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僧繇?吴道子?三件早期宗教与人物画解读
2018年10月17日 14:10:15    作者:苏玲怡   来源:《典藏》

  谁将星君入画来?

  (传)张僧繇《五星二十八宿神形图》卷

  “五星”,古来为岁星、荧惑、镇星、太白、辰星,后结合阴阳五行而有木星、火星、土星、金星、水星之名。中国对五星观测甚早,《诗经・小雅》称“东有启明,西有长庚”,指的是金星;《左传・襄公二十八年》载“传称岁在星纪,而淫于玄枵”,此“岁”字即指木星。二十八宿体系则约始于战国时期,古人发现月球绕地球一圈约为28天,便将天空均分为28段,成“二十八宿”,并想象每一星宿各有一位具特定职司、功用的神灵掌管,进而赋予其人形、兽形、鸟形等样貌及器用,形之于图绘。

  此幅《五星二十八宿神形图》(图1)正是目前所知较早描绘该主题的画卷,因存世鲜有类似古代鬼神图而珍贵。原作据传有上、下两卷,唯绘有十六宿的下卷行踪不明,今日所见乃上卷,以一文配一图的形式由右而左逐一介绍五星及二十八宿中的角、亢、氏、房、心、尾、风、斗、牛、女、虚、危等十二星神。

  1.(传)张僧繇,《五星二十八宿神形图》卷,局部,绢本设色,27.5×489.7厘米,日本大阪市立美术馆藏

  诸神形貌不一,有文人、妇人、驴首人身、人首瓮身、虎首人身等,造型奇异;用笔则细劲圆转,粗细变化不大,显得匀洁流畅;设色亦古雅,多淡彩,少艳色,局部于平涂后略施晕染,以显物象之凹凸明暗。

  《五星二十八宿神形图》卷,局部

  有关此图作者为何人,历来众说纷纭。单从卷上数段文字观之,就有四名人选:卷首题签定为“南朝梁张僧繇”,图首篆书款题和前隔水题识则见“梁令瓒”之名,卷末董其昌、陈继儒跋文又各判为“吴道子”或“阎立本”所作。再则,元代以降诸多画史著录亦见本图相关记述,观各家意见亦大抵归结为上述四人。今人则或以榜题篆书杂乱而判为后人仿写。由卷上钤有北宋徽宗双龙半玺、“宣”“和”(连珠印)、“政”“和”(连珠印)、“宣和殿宝”“秘书省印”等印,可推知其成画应在北宋末年以前。

 《五星二十八宿神形图》卷,局部

  可留意的是,有学者注意到本图诸多星宿形象,与玄宗开元年间(713—741)一行(683—727)等高僧所撰辑的密教典籍密切相关。如画中辰星(图2)作女史状,戴猿冠,右手执笔,左手抱卷,其形象与一行《梵天火罗九曜》所载“北辰……其神状妇人,头首戴猿冠,手持纸笔”之描述相合。

2.《五星二十八宿神形图》卷,局部,“辰星”

  又如镇星为上身赤裸、肤色黝黑的老者,左手抚膝,右手作施无畏印,盘坐于牛背,此形象亦与《梵天火罗九曜》所描述之“土星……其形如波(婆)罗门,牛冠首”相关。

《五星二十八宿神形图》卷,局部,“镇星”

  凡此或表明了本图即便为后人所摹,其祖本亦可能与盛唐开元后的画家有关。其中,活动于开元年间的梁令瓒除了善画人物,犹精通天文、数学,曾奉诏与一行作《大衍历》,并参与制造黄道游仪、水运浑天仪等,熟知星宿相关著述,故其在前述四位画家中,更有可能为绘制《五星二十八宿神形图》之人选,有待进一步研究来确认。

  何方小儿,得令诸天震动?

  (传)吴道玄《送子天王图》卷

  此幅长卷(图3)纯以墨色线条描绘,洋洋洒洒画出近20名人物,由右而左约可分为三个段落。

  第一段起始,先看到两名虬眉瞠目的力士正拉紧缰绳,试图拖引住龇牙咧嘴、奔驰而来的神龙。他们所正对的,是由数名人物组成的群像:居中的主体人物面相威严、体态雍容,看似帝王模样,正抚膝端坐,周身环侍了仗剑及抚蛇的两名卫士、磨墨及持物的两名天女和执笔欲书于笏板的一名文官;众人身后尚有两名咧嘴吐舌的兽面人物,似正持蛇舞动。

  第二段为一铺三身式人物组合:居中者踞坐岩上,怒发冲天,拥有三头(正面可见三目)、四臂、四足,两手分持剑及羂索,于口前结印,背后腾腾烈焰中幻现出神情肃穆的佛头形象及虎、象、狮、龙、鸟等五种瑞兽的头部,形貌诡怪;左、右两侧各为持香炉天女和捧莲瓶天女,后者身旁有负戟执幢武士。

  待来到第三段,则见一王者模样人物环抱一幼童,身后有佩戴凤冠的拱手女性和肩负障扇的男性侍从随行;对向侧另有三头六臂、面容可怖的人物,四手分持器具,复以两手撑地,朝以王者为首的四人跪拜。

  3.(传)吴道玄,《送子天王图》卷,纸本水墨,35.7×338厘米,日本大阪市立美术馆藏

  这到底是在描绘什么内容呢?本图并无款题,如今乃依题签定名为《送子天王图》,并据卷后一段未署名跋文来解释本图意涵,即:“《瑞应经》云:净饭王严驾抱太子谒大自在天神庙,时诸神像悉起,礼拜太子足。父王惊叹曰:‘我子于天神中更尊胜,宜字天中天。’”唯此段跋文虽与唐代释道诚《释迦如来成道记注》之记载相符,然进一步查阅现存《太子瑞应本起经》却全然未见相关情节。此外,东汉竺大力共康孟详译《修行本起经・菩萨降身品》、南朝宋释宝云译《佛本行经・梵志占相品》、唐代地婆诃罗译《方广大庄严经・入天祠品》等经,虽都提及初生太子被抱入天庙(天祠)却引得诸神形像惊起礼拜之情节,且南朝宋沙门慧严(363—443)等译《大般涅槃经・邪正品》亦记载:“若有经言:‘佛到天祠,是诸天等,摩酰首罗、大梵天王、释提桓因,皆悉合掌,敬礼其足。’”但这些记述都很简略,不足以完全对应画中所绘细节。究竟此画是否为画家综合相关佛典再添以想象而成?抑或是依据失传的某本《瑞应经》而作?还是如部分学者所言,应反过来将本图视为“诸天王作为护法护送释迦降生人间”,而非“净饭王送释迦朝拜天王”?犹有待进一步探究。但此画以“释迦降生”为主题,诚为毋庸置疑。

  4-1.《送子天王图》卷,局部

  全画既以流利而顿挫起伏的长线条,勾画出人物飘扬的衣袖或火光燃烧之明灭,也使用细腻的笔触描绘出丝丝不乱的发须、龙鳞,或繁复的衣物器用等装饰,借线条之疏密结组营造出律动感。再观不同形象之身份、心理及形态特征,亦恰如其分,刻画得细致入微,无怪乎跋于卷末之诸家多以吴道子画而予以盛赞。史称“画圣”的吴道子(约680—758,今河南禹州人)于各画类皆长,尤擅道释人物,又以鬼神为精,据说仅于长安、洛阳两京就绘有300多幅寺观壁画,以“其势圆转而衣服飘举”之“吴带当风”人物画风被奉为典范,可惜并无真迹留存至今。由此《送子天王图》或可得见吴氏画风传承之一斑。

4-2.《送子天王图》卷,局部

  一曲离殇谁人诉?

  宫素然《明妃出塞图》卷

  明妃,即王昭君,西汉元帝时人。班固《汉书・匈奴传》载:“竟宁元年(公元前33年)……单于自言婿汉氏以自亲。元帝以后宫良家子王嫱字昭君赐单于。”寥寥数言背后,是情节曲折、哀婉凄恻的故实:昭君虽身具绝色,却因未贿赂画工而导致肖像遭刻意丑化,阴错阳差下被选为和亲女,远嫁匈奴。如此波折的一生很快就成为文学、音乐、戏剧中脍炙人口的主题而广泛流传,以之为题材入画者亦众。此件《明妃出塞图》卷(图5)即描绘昭君于凛凛朔风中跋涉塞外的情景。

5. 宫素然,《明妃出塞图》卷,金,纸本水墨,30.2×160.2厘米,日本大阪市立美术馆藏

  画中未着一树一石,仅以大笔淡淡渲染出沙丘雪景,带出塞外荒凉之感。行经其上的人马,自右而左约可分为四组。第一组为开路先锋:前导者侧身回首,以袖掩面;肩扛黑色日旗者亦缩颈捂嘴,旗杆斜向身后,旗帜随风飘动;就连驮人的成马及随后的小马都低头前行,看似举步维艰。开卷即予人寒风扑面之感。第二组(图6)可见两名女子各乘坐在由随从牵引的马上,当为主角王昭君及其侍女。居前的昭君头戴裘帽,身披毛皮斗篷并饰以云肩,昂首挺胸,极目远视,似是对严寒疾风无所畏惧,恰与瑟缩着身体、以衣袖掩面的牵缰者形成强烈对照;后方侍女怀抱琵琶则象征性点明了主人身份。第三组是陪送的汉朝官员和迎接的匈奴使者,共七人。汉族官员头戴风帽,手持障扇,面容略显肃穆;匈奴使者则举止各异,有畏于寒风抱头拱背者,有脱帽散发者,或交头接耳,或从容随队而进。最后是一名身躯前倾、腰佩箭囊、手执猎鹰“海东青”的胡骑,其前尚见猎犬疾奔,似正策马赶路。全图人物各具情态,且琵琶、障扇、猎犬、箭囊等细节安排亦与人物的身份、心态相贴近,反映画家观察之细致入微。

  6.《明妃出塞图》卷,局部,“昭君及仕女”

  此卷卷末虽有款署“镇阳 宫素然 画”,其上并钤有“招抚使印”朱文大印,然而有关画家生平及作画时间仍笼于谜团中。学者虽已理清宫素然自署之“镇阳”即镇州,属今河北正定,而非另一说之贵州,但宫素然大名未见于画史,生平不详。今日多有称其为女道士,或始于清末民初收藏家颜世清(1873—1929)于《寒木堂书画目》称其为“女冠”,具体原由不明。至于此图之创作时间,有谓金代、元代、金末元初,也有依“招抚使印”定为北宋末南宋初者,或者以该印系后人伪加而定为明清者,莫衷一是。

 《明妃出塞图》卷,局部

  近年来,不少论者则以此卷在构图和描绘情节上,与附有“祗应司张瑀画”款署的金代《文姬归汉图》(吉林省博物院藏)大同小异,而推断其可能摹自吉林本,为时代稍晚之作,或两图均有其所本。观全卷纯以水墨白描线条描绘,准确流畅,并佐以淡墨塑造立体感,似受北宋李公麟画法之影响,而画中马鞍之障泥、布匹等带有丰富纹饰,则近似宋金元时期器物上的纹饰或装饰效果。值得注意的是,有研究者指出,由画面所钤四方“棠邨”骑缝印来看,此画卷系由五段长度不等的纸张相接而成。第一段纸所绘内容已残缺,然而其中第二及第四纸与另三纸画风有异,疑为后人补加而成,或有待日后科学检测深入探究。

  文|苏玲怡,台湾大学艺术史研究所毕业,长期投入中国艺术推广工作。

  图|日本大阪市立美术馆

  参考书目

  1.大阪市立美术馆编,《大阪市立美术馆藏中国绘画》,东京:朝日新闻社,1975年

  2.大阪市立美术馆编,《大阪市立美术馆藏品选集》,东京:朝日新闻社,1986年

  3.大阪市立美术馆编,《大阪市立美术馆藏・上海博物馆藏:中国书画名品图录》,大阪:大阪市立美术馆,1994年

  4.孟嗣徽,《〈五星及廿八宿神形图〉图像考辨》,《艺术史研究》,2000年,第2辑

  5.单国强,《梁令瓒〈五星二十八宿神形图〉》,收入《千年丹青:细读中日藏唐宋元绘画珍品》,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年

  6.陈长虹,《藏品历史、真伪和图像──对大阪市立美术馆藏〈送子天王图〉的考察》,《故宫博物院院刊》,2016年,第5期

  7.肖鹰,《天王送子说摩耶》,《光明日报》,2017年12月29日,第15版

  8.衣若芬,《宫素然〈明妃出塞图〉及其题诗》,收入《金元明文学之整合研究》,台北:新文丰出版公司,2007年

  9.余辉,《宫素然〈明妃出塞图卷〉考略》,收入《千年丹青:细读中日藏唐宋元绘画珍品》,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年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张僧繇 吴道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苏玲怡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评论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新闻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