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本末倒置”的艺术管理——中国“艺术管理”的现状与问题
2019年03月04日 16:03:48    作者:张海涛[博客]   来源:艺术档案网


世界经济全球化为中国艺术管理文化与教育的发展提供了前所未有的环境和机遇。艺术管理的各领域在近二十年突飞猛进,迎来井喷式的变革,然而中国艺术管理学起步较晚,依然存在的诸多问题值得反思,只有在实践中不断发现问题,不断有所反思与改观,才能让中国的艺术管理学逐渐趋向成熟的轨迹。一个艺术管理工作者的价值体现,除了学术性的判断标准至关重要放在首位之外,还需要艺术统筹的自我管理能力及方法:艺术媒体对作品的传播、艺术机构的经济管理、策展人对艺术现象的推介等。但是我们也要警惕“艺术和管理”本末倒置的现象,艺术管理一定要以学术、态度为“本”作为前提,不仅仅是一种市场流通,更应该是艺术工作者生存、研究及艺术理论建构的实践过程。艺术管理制度和理论体系不健全势必导致艺术机制的混乱,不懂艺术的人在管艺术或管理的不专业都会造成艺术生态系统出现问题和艺术价值判断的偏差。

艺术界关于艺术本体的学术文章居多,关于艺术管理的文章极少,因为此话题很容易被人误解:认为艺术家只要真诚地创作好作品即可,艺术管理和艺术家没有多大关系,触碰艺术管理也容易被扣上实用主义的帽子。艺术从业者冲破封闭的壁垒与艺术机构、媒体交往或主动的与市场交集就象触犯了禁忌或被认定为功利主义,这样的误解是对艺术管理并不了解或是狭义的理解,也是另一种极端的观念。艺术管理学本身没有问题,只是需要完善艺术管理的各个领域出现的问题。

艺术家创作需要真诚和独立性为前提,创作之后可以主动把自己的作品传播出去交给社会甚至市场,这不只是艺术经济人、馆长(艺术总监)、策展人和评论家的事。艺术家同样应该主动把握各种时机与艺术界、社会互动,而不是守株待兔、坐井观天的思维模式和清高的态度工作,这样才能把艺术的功能体现出来,这也是艺术实践的一部分。艺术家有让他人分享艺术的责任,艺术机构的管理、展览策划、媒体传播、市场交易等,都是艺术家体现自己价值的平台。纵观历史上很多重要的艺术家自己除了创作者的职业身份也扮演着策展人、经济人的角色。自古以来许多文人哲人也有综合的多重身份,如开创儒释道文化的孔子、释迦牟尼、老子无不都是以“官员或教师、馆长”的身份周游讲学,以口口相传、著书立说的方式将自己的思想传播出去。包括现当代一些重要的艺术家自己除了创作者的职业身份也扮演着策展人、经济人的角色,如安迪·沃霍尔、杰夫·昆斯、达明安·赫斯特、村上隆、蔡国强等。由此可见艺术管理的意义与重要性,也说明艺术管理者需要有综合的能力:执着的态度、生存能力、创新能力和传播的能力。

艺术管理学的概念、所涉及的领域

艺术管理是以现代管理观念与理论为基础,相关的领域有:艺术行政(艺术理论与批评、艺术策展、艺术机构运营、艺术投资与赞助、视觉文化研究、艺术社会学、跨文化研究)、艺术传播(媒体与传播学、计算机图文处理、专业外语、公共美育、文献与写作)、艺术经济(文化产业管理、管理学基础、会计学基础、艺术品鉴与评估、市场与营销、运输与保险、拍卖与收藏、统计学)等。管理者需要了解不同艺术专业的规律及特征,艺术管理学其实基本上涵盖了艺术生态中除艺术本体之外的所有领域,艺术与管理也是互相促进的共生关系,有好的管理才有好的艺术。

艺术管理者涉及艺术的各种职业身份,如艺术行政领域:美术馆、博物馆等艺术机构的艺术馆长、艺术总监、投资人、出品人甚至艺术后勤管理的经理等职务;艺术教育机构的院长、处长、系主任、艺术研究所所长等职务;艺术传播领域:艺术媒体机构的总编、执行主编、编辑、记者、撰稿人和评论家;艺术策划团队里的顾问、总策展人、策展人、联合策展人、执行策展人、策展助理、艺术物流公司经理、视觉传达公司经理;艺术经济领域的画廊经理、经纪人、投资人、艺术税务所所长、文交所所长、拍卖师、收藏家、艺术金融人、艺术市场营销员等等。艺术管理的手段包括行政方式、传媒方式、法律方式、经济方式;艺术管理的主体需要对接或管理的客体包括艺术机构、艺术生群体、艺术家群体、社会大众以及艺术项目、艺术商品与作品、艺术信息、艺术金融、艺术市场等。

艺术管理这一概念和专业最早出现在20世纪60年代的美国,之后美国各个大学相继出现相关的艺术管理专业,随后发展到世界各国。国内2000年以后艺术院校才建立了艺术管理专业,比美国创办时间晚了近40年,到2016年左右国内差不多有30所高校创建了相关专业。因为艺术管理的教育事业出现的各国国情不同,所以关于艺术管理专业方向的课程设置一直颇有争议,各国各校也不太一样。美国最早的艺术管理专业,设在哈佛大学商学院,但这个设置已经不存在了,到现在少数几个学校的艺术管理专业还设在商学院;比如说,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院艺术与人文系下属的艺术管理硕士项目,1971年最早就开设在哥伦比亚大学的艺术学院,授予的是艺术硕士学位(MFA);1990年由于院系调整,该项目转入教育学院,授予文学硕士学位(MA),该专业比较强调教育学院与艺术学院、商学院、法学院、新闻学院等协作办学,学生可以跨院选修;后来理想的艺术管理专业往往设在教育学院或艺术学院。在中国大陆,艺术管理专业基本都设在艺术学院。

中国艺术管理的现状和问题

由于中国大陆艺术管理学研究较晚,90年代还处在初级阶段,中国艺术管理方向难免存在诸多问题。整体上缺乏理论体系支撑和系统化管理的经验,多数艺术工作者认为艺术不需要管理,观念还是停留在圆明园画家村和宋庄早期波西米亚的草根式艺术生态时期;2000年后的798艺术工厂街区的产生改变了这一现状,同时美术学院的艺术管理、实验艺术等院系也开始涌现,艺术管理专业才被重视起来;2010年后艺术传播的媒体逐渐自媒体化造成传统媒体系统的集体失语,艺术媒体历经纸媒、网媒的门户网站、博客、论坛、微博到微信等媒体传播方式,逐渐的碎片化和扁平化、去精英化,也导致文化思想缺少深度、厚度和凝聚力;国内大众对艺术品没有形成消费、收藏的认知和观念,艺术管理没有什么可管,艺术家对市场不积极。传统艺术史中只关注艺术个案与艺术现象,很少关注艺术生态中的艺术管理各个领域,这种观念应该逐渐改变,艺术管理不是艺术的附庸,应该是艺术的推动剂,同样重要,需要写入历史,才能调动艺术工作者的积极性,认同其所付出的努力和价值。

艺术管理学应该具有交叉、开放、跨界的特点。西方国家已经从理论向实践转向,让艺术机构直接介入公共教育,也是对学院教育最大限度的补充。中国的艺术管理目前需要创新能力和跨领域的开放性,随着时代和国别的不同,行政管理模式、传播方式也不同。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艺术产业市场,需要更多的艺术机构、艺术管理者来满足大众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

观念需改变

世界各国艺术管理的观念与文化有着很大差异性:美国的文化侧重实用的流行文化;英国更注重文化产业的创新;法国、意大利很看重经典文化在精神上的传承;德国更重视严谨态度和历史价值。目前中国的艺术管理还没有形成自己的特点,处在探索阶段。观念和价值观是艺术管理中的根本问题,传统的观念认为艺术管理最大的追求是实现利润最大化;而现代管理者的社会责任应该是满足大众精神需求的同时,为藏家与大众选择有价值的艺术作品,其次才是获取经济回报,艺术管理者的义务和职责也在于此。市场管理利益的驱动不能像股市、地产泡沫一样炒作,收藏者也不能仅仅因为利益而收藏。

艺术本体被忽视

艺术管理学要以艺术本体的学术价值为根本,艺术管理和艺术本体之间是因果关系,不能本末倒置;艺术管理要重市场,首先要有文化深度,如果只有市场,文化产业就失去了意义,不如其他实用的产业更有市场竞争力。文化产业全国都在搞,但很多地方是挂羊头卖狗肉,借文化之名,减免税收之利炒房地产和娱乐消费,最后没有剩下一点文化存在的痕迹,艺术工作者成了被利用的对象,这也说明了艺术管理与工商管理的区别之处。

艺术机制需要健全

机制不健全是艺术管理的内在软件有问题,如何建立管理制度、管理逻辑、管理方法是艺术管理者的首要任务。目前艺术市场的混乱、管理流程繁琐、潜规则和投机者多、伪艺术及不专业的机构缺乏开放与包容,导致艺术投资少风险大。

艺术管理的人才缺失

2005年后艺术管理在中国发展迅速,由于当代艺术机制不完善、艺术管理教育起步晚、运营难、缺少公益基金,国家扶持的艺术管理机构传统老化,造成艺术人才缺失是艺术管理中亟需解决的问题。目前的艺术管理者多为艺术家和教师出身,艺术教育者多数没有艺术机构的管理实践经验,艺术管理的理论文献太少,太碎片化,有的粗糙借鉴工商管理的知识拼合,缺乏系统性。建议应该多聘请民间艺术机构的馆长、经济人、画廊主、策展人、媒体人去学校做工作坊,面向社会才能将知识在实践中得到升华。

艺术管理者的素养:真诚、执着、专业、知识积累

这里不能把艺术管理与真诚执着的态度分开来说,不论艺术的自我管理如何讲究方式、方法,艺术的真诚、坚持和态度依然是第一位。两者难免矛盾,但能很好的得到平衡与统一,懂得艺术管理不代表对艺术不真诚。有艺术情怀、文化理想和责任感的艺术管理者会让艺术的观念更具积极的价值,也不至于中途夭折,很多所谓的“神童、天才”大都因为一时的光环笼罩最终一事无成。如果决定长期从事艺术工作,还是需要执着和坚持,一旦断了艺术的理想,以前的艺术工作经验就会前功尽弃。笔者一直将艺术青年的策展作为工作的重心,发现很多艺术家以前的作品很好,因为没坚持,后来杳无音信,非常可惜。

艺术管理者需要“跨界与眼界”,思想的深度需要吸收各种跨领域的文化;看好的展览,强化作品的深度;要恶补各种人文历史、自然学科,国内的艺术教育不重视文化课是误区,会走很多弯路,艺术必竟不只是技术活和感觉化的表达。艺术管理具有实用的功能性,这也是与艺术创作的区别,艺术应该依靠艺术管理而得以生存、并给予大众以精神启示,而不是仅仅为了利润而发展。艺术管理的独立性很重要,不能受市场与利益驱动进行创作,而是在创作之后运营和传播。

如何经营、管理艺术是一门学问和智慧,需要具备艺术实践的统筹能力,更重要的是防止伪艺术的功利主义。成功的价值观与功利主义看似一样,但本质上不同。成功是以真实的价值得到体现和认同,是主体执着、努力奋斗的结果或回报;而功利是唯利是图、虚伪的实用主义,这两者的价值观与人生态度有本质区别。

一个文化艺术工作者对历史、现实、未来的价值观判断以及创作的态度与真诚度有关,需要真实的信息支撑,避免受到伪善与世俗干扰、意识形态、商业炒作的影响而改变创作的初衷,所以态度、良知、知行合一依然重要。

艺术史论与生态的互动:圈子的历史不是封闭的历史

艺术史就是圈子的历史,虽然听起来有点圈子江湖化,但细想只有在艺术圈里志同道合的朋友才能管理艺术。有了圈子便会有新的信息交流,环境与氛围很重要。不是说你居住在艺术区就进入了圈子,进入圈子必须理论过硬、作品好、创造力强,另外是与之良性互动,这不仅是艺术家个人或群体的基本素质,也是艺术管理者的基本能力。当然,圈子不应该是一个封闭的牢狱之网,圈子中的每个人都会通过各种渠道把圈内的信息公共化,如通过艺术机构管理、媒体推广、展览策划、教育实践等多种方式传播到艺术圈外去。

艺术圈又分为很多小圈子并不是坏事,每个小圈子各自为政,便有了竞争,多元化发展,更加自由。在自己的小圈子闯出一条路,作品好会逐渐得到群体的学术认可,例如:以前黑桥的很多自称“屌丝”的年轻艺术家,通过自己的低成本创作,很有活力,最后得到共同的认可。艺术史中的梵高虽然是在法国南部农村、高更在塔西提岛孤独创作,但都是阶段性的,并不是说他们与当时的艺术圈从不互动,事实上很多印象派艺术家和经济人都有所来往(梵高的弟弟本来就是巴黎的一个荷兰画商);梵高的执着态度引发的割耳事件和自杀事件无形中让他成为艺术事件的焦点让更多人知道,这也为他的作品传播打下了基础。当然梵高是极端的个案,不是说艺术家自杀就能成功,作品的开拓性和艺术家的独立与真诚仍然是第一位。在这里所强调的也是艺术圈子的重要性和包容性。

艺术传播:传统媒体集体失语与自媒体的转向

如何让自己的作品被他人知道,对他人有所帮助和启示,这样的艺术才具有传播学意义的价值。艺术表达除了对公共社会的反应就是对内心世界的反映,不能只是躲在家里孤芳自赏的东西或是宣泄个人情绪的方式以及自我心理治愈的工具,更需要能与社会大众产生共鸣、介入社会,这样个体内心情感的表达就具有了公共性,也是对社会大环境的及时反应。参展、策展、艺术评论、画廊代理、媒体传播、收藏、教学都是艺术价值定位和公共化的渠道。需要艺术家或艺术管理者主动去寻求各种方式与艺术生态链各个环节发生互动。比如有效适当的社交,主动接触有共同语言的朋友是艺术人生良性发展的必经之路,不应该被看作是功利主义。

艺术家不是靠一个画廊或一种媒介自说自话才能实现价值,一个公共的艺术家被艺术各界从学术、市场认可,艺术普及性也会更高。当然没有进入公共化的艺术家不乏好的作品,也有艺术家百年后一鸣惊人只是个案,前提是作品有潜在的创造性,一个艺术家价值的体现非常综合。

当今社会已经逐渐由“传统精英化媒体时代”进入了“大众自媒体时代”,自媒体时代人人都成为“媒体人”和“发言人”,人人都有自由发言的权利,也导致专业媒体的集体失语。自媒体是全球信息化技术、意识形态、资本利益和开放程度各种因素综合发展的结果。自媒体艺术一出现就有着传播快与独立性的功能,这样才能参与到现实社会的发展和创造中来。

自媒体也是把双刃剑,不论艺术自媒体与自媒体艺术都让我们每个公民掌握了一种表达话语的权力,他可以追忆历史,也可以记录当下;可以通过它拯救一个人,也可以通过它扼杀掉一个人;可以赞美一个人,也可以利用他审判一个人。自媒体犹如一把虚拟的武器,有着双刃剑特征。有时象是我们的一种精神食品,有时又象一种毒品。一个好的艺术自媒体就象一个电台,一个报社,具有强大的影响力与艺术传播功能,需要我们以积极的态度判断、维护。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张海涛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评论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新闻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9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