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人物画艺术境界略探
2019年05月27日 09:05:38    作者:沈静   来源:美术报

明 沈周 京江送别图(局部) 纸本 设色 故宫博物院藏

  山水画中的人物一般以点景形式出现,但画史上存在着不少人物与山水比重相当的山水人物题材类作品,在这些作品中,人与自然达到了高度融合,具有独特的审美意义。而所谓人物与山水“比重相当”,不该仅仅局限于画面篇幅或是比例的多少,更应着眼于它们在画面所起到的作用大小,即分量,二者的分量应达到一个动态平衡。

  在以人物画为主,山水画尚在萌芽期的魏晋时代背景下,东晋顾恺之的《画云台山记》中的记载可以看作是山水点景人物画题材的一个开端。画面以云台山的高山涧流树石草木为背景,以天师张道陵及其弟子之间的人物故事情节贯穿全篇。画面中的人物故事情节设计巧妙,山水背景布局合理,二者相辅相成,整个画面和谐而统一。

  从人物刻画来看,“画天师瘦形而神气远,据涧指桃,回面谓弟子,弟子中有二人临下,倒身大怖,流汗失色,作王良,穆然作答问,而超升神爽精诣,俯盼桃树。”这一段对于人物的描写精短而生动,突出了不同人物之间性格特点的巨大差异性,寥寥数语便描绘出了一个富有情节性的故事场景。

  从山水布景来看,“凡三段山,画之虽长,当使画甚促,不尔不称”,可见整个画面的构图十分严谨,画面繁而不杂,紧凑而有序,涧流山岩松石草木布置巧妙,场面宏大,气势磅礴。对于每一处山石的走势,作者均作了详尽的构想与设计,在画面整体统一的状态下,又尽可能展现出局部的不同之处。可谓构思精巧,费尽心力。

  作者对于人物、动物形象的刻画不仅突出了画面中个体的神态气韵,同时也为整个山水的大背景注入了生气与活力,增加了画面的情节性与动态感。而对于画面山水背景中细节的把控和设计能够使得原本普通的山水呈现出与画面主题相适应的面貌,使得画面具有强烈的感染力。二者相辅相成,共同营造出了仙山应有的清绝飘然之境。

  魏晋时期为山水画萌芽之初,彼时的绘画观念仍停留在“人大于山”“水不容泛”的阶段,山水也几乎都是作为人物画的衬景出现的。而在顾恺之《画云台山记》中,山水则占了很大的比重,不再是仅仅作为人物画的点缀与陪衬。随着山水画的不断发展,人物与山水的比重慢慢开始改变,之后的许多文人画中,人物往往仅作点景之用。尽管如此,画史上仍然存在着不少人物与山水比重相当的山水人物题材类作品,在这些作品中,人与自然达到了高度融合,具有独特的审美意义。而所谓人物与山水“比重相当”,不该仅仅局限于画面篇幅或是比例的多少,更应着眼于它们在画面所起到的作用大小,即分量,二者的分量应达到一个动态平衡。

明 周文靖 雪夜访戴图 绢本 淡设色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明代周文靖的《雪夜访戴图》就是一幅典型的山水人物画,取材于王子猷雪夜访戴逵的典故。画面中山水占主体,唯有画面的中下方,用较小篇幅描绘了雪夜行舟的人物情景。《雪夜访戴图》本就是以历史典故为背景,全图构图精简,用笔老辣,设色淡雅。无边的夜色之中,一只小舟于广阔的山水间穿行,尽显雪夜静谧清寒之意境,表现了文人名士的豁达风度与超脱物外的精神追求。直观从画面来看,人物所占比重较小,可这里的人物却不是可有可无的山水画衬景,而是画面的点题之笔。像这样借历史典故抒文人意趣的绘画作品,其画面往往颇具情节性,人物故事在其中几乎起着主导作用,可若是没有了山水背景,光凭人物的存在根本无法构成一个完整而独立的情节性画面。因此,在山水人物题材的画作中,人物与山水本就是一体,人与景缺一不可,二者只有相互成全,互为依托,方可营造出理想之境界。

  郭熙在《林泉高致》中曾说过:“世之笃论,谓山水有可行者,有可望者,有可游者,有可居者……但可行可望,不如可游可居之为得。何者,观今山川,地占数百里,可游可居之处,十无三四,而必陷可居可游之品,君子之所以渴慕林泉者,正谓此佳处故也。故画者当以此意造,而鉴者又当以此意穷之。此之谓不失其本意。”由此可见,“可游可居”应当是为山水画所追求的理想之境。要达到这样的境界,山水画中人物的处理至关重要,人与景之间应当做到笔墨风格与审美趣味趋于一致。

  明代吴门画派在绘画创作上就十分注重画面中人物活动与山水环境的契合。在他们的山水人物画作中,人物活动更具情节性,画面的表现力也更为丰富。以沈周的《京江送别图》为例,画面描绘了沈周与友人在京江送别的场景。画卷横向展开,宽阔的京江在画面中无限延伸,远处是连绵的群山,近处是一派杨柳春色,江边上一行人正朝着江中即将乘船远去之人作揖送别。这幅以送别为主要故事情节的画卷,其中的人物活动俨然是故事的主体,可这一派作者精心构思的山水之景却让整个画面情节更加完整,意义更为深刻。杨柳树本就是送别的经典意象,为送别场景增添了无限伤感之意。作者笔法苍劲浑厚,所绘山水之景苍茫廖廓,江水仿佛延伸至画面之外,似乎带有人物远走高飞之隐喻,依依惜别的氛围中,又颇有一分“天下谁人不识君”的壮阔之意。作者将主体的惜别之情寄托于山水之间,而这壮阔山水推动了画面中人物情节的发展。人与景在一动一静中达到了高度契合,呈现出了情景交融的审美效果。

  山水人物画相对于普通山水画而言,画面更为丰富,更具情节性,最重要的是其中山水与人物之间的联系更为紧密,这就要求创作者在山水人物画创作中进行更多的经营构思。对于人物的描绘刻画要做到传神达韵,对于山水的构图布置要做到精巧严谨。无论是人物还是山水,都应当被给予足够的重视,以情节为线索让这二者串联起来,让人与景能够在最大程度上做到补充与融合。山水之美与人物之神只有达到完美融合,才能真正呈现出郭熙口中“可游可居”的理想山水之境。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山水人物画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沈静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评论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新闻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9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