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林伯格废话批判(二)
2018年04月17日 10:04:36    作者:达世奇   来源:艺术国际

  编者按:西方有这样一批理论家,以个人角度写成艺术理论的书出版。他们自己不从事艺术创作,不了解创作过程,与艺术教育系统没有关系。他们熟练运用看似理论式的文句,却以不专业深入的理论外延为写作依据,这种外延在其它领域通用,事实上是一种浅薄知识,等于废话,格林伯格就是这样的一位理论家。而中国的学习艺术理论者,无法找到西方艺术教育系统的教学资料,就拿这些废话当成了理论正宗。

——达世奇

  格林伯格继续写道:

  由于原因总会变成结果,所以就不用去找原因的原因,这就是逻辑学家所说的“无限倒退”。每一个原因在变成结果的时候,都需要再有一个原因,就这样无休无止。这给艺术推理带来了无穷尽的麻烦。结果----往往都是这样的结果-----我们无法对艺术,对审美体验进行卓有成效的体推理,至少不能越过离推理开始很近的那个点。

  达世奇:

  一个理论,特别是具普世意义的理论,应该既适合这类领域又适合其它领域。如果原因变结果又产生另一个原因,使对判断结果有无穷尽的麻烦,那么历史学,物理化学,医学,心理学等等都变成不可知了。为什么唯独艺术有那么大的麻烦,而其它领域的发展清晰可辨?因为历史学家,科学家对原因与结果,甚至产生新的原因了如指掌,所以历史学家写成了书,总结人类社会的发展。科学家研究的成果不断更新,将社会推向前方。格林伯格的问题在于,他并不了解原因,因此不能判断结果,更无法了解产生的新原因,因为他是一个艺术的外行。

  格林伯格:

  一次审美价值判断同时也是一个没有原因的结果,(可以说)这种判断也是一个答案,但不是哪个问题的答案。答案里面包含了问题,正如结果里面包含了原因一样。无需问一件艺术品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何以成功。审美判断就是这样,想也白想,争也白争,它囊括了所有表示质疑的问题。

  达世奇:

  先证明我写这篇文章的主题,是对格林伯格废话的批判。以上这个段落开头是重复之前的,以此来推理对艺术作品不要进行分析判断。由于立论的错误,引申的结论必然错误。我说一个事实,我在艺术学院的课程中,所有教授都要求学生对任何一个作品说出自己的判断,从广大学生的不同判断中,有一个靠拢的目标,这就是一个相对正确的判断。教授告诉我,西方发达国家大学的艺术教育与其它学科一样,都在对任何一件事进行研究和判断,正因为如此推动了各行各业的发展。

  

  蒙德里安作品《狐步舞》

  格林伯格:

  以蒙德里安的一幅画为例,比如1930年画的《狐步舞A》。现收藏与耶鲁大学美术馆。画的外形像一颗钻石,用直尺画出的黑带紧靠框边,中间全是白色,画布上除了黑色就是白色。除了完全单色的画,再也无法想象比它空洞的画了。但它有吸引力,它成功了,而且达到最高水平,不逊于任何我了解的画作。我的眼睛,我的趣味就是这么告诉我的,也许有人会问我,这幅画内容那么少,怎么会打动你?但这种“少”恰恰是物质的,现象的,不是审美的。我的绘画反应,我自发的价值判断告诉我,一幅好画所需要的一切它都具备,不仅仅是好,是非常之好。但是“内容”是怎么样,“人的兴趣”和关联怎么样?1930年发生了什么?我的价值判断给出同样的回答:好作品所需的一切它都具备。仅仅是这个判断就展示了它的好。其他让我满足的艺术品或审美体验也莫不如此。能够证明自己给人满足感,能够引发积极价值判断的艺术,怎么会没有“内容”,“关联”,“人的兴趣”等东西呢?这种问题只是审美价值判断可以回答,解答,说明,争论等都无法回答。

  达世奇:

  首先感谢读者耐心读完以上文字。

  这次见真格了,有具体作品,正好暴露了大师对艺术作品的肤浅认知。

  面对一件艺术作品,以专业角度分横向与纵向的研究,又再分为艺术史影响与技术表现的追求。

  艺术史的横向与丛向,我可以列出一些相关的艺术家,从中了解蒙德里安的艺术创作来源。

  

  马蒂斯作品

  欧洲在19世纪到20实际的上半叶,正是艺术思潮风起云涌的时代,各种风格有他们自己的脉路走向。在印象主义之后,法国出了一个马蒂斯1869年—1954年,他以表现主义的风格立世,在法国被称为野兽派。马蒂斯绘画的简洁,对后来极简主义的发展,是有启发的。他晚期一批抽象的艺术剪纸,简单扼要,说明他已经进入了极简主义的时代。

  

  马蒂斯剪纸作品展

  俄罗斯艺术家康定斯基1866年-1944年,有抽象艺术之父的赞誉。他的作品由变形抽象发展到理性的几何形状,引导了后来几何抽象的发展。

  

  康定斯基作品

  另一个俄罗斯艺术家Kasimir Malevich 1879-1935年,创作了简洁而又规则几何抽象。别看他的出生比蒙德里安晚了几岁,从创作年代论可以说是蒙德里安的前辈。

  

  Kasimir Malevich作品《红方块黑方块》

  别小看几年的相隔。陈逸飞比我大11岁,在艺术上我与他之间却跨越了三代。他是文革前美术学院毕业,他的下一代是文革时期学习写实基本功的人,我是再下一代,是文革结束后考上艺术学院的。而我现在的艺术学院同学几乎都是90后,我50后的人又向纵深跨越40年,期间又经历了多少代艺术家的变革。

  除了艺术家学艺的年代,还可以从作品诞生年代的角度,区别代沟之分。格林伯格介绍的艺术家蒙德里安1872-1944,他的作品《狐步舞》诞生于1930年。而Kasimir Malevich的《红方块与黑方块》完成于1914年,比蒙德里安早了16年。在这16年里,有多少欧洲的画家和作品诞生?他们是如何深刻地相互影响着? 只有实干艺术家们自己知道。

  我举以上例子说明,艺术家的创作,不是拍脑袋拍出来的。在大量前辈与周边同道人的美学趣味影响下,艺术家的每一笔是怎么画的,普通观众只能像格林伯格那样凭外观说出一点皮毛: “好就是好” “没什么可说的”。但是艺术家就不同了。艺术家要展示一个绘画构思,只有一次的机会,是把这个方块画得大些还是小些?摆在上方还是下方?那个长条子放在左侧还是右侧?是颜色深一点还是淡一点?艺术家可能有多次尝试,画了好几个方案,最后把其他都扔了,留下最后的那个流芳百世。那么艺术家的这个探索过程是什么?那就是在大量技术审美的分析研究中得到了经验,掌握了抽象美学的最佳平衡,那就是艺术的技术部分。

  世界上没有事情不可以分析,广义相对论,量子力学,史前文明的研究,地球如何诞生,外星文明,乃至宇宙如何诞生,人类未来如何飞向宇宙,这些看不到摸不着的东西通过各种手段都有了研究成果,何况区区一幅小画,有什么不可以分析研究,说出它的所以然呢?

  蒙德里安的《狐步舞》外边是菱形,挂在墙上与墙面平衡的方块对立。在画面里用黑色的条子画出与菱形相对的方形,这就形成了无形方块的外围,中间菱形画面,再里面又是一个方块,造成了旋转感。狐步舞发源于黑人舞蹈,后被美国人模仿马步改编狐步舞,一度流行。它是四步曲跳三步,二步加一步地旋转。蒙德里安的作品基本源于这种表达。

  从画面视觉分析,平面的白色底子与简单的黑色条子对比,将白色切割成四块。按照美学传统,大块,两个类似的中快,一个小块,产生疏密关系,使布局对比均衡。其中大块的方形底部,与三个三角形成对比。这种简洁的表达,同时造成多方面的冲突和对比,又在黑白的天然和谐中产生平衡,这是该画经典之处。

  人的视觉具有潜在的对立与平衡美,被艺术家的作品唤起。一件艺术品是艺术家要表达的话语,一件杰出的艺术品是艺术品本身会说出自己的话语。

  接下来分析空白的魅力,这是来自最原始的技术使用。上古岩壁画的线条,儿童在一张白纸上涂鸦,都是空白的最原始应用。为什么说中国书画比较古老原始,主要就是对空白的使用几千年未变。空白是空间感,是无限,是宁静,它始与未动笔之前,与生俱来,无必要大惊小怪认为这是天才艺术家的创造。后来的当代艺术出现一块空白画布,这是顺理成章的,张三不做,李四也会想到去做。

  我把艺术发展总结成一个程序:1,前人与周围有许多人在画类似的风格。2,自己在同类风格上做很多练习。3,自己分析和总结经验,优化技术,创自己风格。4,自己的作品成功后被后人研究。5,在对艺术各种元素的分析中,后辈学生掌握了表现几何抽象的绘画方式。6,学生自我挖掘与开创新的风格。7,诞生了新的成功艺术家。这个程序说明,分析研究作品正是推进艺术教育,推动艺术史发展的必要途径。

  格林伯格可以把自己当成一个普通的艺术旁观者,茶余饭后聊几句没什么问题,就好像看见一个美女,只管叫好,但是别写文章把自己当成美女专家,甚至还去教育别人。事实上人人都会欣赏美女,但是电影导演就不同了,他会分析这个美女的类型,眼睛鼻子嘴巴长得怎样,身材怎样,气质怎样,家庭背景,生活经历,适合出演哪类角色,一切都是可以报出一本流水细账,没有什么神秘可言。

相关链接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格林伯格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达世奇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评论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新闻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