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美专迁并往事
2019年03月24日 11:03:17    作者:冯远   来源:《中国文化报》

  上海美术专门学校旧址

上海市美术专科学校1960年级毕业同学及全体教师摄影留念

  上海作为中国近现代美术教育发祥地的观点,在学术界已获普遍认可。自1864年土山湾画馆(最早雏形的艺术传授形式)开办以来,已具150余年的历史;如果以成建制的上海图画美术院(上海美术专科学校的前身)的建立为肇始,首开“新兴艺术策源地”之先河,继而助推上海文化艺术生态的形成,滋养上海的美术教育,承先启后,薪火传递,则已有100多年的历史。

  按照历史的节点来列置上海美术专科学校(以下简称为上海美专)的几个发展阶段是一个简便明了的办法。我们可将1864年上海徐家汇“土山湾画馆”的开办(1864—1911年)视作上海美术教育的摇篮孕育期;将1912年上海图画美术院(后更名为上海美专)的创办以及1922年上海大学美术科的设立视为创始期;而将1952年上海美专迁离上海至1959年上海市美术专科学校的重新设立作为迁变期;再将1959年重新设立的上海市美术专科学校经1983年并入上海大学,成为上海大学美术学院,2016年底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的更名视作为转型发展期。海派(上海)美术教育历经155年历史,形成了兼融中西、蓄积南北、广纳八方的历史文脉,其身心一体、形神独立的品格,既缘于上海特有的国际都市地位和文化生态,也得之于上海作为中国开埠早、东西方文化交流起步早,海上文化人文化观念、思想意识独立,乃有“新兴艺术策源地”之天时地利的环境使然。

  以上海近现代以来所具有的特殊经济、政治、地理区位和对外交流的独特优势;又以新中国成立以来引领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承担经济文化贡献之重任;更以改革开放以来率先进入经济发展快车道,成为中国最重要的对外开放前沿之地。无论从何角度,上海都在做出重大经济贡献的同时,成为新文化艺术的策源创新之地、优秀文化产品的创作生产及输出之地。百年上海的前半世,在全国文化艺术人才、产品总量中所占份额的大且重虽无可置疑,但是作为“新兴艺术策源地”的美术教育,却是筚路蓝缕、历经颠沛,其迁变更易的起起伏伏,超乎常人的想象。

  通过上海美专在不同时期的迁易经历可以看到,办好教育,不仅需要优秀的师资,充裕的资金,而且,相对稳定的办学环境对出人才、出成果不能重要。

  一

  创始期的上海图画美术院——上海美专办学历时40年。

  1912年,刘海粟、汪亚尘等人在上海美租界乍浦路租房办学,开始招生;1913年因场地狭小,迁校于爱而近路(今安庆路河南北路附近);1914年2月,迁址于北四川路横浜桥南,7月迁至海宁路启秀女校旧址,张聿光任校长,刘海粟任副校长;1915年,迁址于西门外江苏省教育会新屋,上海道尹公署为上海图画美术院立案。1916年奉命改名“私立上海图画美术学校”;1919年刘海粟任校长,更名“上海美术学校”,改学制,设立科,校址为西门白云观;1921年,根据教育部章程,更名“上海美术专门学校”,于康定路辟初级师范科;1922年上海美专分设三部,分置白云观、林荫路、微宁路三院;1923年于杜神你就路(今永年路)、菜市路(今顺昌路)新建、改建校舍,设“艺海堂”、开画廊、辟“存天阁”(康有为题);1930年,更名“私立上海美术专科学校”,门楣上为蔡元培所题新校名;1933年,学校设创立日,并于徐家汇、漕溪路设新校址,校董会主席蔡元培、王济远等亲往出席奠基仪式。

  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上海美专或分批留沪教学或分赴浙江金华、福建建阳办学,后并入国立东南联大,为艺术专修科;1943年,联大停办,上海美专改并入浙江国立英士大学,为艺术专修科,后迁至浙江云和;1944年,上海美专又随英士大学迁往浙江泰顺里光镇;1945年8月,抗战胜利,上海美专返沪复校,刘海粟复职任校长至新中国成立后的1952年。

  40年美专创立风雨兼程,奈何国运艰困偃蹇,世事沧桑,数度更易流离至于此,但上海美专的办学人初心不改、殚精竭虑、设法想方、执著勇毅的精神令人感佩。

  创始期上海美专的办学历史,是中国近现代美术最为重要光辉且无法忽视的历史。据粗略统计,曾在1912—1951年代于此从教治学的重要美术家有刘海粟、张聿光、吴法鼎、李毅士、丁悚、江小鹣、丁衍庸、谢海燕等;曾在这里执鞭从教的重要美术家有朱屺瞻、李超士、张辰伯、陈抱一、颜文樑、王济远、汪亚尘、王道源、李咏森、丰子恺、关良、倪贻德、洪野、张弦、潘玉良、吴大羽、周碧初、潘思同、蒋兆和、陈秋草、王远勃、张充仁、黄宾虹、滕固、吕凤子、吕徵、潘天寿、傅雷、姜丹书、诸闻韵、贺天健……以今天的眼光来看,这份赫然入列中国近现代美术历史的耀眼名单,其所具有的分量何其之重。

  曾在这里有过求学经历的学生有徐悲鸿(北京大学画学研究会教员)、施轸(哈尔滨滨江道尹公署科员)、吴荫甫(画学研究员)、钱承业(北京交通部技正)、罗承伟(法华高小教员)、凌光履(上海浦东中学图画教员)等多届毕业生。

  二

  1949年,新中国成立,百废待兴、百业待举,各行各业陆续进入规划调整、建设时期。1952年9月,全国实施高等院校院系调整,上海美专迁离上海,与苏州美术专科学校、山东大学美术科合并组建华东艺术专科学校,同时变更的院校还有杭州国立艺术专科学校调整为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出于年轻的共和国高等教育的布局考虑,调整无疑是必要的。但是当时是依据什么样的调查研究需要和专家意见,抑或是职能部门给出的什么调整建议,今天已不得而知。但政令既出的结果是上海美专匆促外迁,而迁入地的江苏无锡江南大学校舍尚未腾退,教工宿舍无有着落的情况下,“决定”并未得到有效的执行,迁并并未得到妥善安置……据现存于上海档案馆的刘海粟相关信札记载,刘海粟向一位上级领导写信说道: “全校师生,浩浩荡荡迁去无锡。当我们到达无锡车站,苏州美专师生同时到达,就在那里会师。领导告知大家说,因为江大校舍还没准备好,暂时搬到党校先住下来……” “据说江大要做外宾接待所了……”“结果领导命令,暂时迁到社桥头江苏教育学院原址……”“由于校舍和学校发展前途问题长期不能解决,华东艺专建校五年就没有招生。”

  “1955年春天,要求华东艺专筹办艺术中学,并且指定派遣了筹备主任,几个月后不知何故又令中止招生。同年的暑假,全国高等学校‘入学指导’却突然出现了一所华东艺术师范学院,地址在无锡。”“去年(1956年)召开一次全国美术教育行政会议,我校有四位同志出席会议,当时决定华东艺专一部分迁往西北,一部分改为工艺美术学院,这个校名又在1956年‘升学指导’上发现,结果又是一场空。”“华东艺专自从成立以来,从未招过新生。现在已经决定把华东艺专全部迁往西安,并在西北艺专。今年暑期是最后一班毕业,名义迁校,实际上结束了。”至于教具图书散佚破损、辗转多地已是可想而知了。

  需要说明的是,“迁离上海前的上海美专是(彼时)中国美术史和艺术教育史上最有成绩的一所美术学校,它有当时全国美术院校所有的系科,如国画、西画、艺教、工艺图案、雕塑等科系,历届毕业出来的学生,分布在全国多地,后来担任了美术院校的教授和领导。” 1956年,主管部门拟将华东艺专迁往西安。曾有专家建议将学校迁回上海,并改名为“上海美术学院”,但结果是意见未被采纳。而华东艺专最终也未能得以幸存,两年后的1958年初,华东艺专迁往南京丁家桥,更名为南京艺术专科学校,继而为南京艺术学院。上海美专的迁并并非学校自身办学难以为继,而系当时院系调整方针下的指令行为所致。这种近乎草率的决策使本就命运多舛的上海美专终告解体,无论是受当时何种内外部原因左右,都是近世以来国内外专业艺术院校历史沿革中最为独特和鲜见,也是令历史研究者为之唏嘘的现象。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上海美专于1952年迁离上海时,虽然大部分师生按照上级主管部门的要求,随迁无锡,但是仍有部分美专教师因各自的原因留在上海,继续以个体或多种方式从事教学活动。其中如谢之光、江寒汀、唐云、沈之瑜、丁浩、励俊年、孟光、程十发等以及周碧初、张充仁、俞云阶、郑为、哈定、张隆基等,或以画室、画院、研究所等形式进行美术专业教授活动,同时也有转而在相关美术教育行业以及轻工业、印刷、戏剧(舞台)美术行业任教。他们中有任职上海画院副院长,同时执教昌明艺术专科学校的贺天健;受聘上海画院画师、创办新华美术研究班的朱屺瞻;转任上海轻工业专科学校、同济大学执教的李咏森;任教同济大学建筑系美术专业、创办新美术研究所、后更名现代画室的陈盛泽;转任工艺品供应社主任、上海美协秘书长、展览馆馆长的陈秋草;转而执教多家中学的唐蕴玉;转任多家中学和师范学校执教的冉熙;自创“东方画室” “上海画室”“哈定画室”“充仁画室”“山河美术研究班”的任微音等多人以及转任上海人美出版社、上海美协秘书长的蔡振华等。正是这种身形虽迁、根脉未离,建制形式改弦、艺术传统存续未变的不舍不弃,使海派(上海)的美术教育文脉未因美专的迁离受到影响。也正是几批曾经先后受业并执教于上海美专的美术家和教育家,以及部分往来任教于沪锡、沪宁,包括任职南京艺术学院院长的刘海粟老校长等人,仍以各自的艺术劳动与付出,维系并传续着上海美专的教学理念与学术传统,也为后来新上海美专的复建奠定了重要基础。

  三

  1959年3月,经批准,上海市政府重新着手续建上海市美术学校。新上海美校的再开办,无疑是上海市文化教育部门经过慎重考量推出的良政。新美校的开张,从论证报批到开学招生,必然是经历过上海乃至全国美术界人士的奔走呼吁以及各级政府部门的批复同意。按照上世纪60年代我国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管理模式,特别是教育领域,没有教育部的批准,即使有上海市教育主管部门的必要性、可行性论证和广大美术教育界人士的呼吁与热情也将无济于事。因此,1959年批准同意重新开办上海美校的文件,至少传递了多重信息:1.意味着认同上海作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中国第一大都市,需要一所高水准的美术专业教育机构;2.意味着1952年院系调整中对原上海美专的迁并是不适当的,需要作出再调整;3.意味着废止了1952年院系调整中对原上海美专做出的迁并决定;4.认同上海市政府提出开办新上海美校是对原决定的纠偏举措;5.认同上海市政府在新美校校名中增添一字“市”,明确上海市美术学校应为上海文化艺术事业和城市发展、对外交流培养专门人才。文件的颁布和新美专的正式运营为缺失中断7年的历史画上了句号,同时也为这段迁并历史做出了弥补。

  新开张的上海市美术专科学校也是几经搬迁:1959年夏天上海美术学校挂牌于华山路1448号幸福村;1960年移址陕西地路500号,升格为上海市美术专科学校,另设中专部;1962年迁址到万航渡路1575号(原圣约翰大学旧址韬奋楼);1965年搬至漕溪北路502号上海市轻工业局干部学校内(原土山湾孤儿院旧址);1970年再度迁至天津路414号;直至1983年6月上海大学组建,美专又改为上海大学美术学院,9月迁址凯旋路30号。

  2000年学院再行迁址于上大路99号上海大学宝山校区内;2016年12月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正式更名为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比起同处一地的上海音乐学院、上海戏剧学院,上海美术学院似乎命中注定要在不停的变化中谋求发展。

  1959年至2019年,走过60年发展历程的上海美术学院,得到了党和政府以及全社会的重视与支持,学院的教学、科研、创作、人才培养和各项工作均取得了稳定长足的进步,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培养贡献了如陈逸飞、王劼音、邱瑞敏、施大畏等一批在海内外具有重大影响的艺术家,还为国家输送了一批又一批的有用人才,这当然已是尽人皆知的后话了。

  上海,21世纪国际化现代都市,它在近现代中国历史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它在中国的“两个一百年”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新时代中所将承担的重要使命,已无需本文再加赘述。但是,为了“创造性转换申学传统,创新性发展海派文化,创意性提升上海人文”,上海需要壮大可持续发展的文化思想力、创造力、生产力,以重振“新兴艺术发祥地”和“现代创新艺术策源地”的形象。上海应该也能够办好一所国际一流水准的美术学院,助推上海和全国的文化艺术事业发展。挂牌3年的上海美术学院迎来了最好的历史机遇,如果学院的当代学人能够驾驭机遇,勇于开拓,化解困难,迎接挑战,上海美术学院无疑将拥有广阔的发展前景。

  钩沉往事,启迪当下。办好一所院校,不仅需要珍惜其历史文脉、人文精神、学术建树,需要审时度势,审慎决策每一阶段的发展策略,更需要以前瞻的眼光去勾划设计院校的未来。也正是缘于此,笔者同时认为,上海美术学院的历史不妨可上溯接续至1864年徐家汇土山湾画馆的开办与1912年上海图画美术院的创办,似为155虚岁,107周岁。

  (作者系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协名誉主席、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院长)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上海美专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冯远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评论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新闻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9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