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蛮:欧化的中国美术之批判
2017年12月17日 16:12:11    作者:胡蛮[博客]   来源: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
  目前,在中国美术上,还存在着三种错误的观点和宗派,在力争好转克服逆转的美术斗争的战线上,克服这种美术运动上的危机是急不容缓的。

  第一种,是“国粹主义”的守旧思想、传统思想和复古思想。这一派是代表着封建阶级利益的观念形态和一些受了封建余孽遗毒的老成的少年们的糊涂思想,他们拼命的反对西方的美术;但是,他们却相当的得到了帝国主义者的鼓励、提倡和眷顾,外国资本家还时时用了“猫哭耗子”的“亲爱的”雇主的心情去照顾他们。“国粹主义”的美术家直到现在还得到相当的收入和优越的地位与名望,那些洋钱和名誉是外国帝国主义者和中国的封建地主们以及封建化的资产阶级给他们造成的。

  第二种,是“全盘西化”的谬论和工作。这一派代表着软弱无力的中国资产阶级的观念形态。落后的中国自海通以来特别是从“五四”以来,便陆续的有人步欧西各国的后尘,跑到巴黎或其他欧美的都会去学习资本主义国家的美术,去抄写博物馆的古画,或者,模仿一些什么“摩登的”新派头。这些,为形成现代中国的“欧化”美术的根本。

  第三种,是所谓“中西艺术之调和”的“妙论”。这一派代表着资产阶级与封建阶级妥协的观念形态,还是那一套“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欺骗人民的把戏。试问,中西艺术怎样可以调和呢?——他们底主张是形式主义的把中国的技巧和作风例如把文人画的水墨淡彩和西方的空气结构等渗合并用就是了。他们并不想创造新的民族形式以表现和反映民族解放底新民主主义的现实,他们只想用艺术去“安慰”人生,实际上,只是娱乐了他们寄生阶级的少数人,并且,还要企图着用这种艺术以麻醉人民。这一派包含着中国的“拉斐尔前派”,象征主义以及古典主义等等。并且在中国美术的“写意”和西方美术的主观主义的焦点上,他们“心心相印”了。 

 拉斐尔前派代表作:伯恩·琼斯《梅林的诱惑》

  不能忘记,当资产阶级还在反对封建主义的时候,它曾是革命并且皈依过唯物论的,但是,当它掌握了政权以后,它却出乎而反乎而的度着从前它所反对的封建贵族的奢华生活,并且,完全走向反动的唯心主义的道路上。反映在美术上的观念形态也正是如此。

  在中小资产阶级反对财政贵族及正统派的斗争和社会条件中,以法国为代表,产生了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十九世纪前半世纪,法国的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无论在形式上、在内容上都显示着革命的气氛。但是,以1871年巴黎公社为时代的分界,生产阶级与掠夺阶级斗争的结果,产生了第一次的工人阶级的政府。此后,资产阶级的美术却日益走向反动的唯心主义的观念形态。近百年来,严格地说,从鸦片战争(1840年)起,在全世界美术的中心地,资本主义国家的都会——巴黎,产生的多种流派,从印象派说起,美术的潮流逐渐的从客观现实的描写转向到主观主义的表现。它反映资产阶级日趋于没落,小资产阶级的美术家在阶级斗争的社会生活里日益不满于那种资本主义的社会制度,并日益转变为无产阶级革命的同路人。并且,在西方,现代已经产生了工人阶级的人民的革命的美术家,革命的美术家成为现代美术活动中的主人。

浪漫主义代表作:籍里《柯梅杜萨之筏》

  中国的革命的美术,即中华民族的新民主主义的美术,应该是尊严的、独立的、带有民族的特性,然而它不应该有国粹主义的复古思想;应该是批判的吸收西方美术,然而它不应该有“全盘西化”的错误观点;应该是同一切别的民族的社会主义的与民主主义的美术,建立互相吸收互相发展的关系,然而它不应该是唯心主义的资产阶级对封建阶级和帝国主义者妥协的“中西艺术之调和”。只有批判的接受民族历史遗产,并且批判的吸收西方美术,才能建立中华民族的新美术。

  前期印象派显然的吸收了中国美术上的优点,如空气、气候的变化与笔触的活泼生动。然而印象主义是色光的革命,是时间性和动作的把握,是即兴诗的抒情诗的印象的发挥。这些优点,在中国传统美术上都还缺乏。再往上溯,西方的古典的美术已经解决了技巧问题,如解剖学、透视等,以及从浪漫主义而写实主义到印象主义,发展了的色彩学上的讲求,这些东西,我们还都不曾彻底的认真的解决,对于这些创作的遗产,我们还都不曾作详细的分析和研究。我们既要对提出它的技巧作批判的吸收,对于表现内容的形式,也要作辩证法的了解,扬弃那种反映没落阶级的生活的内容,吸收它的技巧,应用它以补救中国美术的缺点。

  后期印象主义和野兽派,更狂放的吸收了中国写意和东方的装饰的趣味。同时,正由于中国资产阶级把中国封建主义的复古思想当作反动的同盟的缘故,中国的“美术家”对于后期印象派已经是颇为契合,而且,外国帝国主义者也正要奴化中国,因此,在“保存中国旧文化”的词令之下,就大为提倡并收买中国的文人画,如什么石涛、八大、吴仓石、齐白石的作品,这就更引起了买办阶级“美术家”的创作兴味。于是,在中国产生了大批的后期印象派,所谓写意的西洋画。从清末到现在,这一派还很猖獗,它的余波甚至影响到过去左翼的绘画和版画上。但是,这不是说,中国绘画的遗产就可以一笔抹杀了,不是的。中国的版画如木刻创作不只是要利用旧形式,如汉代石刻和明清小说插图等,即令是水墨写意也还可以作批判的接受应用。现代的革命美术家如美国的艾力思和苏联的戴尼卡等,他们常常应用中国水墨作插图和漫画,不过他们用写意的笔法以速写的作风去描写现实的对象就是了。

明代小说《英烈传》插图:鄱阳湖大战

  在1927年大革命以后,中国的革命美术已逐渐的产生。对于吸收西方美术的工作,鲁迅曾介绍了西方革命的版画,主要的是木刻,石版画和锌刻等。德国的珂而维支,苏联的法复尔斯基等的作风,对于中国发生过很大的影响。但是,仔细检讨起来,中国的革命美术作品,木刻绘画和漫画还不曾灵活的吸收把它变成自己的东西,从“七七”近三年以来抗战的美术,直至眼前还存在着笔法和结构底机械的模仿和装饰趣味的浓厚,民族气氛的不够,新写实主义的作风还没有建立起来! 

法复尔斯基《驴群》

李桦《怒吼吧,中国!》1935年

  至于说,过去由于青年美术家的修养不够,而走向于表现派的主观的描写和形象的夸大,甚至于彷徨歧途,有的追求分解体积的主体派,有的追随追求动律的未来派,甚而追求“从结构到构成”之抽象主义的构成派。这些,在中国的小资产阶级的新兴美术上,也都曾昙花一现过。主要的原因,由于他们底环境的恶化,所受的美术教育的错误,生活的困难,物质条件的贫乏,正确的理论缺乏和写生技巧底学习的不充分,因此,逼使他们标新立异,託懒取巧。西方形式主义的遗毒遂得以流入革命的青年知识分子之群。然而这些青年美术家,是向前发展的,是进步的,犹之乎西方诸流派的美术名家是一样,如表现派的漫画家葛劳滋现在已转移了作风而倾向现实主义;立体派皮加索为反对法西斯蒂为保护祖国西班牙而在宣言上签了自己的名字,未来派诗人及漫画家马雅可夫斯基在国内战争时期曾以警句和画笔作了很多煽动的有力的革命宣传画。在莫斯科红场每逢节日建立起来的那五个种族的巨人,中树红旗,象征着“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的那座雕刻,也还是立体派作风之应用。革命的美术家,善于应用一切遗产建立自己底新现实主义作风,以表现新的革命的内容是必要的。

马雅可夫斯基《一亿五千万》

  为了建立尊严的、独立的、中华民族的新美术,我们必须批判的吸收外国的美术,同时,我们必须反对形式主义的“全盘西化”的错误的主张。

  注:本文原载于《中国文化》1940年第四期。

  胡蛮(1904.6~1986.6),原名王毓鸿,又名王钧初。笔名胡蛮、苦力、祜曼、华普等。河南扶沟县人。著名画家、美术理论家。1929年毕业于北京国立艺专,曾赴苏联列宁城艺术学院油画系学习。1932年在莫斯科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国际革命美术家同盟执行委员会委员。回国后任教于延安鲁迅艺术学院美术系。1961年美术研究所由朱丹任所长,下设朱丹负责的现代组、王曼硕负责的古代组和胡蛮负责的画论组,并整理中国现代美术史图谱、年表、资料汇编等,开始编写《中国现代美术史》。胡蛮论著有《中国美术史》、《论神及其他》等。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胡蛮 中国美术之批判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胡蛮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评论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新闻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