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小彦:画外光的“反动”
2018年05月10日 11:05:11    作者:杨小彦[博客]   来源:雅昌艺术网

  从任何角度看,发生在十九世纪法国的印象主义绘画运动,都具有革命性的意义。

  因为,一,印象主义第一次正确地把绘画变成了科学。点彩派修拉说,艺术就是科学,所以,他的画要经过起物理学的光谱分析。莫奈在不同时间画同一景物,因为他知道,不同时间的阳光,色彩倾向不一样。

  二,印象主义第一次把油画从贵族的手中解放了出来,变成了平民的艺术。比如,他们不再强调油画的古典质地,非得把画面磨得像镜子般光亮,非得表达物体的质感与深度,风格上还要“得体”。他们需要的只是“自然”而已。

  三,印象主义不仅使风景成为独立的存在,更有甚者,在题材方面,他们还扩大了范围,让早期的现代性景观,比如火车站、码头、周日市民聚会、城市街景,等等,成为可以入画的素材,从而革新了“田园牧歌”式的审美传统。

  四,印象主义强调现场作画,是直接性画法,于是生动的笔触成为一种绘画的语言得到强调。这一点启发了后来的康定斯基,使他画出了世界上第一张抽象画。直到今天,印象主义朴素亮丽的外光效果,仍然是普罗大众至爱的对象,在西方民众中拥有强大的生命力。

  有意思的是,这样一个似乎无须论证的、发生在艺术领域的革命,在革命的国家却长期受到批判和抵制,指责说是“没落、垂死、反动”的艺术。二十世纪初期,新生的苏维埃诞生,主管艺术的是卢那察尔斯基,我读过他的有关文章,关于印象主义的“反动性”,大概就是他给最早下定义的。对此我颇为不解,印象主义不是很通俗易懂,因而很有“人民性”吗,和革命有会产生什么冲突?更有意思的是,尽管革命的国家无一例外地批判印象主义,但几乎所有的艺术家,他们私底下其实都非常热爱印象主义,都把画出真实的外光效果作为他们的审美目标。也就是说,一方面批判印象主义,一方面坚持印象主义,这事居然延续了大半个世纪,直到后来,改革开放了,印象主义得以正名,画家们才公开地去画灿烂的阳光,才不被认为这种画法是“反动”的。

  前一阵子我去拜访91岁的广东著名油画家徐坚白老师,和她谈起了艺术的这一段往事。徐老师以过来人的淡定听我讲完后,笑了,说:“所以改革开放以后我只画风景,不画任何主题性的画。”我点头称是,明白她老人家内心的意思。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杨小彦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杨小彦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评论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新闻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