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剖台上的模特,伦勃朗和蒂尔普给了他最后的温存
2018年06月19日 10:06:25    作者:杨健[博客]   来源:澎湃新闻
  阿姆斯特丹外科医生行会的发言人尼古拉斯·蒂尔普操刀了一场解剖,并做了一项预订:请26岁的伦勃朗以他主讲的解剖课为题材,替行会成员画一幅团体肖像。伦勃朗欣然允诺。于是,一场以解剖阿里斯·金特为高潮的大阵仗,完成了上下产业链的铺设。然而,据史记载,在这堂公开解剖课之后,还安排一场盛宴,但有两个人没有入席:画家伦勃朗和画中人蒂尔普。他们避到室外,进行了一场私密的谈话……

伦勃朗·凡·莱因 ,《尼古拉斯·蒂尔普医生的解剖课》,1632年,海牙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藏

  《尼古拉斯·蒂尔普医生的解剖课》(以下简称《解剖课》),一幅经典的摆拍作品。画面中八位活着的人都显得那么刻意做作,唯有死了的那位模特,冰冷、苍白,却又坦然自若。

  他(它)只是一具皮囊,忠实担当着光与影的奴仆,独自承受着属于他(它)的罪与罚——在众目睽睽下。

  他叫阿里斯·金特,“艺名”叫阿德里安松,职业是惯窃犯。1632年,也就是《解剖课》成画那一年,阿里斯·金特在一次持械抢劫中失手。监狱他屡教不改、冥顽不化,他被判处绞刑。此时,阿姆斯特丹城的年度盛典——公开解剖课即将举行。顺理成章,阿里斯·金特的皮囊被阿姆斯特丹外科医生行会预订,价格是100弗罗林,比一头大牲口便宜。

  订货者,同时也是解剖课的操刀者,是阿姆斯特丹外科医生行会的发言人尼古拉斯·蒂尔普。蒂尔普还做了一项预订:请26岁的伦勃朗以他主讲的解剖课为题材,替行会成员画一幅团体肖像。伦勃朗欣然允诺。于是,一场以解剖阿里斯·金特为高潮的大阵仗,完成了上下产业链的铺设。

  行刑的那一天,同时也是公开解剖课举行的那一天,是十七世纪初荷兰社会风俗的汇演。卑微的死囚被押赴绞架,围观的庸众没人关注他的来龙去脉,只是眼巴巴地等着套在绞索里的阿里斯·金特吐舌头的那一刻,然后是一阵怪异的沉默。比围观者更急切的是贩卖尸体的掮客,一旦死囚咽气,他们便迅速上前,手脚麻利又小心翼翼地抢下尸身,送往外科医生行会。据说,解剖一具温热的尸体能更好地还原普通病患血液循环的状况。所以,不久之后,“阿里斯·金特”被呈上了蒂尔普医生的解剖台,赤裸的身体涂抹了苔藓汁和亚麻油。

  当时荷兰科学昌明,走在欧洲各国前沿,而解剖学是科学中的显学。一堂公开进行的解剖课,有百家讲坛的热度。蒂尔普医生的解剖课,人们更是趋之若鹜,犹如今人在屏幕前聆听于丹。受邀参观蒂尔普医生解剖课的都是阿姆斯特丹头面人物,包括议会成员、行会领袖和远航归来的舰长等等。

  在阿姆斯特丹整个上流社会的注视下,蒂尔普开始了对“阿里斯·金特”的操作。由于蒂尔普事先精心准备了讲稿,加之“阿里斯·金特”身体的极度配合,解剖课满堂彩。尽管课堂上弥漫着的尸臭令人作呕,但现场观众无一退场,顶多是偶尔跑到室外透一透气。

  伦勃朗,《Deijman医生的解剖课》,1656

  伦勃朗也是观众中的一员,他的职责是将这桌色香味俱全的大餐,落实到画布上——按照订画者的“领导座次学”要求:彼时的蒂尔普,正处于事业发展的快速通道。他两年前续弦娶了奥茨胡恩市市长的女儿,不但在医学界成为权威,更是大有向政界进军的势头。他领衔的外科医生行会也在逐步摆脱“理发师”的传统职业设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荷兰的“外科医生”也是理发师,职能是为病人伤口止血、骨骼复位和清洗皮肤),成为一个科学的、专业的工种。

  今天人们看到的这幅作品,画面中心人物,不消说自是蒂尔普医生,他独占右侧主要位置,面对七位行会同僚,一边用止血钳挑开尸体的肌腱,一边向同僚解说着人体的构造。其余七位医生,有的凑上前来专注于被切开的尸身;有的手拿教材默默思索;有的茅塞顿开;有的如梦初醒……

  而“阿里斯·金特”淡定地横亘于蒂尔普医生和七位同僚之间,他的私处被一块白布遮挡,左臂的皮肤和肌肉已经被切开,露出了肌肉组织和骨骼。躺在此处的它与早先绞架上的他,阴阳两界,均是被围观的焦点。或许,这一天是阿里斯·金特最高光的日子。本色演出,无比生动。

  据史记载,在这堂公开解剖课之后,还安排一场盛宴。刚刚还在传看着人体器官、手沾鲜血的人们,转身便把酒问盏、大快朵颐。

  但有两个人没有入席:画作者伦勃朗和画中人蒂尔普。他们避到室外,进行了一场私密的谈话。画家对医生提出:要在作品里为“阿里斯·金特”添加一条并不存在的右臂。

  怎么回事?

伦勃朗关于解剖课的草图

  2014年,荷裔美籍作家尼娜·西加尔出版的同名非虚构作品《尼古拉斯·蒂尔普医生的解剖课》解答了所有疑惑。原来,阿里斯·金特是一个苦出身,一个郁金香泡沫时代的失意者。他是小城莱顿一位皮匠的儿子,成年之后却沦为无可依附的社会毫毛。不得已,金特流落到阿姆斯特丹,成了一个窃贼。此前,金特曾因盗窃被捕过一次,被砍掉了右臂。而此番,断臂金特再度落网,终被判处死刑。

  事情很明白了,在众人围观下走上绞刑架的金特没有右臂,在众人围观下躺在解剖台的金特也没有右臂。然而,金特有一位痴情的未婚妻。在金特行刑前,她带着身孕从莱顿赶到了阿姆斯特丹,以同乡之名乞求伦勃朗(画家也是莱顿人)为未婚夫保留全尸。伦勃朗被金特不幸的身世打动,经征得蒂尔普医生的同意,在画面上给金特加了一条胳膊。阿里斯·金特又像出生时一样,成了完整的人。

  这份完整,是伦勃朗和蒂尔普联袂给予他的最后的温存。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解剖台上的模特 伦勃朗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杨健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评论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新闻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