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墓中的山水画图像——从大同冯道真墓谈起
2018年02月09日 10:02:58    作者:邓菲   来源:澎湃新闻
  1958年山西大同地区发现了一座元代砖室墓。墓室成方形,四角攒尖,北部有砖砌棺床,上置棺罩。墓内出土瓷器、木房屋、木制明器共四十五件。根据出土墓碑可知,墓主为冯道真,至元二年(1265)安葬于西京大同县。墓内除丰富的随葬品外,四壁还饰以水墨画,题材丰富,绘制精美。其中在北壁正面,棺床后方绘有一幅山水画,东西长270厘米,高90厘米,右上方题有“疏林晚照”四字。画面以墨笔绘成,前景为夕照中的村庄,右侧中景画两只帆船,远处群迭翠(图1)。整幅画面笔法流畅,景致优美,颇具元代文人山水画的风格,在墓葬壁画中相当罕见。

  该墓一经出土,就引起了艺术史学界的关注。虽然在此之后,各地也陆续发现了许多绘有山水画图像的元代壁画墓,但冯道真墓中的“疏林晚照”图仍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也存在进一步讨论的空间。目前的研究集中于“疏林晚照”图与传世山水画的比对,山水画图像的道教内涵,以及元代山水画兴盛的背景原因等几个方面。传世画作与墓室壁画的联系比较,的确有助于考察山水画的历史,但是这些地下的视觉资料有其自身的价值和意义,应该引起考古学家和艺术史家们更多的关注。因此,本文拟从冯道真墓中的“疏林晚照”图中出发,回溯墓葬艺术中的山水传统,分析元墓内山水画的形式、特征,试图在丧葬的语境中理解山水画的意涵,期待这种尝试或可有助于拓宽元代墓葬艺术以及山水画研究的视野。

  图1 山西大同元代冯道真墓北壁《疏林晚照图》

  一、墓葬山水传统

  山水画自独立成科之后,迅速成为中国古代最为重要的艺术传统。对于自然风景的视觉表现不仅存在于传世作品中,也出现在地下世界的墓室之内。从现存的考古材料来看,山水元素与山水背景很早就见于墓葬。例如,陕西靖边发现的渠树豪1号墓,其年代推断为新莽或稍后时期。该墓后壁中部的栌斗之上绘有两重山峦,山间点缀树木、野兽及飞鸟。在于1号墓年代大致相同的渠树豪2号墓中,后室横枋下的壁面也以墨线勾勒山峦,山峰高低错落,前后散布深浅不同的树木,牛、羊、飞鸟在山间若隐若现。画面自右而左贯通一条河流,河上凫鸭游动,岸上有数只仙鹤。值得注意的是,东汉墓葬中有不少对山水树木的表现,然而大部分场景营造的是狩猎、农耕、庄园的环境。虽然在渠树豪汉墓的图像中,山水已成为画面的主体,其表现手法也显示出一些早期山水画的基本特征,但就文化内涵来说,真正意义上的山水画似乎并未在该时期产生。

  北朝以来的考古资料中已经发现独立山水画的踪迹。山东济南马家庄北齐武平二年(571)墓的墓室正壁表现墓主坐像,在其身后设置了一架九曲屏风,两端延伸至左右两壁,屏风上以简洁的线条会出远山和云气。另外,与该墓时代相同的北周天和六年(571)康业墓石棺床围屏上也刻两基主坐像,墓主背后设床围屏,屏风上以阴线刻出远近不同的山峦和树木。这些材料说明在当时已有独立的山水画出现,但是同时期的墓葬并未单独绘制山水,而是将其表现为人物背后的山水屏风。

  至8世纪中期,唐代墓葬中已经开始描绘独立、成熟的山水画。山水条屏在唐墓中已有二例发现。例如,陕西富平朱家道唐墓和西安长安区庞留村武惠妃(737)中都绘有六曲屏风,构图为独立的山水画幅,每一屏上皆画高峭险峻的峰峦。除此之外,2014年在西安长安区新发现的韩休墓(740)引起了学界的广泛关注。墓室北壁东部绘一幅山水画,展现出一水两岸、山峰高耸、溪水蜿蜒的景致,中景还点缀有两座草亭"(图2)。画面以勾线、布色的形式完成,色彩虽略显潦草,但整体构图结合了深远、高远、平远的技法,为唐代山水画的常见图示。该幅山水的四周绘赭红色边框,表明此画可能为屏风或画障,也是目前所发现的最早的独屏山水图。

  图2 西安郭庄村唐代韩休墓北壁 《山水屏风图》

  山水上题在中唐以后的墓葬艺术中继续发展。河北曲阳的五代王处直墓(923)也提供了独屏山水的案例。该墓为双室墓,墓壁施彩绘,除了侍者、花鸟等题材外,还保存有两幅水墨山水。东耳室中绘一幅山水屏风,构图为中远景,呈现出山远水阔的风光;前室后壁上绘一幅独屏山水画,画面虽已破损,但仍可见溪水隔开的层峦丘壑、远处开阔的湖面及小洲。两幅画面的构图和用笔都表现出日趋成熟的山水画法。晚于王处直墓一个多世纪的庆东陵(1055)位于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右旗,为辽圣宗陵墓。该墓中室的四壁上也发现了精美的山水图像。四幅画描绘了春、夏、秋、冬的四季风光,气势恢宏,内容丰富,通过对动植物的细节处理,生动地表现出辽上京地区一年四季的不同风貌,也是目前仅见的以四季山水为主题的墓室壁画。

  独立的山水题材在中原北方地区的宋金墓中也偶有发现。山西壶关下好牢宋墓(1123)的东、西、北三侧耳室内均发现了山水图像。北壁、东壁耳室各内绘一幅水墨山水图,层峦叠嶂,画面四周施黑色边框(图3)。西耳室正中也以墨笔绘山峦,画面表现高耸重叠的山峰。三幅画构图相近,皆为山水屏风,也都设置在耳室正中的棺床之后。其中东耳室的屏风两侧绘黑色挂轴,挂轴画心为花卉图像,似乎以山水屏风和花卉挂轴共同营造出墓主的死后空间。

  图3 山西壶关下好牢宋墓北耳室 《山峦图》

  另外,陕北甘泉地区发现了若干座金代中期的砖雕壁画墓,形制、结构均相近,墓壁施彩绘,壁画都绘于四壁中部的方砖上,既有宴饮、备宴和孝行故事等宋金时期的常见题材,还表现山水、木石、荷塘、花鸟等自然风景。其中四座墓中画有多幅山水图像。比如M3墓(1189)北壁右部为山水图,画面近景为水面上停泊的船只,另一侧绘塔及建筑,屋后有一颗大树,远景为山峦树林。M4墓南壁西侧描绘远近不同的山峦,近景的山石上树木丛生,整体画面,展现出山川悠远的景致。

  二、元墓山水特征

  在墓葬中呈现独立山水景观的传统虽可追溯至中唐甚至更早的时段,但与之前的零星案例不同、元代墓葬中的山水图像相当普遍。山西、山东、河北、内蒙古等地的元墓中已发现多例山水图像。据不完全统计,绘制山水元素、图像的元墓达十余座,在迄今已发现的元代壁画墓中占有一定的比重。绘有山水题材的元墓包括山西大同冯道真墓、山西大同齿轮厂元墓、山西长治郝家庄元墓、山东济南埠东村元墓、山东济南千佛山元墓、北京门头沟斋堂元墓、内蒙占赤峰元宝山元墓、内蒙古赤峰沙子山元墓等等。此类题材在元墓中的流行,反映出山水画在该时期的兴盛。虽然大部分墓葬山水在构图与画技方面表现得较为简略,难以与传世画相媲美,但这些出土壁画提供了山水题材在丧葬环境中以及民间层面上的重要案例。

  如果我们仔细考察元墓中的山水画,并将其置于整个墓葬环境之中,可以发现这类图像具有两个基本特征。首先,元墓中的山水图大多具有明确的物质形态,既是一幅山水画,同时也表现为屏风、挂轴等不同形式。例如,山西大同齿轮厂元墓北、东、两三壁上共绘四幅山水图。画面均以墨色边框间隔,每幅可看作一个独立的图画单元(图4)。在画面四周添加边框,说明这些图像作为画屏的形式出现。在元墓中,即使是那些看似占据整个壁面的水墨山水,也常绘有画框装饰。例如,冯道真墓中的“疏林晚照”图虽尺幅较大,为北壁上唯一的图像,但仍饰有黑色边框,表明其屏风的形态。

  图4 山西大同齿轮厂元墓墓室北壁西侧 《山水屏风图》

  其次,这些呈现为不同物质形态的山水图像,仍是室内家居陈设的一部分。山东济南历城区埠东村元墓为此提供了关键的信息。演墓东北、西北两壁下方各绘一架山水屏风。西北壁的屏风画心绘一组高低错落的山峦,中心为亭台楼阁。画面四周不仅绘出黑色边框及底座,另外在屏风之外还描绘染缸与粮仓,上方饰有垂幔(图5)。整幅画面明显是对室内空间的呈现,说明墓中的山水图像仍作为再现家居场景的一部分,也从侧面反映出山水屏风在当时家居环境中的流行。

  图5 山东济南历城区埠东村元墓西北墓 《山水屏风图》

  元墓中的山水图像既是屏风或挂轴,同时又作为墓主死后空间的家具陈设,因此融合了多重的角色和意义:作为三维空间中的家具,它可以用来划分空间,作为二维平面,其上可以绘制图像,是-一种绘画媒材;而作为被绘制的图像题材,山水又被用来构造视觉空间,为墓主提供可以欣赏的风景。上述特征实际上沿袭了中古以来墓内装饰山水屏风的传统。然而,虽是对早期墓葬传统的延续,元墓中山水图的形式还是展现出新的发展方向。山西长治郝家庄元墓是说明此类发展的重要墓例。该墓为方形穹隆顶单室墓,北壁下方砌棺床,四壁以墨线绘图。东壁左侧画一幅带有双线边框的山水图,虽部分脱落,但仍可见树林与独木桥,桥下溪流湍急。从边框的情况以及西壁的对称设置来看,此幅山水似为挂轴。西壁左侧绘一架影屏,屏风上为水墨竹雀图;右侧为山水画挂轴,上方表现天头和下垂的经带,画心描绘近景的山石、蜿蜒的溪流和丛丛林木(图6)。在正对墓门的北壁,展现了厅堂陈设,上方为帷帐、垂带,下设一床。床榻三面置围屏,左右两侧各一块,中间两块。四幅屏风环绕床榻,每一幅皆以墨笔绘平远的山水(图7)。

  图6 山西长治郝家庄元墓西壁、北壁线图  

  图7 山西长治郝家庄元墓北壁右侧 《山水屏风图》

  郝家庄元墓不仅描绘了侍者、童子启门等宋金墓葬中常见的图像题材,还表现了山水、花鸟题材的影屏、挂轴及围屏。这些以不同形式呈现的自然景观与通过侍者形象所营建的家居活动形成鲜明的对比,似乎分属于不同的视觉空间。另外,这些水墨山水、花鸟画又有别于严格意义上的“壁画”,或悬挂或张裱,整个墓室更像是一个“展示挂幅和条屏的空间”。这种突出画面物质形态的做法在元墓中并不少见,也使得许多元墓的图像内容更具装饰性。例如,山西兴县红峪村至大二年(1309)的武庆夫妇墓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墓壁所绘的备酒图和备茶图等大幅画面,都饰有上台、下台和牙子,状似大的挂幅;其余题材的图像,都设计成挂轴的样式,每幅都绘有天头、地头和经带。王玉冬与郑岩都敏锐地注意到了元代墓葬壁闽的装饰化倾向,提出此类元墓将装饰的重点放在如何通过壁面虚拟地陈设各种形式的绘画上,虽然可将这样的营造看作是对地上厅堂的模仿,但设计者更大的兴趣,似乎是要将墓室转化成一个"艺术陈设"的空间。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冯道真 山水画图像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邓菲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评论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新闻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