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花缘》:一个摄影师应该像革命家一样去颠覆
2019年06月12日 09:06:28    作者:林路   来源:兰阇(qdlanshe)

  曾忆城的镜头以莫名的反叛和带有嘲讽的恭维,揭开了笼罩在都市时尚上神秘的面纱,让人看到了生活在时尚世界中的另一种可能。

  据说,二十多年前,一个父亲领着刚刚加入少先队的儿子去镇上的照相馆拍了一张照片,这个父亲,就是曾忆城的父亲。曾忆城一直保存着这张手工着色的“彩色照片”,那是他第一次接触到摄影。

  “这张照片并没有让我爱上摄影,只是让我觉得拍照是一件很正式很严肃的事情,用来纪录生活的大事件。”

  出生于广州的曾忆城说:

  “我的童年在海边度过,与海与天与泥士与大自然很亲近。这让我在后来的城市生活中内心有一个回旋的空间,它是一个底,在一些时候,能把你的心托起来。这样的经历影响我的人生,后来,我拍照了,它就影响我的照片。孩子们都应该在大自然中长大,而不是关在家里看电视看成近视眼。只是供我成长的那片海滩,已经给毁了,脏了。”

  曾忆城在广州美院的社会美术专业毕业后,曾在《新周刊》《珠海画报》《南方都市报》担任摄影记者职务,并且在《城市画报》任首席摄影师并且拍摄过无数美女之后,突然辞职离去,开始了自由职业生涯。

  他的作品在国内多次以个展的方式展出,并被国内外的画廊等影像机构收藏。

  

《镜花缘》之一

  

《镜花缘》之二

  

《镜花缘》之三

  

《镜花缘》之四

  评论说,很难将曾忆城分类,做报道摄影的人认为他是个拍时尚的,拍时尚的人认为他是个做艺术的,做艺术的人又认为他是做媒体的

  “我只不过是一个用摄影说话的人,我把所有的东西都融进照片里,我希望把所有的条条框框都砸烂。一个摄影师应该像一个科学家一样去发明,去创造;也应该像革命家一样去颠覆。”

  那么,我们应该从哪一个角度来阅读曾忆城的作品呢?

  顾铮在他的评述中说:

  “曾忆城的摄影,以其大胆的想象与丰富的手法变化,以《城市画报》这本杂志为平台,用他的照片参与引导了一种生活态度与确立了一种审美标准。但是,这个标准不仅仅属于狭义的时装摄影,而是对于摄影可以为何提出了新的要求。借助城市,依凭时尚,他开拓的是摄影的可能性。”

  

《镜花缘》之五

  

《镜花缘》之六

  

《镜花缘》之七

  

《镜花缘》之八

  

《镜花缘》之九

  就像我们在这里所看到的一些片段,所折射的正是曾忆城对这个都市时尚的独特认识,以莫名的反叛和带有嘲讽的恭维,揭开了笼罩在都市时尚上神秘的面纱,让人看到了生活在时尚世界中的另一种可能。

  当然,曾忆城的作品中还是可以看到一些世界顶尖摄影家的影子,比如拉查佩尔异想天开的组合和对世界潮流的肆意拼贴。

  

《镜花缘》之十

  

《镜花缘》之十一

  

《镜花缘》之十二

  

《镜花缘》之十三

  然而曾忆城的拼贴并非是一种刻意的模仿,他从自己生活的层面,对都市的理解进行了全新的诠释,在东西方的夹缝中找到了充满力度感的再创造空间。他不满足于一般层面上的解构和重组,而是希望在深度层面上揭示中国在进入经济商品大潮之后的矛盾心态。

  他以看似惨淡经营的手段,拆解了世俗世界的莫名恐惧,从而以东方的视角,警戒西方寓言的再版。

  比如在《镜花缘》作品之一中:

  单翅的银装美女,红色“地毯”上的红色“魔女”,数码修整的蓝天但是没有白云,只有人工的痕迹。这些美女确实不太一样。

  

单翅的银装美女

  “很多人觉得把女人拍得漂亮就可以啦,让模特往镜头前一站,摆一个诱人的姿势。反正都是拍,我为什么不拍得有内容一点呢?媒体是一个很好传播平台,它比美术馆、画廊对我更有意义。

  照片除了向人展示模特是一个美女之外,是不是还可以传达一些其他的信息,比如时代快速发展带来的危机,人们对和平的向往等等。我一直试图让我的照片在带给人感官认知的同时,也带给人一些思想。”

  而在《镜花缘》作品之二中:银装美女开始浇花,但是一朵妖艳无比的铁皮花朵。据说这朵“花”花了300元人民币让铁匠专门打造,拍完后就成为一件收藏品。

  

银装美女浇一朵妖艳无比的铁皮花朵

  我们在作品中看到了故作姿态的嘲讽,嘲讽的却是我们自身的无奈。工作起来的曾忆城是疯狂的,他的想法是疯狂的,做事方式也是疯狂的。他的脑袋就像一台高迅运转的机器,生产出一个又一个奇怪的想法。别人问他“为什么要这样拍?”,他反问别人“为什么不这样拍?”

  至于《镜花缘》作品之三,如此壮观的场景,如此荒诞的意境,一同汇集在如同宣传片的造型画面中,让人连想到一个特定的时代,一种特定的人生。

  这组题为《明斯克号》的系列作品,花费了摄影家的几多心血。他和陈德生反反复复讨论《明斯克号》拍摄方案,两个人深更半夜还在挥舞着草图,眼睛里冒饿狼一样兴奋的光。曾忆城不善言辞,摄影是他最好的表达语言。

  《镜花缘》作品之四《枪》,没有暴力,只有游戏色彩,如同互联网上的童年,性感又无聊。

  曾忆城说:

  “这两年我也很用心去考虑技术和器材,因为它们能更好的表达我的想法和实现我想要的影像。通常我们都在被动地使用器材,而忽略了它们对想象力的限制。想象的影像要比现有技术带出来的影像丰富得多。我希望有一天,相机可以随心所欲。”

  在这里已经可以看到随心所欲的影子。

  顾铮因此说:

  “‘镜花缘’者,由摄影‘镜’头通过城市所结成的时尚‘花’缘,在来去飘渺的影像中,反衬出人生的捉弄与捉捕无常。而‘镜花缘’另一解可为,在城市这面‘镜’像中,时尚之‘花’,如镜中花,梦深缘浅。”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镜花缘》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林路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评论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新闻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9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