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琐碎中触摸真实——《细读潘天寿》自序
2019年04月27日 10:04:57    作者:周飞强   来源:《中国文化报》

  《细读潘天寿》 周飞强著

  广西美术出版社 2018年10月版

  大概最终都只能归结于机缘,1998年考入杭大历史系博物馆学专业,2002年变成浙大文凭毕业仍找不到好工作的我,因了爱好写毛笔字的大哥的些许影响,尝试着投考中国美院卢炘老师美术馆学方向的研究生,后来竟然幸而考上了。来了我才知道,这所美院是氤氲着如此浓郁潘天寿氛围的著名高校,而卢老师则是学校内潘天寿纪念馆的馆长;自然而然地,“潘天寿”三个字便与我有了一份牵连,多了几分亲近感。当时尚未觉得,现在想来这种遇见真算得上是三生有幸。

  潘先生素来强调“高峰意识”,认可“取法乎上,仅得其中;取法乎中,仅得其下”的道理,对我自然也有不小影响。当然,坦白说,对潘天寿艺术的理解在我身上历经了很长时间,即便到现在恐怕也未必能得识其一二,但我总可说对于“潘天寿”,十余年来渐渐叠加与累积了一份特别厚重而深沉的情感。

  记得硕士在读的三年,因为穷,我也没其他本事,就在卢老师的热心安排下,在潘天寿纪念馆干活挣点生活费,平日里,除了做扫地、拖地、擦桌子等体力活之外,也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偏脑力的劳动,比如打字、装裱、参与办画展等。就这样,我对潘天寿逐渐有了更多的认识,对潘天寿纪念馆更是有了如家一般的感觉。然而于我来说,最喜欢的事还是静静地坐在纪念馆展厅欣赏一件又一件潘天寿的原作,这种感觉仿佛是在和先生静静地单独对晤,何其幸福!后来,在卢老师手把手地指点下,我尝试写了些有关潘天寿的研究文字,《图式的精神性——略论潘天寿的艺术品格》即是最初的一篇。硕士毕业的论文,我最终也选取潘天寿纪念馆为对象,从实体的建筑和理论的博物馆哲学两个层面着手分析。

  其实,潘天寿书画的妙处并没有那么容易领悟,其画史论著、画谈随笔、研究文章又庞杂精深,所写绝句律诗更是如张宗祥所论“其古体全似昌黎、玉川”,其近体则如“倪诗棱峭险拔,意出人表”,座座都是非常难以攀登的学术高峰;同时,有关潘天寿的研究,也是“前人之述备矣”,单是潘天寿传记就有不下四五种,《潘天寿研究》(一)(二)、《四大家研究》、《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画六十五周年》正续编、《20世纪中国画》《潘天寿与二十世纪中国书法》等研究文集,中外学者和潘老师友学生们几乎把该说的都说了,另外还有各种研究者发表于各级刊物上的大量研究文章,及《潘天寿书画集》《潘天寿全集》,潘公凯的《潘天寿绘画技法解析》,严善錞、黄专的《二十世纪中国画家研究丛书·潘天寿》等画集、专著。以至于很长时间以来,我觉得自己只应该老老实实地作一个读者,顶多去做点旁的研究。

  不过,近年来陈永怡老师在潘天寿纪念馆策划的“潘天寿美术教育文献展”“潘天寿写生研究展”“潘天寿变体画展”给我的研究思路带来了很大启发;洪再新先生发掘潘天寿民国时期等新材料的研究则给我打开了另外一扇窗。这恰是傅斯年所谓的在历史研究上“有一分材料说一分话”;也真正让我明白,像潘天寿这样一口深井,还值得细掘深挖,好好深入探究,细细品读。这也恰如哲学家柯林伍德所说,“一切历史都是思想史”。对于潘天寿,我们这代人可以表达自己的看法。

  如此一来,我便觉得学习和研究的路径豁然开朗了,一些细碎化的东西不再毫无意义,它们不光会有自己的研究价值,还能服务于许多学者们已有的较为宏观的相关研究理论;这似乎正好与前几年的后现代主义的所谓“碎片化”理论不谋而合。但是我不懂这些理论,也没有概念先行,只是老老实实地读潘天寿的画作,认认真真地爬梳点材料。我想,这点学术取向无疑更多来自万木春老师潜移默化的影响。他的关于《味水轩日记》的博士论文,以及他的论文答辩词,都让我深深觉得微观美术史的研究如此迷人。在研究中,我陆续写了《〈吴昌硕八十寿像〉考》《潘天寿几幅“新人物画”的图像史》《五六十年代党报中的潘天寿作品》等文章。2017年是潘天寿先生诞辰一百二十周年,各种活动和纪念文章纷至沓来,让我也心生涟漪,有了把它们辑为一集的想法。而真正最终让我下定决心的,是发现一直所谓散佚的潘天寿《中国画院考》等,之前未曾翻印刊行,而我想尽早让更多人见到,以有益于今后相关研究的深入开展。当然,我除了考订一些资料外,也针对当下的一些观点提出了看法。比如我认为,说潘天寿的“变体画”不如“同体画”更恰当;而他的“一味霸悍”也不太应该视为主要的艺术风格。

  潘天寿是一位近乎迂阔的老老实实的文人画家,他固然很杰出,但却同样是一个平平常常的凡人,我们只有真切还原他,才能真正靠近他,并尝试着去理解他。当下,有关潘天寿的研究无论在广度和深度上都有了很大的推进,但细细看又还远远不够,我想这也是所谓“细读潘天寿”的另一层意思。

  最后,关于潘天寿的研究,我想引马歇尔·弗拉迪在《企鹅人生——马丁·路德·金》里评论的,“将一个人神圣化,几乎总是要首先将其掏空”。闻此,总让人不免心有戚戚焉,因而想以此自警且警人。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细读潘天寿》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周飞强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评论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新闻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9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