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无法像这样工作
2018年11月20日 14:11:40    作者:文/Bartholomew Ryan 译/于潍颖   来源:艺术国际

“策展人Bartholomew Ryan与展览9Artists”翻译系列

Bartholomew Ryan是一位爱尔兰裔策展人,他于2009-2015年期间在美国Walker Art Center进行策展工作。联合策展项目包括:International Pop,Scaffold Room,9 Artists和Painter Painter.Ryan本科毕业于都柏林圣三一学院戏剧专业,研究生就读于美国Bard College策展专业。9Artists是2013年进行的一个国际性群展,展览讨论了艺术家在当代文化中所承担的角色。艺术家包括:Yael Bartana,Liam Gillick,Natascha Sadr Haghighian,Renzo Martens,Bjarne Melgaard,Nástio Mosquito,Hito Steyerl,and Danh Vo。也许你已经发现,展览虽被命名为9Artists,但参展艺术家只有8位。Ryan在他策展人文论的第一篇中为我们解答了这个疑问。

  “策展人Bartholomew Ryan与展览9Artists”翻译系列根据策展人Ryan围绕展览所撰写的一系列文章所组成,详细系统地展现了策展思路,艺术家创作背景与实践,以及当代艺术策展人如何在相对成熟的西方艺术机构进行策展项目,进而探讨现代艺术家在全球化时代背景下展现出的身份特质与艺术思考。

  以下是本系列的第四篇,策展人Ryan分析阐述艺术家Natascha Sadr Haghighian的创作实践。

  我无法像这样工作

  V.I Can't Work Like This

  娜塔莎·萨德尔·哈吉安(Natascha Sadr Haghighian)于2004年创建了bioswop.net,一个用于免费交换简历和传记的网站。她描述这个项目源于她第一次被要求发送简历放入展览目录的直觉反应。简历像是一个合法的滤器,在艺术经济中被授予一种地位。对于哈吉安来说,简历简化,扭曲和排除了现代实践的复杂性,如艺术家做决定的方法,合作的范围以及他们发展的关系网。它还有一种将艺术家放置于出身,国籍和种族等方面的趋势,如果你能扮演所意味的一部分角色,那一切都会很顺利,但是艺术界和机构文化执着于证明一种全球化的凭证,艺术家能够经常工具化类似地理和种族的不同方面,而不是去调解他们的作品,这些因素或许是也或许没有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在2007年与策展人马克思·安德鲁斯(Max Andrews)的访谈中,哈吉安讲述了bioswop.net的起源,在这里值得详细地引述:

艺术家娜塔莎·萨德尔·哈吉安(Natascha Sadr Haghighian)

  biowop上艺术家们互相交换简历源自于我对传统艺术目录形式的多层面的尝试。如果你想要学习代表的机制,从目录开始便很好。实际上我发现每本艺术目录都很可疑。尤其是它不但表明了对于艺术价值和需求整体上有一个极大的怀疑,而且于每件艺术作品有关。所以最重要的目标看似是要生效和被评估。首先艺术目录开篇通常会指定一位艺术界专业人士写文案来证实其意义与质量。然后通常继续带有标志性和恋物性地介绍艺术作品,并绝对会使之变得无感。最后以艺术家的个人传记结束,用图片定位出你刚看到的被认定的重要性的位置。这证明了艺术界对艺术家的致谢和帮助会提升他或她的重要性与相关性。在我看来,这样的形式是纯粹偏执狂和缺乏自信的结果。但是更重要的是它几乎是无趣的…所以创建bioswop.net网站首先有着实际的动机。因为提出新的个人履历无聊且花时间,我想有一个地方我可以只是登录点击一下。但是第二点是我认为这也许是一个与更多人分享的有趣实践。也许它将成为一个新的运动。人们交换,借用简历仅仅像是任何他们感到厌倦的任何事物一样。[1]

  哈吉安对于研究“代表的机制”的渴望也是想要规避他们,或者至少从便于操作的规定信息中解脱,对于现成版本的巩固是艺术机构归功和维持价值与意识形态的倾向,即使这正在改变。此时此刻艺术家仍普遍地通过构建个人履历和在bioswop.net上分享来被介绍。然而,艺术界受制于战略定位与配置,姿态本身能够成为一种速记形式导致和定义了艺术家特有的策略。她的名片可以说是:一种将她置入话语权的东西,如大多数人一样持续构建文化资本的吸附性姿态。

  然而,如哈吉安指出她对这本出版物的贡献(第四页),实际上从2004年以来,艺术家的简历已经成为了一个越发不再使用的工具,鉴于万维网扩张而言的越来越少的实用性和相应的社交网络以及搜索功能。当下一个艺术家,艺术商,策展人或一个杰出的艺术史家或许会极为可能更愿意尝试简单地用谷歌搜索艺术家的名字,甚至不需要去搜索艺术家的在线简历。通过脸书照片,艺术家创作自述,访谈,YouTube视频网站发布的演讲记录或者散乱的评述里,亦或是深度特写中,他们会发现那里有更多让人满意的关于研究对象的彩色肖像。

  在她的文章里,哈吉安描述到当她的朋友发邮件给她一个叫ArtFact.Net的网站时,她感到很惊讶,这个网站收集艺术家的数据,发布在网上,创建了一个基于所属机构单位的成功指标,根据谨慎的藏家阐明的底线给艺术家排名。尽管由网站配置的运算法则和数据收集程序的事实已经不加分类地将她的简历基于数据之中,而她自己也加入了传播流通里。她不安于网站有权危害她自身艺术作品的假设,还将会在一个有限的指标中去代表她。然而,除了初步尝试移除信息,哈吉安得出了与云端数据做斗争是无效的结论,如同唐吉坷德冲击风车一样。她反而着手思考身份识别的散沙之于这个世界中的主体和主题在云端数据中始终变得更为重叠。她接受黑特·史德耶尔(Hito Steyerl)和其他一些艺术家关于识别对象的呼唤,而不是对于主体,探索此种途径里重建的中介形式,对于市场规律的承认迫使我们作为主体被形成和被征服,通过商品途径充当这样或那样的生活方式的入口和构建我们的自我意识。[2]

ArtFact.Net网站

  因此哈吉安发现了图表作为研究对象,关于ArtFacts指出的她自2006年起作为艺术家的上升或下降的机遇。她与之交谈,通过她的处理赋予它生命,以便最终将它从自身有限的功能和可见中分离出来,至少是暂时地,作为参与对话的本质。在某种意义上,这种方式是她主观化对象所产生的(一个关于主体客观性的有趣逆转)。读者发觉曲线作为由ArtFacts的束缚来思考一种中介,可以察觉包含着它的结构和对其自主性的禁止。终究,哈吉安可能仅是不满于此种情境?或许这样的曲线宁可自行定义上升或下降的指标多于与艺术家对话的直觉路线。宁可在艺术家没有展览的几个月下降,那为什么不在她感冒的时候下降?或相反,宁可在艺术家在沃克艺术中心举办展览的时候上升,那为什么不是她在柏林一个清风拂面的下午,阅读一篇令人愉快的浪漫小说时上升呢?她和这个曲线进入了一种共谋,即使是短暂地,回避它的所有者和消费者之间狭义的内涵,通过一种透视性移位来解放它。

  哈吉安在她的文章里进一步问题化和探索这些疑问,所以无需在此作结。重要的是以艺术家在世界中的参与性和她在其中的位置去把握语境和移位的方法,无论是通过视频, 在线作品, 文本, 装置或者设计的活动。哈吉安以她的特定场域作品或首要参与研究调查形式而闻名,通常与想法上互相影响的作家,制作者和思想家高度地进行合作性参与。这是一种移位性的实践,无疑与体制批判(Institutional Critique)的历史相关联,它可以颠覆,提升和指出机构程序中的工作方式或内在意识形态。在我第一次与艺术家对谈中,她提到她的新年决心或许是停止对预期作品的回应,能够接受条件之后主动地继续她自己在其中的兴趣(许多艺术家也这么做)。然而她时常感觉到这种追求不可避免地因受邀需要她的参与而停止:包含于排斥的结构使她别无选择,只能首先去解决。不过,与其接受拱形的姿态将她的角色置于英雄和进步的局外人里,在或多或少的程度上, 她像每个此次展览中的艺术家一样应对着她在权利动态的共谋意义上的牵连,必然地参与到艺术产业,或任何其他形式的相关产业之中。

Natascha Sadr Haghighian Solo Show, 2008, televisions

Natascha Sadr Haghighian Solo Show, 2008 sound installation, mixed media, publication, in collaboration with Uwe Schwarzer

Natascha Sadr Haghighian Solo Show, 2008, dragstyle Birdhouse

  例如,当她在柏林被画廊主约翰·考尼格(Johann König)邀请为艺术博览会创作作品,最终她还是同意了(这成为她为这个目的创作的唯一作品),之后的一个月她情绪糟糕地提交了作品,一件锤入墙面用钉子构成的装置作品,背景空间拼出了一则申诉:“我无法像这样工作…”(PLATE 35).[3]这件作品包含着概念上的丰富性,利用安装艺术博览会建筑的相同材料,用意简洁地引起了对无产阶级劳动本身符号性的主义(锤子和钉子)。这似乎没什么奇怪的,她给出了一个普遍性情绪和最终的作品作为一个“事物”的清晰度(例如,收藏目录),这件作品大概被称作是哈吉安至今最成功的一件。(ArtFacts根据成功指标将会欣赏这件作品)。也就是说:这件作品会出现在画廊网站关于她全部作品的首要介绍部分,还会被抢购作为收藏作品,包括古根海姆美术馆便收藏了这件作品。

  另外一个关于哈吉安创作的例子是她在去往沙迦双年展,见到了Uwe Schwarzer of mixedmedia(乌维·施瓦泽混合媒体),这是一个帮助制造和开发艺术作品的公司。[4]哈吉安保持着与施瓦泽的友好关系,并参观了他在柏林的工厂,在那里她看到数不清的有关艺术家作品的不同设计产品,正要前往各种各样的艺术博览会,双年展和画廊展览。虽然哈吉安极少和助手一起工作,她也不否定任何由艺术家之手引起的失败。然而,她好奇为什么施瓦泽会否认他对于作品源头的贡献(或者他的员工的),他声明会不折不扣地遵循特定艺术家的个人风格,尽管在明显的场合他需要直觉或解释这样的个人风格可能意味着什么。哈吉安希望进一步调查这些疑问,但是施瓦泽可以理解地不情愿给她公司内部工作制度的文件,给出他必须时常处理的判断力。哈吉安和施瓦泽策划了一个陪衬物继续他们的调查研究,也就是虚构的艺术家罗比·威廉(Robbie William),罗比首次展览的作品由mixedmedia Berlin合成创作。哈吉安叙述他们选定这个名字是因为人们通常满足不去问很多问题,只要她澄清“是艺术家,不是歌手。”她展开叙述道:

Natascha Sadr Haghighian, bioswop

  这个名字还带有个人职业魅力与悲剧的内涵意义。这也是Solo Show展览很重要的一个层面。这个展览是关于“个体”艺术家的构建,艺术家罗比的名字以加大粗体字的形式悬浮于泰特美术馆上面。但是实际上罗比依赖一个庞大的由专家,技术员,建筑师,助手,工程师,管理人员等人组成的团队。他们的名字最多将会被列在作品印刷目录里。但是大众被灌输以他的杰出才能或任何能让他的作品显眼地悬挂在泰特现代艺术馆上的单独个体的完整形象。在艺术界真实关系的变形是一种矛盾,它越来越多地走向重大事件文化的方向。所以我们需要一个偶像参与到反对偶像崇拜主义中。“罗比”接受了这个工作。[5]

  罗比确实做的不错;他的展览Solo Show于2008年在博洛尼亚MAMbo现代艺术馆展出。[6]白立方展览有两个入口;一个入口是一组灵感来自码数障碍赛围栏的五个雕塑作品 —它们由若干个风格的大量材料组成, 作为实质上对于现代雕塑的引用。例如,一个是完全由电视构成的,另一个是由布包住的,第三个是由变装式假发安置的鸟舍平台。Frieze艺术杂志的回顾文章描述它是“对于艺术家看起来像一个奇怪的杂糅实物模型,如约翰·阿姆雷德(John Armleder),莫妮卡·邦维尼奇(Monica Bonivinvi),和利亚姆·吉利克(Liam Gillick).”[7]混合媒介装置无疑从当代流行文化挖掘出了后现代雕塑的历史—受启发的集合作品到基于媒介的装置作品和女性主义基于手工的再利用。画廊将展览名字和罗比的名字包含在内。下一个画廊里,一系列优雅的演讲者被完全悬挂在一圈马飞驰和跳跃的声音中。乙烯基文本不分等级地列出了这些名字,大概有五十个个体为作品做出贡献,包括哈吉安和施瓦泽。

  或许关于展览的回顾文章集中于实例化的结构性幻想,而不是材料和展览本身的概念性内容这一点并不奇怪。回顾它的表面价值来梳理马和雕塑之间的关系将意味着什么,微妙和感知地利用材料,深思熟虑的脆弱性由艺术家(们)通过物品与跳跃的马之间的多重关系来创造?马是艺术家的一个形象吗,在展览中为了愉悦它的所有者,跟随曲线运动的上下从一个展览开幕式到下一个开幕式,等待下一匹马取而代之?这匹马是罗比·威廉职业生涯的暂时替身吗(是歌手,不是艺术家)?

  也许很明显,我们并没有被训练去考虑一个共同体值得此种关心的决定,(个体的组合授权这个协同工作)。于此同时,有种对作品掩饰俏皮话的任何想法的感受。为什么不集体化在一个名字之下为市场创作?这是因为你注定会简单地效仿一个更加单一声音的产物吗?或者,难道没有特定结构的模仿参数,集体或许能够更加激进呢?

  注释:

  1 Max Andrews,Uovo Magazine 12 (2007):156–173.参看Johann König画廊网站。

  2 Hito Steyerl,“A Thing Like You and Me,”e-flux journal 15(2010年4月),.

  3 跟多艺术家完整作品,参看在古根海门杰出艺术家的演讲:“night falls in the forest of static choices,”由副策展人Katherine Brinson组织名为:Error!Hyperlink reference not valid.YouTube视频,艺术家的演讲作为所罗门古根海姆美术馆现代艺术家谈话系列的一部分,纽约,2012年1月21由“Guggenheim Museum,”发布,2012年3月12日,参考于6月10日,2013.

  4 艺术家在Raimer Stange深入讨论了作品,“Natascha Sadr Haghighian:Nobody Does Anything on Their Own,”Mousse杂志,15(2018年10月/11月): 72.可参看Error! Hyperlink reference not valid..

  5 同上

  6 展览Solo Show,由Andrea Viliani策展,在Museo d’Arte Moderna di Bologna (MAMbo)于2009年9月7日to至11月2日展出.

  7 Error! Hyperlink reference not valid.Frieze 119(2008年11月至12月),参考于2013年6月10日,2013.

相关链接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我无法像这样工作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文/Bartholomew Ryan 译/于潍颖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评论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新闻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9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