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克里斯托的对话
2018年04月12日 14:04:16    作者:文/Harry Seymour 译/蔡雨彤   来源:CANmuseum
  Christo(克里斯托)是一位在创作上极具野心艺术家。他和他已故的妻子Jeanne-Claude(珍妮·克劳德)因为一系列运用织物对桥梁、政府大楼和整个海岛进行包裹的艺术作品而闻名。2005年2月13日起,克里斯托开始在整个纽约中央公园的道路上镶嵌7500道橙红色的“门”; 还在加利福尼亚州和东京各地安装了2,000多把巨型雨伞。然而,面对这些看似魔术一般的伟大工程,公众却不禁会发问:这是如何做到的?意义又何在呢?

The Gates (Project for Central Park, New York City)

 The Umbrellas (Joint Project for Japan and USA)

  一切都仿佛是命运的安排,克里斯托和珍妮·克劳德都生于1935年6月13日。年轻的克里斯托因为不满保加利亚扼杀艺术的政治环境,整整17年都流亡在外。随后在1958年,他遇到了未来的妻子—在摩纳哥出生,后居住于巴黎的珍妮。成婚后,他们搬去了纽约曼哈顿的一间公寓里,开始了艺术上的合作。他们是最默契的搭档,克里斯托致力于创作,珍妮则负责推广和组织等后续工作。

  克里斯托和珍妮·克劳德在曼哈顿的公寓就这样成为了他们艺术实践的根据地。

  “顶楼是我的工作室,那儿见证了我每件作品的诞生。我还有两个助手,我和珍妮的侄女,她们都是在珍妮去世后继而跟随我的。”克里斯托说道。

  “但是她们是不被允许上楼的。实际上自从搬进来,我就从未整理过我的工作室,因为我知道无论我50年前放了什么进去,过了多久它都还会在那儿。”

  公寓里剩下的五层楼,分别是克里斯托的住处,储藏室,一个医用规范的发电器(这栋楼自产自用)还有一间专门出售他作品的房间。

  “我从来不会专门和画廊合作。”

  不过,他主要的作品都集中在瑞士的巴塞尔,由伞业公司的复杂系统进行管理。

  “20世纪60年代的时候,我的律师让我在纽约和特拉华州成立自己的控股公司。于是我们通过名为CVJ的自有控股公司售卖全部的草图,拼贴画和模型,获得的收益用以为未来的艺术项目提供资金。我们也通过这家公司回购我们的作品,继而收入库存作为银行贷款的抵押品。我实际上是自己作品的最大收藏者。”

Three Store Fronts

  克里斯托的早期作品—《Three Store Fronts(三家店面)》,它由三家小商店的窗户组成,分别用布帘覆盖,透露着微弱的光,宛若面纱般遮住了纯粹商业化的店铺内部。“这件和真实商店等大的作品几乎占用了一整个馆场。” 这件作品也正预示着未来那些纪念碑式的大型户外包裹艺术的诞生。

  1969年,克里斯托和珍妮·克劳德开始将视野扩展到室外,他们用几近10万平方米的白色布料和56公里的绳索,雇佣了100名工人,耗费近2万个小时完成了对澳大利亚悉尼附近海岸的包裹。

Wrapped Coast, One Million Squareeet, Little Bay, Sydney

  接下来的十年里,他们还包裹了德国议会大厦,巴黎的新桥和意大利伊塞奥湖的群岛。其中,后者仅在16天内就成为了2016年到访量最高的大地艺术作品。

  Wrapped Reichstag, Berlin, 1971-95

The Floating Piers (Project for Lake Iseo, Italy)

  “我的创作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是软件阶段,这个阶段包括提出设想、绘制草图和选择相关的地点。有些时候我们需要向有关部门提出申请,这往往会花上数十年。其他的作品,就比如纽约中央公园的《门》,实际上是有指定放置地点的。为了完成它,我们必须向纽约的政府部门租借中央公园,这就花了3万美金。而德国议会大厦的包裹项目呢,我们要先说服公众,紧接着德国议会就举行了一场辩论,当时所有人都说我们会输,但最终这个项目还是被批准了。”

  “然后第二个阶段是硬件阶段,我们开始拟建实物模型,订购相关材料和雇佣工人。所有的这些,你所能看到的,都是艺术创作的一部分。每个项目的完成都仿佛是一次漫长的旅行,这也是它们的意义所在。这些作品可能只能存在10天,但是却用了25年的时间去积淀、成长,消失实际上比存在更加永久。” 


Running Fence, Sonoma and Marin Counties, California, 1972-76

  考虑到在不同的国家,他的作品都会以不同的方式被不同的群体所接受,克里斯托说道:

  “每个人当然都会有不同的感受。”就比如:“那件跨越了太平洋,连接了美日两国的《蓝黄伞双联作》,就类似一张双折画。在美国人们可驱车观赏黄伞,而在日本,人们光脚盘坐于蓝伞之下,又好像是回到了家中。”

  当我们问到克里斯托是如何选择雨伞的颜色时,他揭示了一个很简单的道理:

  “我们想在夏天举行开伞仪式。那时加州峡谷的草地在太阳的映射下一片金黄,而在日本,潮湿的夏日和蜿蜒的河流则是一片碧蓝。其实,这件作品的颜色是我们最后决定的,也是我们根据周围的环境所决定的。”

  由于克里斯托的作品往往耗财近百万美金,财政问题成为了最棘手的问题。

  “为了制作纽约中央公园的《门》,我们订了5000吨铁—这几乎是埃菲尔铁塔的三分之二。但是在我们准备订购之前,我把这些材料返销给了中国的工厂,”他说。“人们还认为用于户外包裹项目的布料价格高昂,但实际上我们用的是石油工厂石化副产品的合成材料。”


  “2006年的时候,哈佛商学院曾邀请我针对个人艺术创作的资金操作写一份三页纸的研究案例。此外,他们也只收录过史蒂芬·乔布斯和比尔·盖茨的商业案例。”克里斯托笑着说。

  克里斯托的创作中,最大的开销实际来自劳动力。就比如纽约中央公园的项目,雇佣工人每日都需花费60万美元。另外,那件用600万平方英尺的粉红色布料,漂浮包裹了佛罗里达的11座岛屿的《包裹群岛》则耗费的更多。

 Surrounded Islands, Biscayne Bay, Greater Miami, Florida, 1980-83

  去年,在筹备了近20年之后,克里斯托突然宣布终止用银色布料包裹42英里的阿肯色河的项目。那时正值美国总统换届之际,克里斯托表示,只要特朗普继续担任美国总统,他就没有任何兴致去完成这件作品。

  但是,克里斯托有史以来最宏伟的作品却即将面世;上个世纪50年代他曾用240个油桶做了一个临时围墙,将塞纳河边的威斯康辛小街堵塞了八小时。

 Wall of Oil Barrels - The Iron Curtain, Rue Visconti, Paris

  然而这次,经历了长达40年的筹备,他决定在阿布扎比沙漠建造世界上最大的雕塑。这件雕塑也用到了油桶,他意图将41万个油桶堆砌成一个高达150米的梯形,继而这件作品就会成为克里斯托创作生涯中第一件能够在原地永存的作品,它被命名为“马斯塔巴”,来源于古代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的住宅形式—也是当代伊拉克所能追溯到的第一个城市文明。 

 Houston Mastaba - Stacked Oil Drums (Project for Houston-Galveston Area Texas) , Drawing 1969-70 

 Otterlo Mastaba (Project for the Kröller-Müller Museum, Otterlo, Holland)

  “我们一开始想把它建在美国的德克萨斯州,之后转向荷兰,但是都被当地拒绝了,”克里斯托说。“然后,1972年的时候,一位艺术收藏者,同时也是法国的外交部长带我们去了阿布扎比,也就是那时我们就决定了这片沙漠就是雕塑的最终选址。”  

The Mastaba of Abu Dhabi (Project for United Arab Emirates) Scale model 1979

  注:本文翻译自In Conversation with Christo, the Artist Who Wraps Islands,原文链接:http://www.anothermag.com/art-photography/10522/in-conversation-with-christo-the-artist-who-wraps-islands.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克里斯托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文/Harry Seymour 译/蔡雨彤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评论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新闻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