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口与影像:从近代中国到当下全球的港城视觉档案
2017年12月28日 10:12:35    作者:何伊宁 ​   来源:瑞象馆

  编者按:对于港口的记录,摄影师们似乎没有停止过追寻。近代中国的港口城市是由西方摄影师推动的,因此天然的带有西方主义和殖民主义的视角,又因当时特定的历史条件,相当一部分作品与战争相勾连。而在中国之外,摄影师们受召于港口城市功能的变迁,或以建筑空间、或以肖像为线索,拍摄下人们在变迁中的状态与日常。

  本文作者何伊宁将于近日展示 “港口与影像:行动中的中国港城影像计划”的项目成果(展讯见文末),该项目旨在通过摄影实践探索中国港口地区发展的现实环境。八位摄影艺术家的作品涉及了港口城市的建筑、空间、生态环境以及社会和文化。瑞象馆将通过三篇评论文章,对该项目进行评述和介绍。本文为第一篇。

  在英国作家简·莫里斯(Jan Morris)于耄耋之年撰写的散文游记《旳里雅斯特》中,她向21世纪的读者们展现了一座受历史剧变影响而成为意大利之“飞地”的港口城市,虽然里亚斯特几经历史变迁已辉煌不再,但她却影响了无数作家、诗人和艺术家,其中就包括爱尔兰作家詹姆斯·乔伊斯(James Joyce)、司汤达、里尔克、埃贡·席勒等等。

  郑川《宁波市鄞州路边废弃的渔船》,选自《宁波港:虚拟与现实》系列, 混合媒材, 2017

  文学中对于港口的描述为人类航运和交流纪录下了丰富的史料和文献,同时也让不同时期的读者构建起对不同类型港口城市的想象,伴随着摄影术的发明,有关港口及其城市的影像将这些想象锚定成为一幅幅真实的画面,将人们对港口的历史记忆与社会变迁联系起来。

  本文将首先通过对中国近代港口影像的回溯,探讨图像在纪录和构建近代港口文化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涉及有关军事、殖民扩张,以及旅游等丰富主题。文章的第二部分将聚焦全球当代摄影实践中以港口及其城市为题材的作品,考察现代港口变迁与摄影实践之间的关系。最后,文章将落脚地回到“港口与影像”委任项目本身,思考创造影像纪录的现实意义。

  中国近代的港口影像

  “我对遥远未知的世界有一种莫名的渴望,那里的一切总是能激发我无尽的幻想:危机四伏的海洋,探险的欲望,逃离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走向奇妙多姿的世界。”[1]

  ——亚历山大·冯·洪堡(Alexander vonHumboldt)

  早在7000年前,生活在华夏大地上的人类就开始走向海洋,沿着漫长的海岸线栖息。从新石器时代合浦沿海一带的原始港口,到夏、商、周时代的碍石、黄、腄、番禺港,及其春秋时代的海战海港,更至于承载了海上丝绸之路的唐宋番禺(广州)、明州(宁波)、泉州、扬州四大港口,古代港口绚丽多彩的文化渊源象征着东方文明古国的繁荣与富庶,标志着古代中国海上交通贸易的极度繁荣,也见证着东西方文明和平对话与融共生的深厚历史积淀。[2]

  海上丝绸之路连接着中华民族与世界贸易的往来,书写了中国古代到近代港口文化丰富的历史。于此同时,中国港口和港口城市在历经朝代变迁后形成了自己特有的文化,相互之间也发生互动和演变。鸦片战争之前,当时中国各省的海船皆以本省港口为基地,舳舻相接,帆樯交错,南来北往,形成了一条相当繁忙的沿海运输线。[3]然而,伴随着中英鸦片战争全面爆发,西方列强用鸦片和枪炮从口岸进入到中国腹地,使得中国人对沿海海关和港口控制权和内河地航行权丧失殆尽。

  时值摄影术发明之际,中国近代饱受战争屈辱的港口文化便于摄影紧密地联系在一起。1842年《南京条约》的签署使得香港成为英国殖民地,同时又在中国沿海设立广州、厦门、福州、宁波和上海这五个通商口岸,许多经常穿梭于东亚港口城市的西方旅行摄影师都以这五个沿海城市作为起点,用他们的相机见证了近代西方列强在中国土地上军事和殖民扩张的历史真相。

  1860年,意大利摄影师费利斯·比托(Felice Beato)作为战地摄影师来到香港,于同年3月在九龙纪录下了集结在九龙港湾的英法舰队和联军营地。在一张名为《香港全景及华北远征舰队》的照片中,画面远处的海军战舰停靠在港湾之间,白色的营房占据了中景,近处是良田和难以分辨的土地,好似被炸弹轰炸过的废墟。3月21日,英国驻广州领事巴夏礼诱迫两广总督劳崇光签署《劳崇光与巴夏礼协定》,强租九龙,年租500两。[4]同年,比托来到天津,拍摄了大量联军重创清军的影像,其中一幅由英国人泰瑞·贝内特(Terry Bennett)收藏的“北炮台内景,清军营帐。1860年8月21日”的大尺寸蛋白照片向观者展现了清军在西方连续炮弹袭击后的营地的狼藉。[5]

 费利斯·比托拍摄

 北炮台内景,清军营帐

  这一时期,专业的影楼相继在香港、广州、福州以及上海等地开放,其中也包括中国人自己经营的公司,但它们几乎全部设在沿海的商埠,其中,位于香港的华芳画楼,福州的同兴影楼以及位于温州的同昌影楼都是当时主要由中国人经营的摄影馆,这些影楼的主要业务是拍摄肖像照片,但同时提供有关建筑物、风光和全景的照片,其拍摄方式受到殖民政府、工商企业及殖民主义视觉文化的极大影响。19世纪后期全景摄影师镜头下的中国城市,不仅是江河两岸民居环境变化的纵横图,也是资本主义推动城市竞争的营销工具……委托影楼制作商埠全景图的顾客,希望通过货舱、海关、教堂和轮船来显示西方人在当地的强大势力。[6]

  目前留存由中国影楼所拍摄的珍贵全景图像就包括同兴画楼制作的六联一帧的福州全景图、华芳影楼制作的梧州三帧全景照以及同昌影楼所制作的宁波全景图。《宁波全景》拍摄时间约为1862年,现收藏于洛杉矶盖蒂研究所,图像以纪实的手法展现了当时宁波外滩的真实面貌,画面中的天主教堂、大型客轮、外国俱乐部、酒店和领事馆都展示出了当时西方人在宁波的工作和生活印记。于此同时,这幅全景照中也不乏出现中国商行和帆船的影像,展现出外滩两岸截然不同的两种生活方式。一张长约16.5 × 198 厘米的全景照片被装裱在洋布上,周围用英文手注了有关甬江和沿岸每栋重要建筑地名称,系无具细地向观看者展现了宁波外滩的全貌,极大程度地满足了委任者展示自身力量的初衷。

  在中西方摄影师通过拍摄商埠全景影像来传达资本主义在中国殖民扩张和战争侵略的同时,流传于中西方各国外交官、商人、公司职员及其家属之间地通商口岸照片对于推动早期西方人来华旅游业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20世纪的香港外滩是摄影师取景最多的地方,是全中国十大摄影景点之一。一张香港照片以半岛鸟瞰的角度拍摄,让人们见到连接市内不同街区的桥梁以及海港码头边运输繁忙的外国企业,强调是租借之内以刺激商业活动为本的、设计高效的运输系统。[7]2011年,为庆祝香港大学百周年校庆,香港大学美术博物馆举办了一场名为香港早期旅游展览,其中展出了1880-1939年间与香港殖民时期相关的逾一百件展品,其中包括老照片、明信片、与旅游娱乐相关的指南、小册子以及酒店的餐单、节目表单,展览试图以旅游为题,进而重现昔日游者由欧美乘搭远洋邮轮来港之后的一贯印象。

  在《香港早期旅游1880-1939》(Early Hong Kong Travel,1880-1939)——博物馆配合展览所出版的英文图录中,香港外滩、西洋建筑外观和休闲旅游场所的照片还原出香港在战前的殖民风貌。在香港大学美术博物馆总监杨春堂提到,“到了19世纪70年代,香港已取代广州成为华南的物流中心。至90年代,更发展为外商在远东贸易的最大转口港,使轮船业、华洋百货业得以蓬勃发展。无疑地,香港以上的种种成就吸引不少外国游客,远程来到这新生的东方都市,好去体验中西文化交流的成果。”[8]

《香港早期旅游1880-1939》

  与香港同样吸引外国游客的当属上海外滩无疑。从19世纪50年代至20世纪初,中国近代的港口影像总体是以西方人的视角来观看中国的工具,展现了资本主义国家在中国的殖民和商业的扩张。时至20世纪20年代,在那些西方摄影师的作品里,本地人似乎仍然停留在旧日,可是中国摄影师以相同地点为题材的绘画和描述却完全不同,尤其是上海的作家和摄影记者。他们强调社会及城市环境的变化和新文化的兴起。到了20世纪20年代,本地摄影师拍摄的现代上海的跨页照片常常会和表现内地和其他国家(如越南)落后景象的照片同时出现在杂志上,以此来强调上海的国际化。这种面向世界的双轨日历反映了中国人不但意识到了传统与现代之间的时空差异,也在使用多种方法来观察及体验这种差异。[9]诸如采用“上海的两面”、“天堂的上海,地狱的上海”这般题目的图片故事以黑白照片搭配文字地手法展现了中国人对于隐藏在繁华上海表面之后地社会现实,体现出生活在通商口岸百姓所感受到的多重时空感,第一次实现了对港城影像的重塑。

  时过境迁,这些被陈列在全世界各地的博物馆、图书馆、摄影档案中心,以及被私人收藏的早期港城影像早已成为中国近代历史的见证,同样也从不同方面体现出早期中国摄影的审美价值,成为学者、机构、拍卖行和私人藏家挖掘和研究的对象。[10]

  当代全球摄影实践中的港城题材

  在当代摄影实践的图谱中,自摄影艺术家从个人情感出发向港口城市表达的致敬;到港口变迁对产业、腹地以及内部人们生活方式影响的纪录;再到港口对战争的再现,港口和城市以其丰富和多变的形象吸引着来自全世界各地的摄影艺术家,其多样的实践向观众展示了港口及其城市丰富的历史、空间、文化主题。

  美国彩色摄影先驱者威廉·埃格尔斯顿(William Eggleston)所拍摄的《敦克斯克精神》(William Eggleston-Spirit of Dunkerque)展现出一系列拍摄于法国敦克斯克工业港口的照片。埃格尔斯顿用人文视角赋予这座法国北部港口的日常,照片中港口的货轮和船同工业中心周围自然世界融为一体,展现出动静结合的港口。埃格尔斯顿精致、敏锐的色彩表现在再现了他个人通过色彩表达的对世界的理解的同时,也传达了他所处时代的精神。在中国。来自中国厦门的摄影朱岚清花费数年时间拍摄她的故乡东山岛的故事,摄影师追赶着东山岛城市化的脚步,用图像来“对抗”这些让人措手不及的变化。在《负向的旅程-东山岛2013-2015》中,朱岚清以“八尺门”、“家”、“食物、土地、神”、“海”作为线索,将这些收集到的故乡记忆与现实的碎片组合成一本可以翻阅也可以被展示的书,通过这样的形式,仿佛能将这些空间、人和物件凝结于纸张上,并借由一层层地覆盖,展开,揭露出故乡之于她的意义。

  威廉·埃格尔斯顿《敦克斯克精神》

  与此同时,伴随着全球化和港口功能的变迁,以港口及其城市为题材的摄影项目对于有关记录当下港城变迁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尤其为展现了后工业港口城市及其工人在全球化大势下所遭遇的命运。英国摄影师马克·内维尔(Mark Neville)以摄影和电影来捕捉劳动群体独特的面貌而著称,他在2004年于格拉斯哥参加了一期驻地艺术家计划,在做了大量针对这座港口城市的调研之后,内维尔深入到港区内的工厂,通过纪录工人们的生产和普通劳动阶级的日常生活来刻画苏格兰后工业城市衰败的真实现状。一年之后,名为《格拉斯哥港》(The Port Glasgow)的项目问世,内维尔印制了8000本画册,全部作为免费的礼物送给社区的所有成员。另一位善于用摄影来纪录工人阶级生活的摄影师布赖恩·格里芬(Brian Griffin)于2013年接受“马赛——普罗旺斯”欧洲文化之都组委会的委任,以一组融合了码头工人的黑白肖像以及码头集装箱的彩色景观照片来展现港口自动化的兴起,以及伴随而来人工劳动力的消亡。

  自古以来,港口与战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德国艺术家达妮埃·拉弗里贝尔(Daniela Friebel)一次在西班牙南部海边度假时不小心发现了一些人造的岩石,在四处询问和广泛查阅资料之后,拉弗里贝尔确认了它们的真实身份——西班牙军队在历史上为了掩盖一个控制直布罗陀海峡的沿海炮台而用混凝土搭建的人工岩。艺术家针对这一地区所展开的作品《电池》(BATERÍA)中包含了11张在当地拍摄的照片以及9段不同来源的文本,旨在重新观看这段历史中权利和土地的关系。于此同时,在当下欧洲难民危机的背景下,那些渴求移民家庭的生存幻境尤其成为当下新闻和纪实摄影师所关注的题材。亨克·维尔德舒特(Henk Wildshut)的照片向观众展现了非法移民和将要寻求庇护的人在欧洲的临时避难所。那些建造于法国加莱港附近树林中简陋的棚屋为一批一批到达这里的移民提供了临时的庇护,成为他们渴望移民到法国和欧洲其他国家中转站。然而,伴随着战事的加剧和各个国家移民政策的影响,近年来加莱港棚户区的面积正不断扩张,摄影师的纪录也在从建筑空间转向人类的生活。

 亨克·维尔德舒特拍摄

  除了上述个人的拍摄项目之外,有关港城题材的委任项目也再次印证了的用影像纪录港城发展和变迁的重要价值“边缘上的城市”是由2008年欧洲文化之都利物浦旗下的文化公司组织,委任著名摄影师约翰·戴维斯(John Davis)所策划、组织且参与创作的大型展览项目。该展览选择了六位来自不同欧洲港口城市的摄影师,分别在其家乡和利物浦所进行的创作,旨在讨论各自城市与利物浦在视觉、文化、社会和政治上的关联。

  其中,来自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摄影师阿里·塔普特克(Ali Taptik)分别在位于利物浦的埃韦顿、安菲尔德与肯辛顿的社区拍摄了一系列肖像。与他此前在伊斯坦布尔所完成的作品类似,摄影师在作品中寻找那些可以连接人和人,同时可以让陌生人感受到舒服的城市空间。来自利物浦本地的约翰·戴维斯分别拍摄了利物浦市中心的两个区域,以此作为他对当下社会和后工业景观变迁的反思。另外,马赛摄影师菲利普·康蒂(Philippe Conti)尝试通过影像调查马赛和利物浦的住房计划和移民社区。该展览于2008年11月13日至12月20日之间在利物浦 Novas当代城市中心展出,配合该项目的同名画册由利物浦大学出版社出版“边缘上的城市”的所有作品被利物浦OpenEye摄影博物馆收藏,并成为该博物馆文物档案中的一部分。

阿里·塔普特克拍摄

  上述这些拍摄和委任项目都是当下收集归档视觉材料,发现视觉和文化两者整体之间关系的有力方法,为观众认识和理解当下的港口空间和文化提供了重要的视觉文本。

  行动中的中国港城影像计划

  真正的发现之旅,并不在于寻找新大陆,而在于用新视野看世界。

  —— 马塞尔·普鲁斯特

  “港口与影像:行动中的中国港城影像计划”是一次专注于中国港口及其城市的影像拍摄计划,目标在于通过摄影这一在艺术内外出入自由的实践来探索全球经济一体化背景下中国港口地区发展的现实环境,以及港城空间关系下发展中的问题。第一期项目共邀请了共八位来自不同学科背景和知识结构的摄影艺术家,分别就七座港口及其城市(宁波、泉州、广州、南京、上海、香港、大连)进行实地的拍摄。

  朱岚清,《石雕厂 ,惠安县》,选自《沉船发掘记》系列,2017

  这一项目选取上述七座重要港口及其城市作为切入点,尝试利用摄影作为文化生产模式的功能,去分析上述港口的现代性与历史传统在建筑、空间、生态环境以及社会和文化方面的关系, 并尝试讨论现代性的港口城市与传统交接中所表现出的地域特点,或是与历史或现代语境相关的话题。参与委任拍摄项目的八位摄影艺术家分别从自身的兴趣和当地的实际情况出发,尝试针对上述地理区域的港口、腹地、贸易空间,以及空间内所展开的人的活动进行深入挖掘,最后通过各自所擅长的摄影语言和媒介的选用(平面摄影、录像、声音装置等)得以实现。

  苍穹影里三洲录,涨海声中玩过商。海上丝绸之路从中国东南沿海,经过中南半岛和南海诸国,穿过印度洋,进入红海,抵达东非和欧洲,它创造了一种文化的奇迹,是一种经济文化互动、数教多宗并存、海内域外共荣的见证,成为中国与外国贸易往来和文化交流的海上大通道,并推动了沿线各国的共同发展。以南海为中心,起点为宁波、泉州和广州的海上通道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为古老的海上航线。在《宁波港:虚拟与现实》中,郑川从虚拟、重现和海岸三个部分,针对古代海上丝绸之路三大港口之一的宁波港变迁展开了复杂而又富有想象力的创作。朱岚清所完成的《沉船发掘记》从泉州湾后渚港附近的海滩上发现一艘宋末时期的沉船出发,摄影师将自己作为沉船发掘小组的成员,在创作中将两次“发掘”并置,向观众再现了泉州港的地方史。陈文俊和江演媚在拍摄广州港的实践中分别通过图像系列《漫游两千年后的广州港》和录像《三个在广州做生意的外国人》的创作,将这座港城背后作为古今中西国际贸易港口的历史和功能连接起来。 

杨圆圆,选自《 连幻景》系列,2017—进行中

  在第一期委任的拍摄中还包含了南京港,南京不仅是海上丝绸之路由西域至中土的枢纽,更是丝绸之路东延的始发地之一,与海上丝绸之路紧密相关2012年,南京加入“海上丝绸之路”联合申遗计划,作为该计划中唯一一座非滨海城市,南京保存着大量与海上丝绸之路相关的文化遗存,主要包括船厂和码头、航海家生活遗迹、使臣接见和决策地、宗教遗迹、外国元首墓葬,以及史书典籍和外国舶来品。李超瑜在创作《如南京一般的南京》的过程中将这座城市作为历史古都和内河枢纽港的历史与现状做出对比,将作品讨论的现实对准当下景点开发中所存在的问题。

  与此同时,上海、香港和大连作为见证中国近代历史的重要通商口岸,分别在下列三位摄影师的镜头下展示出各自在城市化进程中发展和变化的特征。由徐浩所创作的《物件,数十年和意识的转变》是艺术家针对上海政权更迭、商业变迁的一次类型学研究,他将表征的物件作为项目自我叙述的对象,尝试在不同背景下赋予其新的意义。于此同时,黄臻伟所拍摄的《无时境——香港计划》是由摄影、声音采样、文本等材料组成的综合媒介作品。他以香港维多利亚港周边的城市日常景观为样本, 并尝试挑战摄影本体中的“时间”元素, 创造一种失去“时间维度”的城市空间的超现实状态。杨圆圆在拍摄大连港的过程中选取了该港近代史的背景,以城市中的地点为索引,贯穿来自不同时代的叙事片段。《大连幻景》以摄影、文本、录像为媒介,涉及对战争与殖民历史的复杂性,以及城市空间在不同时期其功能与属性的转变。

 陈文俊,选自 《漫游两千年后的广州港》系列,2017

  “港口与影像:行动中的中国港城影像计划”不单单是一场针对中国港口影像的视觉档案它更像是一系列基于中国特定港口文化和全球化背景下的一次针对综合性港口文化研究的实践。在宁波中国港口博物馆的支持下,它将以两年一次的形式在线上和线下向观众展现中国港口及其城市在历史、空间和文化上的多样性。

  参考文献

  [1]朱迪丝·马吉著,杨文展译,《大自然的艺术》,中信出版社,2017,P10

  [2]朱耀斌、戴玉鑫主编,《港口文化》,人民交通出版社,2010,P2

  [3]同上,P14

  [4]刘香成著,《壹玖壹壹:从鸦片战争到军阀混战的百年影像史》,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11,P64

  [5]参阅《中国摄影史:1842—1860》第十二章,战地影像部分。泰瑞贝·内特著,徐婷婷译,中国摄影出版社,2013

  [6]郭杰伟、范德珍主编,《丹青与影像》,香港大学出版社,2012,P57

  [7]同上,P101

  [8]严颖(Benjamin W. Yim),何懿行(Joan Y. H. Ho)著,《香港早期旅游》,香港大学出版社,2011,P6

  [9]郭杰伟、范德珍主编,《丹青与影像》,香港大学出版社,2012,P101

  [10]中国华辰影像在2014春季便推出过一期名为“影像中的通商口岸”专题,旨在梳理勾勒出中国早期摄影史通商口岸摄影师及其作品的基本脉络。更多内容参阅《华辰影像十年》,李欣主编,余铨斌撰,《影像中的通商口岸》,华辰拍卖,2016, P55-57

  港口与影像:行动中的中国港城影像计划(10.21–11.16)

  中国港口博物馆(宁波市北仑区春晓港博路6号)

  注:“港口与影像:行动中的中国港城影像计划”是由中国港口博物馆委任摄影史学者、策展人何伊宁所策划、组织的展览项目,其目标在于通过摄影这一在艺术内外出入自由的实践来探索全球经济一体化背景下中国港口地区发展的现实环境,以及港城空间关系下发展中的问题,是宁波港口文化月的重要活动之一。该展览邀请了共八位来自不同学科背景和知识结构的摄影艺术家,分别就七座港口及其城市(宁波、泉州、广州、南京、上海、香港、大连)进行实地的拍摄。

相关链接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何伊宁 ​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评论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新闻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