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教育的性质与学科评价体系的建构前提
2018年01月12日 09:01:07    作者:曹意强   来源:《艺术教育》
  艺术从文学门类中独立出来,其根本目的就是要建立符合艺术本性的评价体系。迄今,艺术门类已经独立6年,虽然人们不断呼吁,此体系依然未见其形,反而出现了更令人担忧的状况。目前正在开展的新一轮博士点申报工作就是实例:全国各省市所推荐的拟新增博士学位授予单位共34所,无一所艺术院校;而申请新增艺术学门类博士一级学科授权点34个,无一个来自创作和研究并重的专业艺术学院。在这个数据中,专业艺术学院的全体缺席,并非是他们不愿申报,恰恰相反,尽管其中许多实力雄厚的独立设置学院为此轮申请作了极为充分的准备,然而却被其所在省市在审核推荐时筛选出局了。这个事实证明:以往长期形成的不合理的评价体系并没有因为艺术学学科门类的确立而得以纠正。

  就博士学位点申报而言,在门类独立之前,由于评价体系受制于文学门类,甚或囿于理工科标准,艺术创作成就排除在学术成果之外,一律以文字发表为指标,致使我国绝大多数专业艺术学院无缘该学位申请。除了原属文化部的少数几家重点艺术学院,艺术学学科的博士点大多落在综合性和师范类大学(在此也必须说明,当时如此分布的博士点及其数量,对于正在力争脱离文学而自成门类的艺术学学科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可说是一种权宜之计,但其不合理之处显而易见)。

  在国家和各省份的教育资源分配上,博士点是重要的指标之一。由于上述原因,我国艺术教育中的主导力量,即独立设置的专业艺术院校,由于没有博士点而被放逐到边缘地带,出现了这样的尴尬局面:其培养的学生,甚至学生的学生在综合性或师范类大学当上了艺术学学科的博导,而其老师所在的学院却没有博士授权点,由此更无缘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了。

  我国许多专业艺术学院早已进入世界一流,在国际排行榜上名列前茅,却在国内无缘进入“双一流”行列,这说明不仅是艺术学学科的评价体系出了问题,更是整个教育的评价标准出了问题。而这种情况的发生,首先是建立评价体系的前提出了问题。若不先解决前提问题,自然难以建立合理的评价体系。这也是为何艺术门类独立之后,非但以前的问题未加解决,反而出现了新的问题之根本原因所在。

  曹意强 《英国剑桥》 毛笔纸本 22×31cm 2016年

  笔者认为,要建立艺术学学科健康的评价体系,首先必须解决下列三个前提:一是科学地调整一级学科设置;二是科学地摆正艺术创作与学术研究的关系;三是科学地建置专业型与研究型的学位制度。在完善地解决了以上三个问题之后,我们才能谈论艺术学学科评价体系,而这个体系必须建立在艺术创作和研究的本性之上。

  首先,艺术学五个一级学科的设置不甚合理。

  当初我执笔撰写艺术门类总论证报告时,建议按照艺术学学科本身的范畴设置一级学科,理应设美术、音乐、舞蹈、戏剧、戏曲、电影、广播电视(按国际惯例,还有建筑、文学)。同时,各门类的艺术史和理论各归其相应的一级学科,这样才符合艺术学学科的创作与研究相辅相成的内在理路。然而,当时规定,艺术门类的一级学科数目,不能超过从中独立出来的文学门类。在此,学科本身的合理性让位于其他考量。最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了四个一级学科:音乐舞蹈、美术、戏剧影视、艺术学理论。之后,国务院学位办又把设计学从美术学中分离出来,变成五个一级学科,其设置的随意性可想而知。

  设计(design)本身就是美术的核心观念,却人为地使之脱离母体,而把不同表现媒介的音乐与舞蹈强扭在一起。此外,又把史论从相应的学科中强拉出来,凑成艺术学理论一级学科。该学科声称是研究统摄各艺术门类的一般理论与规律,但却把具有操作性的文化创意产业和艺术管理纳入其中。结果是冲击了专业艺术学院原有的史论研究,其笼统的专业方向搅乱了评价体系。原来我国艺术学学科史论研究最强的学校,因有明确的研究重点而被说成是某类别研究,不符合涵盖全部艺术类别的艺术学理论要求,例如,从美术角度论述写实主义观念的文章,不算艺术学理论,因为没有涉及音乐、舞蹈、戏剧等,因此各司本务的史论专业,不论如何出色,在评估排名中被大大拉后,更无缘于一流学科。不可否认,普通大学具有多学科交叉的优势,自19世纪以来,艺术史成为人文学科的组成部分,许多世界名校都建立了艺术史系。笔者归国后,一直倡导在综合性大学开展艺术史和理论的教学与研究,然而,在新中国教育史上,有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艺术史和理论重镇一直是在专业艺术学院,它与艺术创作构成了我国艺术教育的强劲双翼。目前的学科设置与评估方式,显然颠倒了这个事实。学科的区分本身出了问题,何以确立合理的评价体系呢?

  其次,存在着重文字发表而轻创作成果的评估指标倾向。

  在不合理的学科设置背后隐藏着一个现代偏见,它完全背离中国传统学术精神,同时也背离世界学术精神。正是这个偏见,造成了重文字而轻创作的不良倾向,严重阻碍了中国艺术教育、艺术创作和艺术研究的进展。创作与学术研究各有价值,同等重要,无等级之分,唯有优劣之别,优秀的创作跟优秀的论文一样,都具有学术价值,而且,针对艺术学学科,脱离艺术本身,研究无以立足。把所谓的学术置于创作之上,不问水平高低,只讲学科级次,只能生产学术工业垃圾。

  我国宝贵的学术精神是践行精神,“行有余力,则以学文”,“学”与“行”犹如形影相随,“学”与“术”、“学”与“艺”、“道”与“器”契合而一,不分贵贱,庄子所谓的“技进乎道”即此意。真正的中国学术精神从不离事而言理。当今教育,扭曲此学术精神,划分出“学”与“术”的界限;文字产物为“学术”,艺术之类的创作归属“术科”,并借“道、器”对立而褒扬前者为形而上之道,贬低后者为形而下之器。按此逻辑,马思聪创作的小提琴《思乡曲》是术科产物,而评论此曲的文字,不论好坏则是学术,高于其所评之作。

  这貌似有理的区分,其自身逻辑实则相悖。殊不知,“学术”这个名称自身已表明道、器融合才能产生真正的学术。如章学诚所言:“盖道不离器,犹影不离形,离器而言道,是犹离形而求影,此天下所必无者。”现代教育的弊端是学科分隔,如不铲除“学”与“术”、“道”与“器”的人为区别,以及纠正由此而引起的价值判断偏见,那么不仅艺术学学科难以健康发展,还将影响我国新时期的整体创造力。在此,必须说明,笔者拈出“道”与“器”、“学”与“术”的概念,决非为了名称之辩,更非混淆“学”与“术”的区别,而是旨在明申:不能因其媒介不同而分出等级差别。不可否认,艺术是“术”科,但不能因此抹杀其思想性和学术性,艺术的学术价值是通过其所达到的崇高美学品质而体现的,它与借助语言文字达到的学术一样,包含着人类对世界的丰富情感和深刻洞见。“学”与“术”两者缺一不可,互为补充。汉末思想家和诗人徐幹就明确阐明了这一点,“艺”产生于“智”,而“事”依照“艺”而立。

  当今的世界,不再是坚船利炮的竞争,也不再是科技的竞争,而是思想的竞争。思想源于文化的发展,艺术是文化的主干。这个时代之所以被称为思想的时代、创意文化的时代,因为从根本上说,艺术所提升的审美品质是这个时代和未来时代的强大软实力。往昔的历史曾经一次次证明艺术对时代的强大塑造力。党的十九大明确指出文化是民族强盛的灵魂和引擎。民族的伟大复兴首先取决于文化的复兴和艺术的高度。因此,科学地设置和调整艺术门类中各一级学科,合理地看待艺术创作与学术研究的价值关系,不仅关乎学科自身的评价体系,而且关乎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思想和文化竞争力的伟业。

  最后,专业型与研究型的学位制度有待完善。

  对“学”与“术”、“道”与“器”的错误认识,引发了价值判断与媒介手段的混淆,从而产生了轻视艺术专业学位的顽疾,最终导致对专业艺术学院人才培养目标的误解和教育资源配置的不公平。

  众所周知,艺术教育应集创作、教学和学术研究三位一体,三者互为表里,相辅相成,缺一不可。这三者本身无轻重之分,唯有做得好坏之分。一件真正的艺术创作肯定比一篇无新意的平庸论文具有更高的学术价值,反之亦然,教学也是如此。因此,学术的价值决不能以手段为标准,只能以好坏为准则。但可悲的是,人们往往以手段为目的,在我们的评估体系中,创作无法填入评价表格。这还是表面现象,更可悲的是,以研究生学位为例,在两种学位中分出了高低贵贱:专业学位低于学术学位。在后者学位的称谓上就隐含着轻视前者的偏见。

  我国与国际接轨的MFA学位建置已然11年,但人们对这个专业学位的偏见一直没有消除,从事专业创作学习的学生宁愿报考所谓的“学硕”,也不愿报考符合其专业发展的“艺硕”;许多学校的制度还强化了这种偏见,例如,考不上“学硕”的可以调剂到“艺硕”,反之则不行。

  人类现代教育普遍实行两类学位制度:专业型和研究型。在过去十余年里,笔者在各种场合反复强调过:两种类型各司其职,一个旨在培养专业领域的创造性才能,重在创作作品;另一个旨在培养研究人才,主要是用文字撰写论文。按照这一分野,事情原本非常简单,凡学艺术创作的,应入“专硕”;凡做史论研究的,应入“学硕”。两者目标有别,无高低差异。也就是说,是用不同的媒介手段表达思想和学术。真正的艺术作品跟真正的学术论文一样,就其价值而言,都是学术水平的体现。

  在世界大部分地区或国家,“艺硕”是艺术创作、表演中的终极学位,而我国的“学硕”仅为过渡性学位,其最高学位是博士。相较之下,考“艺硕”的难度大于“学硕”。获得“艺硕”文凭者,便可在大学当教师,在这点上,相当于但不等同于研究型学位中的博士资格。可见,在教育发达国家,情形与我们正好相反。对专业学位的轻视与误解,必然会扭曲专业艺术学院的人才培养目标。艺术的创造性特质决定了艺术专业学位不同于其他领域的专业学位,其学术性和思想性体现在创作之中,它不是单纯的技能而是有思想、有学术的创造。一件伟大的艺术作品,其包含的思想和学术价值,与一部伟大的哲学或数学著作不分伯仲,价值相等。

  对艺术与学术、专业学位与研究型学位的混乱认识,造成了人才培养目标的误设。其中一个例证是在艺术教育中不假思索地套用其他专业的说法,也提出艺术院校的目标是培养应用型人才。艺术本身是无用的,其有用之处就在于创造性,以此达到“无用之大用”的成效。如果艺术教育的高远目标不是为了培养一流的创造型人才,那么就失去了这类教育的意义,真的会沦为无用。罗素说过:在科学上,只会掌握一种专门技术的庸才,也可为之添砖加瓦,做出贡献;而在艺术上,必须有天才的创造力,否则一无用处。艺术专业学位教育必须发现、培养这种创造性才能。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指出,我国的艺术有平原而无高峰,其深意指艺术必须创造高峰才能为国家的发展做出贡献。把“艺硕”降为应用型培训,形同将之置于洼地,在其上建平原,如此这般的培养目标,永远建造不起高峰。

  因此,明确两种学位制度的不同性质、不同的教育目标,这本身就是艺术评价体系的前提要素。

  至此,笔者指出了要真正建立艺术学学科评价体系必须首先解决的三个前提。艺术评价体系决非指量化指标体系,艺术门类独立的意义就在于以艺术自身的价值观念衡量创作与研究,重新调整被以前不合理的评价体系所搅乱的我国艺术教育大方阵。

 曹意强 《歌唱家郭淑珍》 铅笔纸本 42.7×22.7cm 2015年

  毫无疑问,自1949年以来,专业学院是培养艺术创作人才的重镇,是我国高等艺术教育的先锋方阵,其次是师范类院校,最后是综合性大学,而综合性大学大办艺术学院的时间相对短暂。应该说,这三个方阵都可以为我国艺术教育做出各自不同的贡献,但因其办学历史、师资力量、专业实力的客观原因,这三个方阵在人才培养目标、教学和研究的范围与方法上必须各归其所,名实相符。从尊重历史、尊重现实的角度出发,在合理的艺术评价体系中,必须让专业艺术学院重归第一方阵,其中的一个补救措施就是尽快设置艺术专业博士学位,而在申报条件上要确立不同于“学博”的标准,防止以往的失误。这种失误曾出现在首批艺术专业硕士试点单位的颁布上:在第一次公布的18个试点单位名单中,全为已有博士点的学校,大多数专业艺术学院却不在其列,这就完全违背了设立该学位的本意。在专业博士学位建设中,我们必须吸取这一教训。

  专业博士学位旨在培养那种能够发现、解决创作和表演本体问题,拓展艺术创新的高级人才,其最终毕业成果是创作与表演,与迄今所称的“学博”不同。艺术学学科的“学博”在国外称PhD,即哲学博士,其毕业成果是论文。两者的评价标准不能混同,因为两者体现思想和学术的媒介有别。原本笔者一直宣传MFA是艺术创作与表演的终极学位,但鉴于我国的现状,即发挥主导作用的专业艺术学院大多没有博士授权点,而“学博”点已几乎被一般性大学所垄断,加之消除不去的不合理评价指标,专业艺术学院已无可能跻身其中,笔者现在觉得有必要在MFA的基础上设置“专博”,这至少可以补救僵局,让独立设置的专业艺术学院重归前沿,起引领作用,再创我国艺术创作与研究的新高峰。

  总之,唯有重新调整好艺术门类的内在学科范畴、艺术创作与学术研究、专业学位与研究型学位的关系,以及专业性学院与一般大学艺术教育的层次关系,艺术学学科才有望真正建立自身的评价体系,以推进我国艺术教育的健康发展。

  另外,鉴于艺术的创造性特质,笔者认为在建立评价体系时必须考虑到三个维度:第一,国家标准,这是办学的底线标准;第二,社会和历史长期形成的声誉;第三,学院自身的评价标准,这是学校赖以存在和发展的生命线,是最重要的标准,同时也最为符合国家标准的核心要求,即强调办学特色。

  我国著名的艺术院校,尤其是独立设置的专业学院,在人们心目中的真实声誉,并非是由现今盛行的量化指标评估出来的,而是在它们长期的发展过程中,始终不忘初心,秉持崇高的艺术理念,凭借独特的资源,形成独特的创作、研究和教学模式,坚守独特的人才培养目标,由此自然而然地塑造出独特的名校声望。然而,令人担忧的是,当今的评估指标,重量化而轻定性,亦即所定的指标根本无法真正体现质量,实际上是把所有学校都拉到了同一起跑线上,甚至将原处于我国艺术教育先锋阵地的独立设置的专业学院挤退出竞技场,这对中国艺术教育的损害不言而喻。因此,笔者认为建立以上所提出的三种评价维度,既符合艺术学学科的创造性本质,也能立体地衡量艺术院校的过去与现在所取得的真实成就。唯有对过去和现在作出客观的评价,我国的艺术学学科才会走向理想的未来。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艺术教育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曹意强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评论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新闻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