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谦:另一种收藏论
2018年09月19日 10:09:30    作者:姚谦   来源:雅昌艺术网

  关良 《孙悟空》 彩墨纸本、款识 关良艺术家钤印(右方)21x30.3cm

  今年春拍媒体报导“艺术市场回春”,文中提到新见许多年轻的艺术爱好者进场,拍得他们喜欢的艺术品。的确,这真是个令艺术市场高兴的事,因为许多年轻人愿意把他们所得部份用来收藏艺术品,这也表达了艺术普及至新一代的群众生活中。

  后来,无意间与拍卖公司的人聊起,他们表示这的确是真实的消息,确实有一批30、40岁的新艺术爱好者进拍,很多都是第一次进拍场,而且都集中在这些年来艺术圈兴起的艺术家与时尚厂商合作的限量版merchandise作品。我想,艺术的收藏本来就是由低而高的渐进,只是,当今艺术新闻的报导大多艺术家倾向高金额艺术交易的新闻,众多不是以资金论战的年轻艺术爱好者,从媒体上可能比较少有与收藏艺术相关的实用资讯提供他们参考。

  同时这些年来许多时尚消费版面常出现厂商与当代艺术家跨界合作,藉艺术让自己产品有更多的关注与销量,几乎成了一种新的流行。这也是件好事,让年轻、时尚消费群众以自己的语言接触艺术,而当代艺术家也可延续自己的创作藉商业的平台制成周边商品与年轻群众对话,都是把艺术导入生活很好的案例。

  当然,我们也不得不严肃地面对一个新的情形,当艺术创作商品化与通俗化,和当商品藉艺术之名、限量为包装乔装可投资的高价商品的手段满街时,不禁该想想艺术与商品是否有界限?当这些周边商品进入到艺术平台销售时,市场也出现了相信这价值的消费群时,也许这已透露出艺术与商品之间界线模糊的时代来临,其实许多年前的美国经济兴起时Andy Warhol也藉此思考名声大噪一回。

  我也有过收藏刚入门时的困惑,在那资讯很少的时代。别无他法,唯一解决我困惑的只有阅读;于是看遍少数可以阅读到的艺术杂志,几乎狼吞虎咽的阅读,并且经常光顾离自己居住较近的台北市立美术馆的图书馆,去找相关资料对照近期看过的展览或者有兴趣的艺术家资料。当然,随着自己阅读的扩大和网络世界的便利,渐渐地,在网络上搜索艺术资料成为很重要的资讯来源;只是这些年来必须越来越小心地面对,网络上夸大或不真实的写手文章比例越来越高,特别是在无门槛面向大众的社交平台上。艺术还是眼见为凭,所有资料来源阅读后必须有所判断,别人的评论都是参考,最后的判断应当在面对作品时,诚实的问自己是否被打动,这才是收藏的最后决定。

  这些年来,越来越多媒体在交流时希望我能推荐作品给刚入门的收藏者,在有限的预算之下该如何收藏?坦白说,这是一个假设题,未必有准确答案,因为每个人收藏艺术的动机和他对于艺术的感受都不一样,如果限于金额,我还是鼓励应该越过限量版周边产品,而直接收藏艺术家亲手创作和署名的作品,即使是一张有版次的照片或者是版画;如果可能,我更鼓励可以勇敢挑选年轻的艺术家,收藏他的原作,在你的经济范围之内。

  事实上,现在有许多画廊、有许多很优秀的年轻艺术家等待着被发现和了解,而同属一代的年轻收藏者似乎是最好沟通的对象,只是目前媒体的报导经常倾向于画廊、拍卖会、博览会等的预算所指向,或者已经在艺术定位上被确认的艺术大师们,他们的讯息几乎是比较容易在媒体曝光,而一些未成名的年轻艺术家若没有高预算画廊的支持,几乎没有任何机会在媒体出现,或者在网络上被转载发现。这也是一种对于年轻艺术新收藏者的考验,如何越过媒体的人云亦云、如何建立自己独到的判断和属于自己的艺术收藏系统;首先,更应该有宽广的阅读,了解自己在收藏之路的方向,当有了方向、就有足够的自信去茫茫艺术大海之中淘出金沙来。

  除了勇敢地到画廊寻找年轻未知名的好艺术家,我倒愿意分享我的主观经验,其实拍卖行也是有可能收到好的原作。因为在我的经验里面,“Modern Art现代艺术”经常是年轻收藏者不大会碰及的部分,它都吸引着有高预算的大藏家,争大作品。一方面这个市场已经成熟,知名艺术家的价格如常玉、赵无极几乎都是天价,超过自己的经济能力,但是我常常会提醒身边的朋友,千万不要被拍卖宣传所影响。我经常在日场中找到好的小作品,而且可以很轻松在没有太多竞争对手的状态之下收藏到好作品,因为我相信,好作品终将被发现,在那里,只有少数有眼光、有自信和不随波逐流的人。艺术市场中的人往往跟随着媒体和拍卖公司的宣传逐名,如果有自信就该反其道而行,当大张旗鼓的销售赵无极、常玉时,这也是告诉我先不考虑他们了。

  其实在“Modern Art 现代艺术”里面依然有许多未被发现的珍珠,价格远远低于其价值,在拍卖市场等待被发现。因为,拍卖市场常常有许多作品是收藏者的后代,因为兴趣不在此而整批交于拍卖公司,因此常有许多不在当时流行热门名单的艺术家作品被低估;例如李仲生、顾福生、林寿宇、李元佳等,其中李元佳、林寿宇都在这两年逐渐被发现而跃上明星行列,曾经在极低廉的价格于日场被人轻易收藏了。

  像这样这么优秀的艺术家作品,如果有足够的阅读就知道他们是值得关注的,因为在时代意义和创作能量上,他们的价值远远超过目前世人以潮流的眼光所认知评定的价格。在西方“印象派”和“后印象派”里也依然有类似的艺术家存在,例如我一直喜欢的玛莉·罗兰珊Marie laurencin、奇斯林Moise kinsling、贝尔纳·布菲Bernard Buffet、劳尔·杜菲Raoul Dufy、莫里斯·郁特里罗(Maurice Utrillo)等等,也许他们未得到恰当的凸显而成为高价大师,我们依然可以看到他们作品之中的好作品是绝对的经典,不是现在的市场拍卖估价所能遮掩的。

  在我的收藏经验里面就有过幸运的收获,经过十多年后拍卖公司因为潮流所致,以极高的估价希望我出售的经验。我相信“印象派”、“后印象派”和“巴黎画派”等,有许多艺术家还等着被发掘,这些都是值得让年轻收藏者可以经过阅读,增加自己对于艺术的理解和判断力提前进场,避开后来的竞争,以较低的收藏经费收藏的作品。

  “收藏”应该是一件快乐的事情,未必是一种经济能力的较量,它反而是一个交流、一个知识,以及审美能力累积演进的一种确认。而年轻新收藏者,“多阅读”应该放在出手收藏前做好准备,好的作品,永远是等着已经准备好的人。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姚谦 另一种收藏论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姚谦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评论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新闻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