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TEFAF董事会主席:区块链将怎么影响艺术市场
2018年07月27日 09:07:44    作者:吴可佳[博客]   来源:FT中文网

  2018年5月,英国牛津大学与伦敦艾伦·图灵研究所(Alan Turing Institute)共同发布全球艺术市场2.0报告,评估了区块链技术对于艺术市场的潜在影响,预测数字账本技术(digital ledger technologies)的引入将彻底改变艺术市场现存的流通性低、交易规模有限的核心问题。同时,该报告认为,基于高科技行业“赢家通吃”(the winner takes all)的原则,在新技术渗透艺术市场之后,现有的竞争格局会发生根本性改变,未来将有一家大型公司在艺术市场占据主导地位。

  6月20日,全球首场区块链艺术网络拍卖由伦敦达迪亚尼画廊(Dadiani Syndicate)和基于区块链技术的艺术品投资公司梅塞纳斯(Maecenas)联合举办。在这场网络拍卖会结束后,一幅估值560万美元的安迪·沃霍尔于1980年创作的丝网印作品“14把小电椅,反转系列”(14 Small Electric Chairs)之49%的股份将被售出(其余51%的股份仍由达迪亚尼画廊主艾丽萨·达迪亚尼(Eleesa Dadiani)所持有),藏家们将分别以比特币、以太币和梅塞纳斯公司创立的加密货币ART支付沃霍尔作品之49%股权。

  7月11日,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发布了《超越炒作的区块链:该技术的战略商业价值为何?》的评论文章,其中分析了区块链技术在艺术与创意产业的价值,特别提到区块链在艺术市场的应用将集中于艺术品传承的研究(provenance)和艺术品投资领域。

  安迪·沃霍尔 丝网印作品“14把小电椅,反转系列”

  针对近期的热点事件,FT中文网《谈艺录》与欧洲艺术和古董博览会(TEFAF)董事会主席纳内·德金(Nanne Dekking)先生进行了关于区块链技术的对话。纳内·德金曾经担任苏富比公司全球私人洽购业务主管,两年前离开拍卖行之后,创立了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新兴艺术企业Artory,获得全球最大的企业应用软件解决方案供应商之一SAP(思爱普)的资金与技术支持,并与国际几大拍卖公司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将如何影响艺术市场的未来?艺术品的交易方式会发生怎样的改变?牛津大学与艾伦·图灵研究所的预测是否将最终实现?在艺术市场日新月异的今天,这些都是海内外从业者所关注的话题。

  纳内·德金是艺术市场新技术公司Artory的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也是欧洲艺术和古董博览会(TEFAF)的董事会主席。在创立Artory之前,纳内·德金是苏富比拍卖行副主席暨全球私人洽购业务主管。此前,他担任国际著名画廊维尔登斯坦(Wildenstein & Co)的副总裁,为美术馆、基金会及私人收藏家提供艺术品的收藏建议。

  纳内·德金毕业于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曾经担任荷兰女王历史收藏的副策展人及荷兰国家芭蕾舞团副团长。

TEFAF董事会主席、Artory创始人纳内·德金先生 (Photo by:Bodine Koopmans)

  吴可佳:最近关于区块链技术的讨论在全球艺术界很热闹。您几年前离开纽约苏富比拍卖行之后,创立了这间新公司Artory,基于区块链技术,试图为艺术市场带来更高的透明度及交易效率。我想和您聊聊,最初这一想法是如何形成的?您又如何整合相关资源来付诸实施?

  纳内·德金:我们最初形成关于这个公司的想法,其实和区块链并没有关系,当时的考虑是希望给艺术市场带来改变。在多年的行业实践中,我感觉很多人其实并不信任艺术市场,而且我认为如果艺术市场的数据更加透明、可信,那么它的交易规模应当比现在要大得多。

  对我们而言,区块链并不是公司成立的目的。这家企业的宗旨是建立不可改变的交易数据,记录艺术品在市场上流转的全过程。最早我们打算将尽可能多的艺术家作品全集数据信息放到网络上,并将这些信息作为艺术品流转网络注册的初始。随后,我们发现这个过程过于漫长,无论是在传统的学术界,或是艺术市场的专家,对这一需求的反应都比较缓慢。

  因此,我们改变了思路,开始考虑:如何将尽可能全面的艺术品信息放到网络上,实现规模效应。于是,我们想到:当艺术品实现公开交易,我们应将关于这件艺术品的所有信息记录在网络上。例如,当一件艺术品有了拍卖记录,它的相关信息包括:电子图录、拍卖中的详细竞价过程、最终实现的价格等等。我们会从出售该艺术品的拍卖行那里获得这些数据,将它们以区块链的方式记录下来。那么,这些信息就被加盖了时间的印记,不可改变。

  目前市场上有许多对于区块链的误解,有的人认为,区块链上记录的信息都是可以被下载的、或者在互联网上能够被搜索到,而实际上是不行的。区块链使用的是加密的哈希函数(hash),因此在区块链中无法直接读取这些艺术品信息。假如有人在网络数据记录中更改信息,我们会发现代码被修改,能将其纠正过来,这样便能保证信息的准确性。

  由于区块链技术的存在,我们可以通过这一技术来实现准确的信息记录,因此没有理由不使用该技术。

  我与全球最大的企业应用软件解决方案供应商之一SAP(思爱普)的创始人哈索·普拉特纳(Dr. Hasso Plattner)博士是多年的好友,他常常对我说,艺术市场最需要的是交易透明度,我宁愿在互联网上获得所有需要的信息,而不必相信某个专家来完成艺术品的交易,他说的是对的。

  从公司的业务进展而言,我们与全球最重要的几家拍卖行建立了密切的合作关系。对它们来说,交易的信息都是公开的,当我们把这些信息放到数字账本系统中,便为这些信息带来了新的重要性。

  吴可佳:所以当您有了创立这间公司的想法,哈索·普拉特纳博士为您提供了财力及技术上的支持?

  纳内·德金:是的,他对我说,如果你想成立一间技术公司,那么你需要最好的技术专家,SAP当时已经在做区块链方面的事情了。最初我们并不确认是否需要这项技术,后来意识到,对于我们希望实现的目标,区块链是现存最好的技术。

  最近这段时间,人们好像感觉区块链技术变成了信息安全的“圣杯”(holy grail)。就艺术界来说,我本人对此深感忧虑:这本质上不是关于区块链,而是你如何使用这个技术,用它来实现什么、保证哪些信息的安全性?银行业和医疗行业运用区块链技术非常重要,因为它与人们的财务管理和医疗信息管理密切相关。在艺术领域,许多创业企业在当前的区块链泡沫中号称,区块链技术提供了艺术市场所有问题的解决方案,我并不赞同。如果使用不当,它反而可能成为艺术界最大的威胁。

  所以对于这家企业Artory,我有两个原则:第一:我们不是艺术市场(的造市商);第二:我们所选择的合作伙伴必须对自身的信息进行严格的尽职调查,确保其准确性。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保证合作伙伴的可信度。那么这些合作伙伴是谁呢?例如苏富比(Sotheby’s)、佳士得(Christie’s)、富艺斯(Phillips)这样的拍卖行,他们都有法律合规部,能够保障艺术品交易信息的诚实准确。

  严谨的内部审查流程非常重要,例如,在全球所有的艺术博览会中,只有欧洲艺术与古董博览会(TEFAF)具有艺术品的审查流程。这也是我被选为TEFAF董事会主席的原因之一。

  由于商业合作的敏感性,很多细节我不便透露,但我非常欣慰的是,这些艺术市场的从业公司已经理解了我们试图实现的目标,而不认为我们是他们的竞争对手。

  吴可佳:您提到Artory并不打算成为艺术市场的造市商。那么,您能否再深入讨论一下,公司期望实现怎样的目标?未来10-20年又是怎样的规划?

  纳内·德金:艺术市场正在经历巨大的转变,许多交易方式都会发生彻底的变化。我们知道,现在已经出现基于区块链技术的艺术品交易平台,我也坚信,如果今后加密货币被普遍接受,那么目前艺术市场的几大拍卖行也会逐步接受加密货币的交易。

  Artory所希望实现的目标是,我们会成为一个艺术市场的彭博社:人们能够进行艺术市场研究的独立平台。假如你打算买一件艺术品,你可以在这个平台上了解这件艺术品过去所有的交易记录:它曾经被哪些经纪商、拍卖行所销售等等。更重要的是,当你购藏艺术品的时候,会要求提供服务的交易商将你购买艺术品的交易信息输入到Artory的公共数据记录系统中,这样一来,这笔交易会被永久地记录下来。你作为藏家的身份将被保密:我们(Artory)不知道你是谁。你将获得一张用户卡,通过上面显示的条码,能随时进入系统查询你所购买的艺术品的信息。例如,你于2018年完成一件艺术品的交易,到2050年,你也能随时调取相关艺术品的信息,而我们永远不会知道你的身份。

  我所设想的未来二十年后,Artory将是帮助藏家组织和梳理艺术品信息的终极数据库系统,由于它在艺术市场的可信度,将能够吸引艺术品保险公司等参与进来。

  吴可佳:在过去的几年中,Artory的业务取得了哪些进展?

  纳内·德金:在创业过程中,我们先走了一段弯路,从艺术家作品全集开始,后来发现行不通。在过去的一年半时间里,开发了目前的新产品。现在我们已经从合作伙伴那里获得数千个艺术品交易数据,这个量还在不断增加。当合作伙伴们认为时机成熟的时候,产品会正式上线,实现与这些企业端口的数据整合。

  吴可佳:当前的艺术市场也有其他创业企业利用区块链技术。Artory与它们有什么不同吗?

  纳内·德金:你可以说其他的这些新兴企业(例如:Maecenas 和Codex公司)基本上都在建立交易平台,而我们不打算成为交易平台。我不是反对他们的商业模式,只是这不是我们的目标。

  我们希望成为艺术市场可靠信息的终极来源,而我认为,当一个企业也参与销售行为的时候,它就无法作为艺术市场可靠信息的最终提供者。

  吴可佳:在您的职业生涯中,曾经多年从事艺术品的买卖。在创立Artory的时候,是什么促使您决定,这间公司绝对不参与艺术品的交易呢?

  纳内·德金:这是个很好的问题。我在艺术商业机构的从业过程中,形成了两个体会:第一,当藏家购买重要的艺术品时,他们需要下定决心:大多数时候不同的专家给出不同的意见,因此,对于藏家而言,做出购买决定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第二,目前的艺术圈过于沉迷于高端艺术市场。我觉得,这是个特别大的错误,即使是各大拍卖行也在犯这样的错误。

  归根结底,那些受过良好教育的中产阶级(非高净值人群)也应参与艺术品的收藏。为什么不呢?我常常说,一个人家里的艺术收藏比他(她)的藏书更能体现这个人的性格。因为你的藏书只是各个书目的排列,你都未必读过这些书。而家里摆放的艺术品,你能够与访客一起共享,是对你品性非常个人化的反映。当然你需要有一些闲钱,但五千美元就能让你买到很好的艺术品。特别是在五千到五万美元的购藏区间,如果这件艺术品能够在一个可信的公共数据记录系统中可查、并将购藏行为永久性地记录下来,会给藏家创造一个全新的艺术品收藏体验,也能促进艺术市场的长远发展。

  吴可佳:如果将您的逻辑推进一步:您当时认为,建立这样的公共数据记录系统,比参与艺术品的交易更为重要?

  纳内·德金:是的。你可能不相信,现在基于互联网的艺术品交易,有大量伪作出现,我觉得真是很羞耻的事情。而我们目前所专注的工作,能够促进有责任心的交易参与者与我们合作,减少艺术品网络交易伪作的流通。

  吴可佳:那么讨论到公司的运营模式:它的收入是基于使用者所支付的使用费吗?

  纳内·德金:对,艺术品的销售方(拍卖行)会向我们支付一笔固定费用,将艺术品的信息记录到系统中。同时我们向销售方(拍卖行)提供一张独特的用户卡,艺术品的购买者能够通过这张卡,与作品在系统中的信息建立联系,这是收入来源的一个方面。

  此外,通过这个系统来研究艺术品信息的个人或者机构使用者,会支付使用费。

  在此基础上,由于系统本身大量数据的可靠性,使其能够吸引保险公司等机构参与其中。

  目前,我们也在与全球各个美术馆进行沟通,计划将馆藏的数据纳入进来。这些信息会为艺术品的收藏带来新的思路。例如:挪威艺术家爱德华·蒙克(Edvard Munch)去世时,80%的作品都进入了奥斯陆的蒙克美术馆,仅有很少的作品在市场上流通。如果你对曾经在市场上交易过的蒙克作品价格进行比较,那么可以参照的数据极少。但你若能在数据系统中比较那些博物馆的馆藏,就会对市场上出现的蒙克作品的水平高低有清晰的认识:因为这个数据参照系要大得多。

  吴可佳:最近牛津大学与艾伦·图灵研究所(Alan Turing Institute)共同发表了艺术市场2.0报告,预测未来艺术的市场将被整合在一个大交易平台上进行,而区块链技术很可能是实现艺术市场2.0的有效渠道。在报告所预测的远景中,全球艺术市场交易的透明度和交易规模都将发生根本性的改变。您如何看待这一观点?

  纳内·德金:我觉得这是个很好的报告,其中也提到了区块链技术所存在的局限性。希望那些还陷于区块链泡沫中的人,能因此而警醒。

  吴可佳:为什么呢?

  纳内·德金:例如,近期有人提到区块链拍卖。但是数据记录到区块链的速度太快了,现场拍卖师拍卖的节奏根本无法跟上。报告还讲到未来的艺术市场2.0将会出现一个整合的交易平台。这样的远景是否会实现,目前尚很难说。一方面,艺术行业还是个相对传统的行业,整体交易规模与其他行业相比太小。此外,加密货币在未来是否能被广泛接受也难以预测。我并不完全赞同它的观点:即未来苏富比、佳士得等拍卖行都会在这一个平台上进行操作。

  目前,SAP公司正试图创建一个新的支付系统,使得今后通过该系统审核的高净值人群能够在保持匿名的状态下,以不转移实际资金的方式完成高额支付,例如:购买价值1500万美元的豪宅。未来这个支付系统投入运营后,也会对高端艺术品的交易行为带来改变。

  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当然我也不能说艾伦·图灵研究所报告中所预测的远景绝对不会发生。

  吴可佳:您如何看待报告中讨论的区块链技术对于艺术品流通性的改善?

  纳内·德金:这是个非常关键的话题。首先,我们针对艺术经纪商(画廊)这个群体来看,他们的核心资产包括:艺术品的库存和房产(若他们拥有画廊所在的土地及房屋所有权)。艺术品的库存可以成为他们流通性资产的主要部分,例如:他们能将这部分库存作为抵押,获得银行的流动性贷款。因此,我相信,艺术经纪商群体,他们业务运作与库存信息越透明,越能享受健康的现金流。

  从收藏家的角度而言,我们先看高端的艺术品收藏这块:同样,藏家能够将其收藏的高端艺术品作为抵押,获得银行的流动性贷款支持。

  对于较低端的艺术品收藏,例如:一幅两万五千美元的摄影作品,如果它有优良、可信的传承历史和交易记录(包括在拍卖中的竞拍过程信息记录),也会有利于其未来在市场上的再次流转。因此,艺术市场的各个环节越透明,对收藏家越有利,也会进一步增强艺术品的流通性。如果你家中的墙上有件价值两万五千美元的艺术品收藏,而你也把它作为自己资产配置的一部分,这种想法并没有任何问题。只是目前艺术市场的流通性比较差,低端艺术品难以被视为资产配置的一部分而已。

  吴可佳:今年六月,伦敦达迪亚尼画廊与梅塞纳斯公司宣布举办全球首场区块链艺术网络拍卖,出售一幅安迪·沃霍尔作品49%的股权。尽管本次拍卖还未结束,但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纳内·德金:首先,出售高价值艺术品的部分所有权没有问题,只要买家能够清晰地了解艺术品日后的流转。在拍卖中接受加密货币作为支付方式也没有问题。将艺术品交易的货币流转延展到加密货币领域,能够进一步拓宽艺术市场,吸引更多投资型的买家入市。我认为今后大的拍卖行和画廊会在业务中逐渐接受加密货币作为支付方式,而单独为加密货币建立额外的艺术品销售平台则是没有必要的。

  涉及加密货币的艺术品部分所有权概念是艺术市场一个富有成效的进步,但就全球市场的现状而言,它不能帮助所有市场参与者解决他们的需求与问题。目前,市场上需要一个容易理解、便于执行的区块链使用案例,既能结合传统艺术市场的尽职调查实践,又能体现新技术的发展。

  此外,达迪亚尼画廊与梅塞纳斯举办的这场拍卖,仅适用于给定时间区间的网络拍卖(time-based online auction),而无法在实时拍卖(live auction)中操作,因为拍卖师的速度跟不上区块链加密的速度。

  吴可佳:您如何看待未来3-5年的全球艺术市场?

  纳内·德金:艺术市场是个自我感觉傲慢的市场,也是一个相对孤立的市场。我常常说,艺术品经纪人是所有行业的经纪人中最不善长和新客户打交道的。他们习惯于和固定的客户群交往,不太考虑扩展新的客户基础。事实上,扩大艺术市场规模的唯一途径,是将目前不收藏艺术品的人群转为艺术品的收藏者。

  现在两家主要的拍卖行(佳士得和苏富比)已经用开放的眼光接受区块链技术、充分利用互联网平台,为艺术品的交易带来更强的透明度,这是未来的大趋势。

  而许多中端市场(五万到五十万美元交易区间)的画廊,为维持业务做大量的工作:策划展览、组织艺术家驻留计划、安排艺术品到博物馆借展等等,同时面临巨大的销售压力,但又不愿意做出适应时代的改变。我认为未来很多中小型画廊将消失,因为他们会越来越难以为继。

  在未来的3-5年,全球艺术市场将发生快速的变化,有的从业公司能够存活下来,而有的会倒闭。对于艺术品的收藏者群体,这将是个很有意思的时机,因为归根结底,艺术品的收藏行为是人们花钱购买他们所不需要的东西(没有日常功能的东西),那么这件东西必须是精彩的、值得信赖的。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区块链 艺术市场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吴可佳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评论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新闻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