖展品并收助会费,章程第十三条规定:“出品中有非卖品者须于第二号书及出品附记内注明非卖品三字以示识别,无论卖品、非卖品均应注明价格,但所定价格有不当时本会有与出品人协议改正之权。”第二十一条规定:“出品卖金须缴纳百分之五入会以助会费。”第二十二条规定:“出品卖金于闭会后交付出品人。”

  筹划处还想尽各种办法来维持正常的运作,比如出品摄制邮片,据说很畅销。“出品摄制邮片之畅销”条:

  游览会陈列画品,内多美术名家得意之作,为不可多得之品,因此该会将有名之出品画,以映相器将其摄影,制为邮片,求会场发售,闻印刷非常精美,与真本维肖维妙,不差累黍,故游览者争先广购,几致应接不暇,闻该会已赶将画片复制,以免购者向隅云。

  就连日刊也成为筹备处收回成本的办法之一。“阅日刊诸君注意”隆重地推销了自己:

  现各美术大家手笔缩影经制成电版,分日载入日刊,合之美术史美术谈,各伟著,璀璨缤纷,包罗富有,人手一纸而众美具,诸君当亦愿而乐之乎。

  五、风波

  展览期间风波不断,其间还发生了审查委员辞职的事情。国画审查员赵浩公向会长陈炯明提交了辞呈,并请副会长高剑父转交。日刊中刊发了审查员赵浩气辞职致正会长函:

  敬肃者,顷奉钧函,谬蒙以美术展览会国画审查员见委,自忖愚昧,何以克当。窃思审查一席,非有优长学识者,禾克膺任。浩气愚昧,恐贻东郭吹竽之诮,有负钧座提倡斯会之旨,用特肃函恭谢,伏希察情俯允,另聘贤能,曷胜欣幸,肃此敬颂钧安。

  另有致副会长函:

  顷奉省长钧示,蒙以美术展览会国画审查员一席见委。浩气自忖愚昧,未敢奉命,顷已肃函恭谢,避席让贤,惟思先生主任斯会,于审查员之选聘,当有与闻,尚祈亮鉴。浩气此次不就该席原因,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