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敏:神性舞蹈——评著名画家申伟光先生的艺术创作
2018年05月14日 20:05:08    作者:盛敏   来源:艺术国际

  从图像学意义上来衡量一名画家作品所达到的艺术层次,必须在一体多面、多体多面、互文性极强的重要文本里,来探索画家的精神世界象征化的部分——申伟光先生的作品中内在外化的深层含义即宗教与哲学的隐藏信息,构成了他作品的精神象征价值。

  一、佛学的拯救与自救研究佛学与肉身、精神彻底进入宗教(佛教)的中心地带,两者所擒住的重点不同,因而产生对生活疑难问题的解构、艺术表现形式的攫取也不同。前者把佛学作为名词的力量,一种生存阶段内对缺失、过错的弥补;后者将佛学义理部分化为生活的部分,除掉视域的具象化,还存在过滤生命始源的归属化、抽象化。申伟光先生是一位对佛的“觉者”,这表现在所有不知道的对立面应该是知道,而知道不仅局限在理论的探究上,申先生已经把它融为生活、时间的基本粒子,“大觉”是智慧战胜“迷”、“愚”世俗羁绊的行动之结果。人们常说宗教的经验是逃亡的经验,就是说当社会出现信仰的真空或者根本不去信仰某种主义、某种思想,它就涉及逃亡,涉及到心灵回归的旅程。申伟光先生肯定经历过漫长的寻找、一些康复性的“熬过”阶段。反映在绘画艺术的表述上也有成团的痛苦探索踪迹——他比别人更能感受到降临的、在抽象与具象之间摇摆的模糊性,我们从他管形系列、线系列、球系列可以看出,冷峻的向心盘绕与线性茸毛、松针般的簇生,它们代表没有预知的形象以抽象思维的方式,在总结经验的另类结构。当然,在佛学之光来临之际,入进到整个个人的行为之中,这就是宗教触觉般的显明回答。因为宗教始终以无限的洗礼来提供一个纯洁的肉身,同时它又是经过考验的神圣律令、拯救律令,拯救自己和他人,拯救理应受到绝对尊重,保留,节制。随之而来的是申伟光先生身体与思想同步重新构建没有动机的思维模式,我们能称之为“拔根”的脱胎换骨,就是说,面对艺术的地理与展示艺术的心理欲望,他表述的几个阶段全部绽开在具象与非具象的、欢快的光色与沉闷的黑潭、焦虑的探索与重生的灿烂之间。像申先生这种典型的佛教徒真正往独有的艺术表现的区域,打开了一个完全“拔根”的世界,拔掉了所有的尘世泥淖,只剩下宗教生活的透明纯粹性。

作品2号,260×175cm,2009

  二、冥想的超验与色光的滚动公共意识总是以个人利益最大化来经历世事,回归宗教不仅需要不可动摇的信念,对艺术家而言,佛家提倡的修行冥想显然能消灭炽烈的欲望和某些毛糙物体表面轻浮的意向性,它将精神往微观世界的细腻缝隙递去,那么某种物体的局部被放大,这里面悠游着肌理与纤维,伴随对材质本性的把握。申伟光先生冥想的空阔体现在他所摘取的灵性之树、灵性的蜉蝣游动的状态与血管般可以管束的形态内。如果说一个固定物体以它的立体存在来提醒画家的视觉,一般而言肯定取其某个偏旁部首,利用抽象的元素来解构它(这是现代主义绘画的主要方式之一)——申先生却是直接入侵到冥想出的似象非象的图形内里,采取静观与冥想的方式,借用笔触花开的姿态,描述它们活跃的灵魂走向。向上或者形成一个倒立的U形,有时候将它们蓬勃运动的轨迹用白色调和,创造一种清晰的强度。所以当冥想给他的创造力带来非经验的变化时,线条、管状和精子般活动的生命贯穿期间,我们可能对其追求纯净运动的思维,局限在解与不解之间,这又有什么?凝固与静止、运动与分散本来就是互动的关系,何况具象与非具象之间产生的非经验层面的东西,就是让人们在视觉世界进行抽象配置的东西。再加上申先生对色彩与光的核心应用,那些照亮的灵光,不是炫目、耀眼的搜寻吗?光与色同心灵感应进行互文,光已经不是处在服务于色的傧相地位——申伟光先生创作的鲜艳系列、美好系列、涅槃系列图形是在色与光的交融中,提炼出丰富的内在格调,是色在光的滚动里倾吐他的不怕暴露、不怕展示的某些艳丽魅人的想象。

作品3号,175×260cm,2016

  三、身体的抽芽与山水的编译一个简单的、有抽象体容的线,在扭曲、打结、纠缠、绕弯、伸直、疏散等内在联系的基础上,转换为一个面,包含有线和面的特点,我们可以把它视为身体的抽芽,是对身体容纳、传达神旨的一种寄寓。申伟光先生对身体抽象化的描述,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取管道、花蕊、花、蝌蚪形的游弋物,都是对精细器官的“升华”(它们是性器官花团锦绣的替身,卵生系列的细胞分异),这是原初状态下人类温和的诞生图形,暗示生命出生的通道和绚烂的、缜密的膨胀张力(他的刮刀系列、刮线系列、线系列等)。其实人类最在乎的莫过于身体的释放与收敛,佛家修身养体、养性、养气的目的应该说是积极向上的开创,与自然的对应恰好构成该趋向的基调。所以申伟光先生早期创作的丙烯绘画与后期对“象——非象”系列的献出,都有对身体意向切片的重新编译。身体不仅是世界身体、社会身体,也是政治身体、消费身体、医学身体、精神身体、宗教身体,申先生这个修行者为达到一种制造生命、控制欲望的境界,首先还是从内视自己乃至于他人的生命景观开始,把身体或者说像自然物繁茂的生殖力那样的意象,拿来作为他画中的单子,有时候单子结构趋于复杂化,在流动的途中进行惊人的裂变,无限增殖无限生育,其原因就是一个现象通向本质变化的褶皱,一个精神式样到达图形丰满的、明确过程的痕迹。心印所印导致化生的符号产生,就连山水的颜色、部分形态也刻意凸显人类身体肢干和血管的重叠结构。早年的丙烯画,石块、山体、高耸的崖壁都是身体集聚抱团的构成,由此那种山水的身体性和人类器官的对话效应充分流淌出雄伟的语言,你们去听山的神经和人的气孔都在诉说一些极致的话语,包括雄性冲动、情绪厮杀以及在最新的组合里灵性最终的安静,它们脉动的神秘与生命奇妙、豁亮的诞生,都阐述了象征是以一种分裂为前提的统一,在宗教对表象不可言会的分界、划分、界定中。

作品4号,120×90cm,2017

  四、谱系的超验与信仰的坚守经验世界所凝视的物象,向来都是一名艺术家创造梦想的客观来源。画家根据经验所得拥有创造的基质,把它们通过技术手段留存在纸上,最好是永久雕刻在人们的记忆之中。但是叙述的反反复复、重重叠叠也将使经验老化固化,申伟光先生之所以被称为是对经验谱系的超越者,主要是对艺术本质的理解,不是解释学里的方法论在起作用,而是他特有的佛家的澄怀冥想,超越现实、大众、世俗,在宗教复杂的和声里寻找到不同于其他艺术家的语境。他彻底从经验的具象相似性里脱颖出来,在拟象的世界矗立自己的视觉所得形象。这证明法国哲学家利奥塔曾在《话语.图形》一书中写到的“眼倾听”、“图像处于内部和外部”“重现能使见变成可见”等论点,在申伟光先生这儿,视觉作用是一种培养的作用,需要冥想、默想、神思,再呈现给心灵,由心——手天然地对应、转化在画面上。成束的绳线、电线那样的盘绕、蠕动的软体、花瓣状、肢体、肌肉群、火焰、海洋生物状、簇立的毛状、管状体等都是由繁入简、有外向内、由实向虚、非像非不像的活体,它们都具有硕大的能量,都在表现起源于原点的血性的信仰,使超验的图形存在闪烁的深度。

作品17号,100×80cm,2017

  名符其实的佛教信仰者,对生命持绝对的开放态度,但前提必须建立、沉浸在至善、至美的精神追求世界。这是申伟光先生艺术语言的出发点,既然当下世界人们在人格分裂中言说自我、嘲笑他人,而申先生将身体、语境承认为所有事件发生的场所,那么佛成一定是摆脱了扰乱纯净语言升华的环境。在形象中寻找无形象,明智、问道、悟道,最后解决生死问题——坚守的过程是见物而不自见的“见”的匿名状态,要泯灭自身实有的污秽,以空灵的生成性来使绘画达到忘我的境界。这种主动采取行动的分割,是对繁琐生命信息的清除,也是对心相长久霉化的过滤升级,为此去障蔽、留心意、缘觉成成为申先生日常生活的优先清单,在申伟光先生的实际生活内艺术确定了它指示性的、苦修的唯一希望,因为它包裹了全部生命理性与感性相互争斗的因果关系。

  2018.04.11

相关链接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申伟光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盛敏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评论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新闻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