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之鞭”在千年之后被拉斐尔狼狈描绘
2018年04月27日 13:04:31    作者:杨健[博客]   来源:澎湃新闻
  在利奥一世去世后1000多年,时任教皇的尤利乌二世在梵蒂冈大兴土木,命人在教皇宫四个大厅的墙面上画了一组名为《教廷创始及巩固》的壁画,负责这项工作的正是拉斐尔。其中,赫里奥多罗厅的第四幅壁画就是《伟大的利奥一世会面阿提拉》。这是诗人德拉·埃利奥多罗对利奥一世赞歌的视觉呈现。 

 拉斐尔,《伟大的利奥一世会面阿提拉》 1513年,梵蒂冈教皇宫赫里奥多罗厅壁画

  画面左侧,那位身披华服、头戴金冠、骑着白马的教皇就是利奥一世。

  利奥一世是历史上第一位名为狮子的教皇(利奥,Leo,拉丁语意为狮子),而他毕生志业,是说服那些真正的狮子放下叼在嘴里的羔羊。

  这是时代赋予利奥一世的使命,或者说宿命。五世纪中叶的西罗马帝国,作为宗教领袖的利奥一世所辅佐的世俗国王,是一只真正的羔羊——瓦伦丁三世——一个在古今中外昏君排行榜上独领风骚的人物。

  昏君最善于把国家搞得一团糟,然后,待外寇入侵时把自己像一只献祭的羔羊那样奉上。打乱节奏的是,上帝慈悲,给瓦伦丁三世配备了利奥一世,一位善于用福音书教化蛮族的人。在利奥一世与瓦伦丁三世搭班子的15年里(440年-455年),前者经常腆着一张老脸跑到狮子那里给后者求情,他面对过的狮子包括阿兰人、汪达尔人、西哥特人和匈人(匈人是否为匈奴人,史学界没有定论)。

  利奥一世每一次都能成功,但452年面对匈人的那一次,着实有点凶险。因为匈人的首领是阿提拉,阿提拉有个绰号,叫上帝之鞭。

阿提拉帝国疆域图

  上帝之鞭,给信奉上帝的西罗马人营造一个何等惊悚而绚丽的梦,历史书里连篇累牍。进入核心章节。

  452年夏,进军高卢受挫的阿提拉挥师南下,翻越阿尔卑斯山直捣西罗马帝国的核心——意大利本土,波河平原成了匈人骑兵的跑马场。羔羊瓦伦丁三世望风而逃,把首都拉韦纳扔给了大将埃提乌斯。从态势上看,西罗马帝国离沦陷只差阿提拉抖一抖马鞭。

德拉克洛瓦笔下的“上帝之鞭”阿提拉

  阿提拉此次用兵的理由很浪漫。羔羊瓦伦丁三世有一个宝贝妹妹,叫霍诺丽娅,一只多情又多事的羔羊。三年前,霍诺丽娅为了抗拒瓦伦丁三世指定的婚约,主动与侍卫长私通。奸情败露,妹妹被哥哥关进了修道院。无奈之下,霍诺丽娅想起了有英雄救美这回事。而当世谁是天下第一大英雄?恭喜你,猜对了:阿提拉。一封情意绵绵的信送到了英雄的大帐:您的马蹄声是世上最动人的乐曲,什么旋律才能配得上您的乐曲、撩动您的心弦?您若不弃,我愿奉上我的戒指,还有,西罗马帝国一半富庶之地……

  败家子投怀送抱,岂有不收之理?所以说,阿提拉兵发意大利是讨还属于自己的东西。于是首都拉韦纳告急,永恒之城罗马告急,西罗马帝国告急!于是,扶危重臣利奥一世该出场了。

  452年7月6日,曼多瓦城,利奥一世觐见阿提拉,随同前往的还有元老院议长阿维努斯和禁卫军统领特里杰久斯。在一张摆满了牛奶、生肉、葡萄酒和曼多瓦酥饼的桌子上,双方进行了谈判。名为议和,实是乞和。一如前文,此时的西罗马帝国以及他们的混蛋国王瓦伦丁三世,就是叼在阿提拉嘴里的肉。但唯有此,方能显出利奥一世的能言善辩。

  在一场处于绝对弱势的谈判中如何捍卫尊严?一是夸大自己的筹码,二是给足对方好处。这两条,利奥一世都做到了。

  他告诉阿提拉:您的挚友埃提乌斯在拉韦纳驻有重兵,一时半会您能攻下吗?何况,马尔基安(东罗马帝国国王)已经从君士坦丁堡出兵,腹背受敌您能应付吗?

  他许诺阿提拉:您若退兵,多瑙河以东就是您的。

  阿提拉左右一思量,一挥手,退兵班诺尼亚。当然,匈人退兵,不忘遵循中国北方游牧民族南下打草谷时的基本套路,金银、粮草、辎重,还有美丽的育龄妇女一并带走,带不走的烧掉。而匈人退兵的真实原因,也非利奥一世谈判桌上说的那些,其实游牧民族不适应南方燥热的气候以及曼多瓦酥饼不够生猛的口感。

  不过无论怎么说,在台面上,利奥一世用三寸不烂之舌劝退了阿提拉,暂时挽救了瓦伦丁三世和西罗马帝国。

  说是暂时,毫不为过。瓦伦丁三世只多活了三年,455年,谋害忠良埃提乌斯的他,被愤怒的造反士兵杀死。瓦伦丁三世死后21年(476年),西罗马帝国灭亡。

  比较搞笑,曾经险些吃掉瓦伦丁三世的阿提拉死得更早。453年,阿提拉在迎娶勃艮第美女希迪科的洞房花烛夜,暴毙。神秘的死亡过程,与《蒙古源流》中关于成吉思汗临幸西夏王妃的记载,高度相仿。

  其他历史参与者都未得善终,而利奥一世成了被历史抚爱的人,他不但寿终正寝,而且备极哀荣。在天主教历史上,利奥一世被贴上了圣良和伟大的标签。

  中世纪诗人德拉·埃利奥多罗如此描述(杜撰)利奥一世劝退阿提拉的伟绩:他威严庄重的气势、慷慨激昂的演讲,完全征服了阿提拉,让他感受到了上帝之伟大。而圣彼得和圣保罗又拿宝剑在阿提拉眼前显灵,令阿提拉胆战心惊,不得不立即撤兵。

  梵蒂冈教皇宫赫里奥多罗厅壁画

  在利奥一世去世后1000多年,时任教皇的尤利乌二世在梵蒂冈大兴土木,以追远之名大行颂圣之实。他命人在教皇宫四个大厅的墙面上画了一组名为《教廷创始及巩固》的壁画,负责这项工作的正是拉斐尔。其中,赫里奥多罗厅的第四幅壁画就是《伟大的利奥一世会面阿提拉》。这幅壁画是诗人德拉·埃利奥多罗对利奥一世赞歌的视觉呈现。画面中央,头戴羽毛冠的阿提拉在利奥一世的震慑下,脑袋耷拉着,身体绵软无力,终而翻鞍落马。上帝之鞭,知道自己在若干年后会如此狼狈吗?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上帝之鞭” 拉斐尔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杨健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评论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新闻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